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 > 第19章 我们再也没有以后了

第19章 我们再也没有以后了


以往李家村的老少爷们乘凉,都是去街口,很少来村口。

但因为大春回家后逢人便说,李少正在和丰收自行车厂的厂长,亲自“会晤”。

而且,大春还满村的找组装自行车人员,大家才知道臭名昭著的“李少”,要开店卖自行车了。

组装学徒,一个月的实习期,日薪三块钱。

转为“正式职工”后,月薪可高达一百五左右!

这个消息一散出来——

李家村沸腾了!

天还没黑,就有人站在村口对李少望眼欲穿。

大家希望,自己能被李少青睐,成为某公司初创的元老之一。

老村长等人,也陆续来到了村口。

天黑的透透的后,贴着墙根走路的陈子佩,才悄悄来到了大柳树下面,默默等待李东方。

当一辆车晃晃悠悠的过来后,大春就说来者,肯定是李东方。

车子忽然打开了大灯。

下意识的,好几个村民立即打开手电,反照了回去。

然后——

陈子佩等人就看到,他们的“李少”,被开车的女人给掐住脖子,把脑袋推出了车窗!

“这个开车的女人是谁?”

“她为什么要掐李少的脖子?”

“难道那晚三叉说,李少被有钱女人包了的话,是真的!?”

老村长等人,都傻呆呆的看着那辆车,心里这样想。

陈子佩——

银牙猛地紧咬了下,就从大柳树后一步迈出!

无论怎么样——

陈子佩都绝不会任由任何人,欺负李东方!!

但她很快就停住脚步,再次躲在了大柳树后。

现场这么多人,那个女人肯定不敢伤害李东方的。

如果这时候,她冒冒失失的冲上去,和那个“富婆”发生争执,只会让李东方感觉,更丢脸。

陈子佩只会死死盯住那个“富婆”,希望她能下车,看清她的具体相貌!

以后——

李东方可不知道他家傻宝贝,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只是感觉很丢脸,真想不顾一切的,和这小娘们拼命。

秦明秀出手如风后,才看到前面那么多人。

尤其她被几道手电光锁定后,也立即意识到她当前的行为,大大的不妥了;慌忙缩回手,低声轻啐:“小子,以后再敢和我胡说八道,我打断你的腿。”

李东方赶紧开门,跳下车,怒吼:“还以后?你想得美!我们两个,再也没有以后了!”

他怒吼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以后看到这小娘们,就会躲着走,绝不会再和她打任何的交道了。

可听在陈子佩,和李家村的老少爷们的耳朵里,却变成了这样的意思:“以后,我是不会再让你包我了!”

陈子佩的心,剧痛:“东方,还是骗了我。甚至,不惜以父母的名义来发誓。”

砰的一声。

李东方重重关上车门后,抬脚就走。

可走了几步,他却又转身走到车前,敲了敲车门。

秦明秀警惕的问:“你要干嘛?”

“拿我的东西。”

李东方面无表情:“我买的扒鸡,在车子后座。”

“切。当我稀罕你买的扒鸡呢?”

秦明秀也为李东方的冷漠态度,弄得火大,冷笑一声:“别开我的车门,我给你拿。”

她说着,伸手去拿后座的扒鸡。

道路颠簸——

后座上的扒鸡,滚到了座椅下。

秦明秀只好开门,下车,再去打后车门。

她这一下车——

三叉情不自禁的叫道:“沃曹!这娘们好俊啊,身材也好。都快赶上陈子佩了!”

立即有人附和:“是啊,是啊。就算比不上陈子佩,可她穿的好啊。看上去,真像电视里的大家闺秀呢。”

村民们距离车子,也就十多米。

他们的议论声,秦明秀听的很清楚。

这种“土鳖”场面,秦明秀见多了。

毕竟她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夸起来的;也习惯了别人,当面“盛赞”她的美,并能做到神色淡然。

可是——

秦明秀抬头,看了村民那边一眼,问李东方:“陈子佩是谁?”

有了李家村的老少爷们助阵,李东方底气大足,没好气的说:“子佩是谁,管你个毛的事!”

秦明秀——

双眼刚要眯起,却又猛地意识到刚才,自己掐住他脖子后,让他在父老乡亲们面前丢脸了。

虽说她实在看不惯李东方的“欠揍”嘴脸,却也知道自己刚才冲动了。

心中稍稍有所愧疚。

她在开门拿出李东方的扒鸡时,又顺手拿出了两条红塔山。

这是她陪同韩副局,去丰收厂考察时,张大明送给大家的“纪念品”。

她把扒鸡和香烟,都递给了李东方:“这烟,算是我刚才不慎让你丢脸,给你的赔礼。你要不要?如果不要。”

噌的一声,李东方就把扒鸡和香烟,都抢了过去。

李家村的李少,竟然在老少爷们面前,被这小娘们掐住脖子,丢尽了脸;理所当然的,得索要一定的精神赔偿。

李东方夺过香烟,转身就走。

豪情万丈的说:“我们之间两清了!以后,都不要来烦我。”

李东方说的两清,特指秦明秀没有拆穿他的骗局;而他则回报了“护士站”的理念,绝对是妥妥的两清。

可听在李家村的老少爷们,和陈子佩的耳朵里,却又是另外一层意思了:“如果大家没有看到他们在一起,他也不会,和这个大家闺秀说这些吧?可他哪儿来的脸,敢当着大家的面,接受大家闺秀的香烟?”

李东方可没意识到这些。

他满脸得意的样子,走到老村长等人面前,撕开香烟:“来,大家抽。这烟,可比石林更好。足足六块钱一盒呢。”

老村长回头,看了眼此时已经空荡荡的大柳树后,暗中叹息,默默的接过了香烟。

要不是大春说,李东方今天会和丰收厂的张厂长会谈,明天就会去镇上开店,要找几个人开一百五的月薪;亲眼目睹李东方被小富婆包了的老村长,肯定会用烟袋锅子,把他的腿砸断!

或许——

“刚才那个女人,虽说年龄比子佩大了点,身材相貌也就稍逊于子佩;却也是很年轻。尤其那种大家闺秀的气质,更不是李家村、不!是整个天桥镇的女人,能无法和她相提并论。李东方能被这样的富婆包,也算不吃亏。”

老村长是这样想。

三叉等人——

早就望着徐徐调头驶去的车子,不住的流口水了。

年轻。

漂亮!

有气质。

关键是有钱!!

三叉接过李东方的烟后,终于忍不住说出了,在场所有男人的心声:“如果,我能被这样的小富婆包。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离开她的!李少,你怎么这么傻逼兮兮的,离开她呢!?”

李东方——

这才恍然大悟。

他抬脚,就跺了三叉个跟头:“滚!我他嘛的,怎么可能会被那小娘们包!?”

李东方好说歹说——

大家嘴上说着是是是,可满脸都是鬼才信你的样子。

老村长更是再次的,重重叹息一声,倒背着双手,佝偻着腰走了。

李东方回到了家。

电灯通电了。

屋子里更加整洁。

他刚进门,陈子佩就低着头的迎上来:“回来了。累了么?快去洗手,吃饭。”

李东方站在屋门口,说:“陈子佩,抬起头来。”

陈子佩慢慢的抬起了头,眸光稍稍闪烁。

却是神色如常。

脑袋刚被秦御姐推出车窗,一眼就看到她躲在大柳树后面的李东方,明知故问:“今晚,你没出去?”

陈子佩微微摇头:“没有呀。我一直听你的话,乖乖在家等你的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