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从病娇男主身边逃跑失败后 > 第73章 还治其人之身

第73章 还治其人之身


阴暗的地下室,熟悉的长长的走廊,一个个紧闭的门,还有两个在某个门前站着的黑衣人。

他们见宁挚生来了之后,对他微微鞠躬:“宁总,那个女人我们已经带过来了。”

宁挚生嗯了一声,轻轻的打开那扇门走了进去。

不同于外面的黑暗,房间内亮堂无比,里面还站着两个黑衣人,他们手里还牵着两只威猛的狼狗。

而这个房间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四十岁左右衣着华丽的女人,这个女人面上画着精致的妆,脚上拴着一条铁链,她怒视面前的两条狗,嘴唇还在微微发抖。

她见到宁挚生走进来后,瞬间睁大了眼睛,她急急忙忙的起身,不可思议的瞪着他。

“怎么是你?!”

宁挚生露出一个玩味的笑,他伸手摸了摸一只狗的脑袋,饶有兴致的回答她:“是我。”

贺善心里有些发毛,但是在宁挚生面前她总是露出那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她看不起宁挚生,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他都是一个任人唾弃的私生子。

“是你把我抓到这里来的?”贺善面露怒色,刚才还发毛的心这会恢复了平静,精致的五官皱着一起,厌恶的看着宁挚生。

宁挚生把视线从那两只狗身上看向了贺善,他收起了笑,目光深邃的看了她一会,最后才若有所思的开口:“是越贤。”

贺善的面容一僵,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脑子里炸开一样,手指也微微发凉,她强装着自己稳住不安的人,然后露出一个不屑的笑:“你在说什么啊!”

但是这个笑很是滑稽,让人一眼都看出来她的害怕。

宁挚生面对着这个让人厌恶的女人,压抑着自己心里快要控制不住的暴虐,激得太阳穴突突直跳,但是他面色不显,很耐心的对着贺善解释。

“我说,是越贤把你给我的。”

他说完,一步一步的朝贺善走过去,他走的每一步都开始回想着曾经那些经历,喂狗粮,被狗咬,把他当条狗,像个囚犯一样把他关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饥一顿饱一顿的饿着他,扔给他流浪汉穿过的衣服。

宁挚生的目光越来越阴沉,他停在贺善面前,看着贺善的目光想把她活活生吞。

贺善不可置信的摇着头,额头也微微出汗,她觉得宁挚生一定是在骗她,越贤怎么会那样做呢,越贤对他那么好。

“我不信,你休想骗我。”贺善微微后退两步,两只眼里震惊中夹杂恐惧,她瞪着宁挚生这张和宁薇酷似的脸,直接的一股恨意冲上心头。

她抬起手就要朝宁挚生的脸上扇去,却被他一把握着了手腕。

宁挚生双眼此刻混浊的厉害,像是有一团黑雾朦在眼里,他握着贺善手腕的力度越来越大,似乎就要把她的手腕捏碎。

贺善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疼得直冒冷汗,她连忙想从宁挚生的手里挣脱出来,但是宁挚生却抓得越来越紧。

“你快松开!”贺善呲牙咧嘴,语气也变得尖锐。

宁挚生听着她尖锐得声音,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只觉得无比畅快,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他松开握着贺善的手腕,恶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他的眼里阴冷但却带着兴奋,眉眼之间都是狠劣:“当初我妈自杀,也是因为你对她说了什么吧。”

宁挚生一直觉得宁薇自杀的很突然,她虽然经常情绪不稳定,也经常控制不住自己对他又打又骂,也不喜欢他,但是正常的时候也曾告诉过宁挚生如果没有他自己早死了。

那一晚他记得很清楚,宁薇很晚都没有回来,宁挚生已经习以为常,直到深夜他迷睡着以后,突然感觉自己的身旁有人在小声的哭泣。

他睁开眼,就对上了宁薇哭的肿得不行的眼睛,她一身的烟酒味,见宁挚生醒来之后,什么也没说,就突然起身离开了他的房间,第二天,宁挚生就在浴室里看到了泡在血水里的宁薇。

那个画面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他只觉得那一刻自己的世界全都变成了红色,他的四周全是那刺鼻的腥味,他看到的每一个人,每一幅画面,都被那殷红的血水给泼成了血腥的味道。

而那一天,是他的十四岁生日。

他十岁以前没过生日是因为没人记得,十岁以后他的念念会在他生日那天给他带来蛋糕,十四岁的那天起,他的生日就成了他母亲的忌日。

后来他从宁薇的造型师造型师杨霜口中得知,宁薇自杀的那一天碰到过贺善。

想到这里,宁挚生握着贺善脖子的手变得越来越用力,而他眼前的贺善,从头到脚也变成了血淋淋的红色。

贺善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想把宁挚生的手从自己脖子扒开,但是自己浑身都用不上力气,她痛苦的翻了个白眼。

宁挚生冷笑一声把她甩到了地上,他也跟着蹲了下去,似笑非笑的看着捂着脖子痛苦不已的贺善,眉眼之间的兴奋愈加明显。

上一世他因为工作没机会亲眼看到贺善这个狼狈的模样,现在只觉得痛快。

“我在问你问题。”宁挚生淡淡的开了口,显得十分漫不经心。

贺善皱着眉,瞪着宁挚生不说话,她哪怕此刻已经对宁挚生产生了惧意,但是她依旧不允许自己露出丝毫的害怕。

她也冷笑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变得像个鸭子:“当初...就应该直接杀了你。”

宁挚生没有听到想知道的答案,但是却不由自主的低头笑了一下,他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那我应该多谢你的不杀之恩。”

宁挚生不想跟她废话下去了,他起身走到那两只威猛的狼狗面前,嘴角兴奋的笑毫不加掩饰的露了出来。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曾经你放狗咬我,现在我放狗咬你,不过分吧?”

宁挚生转身,对着地上依旧装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笑眯眯的说出这句话。

贺善惊恐的张了一下嘴,脸上虚伪的外壳在也装不下去,害怕的看着那两个威猛的狗,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宁挚生满意的笑了笑,慢条斯理的把手抬了起来,挥了挥手指。

下一秒,两只凶猛的狗瞬间从他的身侧朝贺善飞扑过去。

——————

今天本来想加更的,但是懒癌犯了,明天一定加更,不加更你们打我,但是我觉得你们舍不得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