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桃下恩仇记 > 第二章 青海往事·情愫如潮随月涨(楔子)

第二章 青海往事·情愫如潮随月涨(楔子)


青海畔渡口。

海道子抱着万俟俊,司空佐站在一旁,等了许久,才见公孙俍和上官住带着一个昏睡的少女归来。海道子问道:“阿俍,阿住,这哪来的姑娘?”

上官住抱着少女下马,回答说:“前面很远的沙丘,有两只青鸟引着我去。在那边,我发现了这昏迷不醒的姑娘,只好带回求师父救治。”

海道子扶过少女躺下,把了把脉,眼睛望着另一处,若有所思地说:“看样子,得把她带回海心山上调理调理。”

海道子口中的海心山,其实是青海中间的一座高峻岛屿。作为武学大家,海道子的真实姓名,没人知道。人们只听说,在以前,有一个年轻人苦于俗世的艰辛,来到这岛上,搭了一座小茅庵,潜心修悟,并给自己起了个道号,叫“海道子”。后来,随着海道子功力精进,茅庵也渐渐成了一座高墙掩映,雕梁画栋,名叫“海心宫”的宫观。慢慢地,随着海道子所做的惩恶扬善的事情越来越多,他也就变得家喻户晓了。

渡口上,悬挂着一尊铜钟。海道子用了内力,在钟上敲出三声长音。不一会儿,一艘大船从云雾沆荡的青海深处驶来。船到彼岸,上官住连忙抱着那少女,往山上跑去,把她安置在了宫墙外的客房里。海道子给少女悬丝诊脉,开方煎药。一刻钟后,上官住从师父手中接过汤药,扶起少女的上身,仍然是轻轻分开双颌,将汤药小心翼翼地吹冷,一点一点喂下。汤药喂完了,又喂了一点水,再轻扶着少女躺下。

不过片刻,少女“腾”地一下从床榻上坐起来。或许是起身太急,使得她头脑眩晕,只是双手抱着头,揉搓着太阳穴,良久才回过神来。她狐疑地环顾四周,直直地望见守在一旁的上官住。上官住见她苏醒过来,很是欣喜地说:“姑娘,你醒了!”

少女半是疑惑,半是惊惧地问:“这是哪儿……你是……什么人……”

上官住担心少女误会,连忙解释说:“你昏迷不醒,是我和师父、师兄救了你。你现在感觉好些了吗?要不再喝点水,或者是再躺一会?”

少女并不理会上官住的话,自顾自地转过头。见自己身畔空空如也,她内心越发焦急了,只是叫道:“我的剑?我的书?在哪儿去了!”

上官住连忙把古书与长剑递还给少女。见到自己的东西安然无恙,少女也就渐渐平静了下来。上官住不禁打量着眼前这世间尤物,只见那碧蓝的眸子里隐隐映出了自己的面庞。少女以为上官住有话要说,便正过脸看着他。

四目相对,上官住却不好意思了,不自然地闪烁回避着少女的目光。少女像是感受到面前这少年并无恶意,加之这少年心慌的样子,又不禁暗自发笑。于是,二人在这房间中,都缄默着,保持着这尴尬而又温情的微妙格局。

“要不,吃点什么?你刚刚醒来,一定还很虚弱。”沉默良久,上官住又有句没句地搭话。

“不用,只是我想明白,这是何处?”

“青海,海心山。”

“能出去看看?”少女转过头又望着上官住,眼睛里流出真诚。

“不用再休息了?”

“你看,我这不很好了么?”少女拿好自己的书和剑,轻巧地跳下床榻。

打开房门,辽阔无垠的青海,完完全全展现在两人面前。只见夕阳西下,照映海面,将天空与海,一概染成金黄。太阳在海与天的分界线最远端缓缓下降,一对青鸟,好像从太阳中飞出一样,飞到他们站立的位置,停留在少女的肩头。

“这鸟,是你的?”上官住又见这对熟悉的青鸟,便问道。

“对,从小,就是它们陪着我的。”少女笑着,一边逗弄着青鸟。

“噢——”上官住恍然大悟,“就是它们把我引到你昏倒的地方。难不成,最初我们听到的,也就是你的歌声?”

“应该是吧。”少女却有些黯然了,低下了头,“我一个人走到这里,知道这就是传闻中的青海,就有感而发,唱了一曲。然后心口一梗,眼前一黑,再醒过来时,就是见到你了。”

“原来如此。”上官住摸摸额头,“我还想问问姑娘家住哪里,改天,我和师父送你回家去。”

“回不去了。”少女似乎想到了什么伤心事,蹲下了身子,捂住了脸,啜泣起来。那两只青鸟识相地飞走了。

上官住从来心思缜密,并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到少女身旁,递给她自己的手巾。

少女接过手巾,又望了望上官住,也就拭起泪来。沉默良久,太阳完全被海水吞没,取而代之的是东边天上的满月,周遭的金黄,被月晖的幽蓝取而代之。又过了片刻,上官住终于开口安慰,说:“没事的,你说给我听吧。要是你独自伤心,我心里也不好受的!”

