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蜀捉妖人 > 第二十五章:穿渔网袜的紫嫣(求追读和票票)

第二十五章:穿渔网袜的紫嫣(求追读和票票)


  踏上彩虹桥,色彩斑斓,引人入胜。

  二人沉迷在如诗样的风景中,看着脚下蔚蓝色的大海,如痴如醉。

  一条海蚺,长约三十丈,蚺甲看起来比玄铁都坚韧,它翻滚越出海面,张开血盆大口,涌动而出,袭击而来。

  彩虹桥散发出七彩之光,让接近的海蚺瞬间湮灭。连渣滓都不剩。

  看着被绞灭的海蚺,徐星心有余悸着,内心一闪,看着浩瀚的大海,当真神秘莫测。

  “这是常事,若是你入了北海书院,这样级别的怪物,只是你平日训练需要对付的,那些真正厉害的大妖,他们都已进化出了智慧,伺机而动,蛰伏在海中。”

  夯日边走边说道。

  彩虹桥的几里地,不是很远,很快就来到了蜀山之下,来到彩虹桥末端,它很融洽的连接在蜀山下。

  相接之地是空无一人的石板。

  走上石板,夹杂着鱼腥味的海风吹拂二人零碎黑发。

  海风很大,若是凡人,稍不注意可能就会被吹走。

  海水倒影着的暗红色太阳,也映出了蜀山的磅礴与巍峨。

  徐星抬头,蜀山横插海平面,与天相接,眺望高山,一眼看不到尽头,不知多高。

  心中燃起了对蜀山的探索,住在山上的到底是怎样的举世强者?

  高山之上被夕阳余晖照映着,散发如云般紫烟覆盖半山腰,两条石路一左一右,交缠绵延,直通蜀山之上。

  “日照香炉生紫烟,这奇观真是一绝。”徐星不禁大声感叹着。

  夯日眉头一皱,闻言,回道:

  “你怎么知道有人叫赵香炉和紫嫣的?最近这个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可你明明以前对此漠不了解,真是奇了怪。”

  “啊?什么?我说太阳照在蜀山上,香烛燃烧生出紫烟。”

  尴尬的夯日看了看鞋底,涌起的海水已经打湿了他的鞋子,道:

  “原来你还会作诗,真是好湿.....”

  天色渐暗,二人看着绵延的石路,叹枉一番,便攀上了石路。

  这是唯一登上北海书院的一条路,除非你能飞,那就另当别论......

  一路上很颠簸,好在夯日对此路比较熟,所以二人在路上也没有出什么岔子。

  路途中,徐星一路饱收着如玉般的美景,叹天下奇观,此地真当山水甲天下。

  夯日毫不吝啬,拿出了道醇酒,这是他平日都舍不得饮之酒。

  一路上,二人饮着酒,哼着曲,吹着海风,观着星辰大海,很是悠闲。

  时荫静悄悄流逝,月亮高高悬挂在黑夜之上,占据了大半个苍穹,二人才攀上山腰。

  来到山腰,往上的路已尽,中间是一块很空旷的地区类平原将上山与下山隔开。

  不知是哪种伟力,使得上面的山头,与下方隔开,中间活生生形成了一个沟堑。

  夯日回头,放下酒罐,舔了下嘴角的酒沫子,看着徐星,严肃的说道:

  “你看,这半山腰,成了分界线,据传是当初那个寻心爱之人的少年,拦山一刀,将蜀山劈开,成了现在的两半,上半山悬浮在空中,为蜀上山,只有踏入金丹境才有资格进去,蜀下山,才是我们呆的地方。”

  抬头仰望,一半座山浮空着,不知是不是那个少年的伟力导致的。

  但看着悬浮在上的蜀上山,徐星感到一阵窒息感,应该是那位少年存下来的压迫感,太过浓重。

  或许是酒喝多了,夯日发着牢骚。

  “蜀上山,人皆向往,境界变得如此重要。”

