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长兄在上 > 第226章 洞房2

第226章 洞房2


窗外风声呜呜作响,屋内却格外安静,两人还在绣凳上坐着,谢宴周甚至能听到她浅浅的呼吸声,闻到她身上甜腻的味道,就如前几年的一样。
只是听到她的呼吸声,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他便有些不自在起来,某处也有了反应。
眼前的她眸中含水,只敢怯怯的看他一眼,她只是无意,却很轻易的勾起了他心底的欲。
这欲望来得如此迅猛,无论他想怎么掩饰都遮盖不了这让人燥热的情欲,谢宴周有些不适应,微微蹙眉。
“谢宴周!”
她轻声喊道,谢宴周只觉得这几年的梦好似一下子化作实物,心中的野兽也挣脱了桎梏。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醉了,只觉得眼前人静静坐在他身边,这样的美景他似乎早已等了许久,他心间鼓噪难安,像是野草在疯狂生长,死死的缠住他的心脏,打乱了他的呼吸,打乱了他思维的每一寸。
她总是很轻易的就能打乱他的一切准备,让他溃败、让他无措就像刚知事的少年。
昏暗中玉珠能感觉到对面的人呼吸重了许多,她惴惴不安的抬眼,还未反应过来,天旋地转之间她已经在他的怀里。
他将她打横抱起,只短短几步,便放在床榻之上,俯身而下。二人之间的距离隔得极近,他的鼻息打在她的耳畔,他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玉珠却能感觉到他对她的欲。
就是男女之间那种欲,他蓄势待发,他的每根发丝都在叫嚣,他身上浓烈的占有气息让玉珠预料到会发生什么。她眼神躲闪,不敢正眼看他。
“你不欢喜!”
他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她在他身下,他却没有压着她,而是双臂支撑着身体。君子发乎情止乎礼,见她眸中有不愿,谢宴周心中格外煎熬,随即一个翻身便躺在一旁。
两人都正仰着躺在床榻之上,玉珠感觉到压迫感没了,呼吸顺畅起来,才敢偷偷用余光看他。
“对不起,我只是没准备好。”
似乎总是这样,她稍微解释一下,他面上的僵硬便缓和下来,他心中的难受就如一把软毛刷子在他心间刷了刷,轻易的抚平他的焦躁不安。
良久,他心中叹了口气,眼神看着头顶的帐幔,眼神中有着迷茫却又坚定,他轻声说道。
“你与我成婚,我自然会待你好的,今日在祠堂时,我发过誓,往后余生,定不会辜负天地祖宗,也不会辜负你。所以,你不用怕我!”
听到这话,玉珠心里稍微放松一些,谢宴周性子虽然温和,可是今日这样的日子,她却拒绝他,泥人都有三分气性,她也担心他会生气。
可还未等她想到说点什么,来缓解刚刚的尴尬,却听到他继续说道。
“只不过你若不愿,我也不想勉强,这个事情,还是等以后吧!”
听到他的话,玉珠才彻底冷静下来,心也凉了半截,她知道是谢宴周在明确拒绝她,很明显,她刚刚的行为惹恼了他。
她刚刚是有些下意识的抗拒,可是今日若什么都不做,明日范嬷嬷进来收拾床榻时,将今日之事告诉老夫人,到时她又该如何在府中立足。
她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担心这些,二人本就身份天差地别,想到这里,她心中有些惊慌无助。
似乎是有些着急,便起了昏招,谢宴周脑中也正在挣扎,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有娇妻在旁,而且是他心中属意之人,他也想做些什么,可就是看到她眸中含泪的模样,他便歇下了心思。
正想着事,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具柔软滑腻的女体便到了他怀中。
水骨嫩,玉山隆,鸳鸯衾里挽春风。
这是他下意识想到的一句诗词,具体在哪里看到的他有些忘了,只记得少年时期第一次看到,便下意识将书丢在一旁。
后来遇到醉酒的她,仿佛明白了这句诗的部分含义。
直到今日,她攀附到他的怀中,身体因为害怕还在微微发颤,外头大雪纷飞,被搇里头却多了个温软的她,他自己脑子没反应过来,手却下意识的搂紧。
这一刻,他只觉得惊心动魄。
对,没有旁的词语形容,他的心在鼓噪难安,即使往常二十多年,从未有这样一刻,让他觉得如此。
他眸中含着欲,甚至有自身体中冲破桎梏得到满足一般,声音沙哑,将一腔无法宣泄的莫名情绪化做一声床榻之间的低喃。
“娇娇。”
玉珠将头埋在他怀中,目光里流露出一丝委屈和害怕,他搂得太紧了,让她身体有些僵硬,却不敢反抗他。
他看着她,她在他怀里,娇小怯弱,乌发散落在一旁,身上的肌肤莹白如玉,在这昏暗的烛火中白的有些晃眼。
她的眸子怯怯的,像是放弃挣扎只待被宰杀的小白兔。
谢宴周心中想着,不管她愿不愿意,现在她能为他做到这一步,他已经很满足了。
世间的事情不止爱欲,还有许许多多,比如责任、比如她发自内心的欢愉。
他搂住她的手松了些,一手搂住她,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低声安抚。
“娇娇,别怕我。人生在世,有许多事情无法如我们所愿,但是你成了我的妻,我便不会让你受委屈,你不必怕我。”
他的手掌和他的身体烫得吓人,但谢宴周的温声安抚让玉珠这段时间一直漂浮不安的心安稳了许多,她明白他是一个正人君子,是一个重承诺的。
她从他怀中仰着头,用一双藕臂勾住了他的脖颈她眸中含泪,沿着眼角落下,似受了极大的委屈。
她这一个动作,又让两人之间仿佛亲密了许多,原本谢宴周好不容易缓和些的某处又焦躁起来。
他看着她,两人四目相对,他眉峰似刀裁,眸色如陈年美酒,鼻梁高挺,轮廓分明,唇间的弧度也格外好看。
玉珠不敢再看他,只将头又埋在他怀中。
谢宴周颇有些无奈,额角都起了细密的汗珠。只得庆幸他只是仰躺着抱着她,并没有让她发现,不然估计吓得哭得更凶。
他被她闹腾得迷迷糊糊,本就醉酒,现在人也有些不清醒了。他轻声低喃,语气中带着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宠溺和满足。
“你真娇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