少女把手巾递还给上官住,仰起头,望望天空,苦笑着说:“也罢,说给你听就是了。我从西域的慕喀的司国而来,父亲就是一国之主,而我则是这一国的长公主。慕喀的司国富民强,在祖父和父亲的治理之下,强大而富足。不料,就在半年前,父王的国主之位,被权臣政变篡夺,所有的王族,也都被赶尽杀绝,他们拼死,只保得我一人逃出国来。父王临终前,把这书和剑交给了我,嘱咐我去当年家族发迹之地寻找一件宝物和几个忠心的人。他说,那件宝物和那几个人能帮我报仇复国,这书和剑就是找寻宝物和人的线索。但是,这剑我始终不能拔出鞘,这书据说是用古时候的佉卢文写的,我一个字都不认识。我没办法,就只能一直走。或许哪天,我能碰见那几个人,或者能拔出剑,读懂书吧。”

上官住听了,不禁有些怅然,有些感慨。他着实没想到,眼前这位不过豆蔻年华的少女,命运却如此曲折离奇。一时间,他也不知说什么,只是喟然长叹。又像是想起什么似地,拿过少女的剑,试着拔了拔——果然,这剑拔不出鞘。

“或许你可以再试试。”少女面无表情地说着,也不为上官住把剑拿去感到紧张了。

“对了,还不知道姑娘你的芳名呢。”上官住把剑递还给少女。

“不知道了。”少女接过剑,拿到另一边放下,“提起来都是些伤心事,我也就不想提了。你们愿意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不过,我有一事相求。”

“请说,你尽管说。”

“我就在这留下,可以吗?我实在不知道,还能去哪里了。”少女站起来——她是那样的高挑。

“没问题。说不定师父还会一些佉卢文,能帮你翻译翻译书上的字呢!”说到这里,上官住有些兴奋了。

“你说的师父,是什么人?”

“海心山,海道子的名号你可曾听说过?反正,在中土的大明国可是人尽皆知的。师父可是武学宗师,天下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恶人都惧他惮他。这次就是去刺杀一个贪官回来的途中,遇见了你,见你昏迷了,就把你带回这海心宫中,给你问诊煎药,你才醒过来。说实在的,可是师父他老人家救了你。”

“想必,你师父还会医术?”

谈到师父,上官住眼睛里就泛出了光,忍不住地夸夸其谈了:“岂止是医术。师父可是得道高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什么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乃至琴棋书画,诗词曲赋,就连斗鸡赛马,骰子牌九……”

“你先打住!”见上官住口若悬河的样貌,少女竟破涕为笑了,连忙打断他,“改天,带我拜访尊师,怎么样?”

“好极,好极。”上官住擦了擦嘴角的唾沫,思忖着还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见了师兄公孙俍的呼喊声。

“阿住!你在这里!啊……这位姑娘也在啊。”公孙俍挑着灯笼前来,见二人在一起,有些吃惊。

“这位是?”少女有些疑惑。

“这是我的大师兄,公孙俍。就是我们一起把你从沙丘驮回来的。”上官住介绍着。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少女对公孙俍行了个礼。

公孙俍对少女笑笑,回了个礼,转过头对上官住说:“师弟,我正找你。师父煎好了这位姑娘晚间的药,本来想让你给送去,却找不到你,就让我来寻你。药我放在姑娘的客房中了,师父交代,姑娘的身子可得再调理十天半月。这个时辰,差不多该回去歇息了。”

“明白了。”上官住答应着师兄,又转过头问少女,“要不,今天就歇息去。”

少女笑着答应了——毕竟正值青春,天大的烦心事,也抵不过身边人的笑脸相迎。公孙俍挑着灯在前,上官住扶着少女跟在后面,回到了房间。辞别了师兄弟二人,少女便喝了药,锁门熄灯,美美地睡去了。

海心宫中,少女在海道子的药方调理下,身体渐渐复元,情绪也日渐高涨,上官住则理所当然地照料起了她。除却每日给独居的少女送去三餐外,上官住还自作主张似地一天三次陪她在山上宫观里面,或是海滩边散心,并一点一点教起她一些基础的武功招式。这样一来,他们俩在相处中也就一天胜过一天的温情了。

一月时光,匆匆而过,万俟俊和司空佐已经拜在海道子门下,成了这一代宗师的两个小弟子。一个早晨,上官住正熬好粥,打算给少女送去,刚端起托盘,只见公孙俍推门而入,直言不讳地问:“师弟,那姑娘,近来如何?”

上官住看了看师兄,仍然端起托盘,边走边说:“都还不错,不过我倒想问问师父,愿不愿意留下她。”

听师弟这么说,公孙俍倒是笑了:“这两日师父还问我来着,那姑娘几时下山回去。不过,我听他老人家说的话,像是不愿意她走的。”

“噢?”上官住顿时来了兴趣,便放下托盘,问道,“这个月我都照顾那姑娘去了,很少给师父请安,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什么意思。不过,师兄为何说师父想留下她?”

“我也不是很清楚。”公孙俍一五一十回答着,“只是师父这些日子给我说,他有一部什么《五行金丹大旨》,也就是一部共分为五卷的内功秘笈,想要托付给五位弟子一人一卷。如今有了阿俊和阿佐两个,再加上你我,也只是四个人,正好差那一个。不如你去问问那姑娘,我去问问师父的意思。”

上官住明白了其中缘由,心中不禁窃喜,便打诨般地笑着公孙俍:“师兄,莫不是你迷恋人家姑娘的美貌,想留下她吧。”

“哪里的话!”公孙俍顿时紧皱眉头,“当然,她这如花似玉的姑娘留下,我们兄弟在这山上也不至于那样无聊。”

“哈哈哈,逗你的。”上官住却放声笑了,“实不相瞒,人家姑娘早就跟我讲过,她就想留下,还想哪天去拜见师父呢!我一会儿就跟她说明,明天就领她去见师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