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蜀捉妖人 > 第十一章 李纯一到来

第十一章 李纯一到来


  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马夫,亲自将徐海接到了马车上,他竟没有落荒而逃。

  徐星一路目送,直至马车走远。

  马蹄声渐远,徐星的视线停留在街角马车消失的地方。

  回想着马夫的马匹,徐星心生猜忌。

  马夫马匹的牙缝中,残留着嫂嫂的含羞草。

  徐海被焦急送走,徐星在院子门口发呆,如果徐海走了,被告都不在,又怎么能够开堂呢?

  可是哥哥不去医疗,又怎能将身体治愈好?

  看着徐星呆滞的表情,夯日走了过来,戳了下他,安慰道:

  “别担心徐星,我可以冒充徐海,我和你哥哥身高年龄什么都差不多,只要换张皮,然后改变下我的发声,音道就行了,对于筑基期的我,轻而易举。”

  徐星未曾想过,夯日的作为,会给他这么大的触动,竟会主动帮他。

  明明以前是冤家死对头,现在夯日却又心甘情愿的帮助他。

  夯日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做,但他就是感觉,徐星值得他这么做!

  画皮是一种通过人的手段,变换成另外一人的外表,与妖族成人的化身丹有着异曲同工的效果。

  夯日伸手,道:“我们一起努力吧,这次的事,背后另有蹊跷。”

  看着夯日的手伸来,徐星搭手着,二人握手言和。

  这应当是他们第一次站在同一起跑线,夯日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这就是一笑泯恩仇吧。

  他们凛冽在秋风之中,刺骨的阳光下,他们回到柳树下呆呆的坐着。

  不知道悲伤了多久,徐星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看了看柳树,他回到房间内,拿出两床凉席,铺在柳树下。

  夯日看着徐星的行为,不解的问道:“徐星,你这是?”

  徐星躺在凉席上,给夯日也留了一个席位,躺下说道:

  “这是我们家的规矩,这次,哥哥的事,我感到了自己的罪恶,我要在此洗净心灵,你也一样,今晚我们就睡这里吧。”

  “我才不要!本公子怎么可能露宿?”

  ......

  “你别说,这露宿的感觉真不错。”

  二人躺在柳树下,交谈了很多,在与夯日的交谈中,徐星也是明白了很多。

  夯家背后的真正靠山是李家,徐家后方的靠山是陈家。

  这李家与陈家在海城中可谓是水火不容。

  而这次动乱,肯定是李家暗中安排的,李家想借此给陈家一个下马威。

  可小风不解着,为什么陈家一直不还手,难道就要一直处在暗中不动吗?

  难道就任由李家肆无忌惮的做事吗?

  或者说徐家就是一个弃子?还是说其中有些隐恻?

  想到这些,徐星的内心有些伤感。

  正当二人,谈到了关于案情的关键点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我是客!”

  话入邸院中,打断了二人的交谈,徐星抬头看向大门,起身,夯日将他拉住,道:

  “这声音我感觉很熟悉,咱们最好谨慎行事,免得到时候会出什么岔子。”

  徐星犹豫不决着,要不要去看看是谁。

  这时一个男子跳上院墙,剑眉,小眼睛,脸上的线条十分抽象,各长各的,一脸大众相。

  “怎么是他?”夯日看着这个男人,皱眉说道。

  当徐星看着这个男子时,诧异着,可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想着想着。

  徐星拍了下额头,他懂了,他懂了!

  “别来无恙呀,徐星,怎么了不认识我了?”男子开口说道。

  “李纯一,呵,好久不见,如果我没猜错这一切都是你做的吧,还自己送上门来了,前几日晚上送餐的也是你吧。”徐星哼声道。

  李纯一拍了拍手,站在围墙上,点头着。

  坐在席子上的夯日疑惑着,问道:“怎么?你也认识李纯一?他是海城北边之人,你怎会认识?”

  徐星怎会不认识他?完全就是死对头!

