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蜀捉妖人 > 第三十一章:空沫的遭遇

第三十一章:空沫的遭遇


  紫嫣咽了下口水,眉目中流出动容,稍稍顿了下,踌躇着:

  “嗯.....他是个普通人,默默无闻的生活在这里的人而已。”

  “你当我是傻子吗?”徐星站起身来,醍醐饮醉,身姿歪歪扭扭。

  “那我不装了,我摊牌了,我是蜀上山之掌门。”老头索性撇开紫嫣,走到徐星身旁。

  一时间,如晴天霹雳,徐星脸上肌肉僵硬,不知如何回话。

  掌门?蜀上山之掌门?蜀上山?那可是得达到金丹境才能迈入的蜀上山呀!

  听这老头一说,那他此时又是什么境界?徐星呆呆站着,沉默不语。

  “你信吗?小伙子。”见徐星如石化,老头走了过来,轻拍徐星肩。

  怀疑人生,徐星分辨不清到底何为真假?这老头到底是何等存在!

  紫嫣见状,插入二人中间,站着,对徐星说道:

  “我说了他就是个普通人,既然没什么事,你就在这里等一下,我把二人尸骸拖进去,让蜀下山之人皆明理事百,免得有人议论纷纷。”

  说完,紫嫣将倒在地上的二人尸骸拖起,打开白扇,御空前方行径之路,一条血路正被开辟而出。

  在临走前,她回眸,望了一眼徐星,二人对视。

  紫嫣露出迷人的酒窝,微笑着,留下一句谢谢,将徐星那颗心变得炽热滚烫着。

  “师姐,你不是说,陪我饮酒吗?这次的事解决了,什么时候可以呀。”

  “下次。”

  徐星望着老头怀中的树懒,老头就像树干一样,树懒紧紧的抱住他,徐星嗟气着:

  “师姐,我喝醉了,树懒抱着树干,我也想像树懒一样,抱着你.....”

  紫嫣消失后,二人便在此等候。

  老头的语言行为,令徐星捉摸不透,一时间不知道他真是掌门,还是个有臆想症的平民?

  “喂,老头,你不是那天跳海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我当时还以为你会.......”徐星干脆询问道。

  老头在徐星身旁,如一尊石像。

  “额.....这个.....我那个”

  老头一时显得有些结巴,这样的举动,无疑让徐星揣测着他不会真是个世外高手吧?

  想了想,大蜀到底该如何探测境界的高低,徐星将手放在老头的背脊上,释放出灵力涌入其身体中,探测着。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老头的身体就如一片死湖没有一点波动,就像是一个还未踏入修行之人一样。

  探测完后,徐星舒了口气,要真是个高人,刚刚自己那愚昧的语言与动作,可能真会得罪一个强者。

  如若那样,徐星可悔得肠子铁青。

  现如今看来,老头真的就是芸芸众生的普通一生,倒也不需行什么礼,徐星的举止,也变得不拘一格。

  “我说了,我就是个废物。信了吗?”老头叹气。

  “没事,以后有我在,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我们还算有缘,以后肯定还会再相见得。”徐星摸了摸下巴说道。

  “我叫,空沫,你就叫我老空吧。”老头捋了捋白胡,不紧不慢得说道。

  到了现在徐星内心还有一件事情,没有搞清楚。

  徐星很想知道为什么空沫跳海,而且最奇异的是,他在跳海之后,还能安然无恙。

  那海中的妖物,纵横强大无比的海怪,竟没有将他吞噬?

  想想真是奇怪,难道是他的背后有什么高人?这其中必有端倪。

  “你那天到底怎么了?我看你的样子像是踏破了红尘,对这个世界一点留恋都没有了,现在看你的状态好得很呀。”

  徐星将酒递给空沫,示意让空沫也来一口。

  “我那天呀,完全是因为老糊涂了,想到我的亲朋挚爱先我一步,只留我一人孤苦伶仃叹汪洋,所以我才会如此伤心,至于谁救了我,肯定是个高人,当初他把我救了下来,对我灌输了很多观点,所以现在的我也比较乐观了。”

  饮一口酒,空沫感到酣畅,快人心意道。

  “那你以后可不要再想不开了,还有以后想不开就去那大街小巷逛一逛,总有惊喜你能找到。”

  “你是说?找蜈蚣的天敌?”

  “....也许,大概,是吧。”

  春风偏渡风流人。

  听着空沫的话,徐星总觉得这个空沫有什么问题,但是一时间也找不出。

  “对了,那个高人给你灌输了什么观点,会让你现在看起来如此洒脱?”

  “是关于长生的秘笈!试问何人不曾想长生不老呢?今日酒尽人意,我尽告诉于你,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呀。”

  徐星一个激灵,长生?修仙觅长生?

  踏莲曳波涤剑骨,凭虚御风塑圣魂。

  试问谁人对长生不感兴趣?前往古今,不知多少人夭折在寻长生的路上。

  “放心这等好事,我怎么会告诉他人。”

  徐星搂着空沫脖子,也许是喝了些酒的原因,明明辈分相差很大,此时的他们却像亲兄弟一样。

  “想要变强,那就多赏妞,游玩踏破红尘。”

  “想要长寿,就得抽大烟,喝烈酒吃肥肉,看破世界万物,方能维心久居人间。”

  “你可别告诉他人,这是高人总结了大半辈子的心得。”

  “......”

  听完,徐星痴呆,有些语无伦次,一阵语塞,将空沫手中自己递出去得酒抢了回来,强饮三大口,冒出一句

  “我们这是在岸上,还是在河里?”

  “反正不是河里。”空沫从徐星手里再次抢回酒罐,饮酒作答。

  “你看你自己都说不合理,可别瞎霍霍人了。”徐星没好气

  或许是酒的作用,才导致老头胡言乱语,听完空沫不正经且放荡的话语,内心对他十分鄙夷。

  但沉下心来仔细想了下,好像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活着嘛,就要活得自由自在,美丽置身事外。

  空沫看着徐星陷入了沉思,轻轻踱步,拍了拍手,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惊扰到了徐星,徐星抬头看着空沫,空沫开口道:

  “喂,我可给你说,告诉你几招获得洒脱的秘诀。”

  “我给你说,这燃灯的鲸油不仅可以用来生明。还可以用来呻鸣。”

  “............................”

  听完空沫的话语,徐星更加笃定了老头是个不正经的人,这货怎可能会是掌门呢?最多就是会点法术的普通人!

  空沫递给徐星他的酒罐,示意让徐星饮酒,徐星手持酒罐,摒明月,邀清风,请先祖,在月下大口喝酒着。

  徐星喝的醉呼呼的,这平日他怎么可能会喝成这个样子,可能是月亮比较列,风比较醇厚。

  和老头聊的东西越来越多,二人直接敞开心扉,徐星甚至把最羞耻的事:

  小时候与徐海偷看隔壁家二婶婶洗浴的事都说了出来。

  这一会,二人都很开心,似彼此伯乐。

  徐星了解到空沫本躬耕于蜀山下,后因野兽入侵,大蜀发兵,治理动乱。

  那时战火连天,刚好离蜀山很近,索性很多人就搬到了这里。

  岁月如箭,转眼间,妻子已安葬在蜀山,儿女失联,只剩他一人存这里。

  但他很坚韧,他始终往前看,直至前几日突然想不开,想了断自己。

  于是他去到徐星呆的地方,后被高人解救。

  今夜空沫惊醒于噩梦中,欲要听风,走出门,才会如此。

  这时一道轻柔的声音响起,十分勾人心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