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桃下恩仇记 > 第十二章 蜀中唐门·青龙为谁作红妆

第十二章 蜀中唐门·青龙为谁作红妆


不知不觉,公孙俍已经在成都城中,林家兄妹的宅院里住到了冬天。平日里,他和五杰饮酒放歌,切磋武艺,济困扶危,再就是协助唐文打理门派事务,时不时地还和林曦斗嘴争论。

——当然,“好生狠毒的女人”和“不懂规矩的小子”这样的字眼,倒是再没出现过。

这天是腊月三十,望江楼上,张灯结彩,唐文摆了桌酒,邀请来公孙俍和林家兄妹共度佳节。三人落座后,唐文举杯庆贺,公孙俍却问:“大哥,为什么不见‘败笔书生’和‘白虎炮’?想来也好久没见过他们了。”

唐文盯着满桌佳肴,摸摸额头,说:“十八她身怀六甲,入秋了就在家里安心养胎,他们两口子就不方便来这儿喝酒了。算着日子,估摸着这几天就该生了。”

“原来是这样。”公孙俍笑了,“这可是大好事啊,这么久了,大哥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就是啊,我们兄妹都不知道这事。”林驱虎夹起一块肉,附和着。

“怨我怨我。”唐文不好意思地笑笑,“门派逐渐壮大,事情也越来越多。有些事一下子顾不过来,就忘了给你们说这件事了。”

“你好糊涂!”林驱虎佯怒着,“那得自罚三杯!”

“好好好!今天过年,大家都尽兴。”唐文笑着,满满斟上三杯酒,“不过有件事得劳烦公孙兄弟。”

“大哥请讲。”公孙俍放下筷子,郑重其事地抱了抱拳。

“刚才我也说了。”唐文放下手中的酒杯和筷子,“我们的门派逐渐壮大,帮众也越来越多,之前设的两个分舵和青龙、白虎两坛,管理起来也有些吃力了。我打算从左右两分舵中,再分设出一个后舵,就让兄弟你担任这后分舵舵主!”

“啊!真的?”公孙俍不由得感到惊喜,连走过场的推辞话术都不会了,“承蒙大哥信得过,小弟真是三生有幸,此生必定肝脑涂地,报效唐门!”

“哪里哪里。都是你自己的功劳,能进唐门的,全是德才双全的真英雄。兄弟你不必过谦,你的功夫,在座各位都心服口服,你这半年多来,在唐门的奉献,我们也有目共睹。这是你应得的。”

“是啊是啊!公孙兄弟做这个舵主,可是实至名归。”林驱虎也笑了。

“那就干杯吧。”林曦举起酒杯,看得出来,她也在为公孙俍感到高兴,“今日除夕,又是咱们的公孙少侠荣升的日子,双喜临门,值得庆贺!”

“那在下就先干为敬!”公孙俍举起杯,站起身,将杯中酒一口饮尽。

“我说,你小子也是,真不客气。”林曦却又故作娇嗔,惹得公孙俍红了脸,不知如何对答。

于是,四人就在欢声笑语中这样吃着。菜,从红烧豆腐吃到清蒸熊掌,酒,从老白干喝到五粮液,话,也从唐十八的身孕谈到林曦何时出嫁。话说到这里,林驱虎便借着酒劲,开起了玩笑。

“我说妹妹。”林驱虎嘴里冒着酒气,转向林曦,含糊着嘴问道,“要不,哪天也给我生个外甥玩玩儿?”

“说什么呢。”不知是因为酒力,还是害羞,林曦酡红了脸。

“林兄别开玩笑,曦妹尚且没有心上人,生孩子又从何谈起?”公孙俍连忙打着圆场。

“她有没有我不知,但我知道,她心里装着哪个小子呢!”林驱虎收了笑容,一脸严肃地盯着公孙俍,还指了指他的心窝,“要不,今儿个为什么难得化一次妆呢?可惜啊,他俩从相识开始,就是一对冤家。”

“哦?”听到这话,公孙俍来了兴致,便转过头,这才发现,原来今天的林曦,是桃红粉面,满头金钗,一改往日的素净,多添了几分华丽和雍容——这令他的心,不禁震了一震。他看得呆了,林曦则翻了个白眼,惹得他又不好意思地转回头,问林驱虎,“哥哥说的那小子,是谁?”

“这人,他远在天边,又近在……”不等林驱虎一句话说完,林曦便抢上前捂住了他的嘴。

“哥你别说了!你喝多了!”

“曦妹。”唐文竟然也开始打趣了,“不如就说说,那人是谁吧!”

“别问了!我不知道!”林曦再不愿说什么。于是四人继续吃着菜,不过都变成了哑巴。

“大哥!大哥!”楼下有人喊道,紧接着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唐文回过头,看见满头大汗的何子允扶着楼梯的栏杆,喘着粗气。

“什么事啊,这么着急。”唐文连忙端给何子允一盏茶,公孙俍又端来一把凳子。

何子允接过茶盏,坐上凳子,稍微定了定神,仍然不掩激动地说:“十……十八生……生了!是个男孩儿!”

“好啊!”唐文高兴地猛拍桌子,随后又数落起何子允,“你早知道十八要生了,怎么不早告诉我们,现在才来!”

