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倚天观沧海 > 第七回莫愁湖畔莫愁笑【二】

第七回莫愁湖畔莫愁笑【二】




  北海寒铁铸成的剑有些沉重,男孩背在背上显得有些滑稽。

  宋城西道:“练剑是件苦事,尤其是没有一颗恒心,没有十分的天赋,也许一辈子无所成。”

  慕容公子替男孩将剑放正,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是容易的,只要潜心而为,勤力去做,纵然没有大成,也会不负初衷。”

  望海楼正是宾客如云的时候,宋城西固然是镇南王府的侍卫头领,要想与慕容公子小酌,也只能随着慕容公子回到李家老店。

  瞧见孙子背上所背的长剑,老板心知肚明。普通人家虽然岁月清寒,却是古道热肠,知恩图报。

  就在慕容公子饶有兴致地指点男孩如何拔剑的时候,老板亲手烧了四样小菜送到桌上,宋城西居然击节称叹,连连说好。

  还是昨夜喝过的自家老酒,只不过喝酒的人换成了镇南王府的侍卫头领。

  风尘相遇,总是要有一壶老酒。

  无论江湖有多少风浪,有一杯酒在手,都会觉得安稳许多。

  宋城西经年握剑的手始终很稳,很有力,虽然连着喝干了十几杯酒,他的手依然如此,他的眼神也如此。

  “慕容公子见过吴大哥的尸身,对他眉心的致命一击自然还能记得,不知慕容公子有何看法?”

  慕容公子的手似乎对握杯还很陌生,他的确是握剑的时候太多了,除了剑,这只手掌对什么都很陌生。

  他瞧着酒杯,道:“他死于自己的剑下,不过慕容看出,他眉心的伤是剑气所伤。杀死他的人必然是个修炼剑气比参悟剑道更用心的人。”

  宋城西道:“能够杀死吴大哥的人必然是他极为信任的人,也是剑法与他不相上下的人。根据这两条,在下必然赫然在列。”

  慕容公子注视着他的眼睛,手中的酒杯突然飞出,飞向了宋城西。

  宋城西的手掌一翻,一双筷子稳稳地夹住了酒杯,道:“慕容公子如此试探在下的武功,未免过于儿戏了。在下若是凶手,似乎绝不会上当。”

  慕容公子依然瞧着那双筷子,宋城西也不由自主凝视着夹着酒杯的筷子。

  叮的一声,酒杯落到桌上,那一双筷子已经折断。

  宋城西的凝视变成了惊愕,脱口道:“慕容公子好深厚的内力。”

  慕容公子的手掌落到桌子上,那两段筷子激射向宋城西的双目。

  宋城西骤然跃起,在空中翻了个筋斗,随之另一只手里的酒杯落到桌上,酒杯里插着那两段筷子。

  在他又坐到座位上时,桌子上的酒杯波的一声碎了,那两段筷子生生插进桌子里。

  慕容公子笑了笑,道:“阁下既然有心接近慕容,自然有事需要慕容相助。慕容试一试阁下的武功,并非要找出阁下是否是凶手的蛛丝马迹,而是要看阁下是否有本事去做需要慕容相助的事情。阁下若是本事不济,慕容岂非要受阁下所累?”

  “那么慕容公子以为在下本事如何?”

  “阁下武功不俗。”

  这已经是慕容公子能够给出的很好的评定了。

  “在下与吴大哥很少在一起喝酒,因为他从不贪杯,他甚至在喝多时候根本不会端起酒杯。吴大哥的酒量其实很大,比楚子南、秦逐北和在下都大。他在一个月前的一天晚上把在下叫到他住的地方,我们喝了很多酒,不过在下没醉,吴大哥更没有醉。第二天吴大哥就出去了,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成了尸体。这天夜里是我们的诀别。”

  宋城西的手依旧很稳,神情似乎很淡漠,不过慕容公子知道,无论多么重的伤痛都战胜不了人的坚韧,有些时候对有些人而言,越是伤痛,越是坚韧。

  情到浓时转为薄,不是转走了,而是深埋进了心底。

  “那天夜里,吴大哥虽然和在下喝了很多酒,却没有说太多话,直到最后,他才交代在下两件事情。他知道在下的性情,所以没有叮嘱在下不要与任何人说起。若非此时,在下一定会埋在心里,一生一世也不会对人提起。他交代在下的两件事情,在下以为必然和他的死有莫大关系。第一件事情是有关龙熙三太子的。”

  那天夜里他们喝的酒是吴阙东从飞天酒楼要的五十年陈酿。吴阙东的眼睛还很明亮,目光也很有力,他对宋城西说道:“江湖传闻龙熙三皇子乃是应王爷之请,才到江南来的。王爷早已经远离了朝廷,对朝野上的事和人都敬而远之。龙熙三皇子是当今圣上最为宠溺的儿子,一身都是是非,王爷岂能引火上身?如今三皇子被人劫持,王爷百口莫辩。想来必是有人阴谋构陷,兄弟且去查一查。”

  宋城西又喝了一杯酒,仿佛要唤起对那天夜里的更确切的回忆。

  “吴大哥交代的第二件事情有王府有关。”

  夜风扣动着小窗,他们看不到那个时候是不是还有明月高悬。

  其实那个时候,已经是残月幽幽地期待晓风的时候。

  吴阙东对宋城西说道:“这些年来,王爷不问世事,甚至对王府的人和事也懒于闻问了。也许王府中来了些根底不明的人,也许有些人结交了别有用心的人。这件事情更为棘手和繁复,兄弟且用心留意一二。不过此事需万分小心谨慎,兄弟若是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一定要和哥哥商量。”

  宋城西沉着的眼睛里突然有微弱的光影一闪而逝。

  莫道男儿心如铁,伤心断肠几曾知?

  慕容公子着意回避着宋城西的眼睛,道:“阁下对慕容说的这些话,依阁下的性情,必然未对别人讲过。慕容虽然是在野之人,却也知道君子贵在以诚相交。”

  宋城西居然起身深施一礼,道:“在下这一礼虽然不隆,却是待吴大哥向慕容公子所施。烦请慕容公子助在下一臂之力,为吴大哥讨回公道。”

  李家老店的酒虽然绝对称不上美酒,却绝对纯正清冽。

  宋城西临走的时候,居然还沽了十斤,说是要带给弟兄们尝尝。

  慕容公子知道,宋城西口中所说的弟兄们其实只有一个。

  吴阙东已经安葬,就葬在镇南王府的后山上。

  慕容公子突然想去看一看,祭奠一下那个将一腔忠义带到九地之下的吴大哥。

  虽然他没有带酒,但他相信一定会有人带去。

  “无论是谁杀了吴大哥,都不会好过,因为吴大哥对任何人都有恩情。”这是宋城西最后对慕容公子所说的话。

  慕容公子相信这句话绝非虚言。

  因为那天树林中,那个不战而败的人见到那块属于吴阙东的玉牌时的眼神和举止已经表明了这一切。

  死人不好过,活人也不好过。

  慕容公子居然暗自认为因果报应之说并非子虚乌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