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 > 第3章 东方,打人别用盆子呀

第3章 东方,打人别用盆子呀


黑暗中。

陈子佩的嘴角,悄悄浮上了一抹笑意。

她实在想不通,李东方怎么一下子变了。

但这是好事。

至于李东方承诺,要赚到一千万,再娶她的那些话,陈子佩压根没往心里去。

“东方,只要你能找份工作,脚踏实地的干。我们两个一起努力,好好攒钱,几年后就能给你找个媳妇了。那样,我就算是死了,也能有脸去见咱爸妈了。”

陈子佩想到这儿后,又想:“最好呢,以后都不要再打我了。我是真的,很疼。”

她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慢慢走进了梦乡中。

李东方也不知道是几点睡着的。

他是被一阵喝骂声,吵醒的。

他睁开眼后,立即用力掐自己的腿。

很疼!

“我真回来了!”

真怕这是美梦的李东方,这才松了口气,翻身坐起。

天刚放亮一会儿。

院子里却有人,在大吵大闹:“你家那个大少呢?让他滚出来,还账!”

李东方好吃懒做,还有童养媳伺候着,被老少爷们们戏称为“李少”。

院子里,有三个男人。

为首的男人挥舞着拳头,对陈子佩恶语相向时,李东方走出了屋子。

“果然每一个重生者,在重生后,首先面对的问题,就是讨债。”

李东方想到了后世,看过的那些网络小说了:“我以为,我会与众不同。到头来,却也不能免俗。”

他认识这几个人。

为首的,是镇上某个小卖部的老板,也是他的“朋友”,叫王军。

李东方欠王军的钱,足足六十块。

六十块钱,就是陈子佩二十天的薪资。

当然,这六十块钱,还是陈子佩上个月发工资后,替他还了大部分后的余额。

面对咄咄逼人的王军,陈子佩不住的后退,小声哀求:“你能不能,再宽限我几天?几天后,我就能发薪水了。到时候,我肯定会先还你的钱。”

“几天后?”

王军狞笑:“鬼才信你的话哩!赶紧的,拿钱!我可是听说昨晚,你赚了黑子一百块。行呀,在外装的像个贞洁烈妇,谁都不搭理。没想到,你却把男人带回家。说实话,今晚你让我睡一觉,李东方欠我的钱,一笔勾销。”

王军在说这些之前,就已经看到李东方走了过来。

但他不在乎。

大家都是“朋友”嘛,谁还不知道谁那两下子?

谁不知道李家村的李大少,就是个只敢在家打童养媳;可王军只要对他瞪眼,就能把他吓坏的窝囊废?

王军只是懊恼。

他早就垂涎陈子佩的美色,才故意结交李东方,赊账给李东方。

李东方欠他的钱越多,越好!

还不起——

让他拿童养媳来抵账!!

王军本想等李东方,欠他一个整数时,再来发难。

可他昨晚却听说,陈子佩主动喊了黑子去了她家,要价一百块。

王军听后,就感觉自己的利益被侵犯了,马上喊了两个狐朋狗友,一早就杀了过来。

不住后退的陈子佩,听王军这样说后,皱眉,却依旧弱弱的说:“麻烦你,说话文明点。”

确实,从小就跑江湖出身的陈子佩,现在一拳,能打断一块红砖。

但她凭什么打人家王军呢?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陈子佩能做的,就是委曲求全,请人家多多宽限她几天。

她却不知道,她的哀求,不但没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助长了王军的嚣张气焰。

“嫌我说话不文明?哈,那我不说话。我动手好吧?反正你昨晚,就已经开张了。”

王军哈的一声笑,伸手就抓向了陈子佩。

你敢对我动手动脚,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子佩再次迅速后退,刚要小声警告王军,眼角余光却觉得黑影一闪。

李东方扑了过来!

他双手按住陈子佩的右肩,腾身而起的瞬间,右脚重重踹在了王军的心口。

王军做梦都没想到,以往在他面前,狗屁都不敢放一个的李东方,敢对他动手。

他还没明白过来,就被李东方踹倒在了地上。

李东方根本不给王军,任何的反应机会,顺势从厨房门口拿起脸盆,狠狠砸向了他的脸。

duang——

铁脸盆发出一声巨响,直接瘪了。

“东方,打人别用盆子呀!”

陈子佩见状大惊,慌忙喊道:“你把脸盆,打坏了呀!”

正准备再次给王军一脸盆的李东方——

差点笑了!

