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蜀捉妖人 > 第十九章:见夯日

第十九章:见夯日


  “来这是偏方,你记好了……”

  之后兄弟沉默不语,秋风取代话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摸着额头,徐星瞻前思后,以现在自己练气期境界,无法改变大局。

  或许真的和那个老人说的一样,只有像那些捉妖人横行世间,亦或者像书中神仙扶摇九天,才会有人屈服。

  纵然心怀天下,可实力不允许。

  虽不是经天纬地之才,有拔山超海之力,但还是细细的规划着。

  北海书院是好,可徐海在南山书院,兄弟二人各自一方,无法互相照顾,总感觉有些地方空荡荡的。

  思虑了良久,徐星开口:“那我今日就赴往北海书院,与夯日一同前往。”

  “夯日?”

  徐星再次把夯日的作为一五一十解释清楚,他知道徐海对夯日存在陈见,之后又说道:

  “哥,你放心,他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们都误会他了,其实他也是一个有侠义心肠的人,不然当初他怎会只身一人来报复我,而且也不会给我留命,更不会帮我那么多。”

  说完后,徐星内心一阵畅快,长舒一口气。

  听完徐星的话,徐海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说道:“那好吧,出门在外,还是要多个心眼,精谨慎位好。”

  而后,他又拿出一只橙红色的海螺递给徐星。

  这只海螺,徐星一眼就分辨出是什么,这海螺名叫:传音螺。

  顾名思义,可以通过海螺传音。

  它的作用是可以在海螺上留下自己的一句话,因为其中配对之后,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一月只能对传一句话。

  即使十分鸡肋,造价却极其昂贵,平民百姓忙活一辈子也无法购置。

  “这是你嫂嫂给你买的,你别看平日她对你毒舌,但想方设法为了你好,昨日来探访我时,还时不时询问着你的消息。”

  当徐海提到嫂嫂的时候,徐星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哥哥出了这么大的事,嫂嫂不出手来帮自己。

  因为记忆的不完全,徐星询问着,才得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海城是一个孤岛,说是城,其实就是一个堡垒,隶属大蜀管辖。

  最近几十年,大蜀皇朝与边国发生冲突,便减少了支援兵力,同时导致了海城海妖纵横。

  虽底层人民过得惨不忍睹,但那些有能力的人却从不施力来打压海妖,似乎与海妖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种行为惊动了大蜀高层,于是便派捉妖人一叶十三刺来平定。

  嫂嫂开的酒楼,是在她娘家苏家的支持下,才能发扬兴达。

  苏家最近被妖族严重打击,妖族还扬言,若是嫂嫂插手这件事,那么就一定会让苏家灭亡。

  迫于妖族的威压,嫂嫂选择了屈服,但她还是十分过意不去。

  那一晚,连忙逃了过来,不管不顾妖族给的压力,甚至还拿出了延怨轴,替哥哥争取了几日时间。

  “我要不要去看看嫂子?我好久没看到干妹妹了。甚是想念她们,也不知道她们最近过得怎样。”

  “那个喜欢捣蛋的干妹妹怎样了。也许久未见了吧......”

  徐星望着长叶杉叹气,眼中憧憬。

  “干妹妹,昨日就已离去,她被一名大能看中,前往中原修行了,她的前程比你我都好,你就不用担心她。”

  “至于你嫂子,她每天忙的不亦乐乎,下次等你回来,我喊她亲手给你量下尺寸,为你做一件合身的新衣。”

  “去吧,去追风吧,踏上这条路。”

  徐海看出了徐星内心所想的,坑了一声,说道。

  徐星坐在原地舍不得走,他不知道自己再次见到哥哥会是什么时候。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

  “别墨迹了,这两日我伤好了之后也会踏上修行,只不过咱们两兄弟可能到时候一年就见不到几次了。”

  说着说着,徐海哽泣了起来,眼中夹杂着泪花,将徐星抱紧。

  秋风阵阵起,风吹意难平。

  送辞本就是件伤感的事,也不知道聊了多久,直至徐海再次被医师传,入院疗伤,徐星才目视着哥哥的背影消失在被风卷起的秋叶之中。

  之后便踏步,朝着夯日家走去。

  徐星脸上多了一块纱布,将面庞紧紧掩盖住,以防在夯家外被其他人认出,到时候会节外生枝。

  来到夯家外的邸府,相比夯家徐家的宅院明显比较清贫些,用气派两个字来形容毫不过分。

  门外的石狮看起来栩栩如生,红白色的红木门站着两个士兵,相比与自家那些瘦弱的仆人,天差地别。

  府内,传出一阵阵娇滴滴的声音:“讨厌,不要了嘛,我吃不下了,少爷,臣妾受不了了。”

  污言秽语传出,不用想肯定是夯日,徐星走上前,被士兵拦下来。

  “来者何人?自报姓名。”

  “若风。”

  士兵闻言,大惊失色,诧异着,将大门打开,迅速朝着里面跑去,禀报着:

  “少爷,你邀请的贵客来了!”

  府中声音被打断,等待了片刻,府中陆陆续续出来了七个少女,徐星心中唾弃着,夯日私下的生活也太不节点了。

  正当他抱怨的时候,夯日出现,没有任何废话,带着徐星进入府中。

  府中的景色十分怡人,赏心悦目,令人心旷神怡。

  “走走走,等你好久了。”夯日开口道。

  将徐星带入夯日平日所居之处,地板全由大理石构造,居然还有温泉,翠竹,香花。

  “你这,也太有钱了吧。”

  “这又什么,小钱......我半月不花费,就能省出来。”

  夯日的话,着实在小凤语无伦次。

  府中的季节和外面完全不一样,府中四季如春,没有落花,只有春意盎然。

  走进一间房间,屋内空旷,布局大气,燃烧着香烛。

  “准备什么时候走?你也收到了北海学院的传信了吧”徐星坐在一把红木椅上,开口询问道。

  “什么,你怎么也有北海学院的传信?不会是捉妖人给你的传信吧?难道上次捉妖人给你说的就是关于这个?”夯日诧异着。

  徐星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那什么时候都可以,反正去北海学院,几分钟就可以。”

  几分钟?徐星内心打颤着,这不是个大忽悠?

  平日马力强的马夫赶往北海学院也需要两日的路程,怎可能几分钟,这不是打胡乱说嘛?

  看着疑惑的徐星,夯日解惑着,道:

  “我家有传送阵呀,直通北海学院外的秘境,还有我给你说,那里面的姑娘,个个沉鱼落雁,要是能泡到两个,咱就不枉活了。”

  对于夯日的不正经,徐星习以为常了,或许是他放荡不羁的性格罢了。

  想到此,为啥会和自己争墨曦,徐星也很困惑,毕竟男女之间的情感,徐星不多问,反而对传送阵比较感兴趣,问道:

  “啥传送阵,传送阵岂是这么容易弄到手的?”

  夯日带领徐星来到书房,接着,夯日从书房内,挑选了一本布满尘埃的书,将其翻开。

  顿时,房间内,金光灿灿,书中发出的光,耀眼无比,璀璨至极,一道磅礴的古老气息从书中展开充斥整个房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