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不剑仙 > 第五十六章 夜杀

第五十六章 夜杀


  大黄狗百无聊赖地看向黑沉沉的夜空。

  有点困了。

  它觉得自己最近睡得比以前少了,以前总是会犯困,最近几日却是精神饱足得多,也不知为何。

  天气渐热,它知道自己又要到时候,该褪去身上那一层绒毛了。

  百无聊赖之下,它又回头,拿爪子扯,拿嘴咬,试图早一日撕下那层厚厚的毛——顶一身厚毛,实在是太热了。

  忽然,它灵敏的耳目捕捉到了一点不大对的动静,当即一下子清醒过来。

  却在这时,面前一道黑影闪过,还没等它发出叫声,便听“啪”的一声,有东西掉到了院子里,离它不过两步距离。

  它愣了一下,直觉地“汪汪”叫了几声,见再无异动,这才走过去看。

  竟是一块鲜肉!

  这一下不暇细思,它第一时间便心中大喜,张口就要吞下去。

  但嘴巴都已经要把肉叼起来了,却又愣住。

  一张口,吐了出来。

  口水不受控制地哗啦啦滴到地上,它却克制住了自己,仰头,思考起来——似乎,有些不大对?

  深更半夜,怎么会忽然飞过来一块肉呢?

  也没有第二块,大约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它百思不得其解。

  但近乎直觉地,它意识到这里面有些不对。

  原地转了两个圈子,它忽然警惕地往门口看了一眼。

  但是又的确是没有什么动静了。

  不对,再听——它现在的耳目,已经比此前要好了不知道多少,这一凝神细听,还真叫它听到了几缕距离很远轻重不一的呼吸声。

  是三道。

  一下子它的脊毛就炸起来了。

  但它没叫,却反而轻快地跑到主人的门前,也不叫,只是拿爪子挠门。

  嘎吱嘎吱。

  很难听的声音。

  陆洵正在睡觉,但还没睡着——近几天来第一次认真要睡觉,因为体内的「文气」已经被他给消化干净了,于是决定给自己放一次假,结果竟是睡不着了,翻来覆去想着各种事情——却又被忽然惊醒。

  他愣了一愣,听出似乎是什么东西在挠自己的门,当下起床,打开了门,暗影幢幢里,却看见自家狗正在门外,叹了口气,有些恼火,正要说话,那狗却忽然咬住他的衣角,扯着就往外走。

  他被扯得跟过去,却很快就在地上看到了一块肉。

  夜色太黑了,他伸手摸了一下,才确定那真是一块肉。

  迷迷糊糊里,他的脑子反应了一下才忽然惊醒,一把拿起来,逼近了看,结果手刚一拿,就发现不对,稍微一掰,才发现肉块里头旋了一个小窝,里面竟放着一颗药丸——他一下子就想到自己小时候有人会半夜进村子药狗偷狗的事情!

  怒火腾的一下子就起来了。

  他张嘴想要大骂,却又收声——这里是邺城,不是自己小时候的乡村,在这里,不但有宵禁,而且每个坊的坊门都是按时关闭的。

  按道理来讲,根本就不会有人为了毒死几只狗,或偷几只狗,而在夜里潜伏到人家坊里作案,一旦抓住,实在得不偿失。

  再说了,这个年代可没有那种特殊的化学药剂,把狗毒死之后,只要得到尸首,加了另外的药大火一煮,就又干净无毒,可以卖钱了!

  在这里,毒死的东西,谁敢收?谁敢卖?又有谁敢吃?

  所以,这绝不是什么毒狗偷狗之类的!

  这怕是有人要对自己家不利!

  卧槽!

  一旦想明白这里面的逻辑,陆洵顿时浑身寒毛竖起。

  是谁呢?

  我也好,我家也好,平常都算是与人为善,应该是不曾结下这样不死不休的敌人吧?

  呃……好像也不对!

  打从我穿越过来,好像的确是得罪了不少人?

  仔细想想,殊死之敌还真可能有。

  别的不说,那林英就跟自己家有着难解的大仇——本来耀武扬威的,结果却先是被郭芳带人把家都给抄了,随后又被拉到县衙,打了八十大板,还被迫出了一把血,这可不是仇恨么?

  而且据说那林英平日里本就是个凶横的主儿,栽了这样的跟头,却眼看着自己声名鹊起,想要光明正大地来找自家麻烦,对他来说,已经是不大可能实现的目标了,那么,他会想到要半夜来寻仇杀人,倒是真有可能!

  还有那陈萍。

  帮小寡妇结尾那事儿,看着是一时了结了,那陈萍也似乎是收敛了,并没有下面更进一步的动作——以他的身份地位,要探查明白在背后帮小寡妇周小翠的人是自己,实在是无甚难度。

  那么,眼看就要到嘴的一块肥肉,就这么飞了,他心里能没有恨?

