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桃下恩仇记 > 第八章 青海往事·孺子耆老偕沦丧(楔子)

第八章 青海往事·孺子耆老偕沦丧(楔子)


有了喜事,自然是要庆贺的。万俟俊把自己随身带的匕首交到上官住手上,作为庆贺师侄降生的礼物,司空佐则摘下了之前师父送给他的一枚玉佩。他们都喜气洋洋的。

傍晚,在安顿好慕容佉和孩子睡去后,上官住和两个师弟就在听望亭中吃着大餐。桌上红炉沸腾,清酒温热,酒过三巡,上官住发话了:“明天,我和你们师姐就要走了。”

“要走?师兄要去哪儿?”万俟俊连忙问道。

“说来话长啊。”上官住不禁叹了一口气,“当时师父答应收留你们师姐,就给我提了个要求,他要我不能对你们师姐动情欲。哪曾想,如今娃娃都生出来了。师父一回来,看到你们师侄,那我和你们师姐,岂不是死定了。”

“当真要走?”

“当真。我们明天就离开青海。”上官住说着,一边解下腰间的松文古剑,一边从怀里摸出《五行金丹大旨》的卷二和卷三,说,“我们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师父回山过后,你们就把我们离开的原因一五一十告诉他,不必为我们开脱。我们走后,你们自己当好家,这部《五行金丹大旨》我和你们师姐已经倒背如流,带走的话,就有愧于师父。你们,记得把这两卷书交还给师父。”

听见上官住这么说,两个师弟无声地点点头。司空佐接过松文古剑,万俟俊则收好了两卷《五行金丹大旨》。下半顿饭,都默默无语地吃着。

翌日,中午,上官住在海滩边作出发离开的准备,两个师弟都帮着他。准备船只时,却有三声洪亮但音色沉郁的钟声,从海的另一边传来。

“这钟声……是……”上官住顿时紧张了,只觉这钟声震得心在胸腔中一下一下干涩地跳动着。

“这钟声是叫船的,而且,带着很强的内力。”万俟俊想着,也吃了一惊。

“莫非是师父回来了!”司空佐像是恍然大悟。

“早不回来晚不回来,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回来。”上官住咬牙切齿地说。

“师兄别着急。”司空佐宽慰着,“你先回去,带着师侄和师姐藏好。我们两个,先去渡口迎接师父。”

“只有这样了!”

上官住离开没多久,只听见一声长啸,茫茫青海中涌来千层巨浪,海道子的身影渐渐在空濛的海面上浮现出来——他敲响了渡口的钟声,但并没有乘船,而是施展轻功,踏浪而来,至于全身上下,并没有沾上一滴水。

两个小徒弟面对跟从前并没有任何改变的师父,呆呆地站着。看着眼前的徒儿,海道子大笑着说:“阿俊,阿佐,别来无恙,见了为师,怎么不行礼?是不是为师走了三年,你们俩长高了长壮了,就不把我这老头子放在眼里了?”

听见师父这么说,两个小徒儿慌忙叩首,说:“见过师父!给师父请安!”

“哈哈哈。”海道子大笑着,看样子心情很好。他扶起两个徒儿,说,“你们二师兄和三师姐呢?怎么没在?”

司空佐向来实诚,不知如何应答;万俟俊八面玲珑,连忙说道:“他……他们,二师兄下山买……买东西去了,一会儿回来。三师姐前几天生了病,不……不舒服,就没有出门。”

“荒唐!我走之前给你二师兄怎么说的,不是叫他不能下山一步么?这山上没有他吃的?”海道子有些生气地说着,向山上走去。“还有那女子,偏偏我回来的时候病了,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人物了!”

司空佐心慌了,生怕被师父看出了端倪,不知如何是好,一直战战兢兢的。万俟俊上前一步扶住师父,说:“师父远游回来,必然辛苦,这三年里肯定也有许多趣事,不如先给我们说说吧。”

“也好,也好。”海道子转过头,又问司空佐,“阿佐你想听么?”

“自然……自然是想了。”

海道子便转过身,向听望亭的方向走去。忽然,他拉住司空佐的手,疑惑地问道:“阿佐,这松文古剑为什么在你这里?”

司空佐一时语塞了,这才意识到忘了取下师兄交给他的剑,只好结结巴巴地搪塞着:“师……师兄说带……带着剑用轻功不方便,就交给我先保管着,等他回来后就还给他。”

“哼!你这个二师兄!”海道子脸色突变,双眼射出两道冷酷的光,“他这人还真是托付不得,把我的话全当做耳旁风!等他回来之后,我要狠狠治他的罪!”

