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蜀捉妖人 > 第十四章 去看海,逢老人

第十四章 去看海,逢老人


  “大人,您可以查证,我家柳树下的含羞草被人采摘过。”

  “当日我在家中醒来,便发现了不对劲,苏媚便来找我,传我当做证人,当我第一次看到马夫的时候我就很好奇,他的气质就和当初给我送餐的那位李纯一十分类似,都是妖族。”

  “而他,就是李纯一的马匹所化,爱吃含羞草!”

  “我来到衙门时,马夫居然也一同进来,这就更引起了我的猜疑,为什么一个马夫不守马,不怕被偷走马?当我在与徐海拥抱时,观察到他的微表情,察觉到了不对劲,那不像一个局外人的表情,马夫当时的表情有些得意。”

  “再然后,我们搜集证据之时,阁楼外的封条,很轻易就被撕开,说明之前有人来过,当我们搜集到了鲸油里面的含羞草根茎我就更加怀疑,这城中只有我嫂嫂在种含羞草,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原来的马夫参与到了其中与我哥哥的打斗之中,只不过他当时变换了模样。”

  “马夫就是妖中的其中一个,他的血迹沾染到了古灯里,这也是他留下的痕迹之一,可以验证!。”

  “再然后,我哥哥中了鲸毒,说明那些用来照明的鲸油被调换过,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

  “更加奇怪的是他的同伙李纯一想要杀人灭口,我们大战,所有人都落荒而逃,就他没逃,这说明了什么?”

  “让我进一步笃定的是,这一切连接起来都很合理,第一日来,他就能熟悉衙门到我家的路线,肯定不止一次,肯定经常来踩点,还有最致命的一点是,他吃了含羞草,他的牙齿还遗留着含羞草的渣滓!”

  “他是马妖,喜欢吃我嫂嫂的含羞,草”

  “而那些死者身上的拳伤剑伤,都是马夫与李纯一导致!他偷学我家之术,这可以验证。”

  “就连他身上现在都有我嫂嫂的含羞草!”

  句句证词铿锵有力,引人无法反驳,他说的话就如王法,无一人质疑。

  当徐星说完,一夜十三刺鼓起掌来,赞扬的看着徐星,挥了挥手,示意徐星走近。

  徐星走了过去,轻微躬身,一夜十三刺凑到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人群的反应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隔着大堂都能闻到空气中的一股酸味。

  “卧槽,这是真的厉害,怎么以前他会跟个废物无差?难道是与世无争吗?”

  “这小伙子还没有嫁人吧,我觉得我家闺秀应该配得上他吧。”

  “徐家是做海鲜生意的?明日我就去买二十斤鲍鱼做支持!”

  “这个哥哥也太帅了吧。”

  人群的态度形成了一个极大的转折,他们皆羡慕着。

  这喧闹嘈杂下,墨曦注视着徐星,脸上泛起了被隐匿的酒窝,很开心。

  李默看到徐星被一叶十三刺传上前,了然着:

  “肃静,徐星,既然真相大白,你们就退下吧。”

  二人步伐自信,他们怎会不知道墨曦来到了这里,当二人再次与墨曦碰面时,徐星停了片刻,看着她,轻轻笑了下。

  众目睽睽下,二人雄姿英发,风流潇洒,雍容不破,不拘一格的背影渐渐消失。

  墨曦眼中泛起了些许泪花,她的一位女佣走了过来询问道:

  “小姐,怎么了?你还是不舍得将他忘却吗?”

  被女佣的声音惊了下,她回过神来,梨花带雨着,有些伤心道:“没有,只是想到了些开心的事情,曾经也挺让人热泪盈眶的。”

  “哎,其实家主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

  走到大门外的石狮时,夯日搂住徐星,迫不及待的问道:“你刚刚对她什么意思?还有,我对她真没动感情,真是当时脑袋发热,才因为她和你作对。”

  徐星微笑着,斜视湛蓝天空,有海鸥在自由翱翔,随即回头,看了衙门大门,说道:

  “没有人回头是为了再爱她一次,我刚刚的意思是,让她断了所有念想吧,这是她之前做的选择。”

  闻言,夯日竖起了大拇指,称赞着:“不愧是你,对了,刚刚一页十三刺说的啥?”

  徐星呲牙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切,我还不屑知道,或许你向往的林荫小道,每日凌晨与暮时都已挂满了白霜。”

  “不过我练习的术语还没用真没扫兴。”

  “那如果用了,就很难解决了。”

  走上青石路,能感受到被先人生活在这里的痕迹。

  有些地方,本来没有路,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

  或许只是你不知道,早有人把路开采完全,甚至对路况都十分熟悉。

  比如这条青石路,在下雨天,水多的时候,排水时,就显得游刃有余。

  对于一些一叶十三刺的话,徐星笑而不语,他避开了这件事,不再提起一叶十三刺说了些什么。

  二人各有归途,离别时,徐星看着分道扬镳的夯日,内心居然感到一阵温暖。

  一阵二胡声响起,似春风,传递在大街小巷中,安抚着那些被伤过的人,

  这件事中,徐星感受到了夯日真正的心,他本心不坏,只是有些意气用事,而且有些偏执,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那份耿直心与豪迈气质!

  望着离去的夯日,徐星微笑着,期待在北海书院再次与他相遇。

  回到家中,熟悉的环境,只不过大哥已然离去,想起那个马夫,他也有很多问题,而且背后的李纯一,肯定也是个棋子。

  这一趟浑水,真的很乱,太多人到现在还没有浮出水面。

  路修远兮,需一步步来。

  收拾完了些许,徐星起身,准备再看苦海一次,他虽住在海边,可许久未去看海了。

  即使天天能听到海的潮起潮落,浩荡的潮流喷起,海浪的声波,但他却未见大海,他的心中也十分渴望大海。

  人们对于水皆十分向往,水乃生命之源。

  徐星也不例外,他喜欢探索那些未曾被探索过的地方,强大的好奇心,他想走一条,从未被人开采过的路。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是徐星心中一直奉承的话!

  对仆人嘱咐后,便离去,自家父亲,算的上一介良心商人,他每年要将自己收入的一半拿来给苍天百姓,虽平日对自己严格,但对外却十分和蔼。

  父亲也是在海城购置了三套进院,这套地府便是其中一套,作为哥哥的婚房,其实自己也有一套,只不过出租了,而寻求方便才会与哥哥嫂嫂同居一片屋檐下。

  逆流人群而行,走到海边,当他看到大海的浩瀚,这一刻,他觉得所有的事都值了。

  大海卷起的浪花拍打在已经腐朽的礁石上。

  为了预防海妖上岸,修了很多高大的堤坝。

  堤坝上还有些穿着华丽的士兵,他们戒备慎严,防备着海中之妖物,他们都是任命的英雄,为了苍天百姓而战。

  徐星走在岸边,因为堤坝下面是沙滩,不能下去,徐星有些眼馋的看着黄金沙滩。

  心里十分的向往去其中留下自己的足迹,即使会被海浪冲淡,直至消迹。

  这时,他看见一位老人,满面蓬蒿,身上脏乱不已,正朝着堤坝边缘走去。

  海岸的士兵对此却漠然不管,近些年,很多人都会跳海,因为压力太大,现实的不如意,或者其他因素。

  老人朝着堤坝边缘,迈着佝偻的步伐,一步步走去。

  再往前走便是堤坝下,那几十丈的高度,他若是摔下去,一定会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想到这里,徐星没有丝毫犹豫,朝着老人跑了过去。

  焦急的大吼道:“喂,你干嘛,混蛋,快停下来,你身后还有一个需要你的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