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1990:姐,我回来了 > 第23章 你也就是仗着腿长,走路快

第23章 你也就是仗着腿长,走路快


被马莲骗走的车子等东西,李东方压根没放心里去。

他也不会把在镇上看到马绿茶的事,告诉陈子佩。

如果让陈子佩知道,她被马绿茶骗了后,就算不找人家算账,也会愧疚的要死。

但李东方会抓住这次机会,警告陈子佩,以后再也不能背着他,到处给他找媳妇了。

“还是怪县医院那个小娘们,祝愿她以后开车时爆胎。阿门。”

李东方抬手比划了个十字,开始考虑正事。

今晚在老村长家吃饭时,李东方得到了一个消息。

李家村首富李建国,也准备创业了。

李建国要在李家村的村东,修建一座窑场。

不过李东方清楚的记得,上一世陈子佩出事后,也就半个月,李建国也出事了。

李建国当前干的生意,是从乡下收猪,往省城某大学的食堂送。

本来挺好的生意,但李建国贪心,竟然在好肉中,掺上了死猪肉,结果造成了很多学生食物中毒。

虽说没有出什么人命,可李建国也被罚了个倾家荡产,还进去坐了两年。

出了这件事后,李建国的窑场当然也建不成了。

“我要不要告诉拴住爷,李建国根本建不起窑场来呢?”

李东方想到这儿后,眼前一黑。

电灯灭了。

有轻轻的脚步声,响起。

李东方立即闭眼,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半晌后,有人悄悄掀开蚊帐,爬了上来。

好闻的处子幽香,立即在蚊帐里弥漫开来。

陈子佩低低的声音:“东方,你睡了吗?”

李东方只是轻鼾,没有任何的反应。

又过了半晌,陈子佩的声音更低了:“我喜欢你。在你第一次喊我姐姐时,我就喜欢上了你。可我真的不能,嫁给你。”

“你早晚都会找个好媳妇的,希望到时候,你别赶我走。”

陈子佩梦呓般的说着,蜷缩在李东方身边,看着蚊帐顶发呆。

李东方忽然嗯了声——

吓得陈子佩全身的神经,猛地绷紧。

接着,一条腿就搭在了她的腰间。

陈子佩的呼吸,都停顿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慢慢放松了下来。

李东方的轻鼾声,始终没停。

陈子佩这才知道,他是在睡梦中翻身抬腿。

她想拿开他的腿。

可是她更喜欢,李东方的腿,就这样搭在她的腰间。

“如果时间,就停在这一刻,多好?”

陈子佩小心翼翼的笑了下,慢慢的滑进了睡梦中。

早上七点。

李东方醒来后,陈子佩已经去上班了。

她把李东方给她买的“豪华弯梁”,送给马莲后,上下班时只能再次步行。

“你也就是仗着腿长,走路快。要不然,累死你!”

李东方刷着牙,嘟囔了句。

早上八点多一点。

李东方和大春,就骑车子来到了镇上。

他准备最后一次和王家父子,好好协商下。

如果黑子坚决不同意的话,李东方也会满足他。

天桥镇上,除了这个马棚之外,就再也没有更合适的地方了。

黑子以后再闹事——

李东方有一百种办法,能让他后悔!

“东哥,你看。”

大春回头,对骑着车子想事情的李东方说:“那个傻逼,这么早就在马棚前等咱了!东哥,你可千万别答应他。要不然,以后他还会找事。”

“先看看再说。”

李东方抬头看去。

果然——

黑子就站在马棚门口,正在往这边看。

吱嘎一声,李东方捏住了刹车。

黑子快步走了过来。

大春立即跳下车子,眼神不善的盯着他。

黑子忽然腆起满脸的笑:“东哥,早!”

大春——

李东方——

面面相觑片刻,李东方笑:“黑子,早。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黑子想都没想,就回答:“肯定得把马棚,租给你啊。”

大春冷笑:“还是两百吗?”

“不!”

黑子很坚定的语气:“月租九十。”

李东方俩人——

怀疑黑子睡了一觉后,把脑袋睡扁了。

要不然,就凭黑子昨天少一分都不行的坚定态度,怎么会忽然转变了?

“黑子,你直接说,你要玩什么花样吧?”

李东方点上一颗烟,淡淡地说:“画出道来,哥们接着。”

“啥道啊?”

黑子满脸的谄媚:“东哥,昨晚我就和你开玩笑呢,你别放心里去。喏,这是昨天你和我爸签订的租房协议,我已经签字了。”

黑子拿着半年的租金,走了都老半天了,李东方还没琢磨出他究竟在玩什么。

算了!

不想了。

反正白纸黑字的摆在这儿,黑子以后敢闹事,再说。

当前,还是先抓紧时机开工,装修房子为重要。

接下来的两天,李东方和大春,带着瓦工和木匠们,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汗珠子摔八瓣。

装修马棚的工程,看上去很很简单。

可实际操作起来,却是相当的繁琐;想不到的地方,就得花钱。

幸亏有大春这个得力助手。

后来大春爸李存粮,也被老村长给赶了过来。

也正是有李家父子的鼎力协助,再加上吴校长适当的支持,李东方终于在既定的时间内,把马棚装修完毕。

“今晚去饭店,喝完工酒。明天一早,我们来接件,组车。后天,敞开怀的卖!”

李东方大手一挥,带着大春等人,杀奔了镇上的饭店。

吃过饭后,已经是晚上十点。

店铺已经装修好,李东方担心黑子会半夜带人,前来搞破坏,决定今晚留在这儿看店。

大春也是这样认为的,并自告奋勇留下来,陪着李东方一起看店。

却被李东方婉拒了。

这几天,大春出了多大的力气,李东方都看在眼里,知道他也很累。

送走大春等人后,李东方回到店铺内,拿起了一把瓦刀。

这把瓦刀,是李东方找借口从瓦工手里留下的。

今晚,如果黑子真要是来闹事,李东方绝对会剁掉他一只手!

当前晚上的气温,还是很可以的;在展台上铺个草扇子,和在家里的床上,没什么两样。

就是蚊子多了些。

而且再也嗅不到,傻宝贝那好闻的幽香了。

蚊子嗡嗡嗡声中,这几天连轴转的李东方,很快就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

在梦中——

陈子佩悄悄来到了他身边,就这样在黑暗中,眸光痴痴的看着他。

午夜零点。

去地里浇玉米的王富贵,快要走到马棚这边时,忽然看到有个黑影,从对面玉米地里,飞快的跑了出来。

黑影并没有看到王富贵。

可王富贵借着月光,能看出那个黑影,有着一头长发。

深更半夜的,怎么有个女人,从玉米地里钻出来了?

“难道,是淹死在机井里的女人,又出来了!?”

王富贵猛地打了个哆嗦。

想到了几年前,曾经在这块地里割麦子时,有个女人不小心掉进了机井里,淹死了。

镇上传言,有人半夜看到过那个女人!

女鬼——

王富贵吓得慌忙贴在墙根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他就看到——

那个“女鬼”,走到马棚东边的围墙前,左右看了眼,然后。

然后就轻飘飘的,翻过了围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