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不剑仙 > 第三十八章 偶遇

第三十八章 偶遇


  那位前八十万禁军教头蔡确,住在邺城东边。

  位置倒不算偏,尤其距离东市很近,只是距离陆洵家里,就有点远。

  偶尔走一趟不打紧,但要是每天都过来一趟学拳脚,路上倒是需要消耗掉不少时间的——陆洵忽然想:老爹已经不是贱役了,或许家里该添一辆马车了?

  从原主到他,他们俩这些年下来,也没认真见过什么仙人,也不知道「登仙」之后是不是有瞬移的功能。要是有的话,可就爽了——咻的一下,出现在了小寡妇的房间里!想想都刺激!

  “蔡教头请了!”

  昨日便已经约定,今天上午会带人来,因此那蔡教头想是在家专候,因此路宁带路到了门前,一拍门,很快就有人来打开了门。

  路宁拱手问候,陆洵并严骏、裴易等,也都随之拱手,于是双方互相见礼。

  等抬起头来认真一打量,陆洵不由得就是眼前一亮。

  这蔡教头身高八尺有余,体魄雄健,虽人到中年,难掩风霜之色,却依然是俊眼修眉,更兼颌下一部美长髯,一看就是方正刚直之人。

  倒退二十年,定是一位美男子。

  事实上,这个时空人们的寿命普遍不算长,陆洵小时候看《三国演义》,大耳帝说什么“人五十而不称夭”,搁在这个时空,完全就是一句实话。

  正常人一般就是六十岁上下的寿命。

  能活到七十岁,那叫“古来稀”。

  按照路宁事先介绍说,这位蔡教头应该还不到四十岁,搁在现代社会,这是妥妥的帅大叔一枚,但搁在这个世界,已经是可以自称“老夫”的存在了。

  当下双方见礼罢,帅大叔蔡教头引了众人进去,目光下意识地就在陆洵脸上多停留了那么片刻,等到坐下之后,他见“中间人”路宁果然是把陆洵让到了客座首位,心里顿时就明白,要来学武的,便是此人了。

  他此番要收徒弟,并不是要开馆,纯粹就为了挣些束脩,就算最终谈成了,性质也更接近是一桩买卖,因此上他倒也并不拿大,更别提摆什么师道尊严了,因此说话十分客气。

  而且跟他简单聊几句就发现,此人倒并不像是个全然的武夫,言谈举止,很是风雅谦和,并没有什么武夫的粗气。若非他常年习武,身上气质实在迥异常人,不了解的人说不定以为他是个读书修行的人。

  他对陆洵应该是满意的,但聊了几句之后,却还是道:“近几日满城都在传颂陆生的《小池》,以陆生之才,便不修行,不拘出仕、投幕,皆是光明大道……”

  说到这里,他沉吟片刻,但还是笑着,温和地道:“恕某直言,某虽是一习武之人,却也知道,习武者多卑贱,不过是些江湖浪荡儿练了,用以自保而已。以陆生的身份、才气……不知为何要习武?”

  陆洵笑笑,拱手回答道:“强身健体。”

  蔡确蔡教头闻言缓缓颔首,想是接受了陆洵的说法。

  于是他轻抚颌下美髯,想了想,对路宁道:“既是如此,我已明白了。陆生名满邺城,得他以教之,我之幸事。”

  一听这话,路宁就知道,事情已经是成了。

  “如此却好!……陆先生?”

  陆洵当即道:“蔡师乃堂堂八十万禁军教头,教我几手强身健体之术,已是屈尊,该是我之幸事才对!”

  于是事情成了,路宁拊掌而笑,道:“既如此,此事今日便可定下!”

  蔡确道:“不才家贫,授艺亦为谋生而已,陆生不必以我为师,我亦不以陆生为弟子,以后陆生便称呼我教头即可!不知陆生可有表字?”

  陆洵拱手,道:“并无表字。蔡师称呼我陆洵,或陆大郎皆可。”

  于是双方约定,从明日起,陆洵会在每天早上卯时三刻过来,至巳时末,一共两个半时辰,由蔡确蔡教头传授武艺。

  不管午饭。

  就这么简单议定之后,陆洵等人便告辞离开。

  接下来,路宁要跟他一起回家,陆洵要把事先说好的一百两银子束脩,和属于路宁这位“闲客”的十两银子中介费都给了。

  当然,陆洵没钱,要管陆老爹要。

  不过昨天下午时候,贺蓝眼就已经把林英赔偿的那六百两银子送到了,陆老爹手里是肯定有这笔钱的。

  蔡教头送到门口,目送众人走了之后才关门。

  这边陆洵等人离了蔡家,陆洵正想再顺口打听一下,看这蔡家的院子,面积不算小,收拾得也是干净整洁,家里虽没有奴仆,但看上去并不像是有多穷的样子,为什么张口就说“家贫”呢?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问,却忽然就听到一阵马蹄声。

  声音很急,似是有人纵马疾驰。

  除通城的南北东西大道之外,这年代即便是如邺城这般重镇大城,城里的道路也都宽度有限,一般建筑标准是能够容纳两辆马车并行,能容纳四车并行的,已经是比较宽阔的主干道了,在这样的道路上,若是有人纵马疾驰,可想而知,对普通路人而言还是有些威胁的。

  也因此,除官府传驿系统的快马之外,城内严禁纵马。

  陆洵等人听到马蹄声,都是下意识地便往路边避让。

  却在这时,马蹄声愈急,忽而便有一拨马队,共四骑,拐过巷口,竟直直奔这边来了——陆洵等人老老实实避让道旁,抬头打量。

  是一个年轻公子,带了三个年轻伴当。

  只是不知道是谁家的浮浪少年,如此城中纵马,一旦被人告发了,说不得有吃板子的可能——巧了,按规矩,这事儿正归邺城县衙右曹掾的该管。

  快马疾驰而来。

  却忽然,那马上年轻公子扭头往陆洵等人这边瞥了一眼,随后竟是忽然勒马,与此同时,他身后那三个伴当也都当即随之勒马——四匹马正在疾驰,此时不由得前蹄扬起,好一阵希溜溜的叫声,吓得两个路人赶紧躲闪。

  “道旁这位,却不是《小池》之陆先生?”

  陆洵愣了一下,才拱手回应,“正是在下。”

  “啊呀呀!失礼,失礼!冲撞!冲撞!”

  说话间,那人竟是翻身下马,将缰绳随手甩给身后伴当,快步走来,竟是躬身行礼,“在下曹氏,曹铨,见过陆先生!”

  陆洵又愣一下,心念电转之间,下意识地扭头往巷子口瞥了一眼。

  果然,那个从自家的巷子口就一直跟着的人,正从那边看过来,碰到陆洵的目光,当即扭头,快步走开。

  此刻心中恍然有所悟,陆洵忙笑着侧身避开,同时拱手还礼,“不敢当曹兄如此大礼,快快免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