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桃下恩仇记 > 第十五章 蜀中唐门·肯教童子练功忙

第十五章 蜀中唐门·肯教童子练功忙


吱呀——

天刚刚蒙蒙亮,唐门总舵的门就被推开了。

“文伯伯,我来找您练功来了!”公孙桃下戴着虎头小帽,蹦蹦跳跳,笑盈盈地跑进唐门总舵的大门,“舅舅也在啊。”

“昨天干什么去了?怎么没来?”唐文正在和林驱虎切磋武功,见公孙桃下进门,便放下手中的兵器,走上前来,一脸严肃地问。

“昨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公孙桃下还有点委屈,“我娘给我喝了一碗汤,就睡过去了,一觉醒来就到今天了。我想到,之前答应伯伯,要我天天都来练功,但是昨天本来是第一天,我却没有来,今天怎么都得补上,就立马过来了。”

“你这孩子,听你这么说,看来还是有点上进心。”唐文笑着,拉着公孙桃下的手走进屋子里,“既然昨天睡了一天,今天感觉怎么样呢?”

“没问题的!”公孙桃下拍着自己的胸脯。

“桃儿,你今天这帽子,倒是挺别致的啊!”林驱虎走在后面,伸手就要去揭公孙桃下的虎头小帽。

“不行!”公孙桃下连忙按住脑袋,转头望向林驱虎,“娘说了,这帽子不能摘!”

“为什么?”

“不知道,娘没告诉我,反正就是说不能摘。”

“好好好,随你随你,不摘就不摘。”林驱虎像孩童开玩笑一样,把手背到背后。

唐文把公孙桃下领进一个空荡荡,黑魆魆的房间里,锁上了门,点上了四周的油灯。公孙桃下不知是怎么一回事,眼巴巴地望着唐文。唐文从袖子里取出一支镖,摊在手心,说:“今天,文伯伯就教你唐门第一大绝技,就是这个,环扣蜻蜓镖。”

“真的?”公孙俍便伸手去拿那只镖,却被唐文手一收,扑了个空。

“别着急。桃儿现在还不是耍这个的时候。今天你第一次来,那自然就要从抓蚊子开始练起。”

“抓蚊子?”

“对,就是练你的眼力和预判。”唐文说着,提过墙角的一个笼子,“这笼子里有一百只三天没有吸过血的饿蚊子。我要脱光你的衣服,再把这些蚊子全放出来,你就要去打这些蚊子,尽量不要让自己被咬到。两个时辰后,你再出来,若是还有半个蚊子在房里飞,那我就要罚你!”

“不是要教我射太阳吗?”公孙桃下有些泄气,“怎么拿我喂蚊子了?”

“桃儿乖。”唐文蹲下身子,摸了摸公孙桃下的头,“正因为你要射太阳,才要从这最简单的打蚊子开始。”

“好吧。那你脱我衣服吧!”公孙桃下眼睛一闭,脑袋一昂。

于是公孙桃下被唐文扒了个精光,除了头上的虎头小帽外,身上不着一丝。唐文笑着,又打开装蚊子的笼,霎时间,一百只拇指头大的蚊子齐刷刷地涌向公孙桃下。唐文就趁这当口,闪出房间,从外面锁上了门。

见这群饿蚊子来势汹汹,公孙桃下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伸手乱拍。他一拍掌,就有五六个蚊子的尸体纷纷落下,但更多的,则是紧紧贴在他的后背胸口,贪婪地吸着血。不过片刻功夫,他的身上就被叮出了数十个包——看起来不像是人身上长包,而是一堆蚊子包中钻出了个小孩儿来。

渐渐地,蚊子被拍死了三四十只,公孙桃下的身上也愈发痒了起来。他不由自主地伸手往身上胡抓乱抠,这一抓,更不得了——蚊子包越抓越大,也越来越痒。并且少了手的挥击,这些蚊子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桃儿,痒吗?”唐文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痒死我了!”公孙桃下一边抓着后背,一边朝门外发着牢骚,“好痒,好痛!伯伯,求你放我出来吧!”

