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倚天观沧海 > 第七回莫愁湖畔莫愁笑【四】

第七回莫愁湖畔莫愁笑【四】




  那七只眼睛隐藏在金陵城外的一处古洞里。

  慕容公子见过七只眼睛,他见到那七只眼睛的时候,也见到了四个人。

  四个人七只眼,江湖上除了风尘四怪,还有什么人如此神奇,如此古怪?

  “在下总喜欢到城西来,不是因为在下性情古怪,而是城西鱼龙混杂,江湖人多出没其中,怪人怪事极多,要想探听什么,只有到城西,才能有所收获。”那个时候李家老店里还没有洒进夕阳暮色,宋城西还在向慕容公子诉说着吴阙东给他交代的两件事情。

  “在下听说龙熙三皇子是被西域大雪山魔宫的人所劫,也知道这个时候在金陵城中探寻似乎多此一举。不过,既然吴大哥有所托付,在下只能碰碰运气了。不久前,在下到城西一个小酒馆去盲人摸象。没想到机缘巧合,遇到了四个怪物。这四个怪物已经喝醉,直到小酒馆打烊才摇摇晃晃出去。在下一直追踪到城外,毫无所得,原本打算回城,谁料到,那四个怪物不知因为何事起了内讧,吵吵嚷嚷甚是令人难以忍受。在下遥遥倾听,却听到他们乱纷纷中提到了什么星主,还提到了师父,仔细听居然影影绰绰还有三皇子如何如何的话。”

  那天夜很暗,没有今夜的月色,甚至也没有今夜的风。

  风尘四怪原本决不能喝酒,因为他们修炼的神龙玄阴功决不能遇到一点酒色。但是他们却在一场莫名其妙的痛醉中起了一场莫名其妙的内讧,又叫嚷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宋城西当然认为这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虽然贵为镇南王府的四大侍卫头领之一,却还未悟到不仅江湖有些莫名其妙,每个人的人生也有莫名其妙的时候。

  江湖永远都是莫名其妙的赌局,不知因何而起,也不知因何而灭。

  因为人心就是如此。

  风尘四怪虽然被别人视为怪物,然而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有血有肉的人就会有喜悦,有忧伤,有激烈,有愤怒。

  那天风尘四怪恰恰处于忧伤和愤怒此起彼伏之中。

  他们的忧伤和愤怒,都与慕容公子有关,慕容公子应该懂得他们的忧伤和愤怒。

  他们因为被慕容公子废了神龙玄阴功而忧伤,进而愤怒不已。所以他们居然在神功尽废之后学起了任人摔的破罐子,当起了不怕开水烫的死猪,溜到金陵城西的小酒馆雪上加霜,醉生梦死。

  酒醉之后,即便凝成冰的血也会滚烫起来,即便化成灰的心也会激荡起来,所以他们在城外痛定思痛,知耻而后怒,想到了他们之间的不快活,想到彼此的大大小小的毛病,于是在昏天黑地中彼此指责,彼此詈骂。

  仿佛人皆是如此,被强者欺辱,却就轻避重,将一肚皮的怒气转嫁到同类身上。

  他们似乎绝望了,不过上天从来都比人慈悲,通常会在人绝望的时候给人以希望。他们想到了不久前刚刚拜过的师傅,这位据他自己说大有来头的师傅无疑就是他们的希望。

  风尘四怪能够心悦诚服投拜的师傅绝对不会是寻常人,不是普通的不寻常,而且非常了的的不寻常。

  “为师当日曾与骄阳帝君争过雄,曾与公孙天王斗过法,你们可知道这两个人?”

  他们异口同声地答道:“知道。”

  “为师前些日还干过一桩惊天动地的大事,单人匹马将龙熙三皇子劫走,交给了一干徒子徒孙,打发他们送到西域大雪山。你们可曾听闻过?”

  他们争先恐后地答道:“听闻过。”

  “当今江湖最有前途的乃是七星盟,为师与他们在江南的星主相交深厚,形同手足。你们可愿意为七星盟立下一些功劳?”

  他们异常兴奋地答道:“愿意。”

  所以他们遇得到了将他们的神龙玄阴功废掉的慕容公子。

  宋城西自以为盲人摸象,却摸到了风尘四怪这条线索,绝非机缘巧合,也绝非上天赐福,而是源于他的诚笃和坚持。

  不能诚笃的人,敷衍塞责如何苦寻机会。

  不会坚持的人,一曝十寒如何寻到机会。

  世上毕竟是唯有苦心人才能天不负,唯有有志者才能事竟成。

  宋城西那天夜里一路追踪,并无惊险和艰危。他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松如意,还是得感念慕容公子废掉了风尘四怪的武功,否则必定引来泼天大祸。

  从来都是天成自成者,天助自助者。

  还是黄昏将至未至的李家老店,宋城西道:“在下随他们到了一处古洞,四人沉沉睡去。在下隐身在洞外密树之中,立意想看个究竟。将到凌晨时刻,洞外突然来了三个人,在下隐隐约约瞧出乃是两个高高瘦瘦的男人随着一个蒙面人。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说话了,却是声音低哑苍老,说的是,老朽有四个新收的徒弟在这里,前日,老朽命他们去干一桩事情,却听说已经被人家废了武功。另一个高高瘦瘦的人却是沉默得紧,一声不吭。那个蒙面人说话了,却是一个女人,她说,慕容公子岂是这四个蠢人对付得了的?找你办事的人分明用心叵测。那个沉默是金的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镇南王府的事情,星主可安排停当?蒙面女人却没有开口,领着两人进洞去了。”

  慕容公子已经站在那个古洞的洞口,月光从他身后吹进洞里。

  宋城西瞧瞧月光,又瞧瞧慕容公子,突然觉得两者很像。

  这已经是好梦正浓酣眠正香的时候,寻常百姓之家,这个时候必然是灯冷人定,鸡犬不闻。

  慕容公子想到了自己昨夜的一场酣睡,想起了此时李家老店里的宁谧和温暖。

  江湖很少有宁谧和温暖的日子,这里也绝不是寻常人家。

  洞里原本一片漆黑,当月光将慕容公子的身影吹进洞口的时候,幽幽绿火骤然漫起,带着血腥之气的阴风从洞里卷出。

  这里还是不是在人间?

  这里仿佛已经是地府。

  慕容公子清楚风尘四怪的手段绝没有这么厉害,更何况是已经被废了的风尘四怪。

  这么厉害的手段无疑出自他们刚刚拜师不久的那位大有来头的师傅的手笔。

  阴风似乎越发重了,绿火似乎已经将这处古洞咀嚼成飞灰。

  慕容公子的雪衣竟然猎猎而动,他身后的月光似乎也被燃烧成绿森森的灰烬。

  蓦地,慕容公子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怪笑。

  这仿佛不是人类的笑声,而是地狱里扭曲的怪兽发出的号哭。

  一条手臂凭空从绿火中飞出,抓向了慕容公子。

  如此间不容发的时刻,慕容公子合上了双眼。

  他居然会在如此时刻合上了双眼,即便是神通广大智慧高绝的观世音菩萨对此也会发出不解的慈悲一叹。

  慕容公子的手指弹出,弹在那条手臂上。

  又是一声凄厉的怪叫,这次不是笑,而是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