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封神:女娲宫上香,镇压准提 > 第十二章 殷郊蜕变,帝辛突进

第十二章 殷郊蜕变,帝辛突进


  “在这里感觉如何?”

  帝辛拍了拍身边的空地,殷郊看了一眼仍被姜皇后抱在怀中的殷洪,知道那边应该一时半会不会结束,也毫不犹豫的坐了下来。

  “很累,却也很有收获。

  初来之时,心中犹怨父王狠心,只是以为这里是惩罚之地,几日后才明白,父王是让我们在此磨练。不过儿臣有一事不解,还请父王解惑!”

  “你是想问我为何不下旨解放这些奴隶吧?”帝辛肯定的问道。

  “是!”

  殷郊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道:

  “父王既然知道这些奴隶疾苦,为何不直接解放了他们?”

  “这个等你回朝歌之后就会知道了。”

  帝辛听到姜皇后略微止住了哭腔,也不想再给殷郊拔苗助长,起身来到侍卫搬来的石桌石凳上,上面已经摆满了姜皇后精心准备的精美吃食。

  这时,姜皇后也牵着殷洪坐了过来,手持玉筷不停的往二人面前的碟碗里加菜:

  “郊儿,洪儿,你们在这里受苦了,来,母后特意挑选的你们最爱吃的,多吃一些。”

  “嗯!多谢母后!”

  殷洪拿起筷子就开始了狼吞虎咽,这些以前对他来说很普通的吃食,如今却好似变成了绝味珍馐,美味无比。

  “咕扽!”

  殷郊看着眼前的吃食,喉咙里咽下一口唾沫,却始终未曾抬筷。

  “郊儿,可是这些饭菜不合你胃口?”

  姜皇后看到自己大儿子想吃又不吃的模样,哀怨的看了一眼帝辛,干涸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

  “你别这样看我,我特意让你准备的这些,又怎么会不让他吃?”

  帝辛瞬间炸毛,这眼神,搞得像这不是我亲儿子,我虐待他一样。

  虽然他真不是我亲儿子,我也虐待了他……

  额,我那是磨砺!不吃苦哪能磨砺!

  “哥哥,你怎么不吃啊?”

  见殷郊不曾动筷,殷洪突然觉得自己嘴里的食物也不香了,愣愣的看着殷郊不知所措。

  “父王,母后,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殷郊勉强笑了笑,突然起身指着周围的茅草屋舍:

  “我是父王母后的孩子,来这里一月只是磨砺,只是感受一下他们的辛苦,半途累了父王母后还来看望我们,就连父王都违背了他原本的话,让母后给我们带来如此多的吃食。

  可是,他们呢?”

  这些奴隶中不乏有与我们同龄之人,他们从小劳作,我们吃的这般苦,对他们来说却是最自由的甜。他们不敢我们交谈,不敢与我们玩耍,甚至都不敢靠近我们,唯恐我们不开心,他们就会失去他们仅有的生命。

  父王,您曾说过让我们与他们同吃同住,君无戏言,孩儿还是想将您的话贯彻下去。”

  “好!不愧是我帝辛的儿子!哈哈哈!”

  帝辛拍桌而起,脸上满是笑容。自己还想用提前回朝歌城试探一下他的决心,如今看来却不用了!

  这孩子,已经大大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那,那我也不吃了。”

  殷洪听得双眼直冒星星,双手一推前面的吃食,目不转睛的看着殷郊,将殷郊这一刻的身姿牢牢记在了心里。

  “这,唉!”

  姜皇后叹了口气,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老实的做着自己工具人的工作。

  孩子只有在母亲面前,才能更勇敢,更有毅力,更有担当,这!就是帝辛让她来的意义!

  “好!好!好!”

  帝辛一手一个小脑瓜,完全将自己代入了一个父亲的角色,这种欣慰的感觉,也让他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了下来。

  “原本我想让你俩提前回宫,现在看来却是不用了。郊儿洪儿,能在这里完成我给你们的任务吗?”

  “能!”

  “我也能!”

  两小只努力的点了点头,眼神清澈透明,充满了坚定神色。

  帝辛看着与殷郊同退同进的殷洪,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小家伙,经过自己这一系列催熟,不会成为一个死脑筋的家伙吧?

  “咳咳!洪儿,你哥哥那里我放心,他年纪比你大,也更稳重知道变通。而你年纪小了些,父王来测试你一下:你如何在不违背父王的命令下,该怎么吃到桌上这些食物呢?”

  帝辛说话的时候心里也在打鼓,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教坏他?毕竟,这种行为,说的好听点叫变通,说的不好听,那就是偷奸耍滑,投机取巧。

  “这……”

  殷洪歪着脑袋想了一下,最后却摇了摇头:

  “父王,孩儿想不到。”

  “咳咳!”

  帝辛咳嗽了两声,左右侍卫齐齐退后十丈,那是相当的识趣。

  帝辛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嘴凑到了殷洪的耳边:

  “同吃同住?你再想想?”

  “同吃同住?同吃?父王,你是说让我将东西分给他们?然后,我就也能吃?”

  殷洪睁大了眼睛,仿佛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样不太好吧?”

  “咳咳,心正则善,没有什么好与不好,只是你该怎么去做,怎么把持内心。”

  帝辛干咳两声,又给了姜皇后一些时间,这才摆驾回宫,结束了这次收获匪浅的“探亲”之旅。

  回宫途中,姜皇后看向帝辛,几次欲言又止,这个躺在自己枕边的男人,如今却给了自己很大的陌生感,就像,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想说什么就说吧。”

  帝辛叹了一口气,扭头注视着姜皇后,自己如今比前身还要雷厉风行,终究还是有些破绽的。

  “大王,我想知道,您到底想怎么安排郊儿洪儿?”

  “二旬过后,孤会唤他们两个回宫,去早朝之上伴听国政,顺便……”

  帝辛顿了一顿,最后一咬牙说道:

  “顺便立郊儿为太子!稳固国本,也是给汝一个交代!”

  立太子乃国之大事,如今风雨欲来,帝辛本不愿如此激进。

  王朝更替,天要兴周,自然有人不愿殷商气运再增,会横加阻拦,到时候事情变幻,超脱剧本,对帝辛才是大不利的!

  但是,若万事不变,则最后结局也是难变,所以帝辛想要拼一把,搏一搏,刺激某些人出手,再给他们横头痛击!

  恶来,孤的弓箭,来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