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替嫁医妃硬核宠夫 > 第45章 时浅被冤枉

第45章 时浅被冤枉


  时柔知道,如果任由这样发展下去,她们必输无疑。
  她从扬名以来就从没有输过,如果她今天输给了时浅,还不如干脆杀了她。
  马球再次被发出,独孤玉冲上去抢球,时柔这次没有紧随其后,而是驱马挡在了时浅面前。
  时浅淡淡挑眉,真是不自量力,就凭时柔也能拦得住她?
  没等时浅有所动作,时柔突然大喊一声,“呀,珏王妃,你怎么能用银针伤我的马。”
  随着这道声音,时柔坐下的马瞬间发狂,时柔宛如一个破布娃娃,被无情的甩到了地上。
  时浅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忙勒住了马缰绳。
  马的两只前蹄硬生生的停在半空,如果再晚一步,时柔就被马蹄踩伤了。
  时柔吓得小脸一片惨白,身子细微的哆嗦着。
  其他人忙围了过来,互相交换着神色,珏王妃也太狠了吧。照着他们的打法,这次必赢无疑。
  她怎么还狠心的对时二小姐下手呢,时二小姐怎么说也是她的亲妹妹啊。
  时柔低垂的眼中一片得逞的笑意,时浅,我要的就是让你身败名裂。
  你马球打的好又如何,大家现在只知道,你心狠手辣,残害手足。
  “柔儿,你没事吧?”独孤玉赶忙飞身下马去救时柔。
  时柔是丞相府和将军府的宝贝,他需要这两大势力的支持,所以时柔是不能有事的。
  “太子哥哥,我没事,只是珏王妃她……”
  时柔抬起美丽苍白的小脸,带着哭音道。
  独孤玉已经将时柔抱进了怀里,“柔儿别怕,太子哥哥会保护你的。”
  男人都喜欢美丽又善良的女子,时浅现在表现出来的恶毒让独孤玉既失望又生气。
  独孤玉冷冷的看着时浅,“皇嫂,比赛名次固然重要,但亲情和友情才是最重要的。”
  时浅没有回话,而是将紧拽着的缰绳一松,马的两只前蹄直接朝着独孤玉和时柔踩去。
  独孤玉惊怒,“时浅,你真的是太让本宫失望了。”
  独孤玉带着时柔躲开,因为带了一个人,独孤玉的动作便没有那么流畅了,虽然躲开了马蹄。
  但也是非常狼狈,时柔更是出于求生本能抓乱了独孤玉的衣襟。
  独孤玉最注重的就是自己的仪表,脸色当即很是难看。
  “对不起,太子哥哥,柔儿帮您整理好。”
  “不用,我自己来就好。”
  独孤玉放开时柔,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她的手。
  时柔眼中闪过一抹伤痛,如果是之前,太子哥哥绝对不会拒绝的,都怪时浅。
  因为比赛中发生了坠马事件,而且种种迹象还表明时柔的坠马是时浅故意为之。
  因此,比赛不得不停下来,等将事情调查清楚,才能继续进行。
  皇贵妃也从高台上走了下来。
  “怎么回事?”
  时柔温温柔柔的跪在了皇贵妃面前,“皇贵妃娘娘,臣女想珏王妃也不是故意的,求您饶过她这一次吧。
  她虽然恨我,但她毕竟就臣女的姐姐啊。”
  时柔说的情真意切,一副善良大度的样子,但却是将时浅害她的罪名坐实了。
  皇贵妃皱眉,时浅是她的儿媳妇,她的心自然是偏向时浅的。
  但现在这么多人看着,时柔身份又不简单,即便是她有心偏袒,也要时浅争气才行。
  “浅浅,怎么回事?”
  时浅也从马上下来,对着皇贵妃行了一礼,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凡事要讲究证据,如果红口白牙就可以诬赖人,本妃也可以说是时柔故意陷害。”
  时浅的声音慷锵有力,镇定自若,跟时柔的哭哭啼啼小家子气行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没有时浅比着,他们还觉得时柔不错,现在看到时浅的气度,时柔真的有一种被比到尘埃里的感觉。
  皇贵妃暗暗点头,不愧是她的儿媳妇,聪敏机智。
  “浅浅说的不错,带物证。”所谓的物证,便是时柔那匹突然发疯的马。
  那匹马已经被制服,此刻低垂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能参加皇宫里马球比赛的世家小姐和公子们,身份就没有一个简单的,所以这些参赛的马全部都是早就训练好的。
  是宝马就不说了,还有一点是最重要的,就是必须柔顺。
  不然伤到了哪个,即便是皇后,也不好交代。
  皇贵妃手下的人早就去找太医了。
  太医院张院首背着药箱带着几个太医匆匆赶了过来。
  “老臣参见皇贵妃娘娘。”
  “不必多礼,给这匹马检查一下,它是为什么发疯?”
  “是,皇贵妃娘娘。”张院首不敢怠慢,,忙带人仔细认真的检查了一遍。
  几个人检查完还交流了一番,然后才给出了结论。
  “回禀皇贵妃娘娘,这匹马是被银针刺伤腹部,剧痛让它受惊发了疯。”
  银针两个字落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时浅。
  时浅解了皇后剧毒这件事,现在在帝都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当初,时浅就是用她那出神入化的银针术将皇后娘娘救活的。
  现在时柔的马是因为被银针扎才受的惊,那这不就全部都对得上号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认为这件事就是时浅做的。
  时柔用帕子捂着嘴,那被挡住的嘴角勾起得意的弧度。
  时浅,这次你死定了。
  “将那枚银针拿来。”独孤珏冷冷的道,他虽然坐在轮椅上,却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张院首不敢怠慢,忙将从马的腹部取出的银针用布垫着拿了过来。
  银针针尖的地方发着绿光,这说明银针上还淬了毒。
  所有看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全部都不自觉的远离了时浅几步,时浅真的是太毒了。
  白珊珊气的小脸通红,珏王妃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她是被冤枉的。
  独孤珏只是看了一眼那银针,便肯定的道,“这不是本王王妃的银针。”
  其他人听了独孤珏的话,第一反应就是,珏王爷这偏护的也太明显了吧。
  银针不都长一个样吗,珏王爷就是在强行给时浅洗清罪名。
  独孤玉皱眉,皇兄真的是太让他失望了,之前的皇兄绝对不会徇私,绝对公事公办。
  现在为了时浅,他竟然撒谎,难道腿残废了,心也残废了吗?
  ------题外话------
  求波支持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