“痒就对了。我教你,你不要去管那些蚊子如何叮咬你,只要稳稳站着,心静下来,眼睛只管盯着蚊子飞的方向,看准时机,一抓一个准儿。像这样,蚊子就会越来越少,身上也就不痒了。”

“心静下来,盯着蚊子飞的方向……”公孙桃下一边在心里默默念叨着,一边老老实实地照着做。他尽力克制住自己,忍住痒,尽可能地放下心中的芥蒂,不再去发牢骚,像一棵小树一样站立着,全身上下除了眼神,其他的都一动不动。

他盯着眼前恣意飞舞的蚊子,良久,似乎看出了蚊子下一步飞向的轨迹,便伸出手,飞快一抓,再摊开手,拿到油灯下一看,手心正中果然是一点鲜红的蚊子血。

“原来是这样。”他明白了,便如此循环往复,双手翻飞。不一会儿,空中果真就没了蚊子的身影。

“怎么样?有心得吧。”唐文开门进来,身后跟着的是王五和马六。

见唐文进来,公孙桃下终于放松紧绷的神经,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过了许久,他才回答说:“蚊……蚊子,都没了。伯伯,我厉害吧!”

“你俩去数数。”唐文命令身后的两人。王五和马六就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着镊子,一只一只地夹起地上的蚊子尸体。唐文则打开一瓶药膏,往公孙桃下身上细细涂抹。

“禀舵主,我这里有五十三只。”王五数完自己盘中的蚊子。

“我这有四十七只,正好一百只蚊子。”马六也说道。

“是吗?”唐文拿过马六的盘子,从中夹起一只蚊子的尸体,对公孙桃下说,“桃儿今天干得不错,打死了九十九只蚊子。这一只,怪他自己贪,吸血太多,把自己撑死了。”

“算它运气好。”公孙桃下却骄傲起来,“它不自己撑死,我就打死它了。”

“穿好衣服,回家去吧。”唐文把衣服递还给公孙桃下,“明天我们还打蚊子。”

“还来?”公孙桃下一下子站起来。

“当然!等你这样连续抓蚊子抓一个月后,伯伯就不点灯了,让你摸黑抓。要是黑灯瞎火的桃儿也能把一百只蚊子抓完,那才算是练到家了。”

听了这话,公孙桃下差点惊掉了下巴。

公孙俍家,庭院之中,桃树丛下,公孙俍捧着自己的阴阳双鱼刀,向何平阳授业。

“阳儿,你认识这刀么?”公孙俍问道。

“当然认识!”何平阳伸手摸了摸刀身,“这是俍叔随时都背在背上的刀子!。”

“对,这刀名叫‘阴阳双鱼刀’,有着一套专门的刀法招式。从今天起,我就教你这套刀法,你学会了,好劈这桃树枝。”

“可是。”何平阳摸着脑袋,“只要用刀都能劈开木头,又为什么要学刀法呢?”

“不是这样简单,等你的刀法招式学好了,我再教你一些内功。刀法的最高境界,就是要手中无刀,心中有刀。你学到后面,自然就懂了。那时候,你便是空着手,也能整齐地劈下这桃树枝,而这一切,都是内功的功劳。”

“真的?”

“当然。”

“那俍叔就教我用刀吧!”何平阳说着,想当然地伸手去拿公孙俍手中的刀。

“不。”公孙俍连忙收刀回鞘,“这刀是我的,不是给你用的。等你学到后面,俍叔再送你两把刀。至于现在,还要从最基本的开始学。”

“那练什么呢?”何平阳不明白。

“你看好!”公孙俍走到桃树之下,挽起袖子,并不抽刀,但手做出握刀的姿势,对准最粗的那根枝干,一下子劈下去。仿佛是有一阵风一样,空气中划过一声响,枝干应声倒落。捡起一看,断面整齐无比。

“俍叔好厉害!”何平阳不停地喝彩。

“这只能算是小把戏。阳儿练个一年半载,也能做出来。”

“俍叔教我!”

