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食戟之零 > 笫三十六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笫三十六章·暴风雨前的宁静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喂,你这家伙到底都在想些什么。”薙切绘里奈用双手攥着白鸟隼人的衣领,怒不可遏的说道。
  白鸟隼人对于薙切绘里奈这突如其来的反应有些抓不着头脑,身体后仰,双手抓住眼前这个正在发怒的大小姐的肩,小心的向后推着说道:“诶?冷静,薙切,冷静,发生什么事了?”
  “你要是没有干劲就乖乖的去一旁待着,不要给我添乱,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来弥补了。”薙切绘里奈那精致的面容已经满是怒意,那紫罗兰色的澄净眼眸中尽是对于眼前这个名为白鸟隼人的男人的怨愤和对自己松懈的悔意。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要说泥人也还有三分土性,白鸟隼人看着眼前这不依不饶,只顾着自己发泄着自己心中怒火的薙切绘里奈,火气悄悄的从心头升起。
  “冷静,冷静,薙切绘里奈,我是你的同伴,是帮你的人。”抱着为了考核着想的想法,白鸟隼人压下了心中开始升起的火苗如此说道。
  与白鸟隼人相反,薙切绘里奈听后好像被戳到了什么痛处,更加的激动的说道:“帮我?你已经给我添了足够多的麻烦了,我不知道你我还能不能撑过这道主莱,但是你最好给我离料理台远点,白鸟隼人,别让我说第二次。”
  终于,无名火起,愈燃愈烈,眨眼间星火化燎原,一发不可收拾,白鸟隼人在薙切绘里奈的连续的没头没脑的责骂下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用力的推开了薙切绘里奈。
  白鸟隼人的衣领已经被薙切绘里奈抓的发皱,他没顾着整理好衣领,粗略的拍了拍之后上前一步,用他那比薙切绘里奈高出不少的个头给予她压迫感,看着薙切绘里奈的眼睛说道:“够了,薙切绘里奈,你以为我愿意给你个冷漠刻薄的家伙一组吗?你要发火总得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
  时间回到半个小时之前。
  薙切绘里奈将高汤淋在了刚刚被摆好的海鲜汇上,已经被熬煮到有了粘度的浓汤从海鲜汇的每一处缝隙间流过。
  从最上面那斜向环绕向心包裹的鱿鱼腕(即具有吸盘的触手),流过整个的花蛤贝肉,流过火红色的对虾虾头,流过改刀后的鱿鱼胴卷,最终顺着花蛤壳全都陷入了最底座处的海胆黄,蟹黄,龙虾肉造型成的圆栏形“黄金底座”之中。
  薙切绘里奈甩了甩束在身后的及腰单马尾,白鸟隼人深呼了一口气。
  完成了料理后的二人以各自的方式自我放松了一下。
  “Hi,Give me five.(击个掌)”白鸟隼人又一次抬起了手掌向着薙切绘里奈说道。
  薙切绘里奈的手抬了一半,然后自然的拐了个弯,转为抱胸的动作,带着嘲弄的笑意对着正尴尬的举着手掌的白鸟隼人说道:“我说过了,别高兴的太早了,这场考试还没结束呢。”
  “好吧,那么你要做的下一道就应该是主菜了吧,要做什么呢?”白鸟隼人无奈的甩甩扑了个空的手掌说道。
  薙切绘里奈端起了托盘,对着白鸟隼人说道:“Sirloin steak,记住A5牛肉不需要用捶肉捶捶打,那会让牛肉软的过分,这可是高端料理,不需要那种外道。”
  “是,绘里奈大小姐。”白鸟隼人装模作样的低头行了一个夸张滑稽的礼,同样带着嘲弄的回答道。
  薙切绘里奈端着盘子,迈看轻快的步伐走出了厨房,走过了走廊,走进了更衣室内,她将料理放在了外面的保管区,而自己则进去更换那已经穿过两次的侍者服。
  首先解开胸前那绷紧的纽扣,露出了其内包裹的美紧,似乳似绸的白皙肌肤,滑柔无比,让纯白厨师服能够毫无阻碍的自然滑落,接着褪下下身的束身长裤,春色满屋,曲线完美,光滑细软,肌肤冰雪莹,万般好景霎那开,玉软云娇,皓质呈露,如梦如幻。
  脱下厨师服后的她没有留给世界过的欣赏的时间,马上就换上了侍者服,黑色西裤,白色衬衫,黑色小马甲,黑色小领结,胸前的口袋里备着一方手帕,平庸的手服被她穿出了不一般的气质,与其她穿衣服,不如说是衣服穿她。
  踏上尖头小皮鞋,薙切绘里奈又一次走向了餐厅。
  餐厅之中那熟悉的顾客正目露期待的看向薙切绘里奈,薙切绘里奈没有什么表示,仍保持着独属于她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稳健的走向她目标的桌位。
  “呀,终于来了,我真是越来越期待接下来的料理了。”中年男人迫不及待的拿起了刀叉。
  “Soupe de fruits de mer(清汤海鲜汇),请幔用。”薙切绘里奈和之前一样报了一下菜名。
  中年男人第一口尝的是腕肉,将整根腕肉切成小段,放入口中。
  “好嫩,又嫩又脆。”男人不禁感叹出声。
  一旁闲来无事的薙切绘里奈在心中回应着中年男人的反应想到:那是当然的,这可是莱氐拟乌贼的腕肉啊。
  莱氐拟乌贼是一种较大型的枪乌贼,它体内没有乌贼的那种硬骨,而是一种膜质的软骨。
  体大肉厚,最大体重达5公斤以上,但肉质却十分细嫩,鲜食肉脆味甘甜,最适合作刺身、白灼和干制品。
  它们是世界上生长速度最快的海洋无脊椎动物,长到1斤多只需要120天时间。
  然而同时它们也是一种生命非常短暂的生物,它们交配产卵完成使命后,不久就会死去,有记录的最长寿命仅有315天。
  “还不到一年,想一想真的是相当仓促的一生啊。”薙切绘里奈在心里无聊的感叹了一声。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