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血道帝尊 > 第二十一章 血气罡风

第二十一章 血气罡风


  
血色光柱中,剑眉男子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着,眼睛里并出火般凌厉的目光,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怒道:“林宇,你可敢再说一遍?”
众人震惊,要知道,族长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发怒了,没想到,这次,族长是这么的生气,连太上长老的名袆都直接叫出,这次,已经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了。
银袍男子收敛着笑容,饶有兴趣的望着这场面,要知道,林家越乱,对他的小玄门也就越有利,此刻的他,只需静坐,坐山观虎斗。
众人感受着来自灵魂上的威压,血灵境以下的,呼吸都急促起来,就好似肩上扛着一座大山,疲惫不堪。
此刻,剑眉男子血魂境五重的实力尽显无疑,空气中道道气浪化作剑波,迅速朝白发老者打去,白发老者压抑着这么久,即便他的定力如圣人,此刻他也坚持不住,矫健地跃起,身下的座位瞬间化成齑粉,要知道,四首座位之木用的是金刚木,坚确无比,可承受血灵境强者全力一击而不碎裂,但此刻,仅仅是几道剑波就能将金刚木轰成渣粉,血魂境强者,果真恐怖。
剑波具有穿透力,而且,剑眉男子疯狂的朝白发老者挥洒剑波,那么的从容自如,没有丝毫疲惫,大长老咋舌道:“族长的青锋剑法,已经接近圆满了。”
白发老者身形如燕,脚下踏着金色的气浪,给人一种无比的威严,但依就没有抵挡住如倾盆大雨般的剑波,瞬间头发就被削去一截,关键此刻还不能还手,因为他是族长,还手就被当做篡位,众族共诛之!
白发老者此刻内心翻滚着,不由自主的想骂娘,“该死的,我咋就招惹了这样一个疯子!真的是……言出必行啊!”
此刻众人都感觉族长实力很强大,只有银袍男子陷入沉思,心中道:″咦!这不是浩然七步么?怎么速度这么慢,而且毫无威势可言,莫非…不对,这老家伙心术不正,是修炼不出浩然七步的!”
此刻,大长老看到太上长老吃瘪,心中心中十分的爽,他平常看不惯太上长老那种高高在上之感,不过,在众人面前,而且还有外人,族长行事如此的莽重,有失林家威望,他向二长老看去,又看了看灰袍少年后面的老者,那二人瞬间明白此意,皆弓着身子,向剑眉男子拱手一拜,齐声道:“族长,请以大事为重啊!”
林家子弟皆会心跪拜,齐声道:“族长,请以大事为重!”
此刻,唯有满脸失望的青衫少年,及坐在四首之位的银袍男子无动于衷,前者是失望透顶,后者,心怀鬼胎。或许,这整齐的声音引起了族长内心的共鸣,他渐渐的摆了摆手,剑波不在发出,怒哼一声,看了看白发老者,又转头看了看呆站在一旁的青衫少年,眼神很是复杂,欲言又止,下意识的摸了摸少年的头,柔声道的:“轩儿,即便你血脉再低又何妨?毕竟你曾经辉煌过,只要你重回自信,父亲愿意牺牲所有,为你找到这破解之法,恢复血脉!”
少年被这真挚的话语所感动,两行热泪夺眶而出,止不住的流!
“父亲,孩儿愿乘风破浪,登这世界之巅,定不负父亲的期望!”清脆的声音夹杂着感动,在空中发颤。
剑眉男子点了点头,望了望跪着的众人,声音洪亮,道:“一个个跪着作甚,成何体统,都给我站起来!看我林家男儿本色!”
众人站立起来,大长老及两位老者也挺着腰板,露出欣慰的笑,为族长理智而笑,为族长找回自信而笑!
太上长老见状,却不敢靠近,只能找了一个视野好的位置,站着看。
族长看了看,冷哼着,不再多语。
山羊胡子见一切事情平复下来,清了清嗓子,大声道:“诸位,刚刚血脉测试前经历了一些小插曲,不过无伤大雅,血脉测试完毕,请三位进族塔,进行血脉强化!!”
三人向族塔方向眺望,然后不约而同地朝石塔走去,石塔高约二十余丈,塔身好似竹笋,瘦削挺拔,塔顶如盖,塔刹如瓶,颜色浓黄,别具一格。在林家百年内,它犹如擎天一柱,直插云霄。
塔的全身雕刻着上千个精致的石像,各个石像姿态不同,或拿剑,或持斧,或如和尚般禅坐,但都栩栩栩如生。
石塔的正面,是一扇高约一丈左右的石门,凹凸不平,略显破旧,门上有三个钥匙孔,孔状如剑柄形,这时,山羊胡子老者郑重道:“请族长,大长老,还有太上长老打开石门!″
剑眉男子与大长老向前并行,此刻的太上长老有些犹豫,但考虑自己的孙儿,他硬着头皮向前走去,剑眉男子看到太上长老走来,拉低着面孔,凌厉的目光向其扫去,太上长老躲闪着,不敢与其正视。
三人从袖口中各掏出一枚剑形钥匙,钥匙柄由楠溪木所制,楠溪木是一种硬度比金刚木还大的木头,足以承受血魂境强者全力一击,钥匙身乃玄铁,其材质与林剑痴配剑类似,但更高级,因为,在太阳的照射下,它反射的寒
光,晶莹而又炫目。
剑眉男子严肃道:“族塔内有三门,血气之门,血灵之门及最高的血魂之门,你们所接受的血脉传承,乃是血气之门内的,同时,你们要小心,血气之门的三样,一为血气罡风,二为血煞,三则为血灵,但一般不用担心,在最近的几十年内,已经有许久没有出现血灵了,不过,最早一次出现的血灵,那进入的一批族人再也没有回来,永远留在族塔内,切忌,你们一定要小心,活着回来!”
说完,三道不同的灵气自三人体内喷出,交织在一起,裹着三枚钥匙,如光般迅捷,叮,,,钥匙插入锁孔,众人感觉地面在颤抖,有些不稳,东倒西歪,塔中透出一股古朴的气息,苍桑而又久远,只听吱的一声,从门内透过一道光,剑眉男子望了望,目光炯炯有神,坚定道:“你们可以进去了!”
三人互相望了望,凌空一跃,稳稳地落在石台之上,然后,凝视着门内的光,向门内迈出,当三人迈进的那一刻,嘭嘭嘭...门自主的闭合了,只见位于塔顶的石盘,抖了抖灰尘,向外投射出一片白幕,白幕上呈现出平面塔身,有三个蓝色小光点位于塔身下,正一步步迈进塔中心内......
塔内,黑漆漆的一片,静得让人可怕,只见黑袍男子低喝,全身血气冲天而出,形成一片血光,接着,那红衣女子也散发血气,透出血光。
少年望了望,原来血气实质化便能形成血光,于是少年深吸一口气,识海内控制着全身筋脉,不断的运气,位于肌骨处的全身血气在精神力牵迎下,顺着血管汇聚在皮肤下层。
“凝。”少年将体内血气压缩,化成白质的血光,轰的一声散出,全身透着血光,或许,是修炼天音拳法的缘故,那散发的光,耀如繁星。
黑袍男子露出不屑,淡道:“虚有其表而已!”
青衫少年没有理会,而红衣女子借助着少年散发的白光,看到了一团灰黑色的气团在空中猎猎作响,那声音犹如
万马奔腾一样嘶鸣,不断在空中肆虐,向少年这卷来。
三人惊道:“不好,是血气罡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