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倚天观沧海 > 第七回莫愁湖畔莫愁笑【一】

第七回莫愁湖畔莫愁笑【一】




  云来客栈就在对面,这个时候已经看不出客似云来的气象,两个伙计正有一搭无一搭地在四盏气死风灯下闲聊着天南海北和人情冷暖。

  寻常的人生仿佛都是在这种闲聊中渐渐老去,红颜红花悄然凋谢,青丝韶华一去无痕。

  慕容公子没有走进云来客栈,却折身迈进了旁边灯火阑珊的李家老店。

  这也是一家客栈,云来客栈有的这里都有,云来客栈没有的这里也都有。

  云来客栈里没有家的模样,而李家老店有。不仅有,而且很浓郁。

  李家老店的老板是个老头,老板娘是个老婆婆,伙计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夫妇,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孩子。

  他们是一家人,这一家人有生有死,已经在这里上百年。这家李家老店绝对是不折不扣的百年老店了。

  客房只有四间,客人只有慕容公子一个。

  慕容公子走进李家老店的时候,一家人正在吃晚饭,享受着普普通通的天伦之乐。

  普通人家吃饭就那么两个菜,而且盛菜绝不会用盘子,而用碗。

  居然还有老酒的味道,一只小酒壶捏在大孙子的手中,酒杯捧在爷爷的掌心。

  慕容公子喝过很多酒,却从未喝过李家老店自家酿出来的酒。当他坐在老板的对面,一口喝干那个大孩子倒满的酒,他突然知道了家是什么样的味道。

  五岁那年,他跟随父亲习文练武,九岁那年他跟随师尊到了孚日岛,十九岁那年他回到慕容山庄,三年后他接管了慕容山庄。

  他似乎从来没有享受过家的温暖,因为他没有享受的点滴时光。他似乎什么都有了,却似乎什么也没有享受过。

  老板用染满沧桑的眼神注视着他,似乎也在温暖着他,开口道:“公子若是不嫌弃这老酒苦涩,不妨多喝几杯。喝的好,才能睡得好。”

  老板说的非常对,那一夜慕容公子睡得很好,如果不是那个大孩子到他房间喊他,他会一直睡下去。

  那个大孩子也不过十一二岁,天真烂漫中不知何时生出了如期而至的羞涩。

  慕容公子看着他,突然想到了这个年纪时的自己。

  这个年纪的慕容公子在孚日岛练剑,有一天,师尊远游回来,带来了一个比他小三四岁的男孩。“这是你师弟,也是为师关门的弟子。他资质很好,却从未练过武功,没有一点根基。你是师兄,务必要照顾他。”师尊很疼惜他们,不过似乎尤其疼惜关门弟子。在离开孚日岛之后,他们拜谒了大师兄雨庐山人。大师兄考较过他们的武功,对他说师尊对小师弟的疼惜远超过其他弟子,小师弟已经尽得师尊的真传,而且天赋聪颖,际遇也得天独厚,未来能够开张师门的也许就是小师弟了。

  小师弟很喜欢笑,而且笑容永远是慵懒和从容的。不过大师兄对慕容公子说过,小师弟一生命犯孤煞,比起同门更是坎坷。

  他似乎看到了小师弟的笑容。

  是那个大孩子在笑,笑容很真诚,却有些羞窘。绝对不像小师弟那样慵懒和从容。

  慕容公子突然问孩子:“你想不想练剑?”

  练剑是一件非常艰辛的事情,不过对于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来说,练剑又是一件很有趣很威风的事情,他们这个年纪还不知道世间的艰辛和磨难。所以慕容公子在孩子说过“想,很想”之后,就领着孩子出了李家老店。

  过一条街有很多作坊,作坊多的地方一定能找到铁匠铺。

  一块刚从烈火里夹出来的铁放在砧板上,张铁匠另一只手里攥着的大铁锤疾风骤雨般地砸下,他在锻造一口刀。

  这口刀是海鲨帮第十八分舵薛老大定做的,限期三天。

  这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张老大虽然人高马大膂力过人,却招惹不起海鲨帮,尤其是招惹不起杀人不眨眼的薛老大。

  这口刀之所以要三天为限。因为锻刀的是北海的寒铁,在整个金陵城除了张老大,再也找不到一家铁匠铺能够锻造。

  四射的火星惊退了从铁匠铺前经过的人,嘶嘶地从张老大精赤的臂膀上飞过。

  薛老大的兄弟站在对面酒坊前,痛痛快快喝着主人双手奉送的新出锅的烈酒,留意着张老大这边的动静。这里的烈酒虽然新鲜,却毕竟比不过在望月楼上舒舒服服地喝酒划拳。

  慕容公子原本要到铁匠铺买一柄剑,当他看到那块北海寒铁,突然想到了用这块铁铸一柄剑无疑是上天赏赐有缘人。

  薛老大的兄弟已经注意到了慕容公子和那个男孩,却猜不透这两个来路不明的人守在铁匠铺前做什么。

  他们猜不透,却有人猜透了。

  这个人也早早就注意到了慕容公子和那个男孩。

  这个人与慕容公子已经有了一面之缘,昨天夜里还说过一句话,告诉慕容公子城西有家云来客栈。

  宋城西从望海楼那边走过来,步履很轻。似乎与他经过望海楼嗅到了酒香有关。

  他无论做什么,都喜欢到城西来,即便是喝酒也要到城西的望海楼,而绝不会去城北的飞天酒楼。

  连一向开通的吴阙东都很奇怪他为何如此古怪和固执。

  他和吴阙东是朋友,过命的朋友,如果他有两条命,一定会送给吴阙东一条。

  他用剑,吴阙东也能用剑。他们相互间传过剑法,他对吴阙东传给他的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两记剑法,甚至比吴阙东用得还精妙,还凌厉。

  不过,他的剑是阔剑,吴阙东的剑是细剑。

  阔剑在施展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这两招其实比细剑更具气势,更成气象。

  慕容公子虽然没有铁鹰的神目和灵耳,却也从脚步声中听出了只有一面之缘的宋城西来了。

  “慕容公子是不是想用这块北海寒铁铸一柄剑?”宋城西想开口说话的时候,总是比别人更爽快,更直接。

  他虽然像水,却绝不会吞吞吐吐模棱两可。

  “似乎这位铁匠大哥正在锻一口刀。”慕容公子不疾不徐地说道,“慕容不敢掠人之美。”

  慕容公子不是不敢,而是不愿,纵然他不愿掠人之美,但是宋城西有本事掠人之美。

  宋城西扬了扬手,似乎在呼唤缕缕飘来的暖风。

  暖风中有汗水的气味,有吵杂的声音。

  这才是红尘的气味,这才是人间的声音。

  海鲨帮的兄弟自然认得镇南王府的侍卫头领,甚至还见识过宋头领的厉害。

  酒碗扔到地上,在酒坊主人的惊异目光中,薛老大的弟兄穿过街,一阵风一样跑了过来。

  “告诉你们的薛老大,这块铁让给这位公子了。他如果胆敢说个不字,打出来的刀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们的薛老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