“不……不是。”何子允猛咽一口茶,“说来就来啊!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办,反正是忙了大半天,这不,刚安顿好,我就跑来报喜了。”

“母子平安吗?”林曦很是关心地问。

“没问题!毕竟都是习武之人,身体都很好。”何子允放下茶盏,胡乱抓起一双筷子,端过一只盘子,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那还等什么?”林驱虎站起身,“这大好事,还不领我们去看看他们母子。”

“哥哥,别着急。”公孙俍望了望眼前这不顾斯文的书生打扮的人,连忙示意林驱虎坐下,“想必子允兄忙前忙后累坏了,等他垫垫肚子再走,也无妨的。”

“哎呀!哪里没他这口吃的!”林驱虎不管这许多的,冲上前来,左手抢过何子允手中的盘子,摔在地上,右手紧紧拉着何子允的胳膊,下楼去了。

何子允家,产房之中,男人们都被挡在屋外。唐十八躺在床上,惨白的脸色也难掩眼中的欣喜。林曦站在床边,怀里摇晃着刚诞生的孩子。良久,唐十八拉过林曦的手,问道:“妹妹,你喝了酒的?”

“怎么?”林曦一直盯着怀中的孩子,“今天除夕,跟哥哥他们少喝了几杯而已,姐姐不要担心。”

“不是。”唐十八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我只是怕,你身上的酒气熏着孩儿了。”

“原来是这样!”林曦望望唐十八,撅了撅嘴,“我还以为是姐姐关心我呢!原来是有了孩子,就开始嫌弃妹妹我了。”

“不是。”唐十八察觉到自己仿佛说错了什么,羞赧地低下头,解释说,“我刚有了孩子,心里高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妹妹你不要怪我。”

“知道——”林曦拖长了声音,伸出手指逗弄着孩子的小手,“我能理解,而且也羡慕。”

“羡慕?”唐十八顿时感到诧异,不由得坐起来,“妹妹,你可别羡慕我。生这小子,都快要了姐姐半条命!”

“不是说这个。”林曦在床沿上坐下,语重心长地说,“我是羡慕姐姐早早就遇见何大哥,直到现在,仍然是打不破拆不散的一对,现如今又有了孩儿。我何时也能像姐姐一样?。”

“妹妹你有心上人了。”唐十八一针见血。

林曦低下头,抿抿嘴唇,若有所思地说出:“算,也不算。我不知是不是喜欢上了他,但是我和他又从来都不对付。”

唐十八一边接过孩子抱着,一边帮林曦拿着主意:“妹妹,放宽心,别多想。若你自己拿不准主意,不如去青城后山上求一签。若是好签,那这也必定是段真情。”

“是坏签也就算了,我就不去想。那若是好签,我该怎么办?”林曦仍然不明白。

“那就赚他娶你!”唐十八斩钉截铁,“你可千万不要管他的意愿!”

“赚?”林曦眼珠一动,心里似乎已有了主意,会心一笑,说,“姐姐我懂了!”

“那就好。我还想如果妹妹一直为情所困,不如告诉我那小子是谁,我去杀了他!”

“不用啦,多谢姐姐。对了,姐姐还没告诉我,孩子叫什么名字呢。”

“伯禽,何伯禽,子允起的名字。”

初一的下午,林家院内,永不凋零的桃花之下,林驱虎独自练着拳。林曦捏着上午求到的一支“上上签”,蹑手蹑脚地走到林驱虎身后,拉了拉他的衣服。

林驱虎转过头,见是林曦,就问:“妹妹?怎么了?”

林曦深吸一口气,说:“有件事想跟哥哥讲。”

“你说。”林驱虎在石凳上坐下

于是林曦蹲下,凑到林驱虎耳边,将心中所想,一一轻声道来。耳语了很久,林驱虎不禁笑了——是一种耐人寻味的笑,不由得刮了刮林曦的鼻子,说道:“你呀你呀,真是让人琢磨不透。没想到啊没想到……”

“哥哥,就问你帮不帮我。”林曦很少见地撒起了娇,“反正也跟哥哥说了,就不怕其他人知道。以后要是丢脸,也连哥哥的脸一起丢。”

“帮你帮你。其实,你告诉我这件事,我还真听高兴的。”

半月时光,一晃而过,眼见着就到了正月十五。公孙俍陪同唐文,应酬完四面八方前来拜年的武林人士,回到房中,已是傍晚。还不等喝完一碗水,林驱虎便推门进来,说:“兄弟,今晚上元节,一起去街上看灯怎么样?”

“啊!也对。”公孙俍放下水碗,一拍脑袋,笑着回答,“哥哥你看我这几天,只顾着迎来送往那些人,都把日子给忘了。你不提,我还真想不起今天是上元节了。是得去看看,成都的花灯,我还没看过嘞。”

“那快收拾收拾,我们这就走。到街上去,先喝两杯,等到晚上,就能看灯了。”

“曦妹呢?怎么不一起?”

“哎呀!”林驱虎赶忙拉过公孙俍的手,“你还嫌在她那儿吃的瘪不够多么?今儿个就我们两兄弟,免得给你找不畅快。”

“那这……也好吧。现在就走?”公孙俍有些迟疑。

“大过节的,带这玩意干什么,也不嫌重。”林驱虎连忙解下公孙俍背上的双刀,“就这样,喝酒也痛快些。”

“哥哥说的是。”公孙俍答应着,这哥俩就勾肩搭背上街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