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诱吻小月亮 > 一.小月亮,帮个忙

一.小月亮,帮个忙


九月,雾濛城。

淡金色的阳光渗透云层肆意洒落,随着一声轰鸣,飞机擦破云雾,滑翔后稳稳落地。

莫枕月刚坐进主驾,浓厚血腥味扑面而来。

下一瞬。

只听“砰”一声巨响,副驾车门骤然关上。

莫枕月耳膜被震得发麻。

她低眸,副驾上,男人正靠着椅背,衬衫被血浸透,浓稠鲜血从袖口处蜿蜒成细细曲线,淌过手背脉络,手指骨节,汇聚在指尖,颗颗坠落。

身后枪声如惊雷。

他却毫无身处危险的自觉。

只淡淡抬眸,瞳眸在阳光下呈现出透明漂亮的薄灰蓝,他轻轻勾唇,哑着声,开口:“小月亮,帮个忙?”

不是恳求。

没有威胁。

是让她救他,但却没个求人态度。

反而语调泛泛平常,仿佛在说“今天该吃什么”。

莫枕月挑眉。

盯着他右手无名指上那枚镶嵌蓝钻的戒指好几秒,轻轻抿唇,“坐好。”

“你知道我要去哪?”男人轻笑。

“傅时奚,你在说废话。”

整个图森枪械研究所,谁不知道他傅时奚,又有谁不知道,他住在方庭格林?

她在研究所待的这些日子,可没少听说过他的名讳。

否则,也不会轻易淌这趟浑水。

谈话间,持枪的袭击者从四面八方冒出,往车边包围而来。

莫枕月握紧方向盘,直接一脚油门踩到底!

霎那间,发动机轰鸣如兽嘶吼,车轮跟着车身剧烈震颤,末日涂装的迈凯伦仿佛置身末世,在硝烟废墟间的飞速奔跑的巨兽,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冲出去!

身后枪声毫不停歇!

莫枕月耳边不仅是风声呼啸,还有子弹击中车身,发出尖锐刺耳的响声!

“傅时奚,你从哪里惹的人?!”

莫枕月咬牙。

视线扫过后视镜,几辆配置不相上下的车跟在车后,穷追不舍。

根本甩不掉!

是冲着他这条命来的!

就算她这辆车被改装过,防弹安全系数达到顶级,也顶不住这么多子弹流水般射击!

“家族,仇杀。”

傅时奚微微眯眸,神情如旷野孤狼,桀骜,难驯,危险而致命。

远处小山顶矗立的哥特式别墅隐隐映入眼帘。

“前面右转,往上开,进了方庭格林,会有我的人接应。”

“行。”

莫枕月额上渗出汗珠,再瞥一眼后视镜。

身后几辆车咬得越来越紧,眼看着要和她车身平齐,若是直接转弯过去,肯定会在弯道被包抄上来,前后夹击,直接截停,必死无疑。

莫枕月深吸气。

不行。

不能坐以待毙。

精神高度紧张下,前方左右转弯道已然近在咫尺!

下一秒。

迈凯伦扬起尘土漫天,朝左转去。

和傅时奚所说根本是两个相反的方向!

然而傅时奚却对她开错反向丝毫不担心,眸光透着淡淡宠溺,在她转向的瞬间扬起唇,浅含着几丝笑意。

身后车没有思考太多。

见迈凯伦往左,便跟着往左转,如莫枕月所想的那样,直接抄了内道,准备超车截停。

但——

变故就在电光火石之间。

在车身还没完全转过去时,一只温热的手掌突然覆盖在莫枕月手上,她微微侧头,眸中划过疑惑,瞬间明白过来,他们是想到一起去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一齐合力,猛打方向盘!

一个漂亮的大幅度漂移!

车身直接逆转!

车头对准方才错过的右转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度冲出去。

身后车再追,却直接被甩开一大截!

车很快进入方庭格林大门。

安全了。

莫枕月松了口气。

她将车停在别墅主楼前,下车便看见自己爱车的车尾几乎被打成了筛子,保险杠和车灯碎了不说,防弹玻璃犹如蛛网般碎裂,裂痕中心还镶嵌着好几颗子弹。

她很心痛。

绕到副驾驶,食指与中指并拢,微微弯曲,轻叩副驾车窗。

“傅时奚。”

车内的人闻声,放下车窗。

“还能走?”

“好像……”傅时奚抬起手,血流的比之前更夸张,他认真观察几秒,回道,“不能。”

莫枕月垂眸,提醒他,“你伤的是手,不是腿。”

“失血过多,没力气。”

傅时奚抬头,额前散落着卷曲的碎发,眼窝很深,睫毛绵密,掩不住瞳眸如海般幽蓝深邃,唇边笑容散漫,“小月亮,好人做到底?”

他长相十足妖孽。

就算是失血导致面色苍白,也丝毫不影响他的惊艳,反而在艳色中增添一抹厌世的破碎感。

谁看了都迷糊。

莫枕月想想也是,车都开到这儿了,也不差这一点,于是打开车门,扶着傅时奚,进了别墅。

别墅里没人。

应该都帮他去解决杀手了。

整个大厅格外空旷,远处传来的枪声在室内轻轻回荡。

莫枕月按傅时奚的提醒,找到医疗箱。

医生还没到。

她从医疗箱里拿出药液和棉球,准备帮他做简单的伤口处理,止血和避免感染。

傅时奚很主动。

当着她的面,毫不避讳地解开衬衫,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胸膛结实,腹肌块垒分明,线条流畅,宽肩窄腰,腰侧人鱼线向下往里收,隐没在扣着皮带的裤腰里,性感至极。

莫枕月眉梢轻轻一动。

倒没多想,拿着酒精棉球,垂着头小心翼翼帮他清理锁骨下方子弹擦过造成的伤口。

她的模样很认真。

瑰色的唇瓣微微抿着,鼻尖有几颗小汗珠,如蝶翼般纤薄的长睫翩然翕动,仿佛细细的羽毛,在他心间轻轻扫过,泛起密密麻麻的情绪。

莫枕月只顾着给他处理伤口,并未注意,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男人的喉结不自觉滚了滚。

他感觉不到痛意,感觉不到血液从身体里缓缓流逝。

却能清晰嗅到,近处从她身上传来的清香。

她柔软的指腹,裹着丝丝凉意,压在他滚烫的肌肤上。

傅时奚几乎要压不住迅速上升的体温。

身侧手捏成拳,紧了紧。

想吻她。

想咬着她的唇,缓缓厮磨,品尝甜美。

莫枕月余光扫到他修长手指因为用力而突出的骨节,手背上暴起的青筋,以为他疼,将动作放得更轻。

“很快就好,你再忍忍。”

傅时奚微抬下颌,绷着脸庞,情绪丝毫不外泄,只闷闷“嗯”了一声。

他会的。

他会忍的。

忍到她也为他陷落那一刻,再彻底吞噬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