  李纯一是他最厌恶的人,前世修行不好的主要原因就是他,按照大蜀规定,男子满十四岁将被送去书院。

  而在徐星满十四岁时,被送入了海城北区比较臭名昭著的卓定书院。

  海城书院一共分六个,每个书院负责一个区域的人,卓定书院虽是倒数,但也有可以修行的资格。

  因为那时他天资聪慧,引得李存一嫉妒,暗中使诈,使徐星做了一件触犯门规的事,被请出卓定书院。

  这件事,渐渐成了徐星的暗疾,挥之不去,他成日借酒消愁,想要躲避,每日贪玩烂耍,就是忘掉以前的事。

  直至他十六岁时,遇到了那个女孩,墨曦改变了他,可好景不长......

  在与墨曦谈了半年的时间,因为墨曦家族的原因,最后与徐星不了了之,那个时候徐星感觉天都塌了下来。

  如今他发誓一定要把前世没做到的事全都做到,属于自己的全都再夺回来!

  现在的徐星,如若想继续修行,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去海城最好的北海书院。

  北海书院不会在意每个人的过往,即使是杀人犯,你是妖族,只要你天赋够好,北海书院就能接纳你。

  如若在书院中,你的天资足够优异,很有可能引得捉妖人组织的注意,那时候就有可能当上一个捉妖者。

  “真是冤家路窄,怎么哪里都能碰见你?”徐星开口俨然着,上次给他送餐时,徐星就感觉到他很熟悉,原来是换皮过。

  “我这不是来看看我的老朋友吗?看来你最近过得挺好呀,没想到我亲手安排的一手好戏,居然让你破解了,这次来是取你小命的!”

  李纯一戏虐的说道,瞬间,来到了二人身前,李纯一轻微抬手,狂暴的灵气聚集在他的手心,形成一股涡流状的灵球,朝着二人发射而出。

  “如今那个能和我对抗的苏媚也走了,这下你可逃不掉了。”

  这滔天的威能,引得李纯一脚下黄沙抖动,院墙上的鸽子飞回来,又飞走,叽叽咋咋鸣叫着。

  “你们没机会了,这次我不会再给你们还手的机会,早知道当初就把你斩于明月下!”李纯一手掌心的灵球发射而出。

  夯日推开徐星,两人刚好避开李纯一的攻击。

  灵球打在柳树上,可诡异的是,柳树居然将这灵气球吸收掉,它那纤细的柳枝就像被什么控制住一样,慢慢伸出朝着李钧一飞去。

  仅仅一个照面,李纯一被柳树捆绑住,全身上下的肌肉绷紧,被柳树疯狂吞噬着。

  李纯一大惊失色,眼中都是恐惧,难以置信的说道:“怎么会,你这妖树!”

  “你才是妖物!”徐星怒吼一声。

  夯日见状,手部一阵阵奇妙的七星纹理显现而出,透出璀璨的星光,配合着柳树枝朝着李纯一,攻去。

  李纯一可是筑基境后期。

  虽徐海现在的自己还处在练气圆满,但他的实力可以媲美筑基境初期。

  不过他的神元秘法,可以直接轰碎一个人的神元!这也是他的一个大杀器。

  “焚意大诀,安宁之风。”稍微休息了下,徐星蓄势再起,念出咒语。

  看着徐星如此夸张的修炼速度,李纯一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十字真经,寂灭!”夯日开口,卍字聚凝,梵字与卍字合在一起,威能大增,朝着李纯一飞去。

  慌忙之中,李纯一,腰间,一块护符瞬间被引爆,沙土飞扬,这里变得一片混乱,他嘶吼着,话语中透露出难以置信的样子。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强,你怎么还能修行,徐星,你给我等着!”

  待得院中变得清晰时,李纯一已经消失不见。

  只剩下二人在风中凌乱着,徐星回头,看着柳树,内心默默感谢着。

  它不止救了自己一次。

  这一次,李纯一到来,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这也再次笃定他想变强的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