  “这境界呀,不破的时候你想破,破了以后你又开始欲求不满,想要更强。”

  二人闲聊着,脚下的路,宽坦了起来。

  往前看,路很平坦,一块平地,继续前行。

  在夯日的解释下,蜀山在很久之前就已存在,蜀山的半山腰,就是现如今这地方,如一个圆,半径为三十里。

  一路上十分平坦,走了约莫十分钟,一块巨大的匾牌,悬浮在空中,周围仙气飘飘将其覆盖,若隐若现的能看到几个大字:北海书院。

  继续前走,一个木门正悬空自转着,大门下站着一个女子,天色已暗淡,还有一女子镇守此地。

  借着朦胧的月光,徐星依稀能看清楚,她身穿青连衣长袍,手持一把白扇,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着。

  海边的风涌动,卷起了脚下尘埃,也带起了女子腿下随风而动的长袍,露出了一条芊芊玉腿。

  徐星眯着眼,饮了一口酒,酣畅淋漓着:

  “真是好酒呀,为什么这个女子穿着渔网袜?穿的如此单衣薄纱。”

  “什么渔网袜?这可是黄级上品的黑煞护甲,你说的是什么哟,渔网袜?奇奇怪怪的。”夯日回答着。

  “还有,因为你是第一次来,会有专门的人来接你,我告诉你,千万别和来接引你的人耍嘴皮子,不然死的很惨.....反正听话点就行了。”

  夯日的话语渐渐变得吞吞吐吐且有些激动。

  前方的女子好像注意到了二人,轻轻扫了一眼,而后撇开。

  夯日转过身,看着徐星说道:“你嘴巴可要管严实点,这就是紫嫣,你可别说出什么日照香炉生紫嫣的话语了。”

  听完后,徐星如石化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着,呆若木鸡,内心想到:

  什么这个女子,竟是紫嫣!难道自己曾经学过的诗词,都是这种意思吗?

  那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呢?谁是残夜?谁是江春?谁是旧年?

  徐星内心揣测着。

  “紫嫣师妹,好巧啊,怎么见到你了。”夯日兴奋的朝着月下女子呼喊到。

  女子望了过来,眼神很平淡,脸上没有泛起一点涟漪,看起来十分冷酷,高雅。

  夯日拉住徐星迅速跑到女子身前,夯日稍微整理下衣冠,撩了下头发,轻吐了口气,笑道:

  “紫嫣妹,你是在这里等我吧,看来等久了,辛苦了,辛苦了。”

  “不,师兄快进去吧。”女子冷漠的回道。

  “你怎么了?感觉你像是变了一个人。”

  当徐星与夯日跨过悬空木门时。

  浮空的匾牌发出刺眼金光,黑夜被照耀得明光狰亮,从远处看,此处变得灯火辉煌。

  夯日看着如此异象,他显得有些平静,这徐星,造成的异象还少了?这种异象对夯日来说,还是能接受。

  他们身旁的紫嫣就不一样了。

  紫嫣显得十分诧异,神色交错,钳口挢舌,舌头微微吐息而出,她先是有些期待,后化为了喜悦。

  她摸了摸胸下腰间的乾坤袋,拿出一支笔,兴致勃勃的看着徐星,开口道:

  “你是新来的?把你传信拿出来给我看下。”

  徐星点头,从兜中拿出信封,递给穿着‘渔网袜的’紫嫣。

  当紫嫣浏览完之后,玉指持笔轻点信封,所有字从信封中走出,慢慢滞空,凝聚,形成了一个大字:蜀。

  看着这个神圣且威严的蜀字,夯日倒是显得比较平静。

  相比起以练气圆满未持有神话武器的徐星,能和鼎盛的自己战个平手,得到捉妖人的青睐,这个蜀字相对而言,较为平淡。

  或许这就命吧,夯日饮酒,看着紫嫣,内心叹道:此乃人间尤物,得此物,不枉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