“好!”公孙俍说着,转身去了屋内,不一会儿,取出了一套书具。

“这是干什么?”

“你是女孩子,自然也不能学男人的那些鲁莽招式。”公孙俍一边摆着书具,一边解释着,“你要练巧劲,招式要轻灵,我思来想去,倒不如从书法练起。先在纸上写,练出苍劲的笔势之后,就用木头写。能写个七八分过后,我再传你内功。等你有了‘入木三分’的功力过后,我再教你用刀。”

“好吧。”何平阳虽然有些不太乐意,但还是听话地拿起了笔。她想,从小父亲就教自己写字,这书法岂不简单。

整整一个月,无论天晴下雨,公孙桃下总是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就来到唐门总舵。唐文见他如此好学的劲头,也暗暗赞叹。开始练功后的第三十一天,唐文仍旧把公孙桃下领进那间熟悉的房间,仍旧脱光了他的衣服,照例放出了一百只蚊子,但不点灯了。

有了之前抓蚊子的经验,公孙桃下已经能从容应对了。虽然年幼,但他悟性极高,尽管房间伸手不见五指,但他已经懂得,通过听蚊子的声音,来判定位置。这样一来,不到半个时辰,一百只蚊子就丧生于他掌下——用的时间,甚至比点着灯还要短。

唐文见了,不由得欣喜,就让他穿上衣服,再进房间,放出了一百只不咬人的飞蛾——飞蛾不会扑人,飞行的声音也极小,打飞蛾比打蚊子更难。但公孙桃下仍是从容不迫,细细地听着飞蛾扇动翅膀的细微声音,再主动出击。不过一个时辰,一百只飞蛾也全被打死。

至于何平阳,虽然不像公孙桃下那样,每天都早早起来练功。但在晚上,她回了家,总是会加练许多。因此,每天早上她都会带给公孙俍一叠厚厚的字纸。公孙俍拿着何平阳的作品,一个字一个字地仔细端详,越看到后面,就越满意。一个月后,他就让何平阳直接在木板上写字。

何平阳毫不犹豫地拿过笔——毕竟,有着一个文人出身的父亲,她从手刚能握住笔的年纪,就开始练字,加之这一个月更加刻苦的练习,不管怎么写,都是手到擒来。不过一会儿功夫,木板写完了,公孙俍一块块拿过来,看着这些字,虽然稚气未脱,但已有苍劲之神。又拿过刀,把这些木板一一剖开,果然都入木三分。

如此一来,唐文就教起了公孙桃下正儿八经的环扣蜻蜓镖,公孙俍也为何平阳专门打了一对柳叶短匕——这对短匕,正适合何平阳这样的清婉女子。三年过去,两个孩子渐渐长大,公孙桃下的环扣蜻蜓镖和何平阳的阴阳双鱼刀法已经掌握得十之八九了。

见各自的徒儿都进步飞快,唐文和公孙俍都很欣慰,后来就在一起教起了他们,还时不时地让他们俩相互切磋——当然,都很难分出胜负。

像这样,又是三四年过去,公孙俍长成了剑眉星目的少年,何平阳也出落得亭亭玉立,而唐文和公孙俍的所有武功,他们都学了差不多一半了。

“兄长,还记得当初我们约定的比试么?”这天,教完两个孩子后,公孙俍问唐文。

“记得,不过我还没想好,到底怎样才能让他们俩孩子分出个高下,又不至于惹得他们扯皮。”

“兄长不是说过,输赢不重要,只要两个孩子能学好就行了。”

“话虽如此。”唐文笑道,“但他们俩可是对冤家,要是比到最后,他们互相不服,那也不好看。就怕到时候,落得某两个人一样的下场。”

“什么人的下场?”公孙俍听得不明所以,连忙追问。

“你,和林曦的下场!”唐文一字一顿。说完,哈哈大笑,倒背双手,走出了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