我都和人拼命了,你还惦记着别打坏了盆子。

真是个傻宝贝——

李东方这一“犹豫”,王军趁机反击:“我草拟嘛的,你敢打我!?”

他那两个朋友,也清醒了过来,立即叫骂着扑来。

陈子佩——

也顾不上心疼盆子了,下意识的挽起袖子,就要开干。

盆子打坏了,可以再买。

但李东方要是被打伤了,陈子佩会心疼死的!

眼看就要上阵夫妻兵——

一声怒喝,从柴门口传来:“哪儿来的王八蛋,敢来我李家村撒野!?”

随着这声怒喝,一个六旬开外的老人,带着七八个后生,冲了进来。

老村长。

看到老村长后,被陈子佩一把抓住肩膀,提留到背后的李东方,眼睛顿时一红。

父母去世后,要不是老村长接济,十三岁的陈子佩,是万万无法把李东方拉扯大;更不会去镇纺织厂上班,每个月能赚九十块钱。

在李东方心中,老村长就是亲爷爷。

上辈子,听到老村长去世的消息后,还在国外谈生意的李东方,立即飞了回来,在他灵前痛哭了一场。

现在——

随着老村长等人的出现,正准备弄死李东方的王军等人,立即蔫了。

李家村的村长护犊子,在整个天桥镇,都是有名的。

如果王军再敢动手,今天还真有可能,得被抬着出村。

没看到老村长背后的后生们,手里都拿着棍子之类的!?

王军心中哆嗦,却硬着头皮:“李东方欠我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钱不够,肉来凑。”

duang——

李东方抡起脸盆,再次砸在了王军的脑袋上。

王军——

陈子佩心疼的闭眼,小声:“东方,咱的盆子呀。”

老村长等人,却惊讶的看着李东方。

李东方是个什么货色,老少爷们都很清楚。

可今天的李东方,让老村长等人耳目一新。

“敢再羞辱陈子佩,我弄死你!”

李东方拿着彻底瘪了的脸盆,对着王军,脸色有些狰狞:“欠你的钱,明天给你!现在,滚!”

王军打了个哆嗦,知道今天是讨不了好了;只能放了几句狠,灰溜溜的走了。

“东方,你以后可学着做个人吧。唉。”

老村长叹了口气,倒背着双手,带着几个村民也走了。

有个年轻人留了下来。

是老村长的孙子,大春。

大春比李东方小几个月,俩人从小玩起来的,关系很好。

“东哥,俺这儿还有五块钱。”

大春拿出五块钱,递给李东方,憨笑了下:“你再找人借点,还上王军的钱。”

“不用,今天我就去县城赚钱,明天还他。”

李东方摇头,问:“大春,谢谢你的好心。我绝不会亏待你的。”

大春满脸的奇怪,上下打量着李东方。

李东方回头,对还在心疼脸盆的陈子佩说:“你先去上班,我去县城赚钱。”

陈子佩不是太相信,李东方真要去赚钱。

她只怕李东方出门后,万一碰到王军等人了,岂不是吃亏?

她刚要说什么,大春却说:“巧哩,俺今天也要去县城,给小燕送吃的呢。走,俺骑自行车载着你。”

小燕则是大春的妹妹,学习成绩不错,目前在县城读高三。

李东方点头:“好!这就走。”

陈子佩连忙小声提醒:“东方,你还没吃饭呀。”

李东方却没听到,和大春快步走出了柴门。

上辈子——

李东方拿着陈子佩“赚来”的钱,来县城潇洒时,无意中听人说,医院花了二十几万,刚装备的一台进口比超机,出现了人为的故障。

别说县医院,就连省城医院都修不了,只能请原进口国的厂家派人来修。

厂家趁机狮子大张口,索要五万块的维修费。

九零年的五万块,是个什么概念?

县城工人的工资,普遍在一两百左右。

陈子佩在镇纺织厂,拼死累活的干一个月,才拿九十块钱。

医院为此急的不行。

甚至,院长都对“操作不当的肇事者”放出狠话,要以破坏生产罪,把她送进监狱!

而李东方上辈子,就曾经做过几年的医疗器材生意。

只要有备用零件,修好那玩意不算事。

上午十点。

和去学校的大春告别后,李东方来到了县医院门口。

他抬头看着天。

陈子佩的小模样,渐渐出现在了天上。

李东方笑了下,说:“陈子佩,我要开始赚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