  表面上偃旗息鼓,背地里却准备直接出手干掉自己,却是并非没有可能的。

  钱义……不好说。

  对了,还有周显文。

  截至到现在,自己公开写作,为外界共知的作品,一共有三篇,每一篇的末尾都有“禁周显文得气”的跋,他也应该是恨自己的。

  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丢人了。

  然而……他应该还不至于?

  不过也不好说,那家伙看着就是个有点偏执,而又傲气冲天的人,这种人其实心眼儿最小,容不得自己受一点委屈,动辄就要把过错都归到别人身上!

  然而……

  “嘶!”

  想明白这些,陆洵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不管来的是谁吧,带给他的震惊,其实都没什么差别——这个世界的人,尤其是这些有些小势力、小地位和小名气的人,是真狠哪!

  在他们眼里,估计大宋律法就是一沓废纸吧?

  在现代社会的话,哪里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去?

  呃……也不对,或许在美丽国也是有的吧?但至少在国内,这种事情距离普通老百姓和社畜们,实在是太远了,简直闻所未闻。

  一旦出现,就是要上热搜的爆炸性消息。

  但是在这里,先是那林英当街殴打公人,现在更有人要半夜杀人了!

  脑子里飞快地把事情想明白,感慨归感慨,紧张归紧张,陆洵还是很快就把那块肉拿起来,在狗头上摸摸拍拍,以示表扬。

  然后,他冲那大黄狗做出一个“嘘”的手势,命它禁声。

  那狗倒配合,眼见自家主人飞快地回房,便跟了过去。

  先把肉随手丢在地上,抓一张纸擦擦手,陆洵很快就从床铺里侧翻出了一把短刀来——这个叫做压衣刀,在这个年代是很正常的随身配饰之一,他到书院读书修行之后不久,老爹就送了这样的一把刀给他。

  一旦遇事可以自卫的功能当然有,但更多时候,这把刀可以用来割纸,截断衣服的线头之类,而且春日风大的时候,有它坠在腰下,风吹不起衣服来,故名压衣刀——当然,说到底仍是凶器,因此平常陆洵并不怎么经常带着它。

  但这时候却是有用的。

  他摸了刀在手,暗影幢幢里,再次冲黄狗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

  然后,他带着刀,转身就又出了房间。

  谁知道来人是来杀谁的,谁又知道到底是来了多少人?

  躲在屋里肯定没用。

  他快步走向正堂东间的窗下,想要先小心些叫醒老爹。

  老爹虽然是靠着脑子混起来的,但多年来身在公门,想必多少还是有些战斗力的——这个时候,其实他更想报警,但自然没有手机,也无警可报,也想到了要大声叫喊,引来整条街的注意,直接吓跑那帮人,但是,心里只犹豫了一下,他就决定还是不能那么做。

  一旦吵闹起来,人倒是有可能吓跑了,能抓住的可能却未必有多大。

  如此一来,固然今晚没有危险了,那个未知的人,却会从此就躲藏了起来,下次他再出手的话,怕会更难对付!

  而现在的话,只看对方还要趁夜晚行事,还要先丢一块带毒的肉进来,想要把自家的狗给毒死了,才敢行动,可见一不是大张旗鼓,人不多,二杀人者实力有限,倒不如叫醒了老爹,索性把他们放进来,到时候至少有了院墙的阻隔,叫他们没那么容易逃走,然后再鼓噪起来。

  此时他心念电转之间计议已定,便要去悄声叫醒陆老爹,却才刚到东间窗下,还没来得及小心敲窗,却忽然听得院中传来“啪”的一声。

  听着像是石块、砖块落进来的声音。

  想来是对方想要判断一下狗是不是死了。

  陆洵吓得赶紧回头,却见那狗正仰头看着自己,根本就没有要叫起来的意思——这家伙的眼神,倒感觉很是激动兴奋似的!

  这时节已是来不及了,只要狗不叫,对方下一步怕是就要进来了。

  而且叫陆老爹也有个隐患。

  陆老爹不明情况,又是半夜睡得酣然,万一叫醒他时,他闹出了大动静,甚或点了灯,也有可能就此惊走那帮歹人!

  但是……总要知道那个非要杀死自己,或杀死陆老爹的人是谁,以后才有可能睡得着觉的!

  陆洵仰头看了一眼天空。

  黑漆漆的。

  再伸手——就不算伸手不见五指,也差不多了。

  当下他心一横,拍拍狗脖子,悄然猫腰走了回去,到了自己屋子门口,躲在了墙角处,又伸手按了按狗脖子,那狗也乖巧地蹲了下去。

  黄毛在暗夜里看起来,多少有些显眼,因此它躲在了陆洵的身后。

  就在这时,院子里忽然咕咚一声,却见黑漆漆的院子里,已是多了一个更黑的人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