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食戟之零 > 第二十二章来自异乡的可丽饼(第五更)

第二十二章来自异乡的可丽饼(第五更)


  等到白鸟隼人和伊武崎峻一起回来的时候,人已经到齐了,幸平创真正和田所惠正聊着天,看到她没有向之前那样沉默,白鸟隼人心里的大石也落下来了一点。
  等到白鸟隼人坐回榊凉子旁边后,一色慧适时的宣布了宴会的开始:“好了,既然人己经到齐了,那么欢迎你来到极星寮,幸平创真君。”
  青木大吾和佐藤昭二两人率先闹了起来,举起装着“米汁”的杯子大喊:“干杯!”
  应该说是幸平创真的神经大条还是怪人的共鸣呢,总之幸平创真很快就和他们玩到了一起,尤其是在喝过“米汁”之后,几人更加闹腾了。
  年纪最大的一色慧完全没有做出好的榜样,不知何时就脱得浑身上下只剩下了围裙,引得大家阵阵尖叫。
  玩到最后,菜都被吃完了,这帮料理天才们又自信的拿出自己的私房菜来补充。
  尤其是幸平创真和一色慧二人,两人借着这个机会竟然还开始了料理比试。
  不出意料,这些家伙又一次把自己玩的不省人事,一个个都在205室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倒着。
  要是没有之前那档事的话,白鸟隼人说不定也会就这么倒在这里,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了,白鸟隼人也只能好好负起责任来了。
  悄悄的叫醒睡着的田所惠,田所惠毫无防备,已经睡熟的她像一只小兔子一样,在白鸟隼人戳她的时候还迷糊的发出了一声嘤咛。
  “白…白白白白…白鸟君!”悠悠转醒后田所惠揉揉眼睛看清了叫醒自己的那个人,脸色再次变红,飞快起身正坐。
  白鸟隼人忍着内心的尴尬,用手在嘴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门外,于是两人便悄悄地离开了205室。
  但是可能是开门时带起了屋里的风,吉野悠姬和榊凉子也醒了过来。
  吉野悠姬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周围发现少了四个人,榊凉子也发现了这点,疑惑的问道:“他们人呢,不会是自己回房间了吧。”
  一旁靠着书架的伊武崎峻适时的解释道:“幸平和一色前辈在料理对决,白鸟和田所鬼鬼祟祟的出去不知道干什么了。”
  “诶,伊武崎,你醒了啊?”
  “醒了有一会儿了。”
  吉野悠姬听后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么晚了,小惠和小隼去干什么啊?”
  “我大概能猜到他们去干什么了”榊凉子捏了捏下巴,她了解白鸟隼人想干什么,说实话榊凉子对这两人还是挺赞同的,但是也不知道田所惠自己怎么想的。
  “话说回来,你们不觉得好香吗?”吉野悠姬闭着眼睛用鼻子使劲的闻了闻。
  门被打开了,幸平创真和一色慧端着料理回来了。
  ………
  与此同时,白鸟隼人和田所惠正在向厨房走过去,等走到门口的时候,白鸟隼人转过身来,对着田所惠说道:“田所同学,今天的事……我真不是故意的,但是如果你觉得我还值得信赖的话,我会负起责任和你交往的,可以吗?”
  天可怜见,白鸟隼人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雏,这句表白的话是他脑海里唯一正常的展开了。
  田所惠听后被这突然又草率的告白吓了一跳,连忙摆手拒绝道:“不…不行。”
  白鸟隼人听到田所惠的拒绝后,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他一边担心田所惠如果真的同意了,那么自己会多出多少麻烦,另一方面又在期待自己如果成功了,那么他就可以成功脱单了。
  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下,被拒绝的白鸟隼人阴差阳错的追问道:“为什么?是我哪里不够好吗?”
  田所惠后退了半步,深呼吸了一口气直视白鸟隼人说道:“不是那样的,白鸟君做的很好,待人也很温柔。”
  “但是……但是我总感觉白鸟君和我们之间有些疏离感,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就像……就像是白鸟君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一样,抱歉,说了些奇怪的话,虽然你是个好人,但是我不能和你交往。”
  白鸟隼人听见后呆滞了一下,然后笑着打了个哈哈:“我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等着,我给你拿好吃的。”
  说完之后他就独自走进了厨房,然后把厨房的门反锁,靠着门板。
  “被拒绝了吗,说来也是啊。”白鸟隼人双手合十放到前额上,轻舒一口气说道。
  其实仔细想想就能发现田所惠对他的隔阂,从最开始的“白鸟同学”,到三年后的“白鸟君”从始至终田所惠对白鸟隼人的称呼都止步于姓氏,从来没有叫过他的名字,一次都没有,但是面对刚见面的幸平创真却是直接称呼了“创真同学”,可见田所惠不是无论对谁都保持着那么明确的距离的。
  反之,白鸟隼人也是一直称呼田所惠为“田所同学”。
  “我本来以为我把能一切都忘了,现在看来我还是不成熟啊。”这个问题一直都被他遗忘了,或者说是他不想想起来。
  三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融入了这个世界,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和这个世界里的人一模一样了,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像是吉野悠姬和榊凉子这种人完全意识不到自己有什么不对。
  所以说也只有向田所惠这种胆怯到极善于察言观色的女孩,才能注意到吧。
  这一次的经历只能说太巧了,如果自己没有想起田所惠的事,就不会看光她,也不会因为上脑的荷尔蒙和让人无语的责任感想着对她表白,更不会再次想起这穿越者的内心隔阂,想起这层他想永远掩埋,不想被人看到的瑕疵。
  缓了一会,白鸟隼人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可丽饼,换上了一副乐观的表情,端着盘子离开了厨房。
  “田所同学,这是我做的可丽饼,就当做是之前事情的赔礼了,吃完之后继续做朋友吧。”白鸟隼人笑着把盘子递给他。
  田所惠咬了一口可丽饼,微微皱了眉:“白鸟君,你用什么做的可丽饼?”
  白鸟隼人走到走廊里的窗户边,看着窗外那璀璨闪耀的星空回答道:“伊武崎的烟熏鲑鱼,凉子的酸黄瓜和酸豆……”
  田所惠也跟了上去,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黑暗料理吗?”
  白鸟隼人目光盯着天空中的星空:“不是,是真正正统的可丽饼料理方法,只不过不是这个国家的而已。”
  “一般说少女都是甜党哦。”
  “是吗?我不知道啊。”
  “真没办法呢,其实咸党我也不讨厌了。”
  此时环境陷入了沉默,因为心不在焉,白鸟隼人被自己呛得轻咳了几声。
  “没事吧,白鸟君。”
  “没事,田所惠同学,你能再叫我一声吗?”
  “白鸟君?”
  “嗯,田所同学。”
  收回了看向窗外的目光,白鸟隼人,向着205室走去:“走吧,田所同学,这可丽饼有点咸了,回去喝口水吧”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