司空佐的背上冒着冷汗。

到了亭子里,海道子坐下后,又一把拉起司空佐的手,再问:“你那块玉佩为什么又不见了?”

司空佐不会扯谎,他嗫嚅再三,也想不出搪塞的话,只是跪下说:“徒儿不肖,请师父治罪。”

海道子俯下身来,望着司空佐的头顶,追问道:“丢了?”

“没有。”司空佐答着,并不抬头。

“卖了?”

“没有。”司空佐仍是不抬头。

“送人了?”

问道这里,司空佐的那句“没有”却卡在喉咙里了——他有心包庇师兄,却没办法圆了这谎言。

“师父……”见气氛如此僵硬,万俟俊想打个圆场,“师弟他……”

“住嘴!我是问他,没有问你!”还没等到万俟俊说完半句,海道子就把话头打断,他拉着跪在地上的司空佐的发髻,直到仰面朝天,再咄咄逼人地说,“阿佐,我知道你是最老实的。如果你一五一十地跟我解释清楚,为师就不会怪你。”

“我不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司空佐强辩着,流下了两行泪。

“你说还是不说!”海道子出离地愤怒了,抓着发髻提起了司空佐的身子,把他摔得四脚朝天。

“师父开恩啊!”司空佐翻过身,一边连连磕头,一边哭喊着。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海道子又一巴掌扇在司空佐的面门上,打得他嘴角鼻孔尽皆出血,两颗门牙落到了地上——然而司空佐还是不肯说。

见司空佐如此嘴硬,海道子就转向一旁的万俟俊。万俟俊慌了神,只是说:“师父别打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海道子已经是怒不可遏了,他不听万俟俊辩解,只是伸手去打。但这掌伸到一半,却被一件东西弹开。海道子抓住那物,捏在手里一看,原来是司空佐的那枚玉佩。

“别打了!”慕容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不关他们俩的事!”

海道子转过身,只见慕容佉抱着一个襁褓,正正当当地站着,身后的上官住则失魂落魄地低着头。慕容佉瞪大双眼,拧紧了嘴角,一字一顿地说:“真好笑!堂堂的海心山海道子,却仗着自己武功高强,欺负两个十来岁的小孩儿!”

“你说什么!”

“哈哈哈!”慕容佉冷笑着,露出可怖的神情,“还怕人说么?你利益熏心,欺师灭祖,以前那些事,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当年真是枉自救下你!”海道子恨恨地说,“到头来反而咬我一口!”

“救我?你不是早就想杀了我么?想必你早就看出了我随身带着的是《五行金丹大旨》的后四卷吧。无非是想图谋我的书,拿到你当年没有拿到的东西吧!”

“什么你的书?那本来就是我的!我的心血!”

“你放屁!那本来是我的祖父,你当年的师父的著作!你为了这几卷书,就意图杀了他。没想到吧,当年他没有被你杀死,而今,他的骨血来寻仇了!”

“原来你真是他孙女?那你也该死!”

“看今天是你死还是我死!”

“你打不过我的!”

“就算我今天被你打死了,我还有我的孩子。总有一天,他会再来取你狗命!”

“孩子是谁的!”海道子连忙问道。

“我的!”慕容佉应声回答。

“上官住,是不是你和这妖女生的孽种?”海道子不理会慕容佉,转而向上官住吼道。

“是……是……”上官住只是低着头,颤抖着说。

“你个没骨气的!”见上官住如此,慕容佉不禁回头骂道。然而,海道子正是趁她这一回头,远远地打出一掌,掌风正中小腿,击得她向前一倒,怀里的襁褓也摔在地上。

海道子轻挥拂尘,勾过地上婴儿,抱在怀中,皱着眉头端详了片刻,又抬起头,轻描淡写地说:“那好,我就先结果了这孽种!”

“不!”上官住大吼,几乎是匍匐着向前,抱住师父的腿,乞求道:“师父,若是要杀,就杀我吧!孩子是没有罪过的,他才出生不到两天!求求师父开恩啊!”

“哼!大逆不道的孽徒,你有什么脸面来求我!这个孽种,一生下来就是罪过!”说完,猛地一脚踢开了上官住。

上官住倒在地上,也不知道被踢中了那个穴位,不停地抽搐着。万俟俊和司空佐两个小徒儿也不敢上前劝一句,慕容佉双眼噙满泪水,恶狠狠地盯着海道子。

“放开我的孩子!”

海道子并不回答,单手捏着孩子的脖颈,笑着望向慕容佉。他的手捏得越紧,孩子的哭声就越大,越惨痛。等到哭声惊动了海心山上的飞鸟时,却戛然而止了。随后,他大喝一声,用尽力气把孩子摔在地上。襁褓当中,流出一摊血水,那痛苦而嘹亮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慢慢停了。

万俟俊和司空佐被吓得捂住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出。慕容佉的心头,一把无名火烧起三丈高。她泪如雨下,大吼一声:“老娘跟你拼了!”,就高举着随身带的那柄拔不出的剑,冲向海道子。

海道子望着前方,拂尘一挥,将慕容佉手中的剑紧紧缠住。他拉着拂尘,望着慕容佉的眼睛,细声细语地说:“收手吧,阿佉,你不是我的对手。《五行金丹大旨》本来就是我的著作,我更没有杀你祖父。我不怪你,我放你走,可以吗?”

然而,慕容佉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只是尽全力地左右拉着剑柄。

僵持了良久,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块石子,像触到了剑上的哪个机关,这剑鞘周围竟乒乒乓乓地生出了刃,一下子把海道子的拂尘割得零零碎碎,一支鸣镝,从剑尖“咻”的一声射出,直插在海道子心口。紧接着,鸣镝又忽然炸开,爆出一个红点,伴随着刺耳的声响,飞上空中。

鲜血,从海道子的胸口汩汩流出。他捂着伤处,握着半截拂尘,指着慕容佉吼道:“你竟然用暗器!”

慕容佉并不知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仍故作镇定,用语言反击着:“对你这样道貌岸然的家伙,用什么都不为过。”

海道子不甘心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扔下拂尘,握紧了拳,向慕容佉冲过来。慕容佉也不甘示弱,横挺长剑,身子轻巧一转,闪过来拳,剑刃顺势向海道子后背挥去。就在这一瞬间,上官住却挣扎着翻身而起,一个纵步跃向剑锋来势,一把握住了剑刃。

“你干什么,我就要杀了这老贼了!快给我放手!”慕容佉咆哮着。

殷红的血,顺着剑身滴落而下,上官住却不顾疼痛,握得更紧了。他望着慕容佉,说:“不行,我不能让你杀师父!”

“你不是答应我要帮我的吗?你既然食言了,那你就一掌打死我!”

“我不能让你杀他,但也不能伤到你!”

就在这当口,海道子转过身,一掌向慕容佉头顶劈来。不料,不知从哪个方向,飞来一个锅盖,挡开了这一掌。从那个方向,又冒出来四个分别手持菜刀、船桨、扁担、锄头的人,把海道子围住。

“动手!”拿着菜刀的人发话了,于是扁担和锄头一齐向海道子袭来。上官住见状,连忙松开慕容佉的剑刃,准备向前抵挡,却被船桨扫中小腿,一下放倒。

慕容佉不明白眼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还是举着长剑,大步上前,去助那三人。海道子虽然武艺高强,但先前胸口已经中了一箭,且手无寸铁,眼前又是四个拿着家伙的对手,几番交锋下来,体力,渐渐支持不住。

慕容佉向前一剑突刺,海道子闪身而过,却被扁担击中后背,将要倒地之时,又被锄头一下砸中脑门,拿着菜刀那人见状,把刀猛然掷出,深深地砍进了海道子的胸脯。

胸口中刀,海道子惨叫着倒地,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至于上官住,不知道已经挨了多少船桨,两腿动弹不得,只能趴在地上,一声声地叫着“师父”,渐渐也没了力气。

慕容佉轻蔑地觑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丈夫,向前一脚踏到海道子胸口上,一下子将海道子胸口的菜刀拔出,喷出的血溅地自己满身都是。但她不顾这些,反握着剑,往海道子尸身上,连插了数十下。

然而,她还未感到解气,一把举起海道子的尸身,走到海滩上,一下子抛进了海里。她又跑向山中,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张铁胎弓和一大箱箭,瞄着浮在海面上的海道子,一箭一箭地射去。箭射了一半,这铁弓竟被硬生生拉断了。望着手中的断弓,她无奈地笑笑,一把甩了出去,大声吼了一句:“祖父大人,孩子,我替你们报仇了!”,然后直挺挺地倒下去了。

至于那一箱箭,已射出了一大半,三分之一都插在海道子的尸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