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替嫁医妃硬核宠夫 > 第47章 自证清白(2)

第47章 自证清白(2)


  时柔嘤了一声,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呜呜呜,好怕,姐姐,啊,不,珏王妃,你为什么要害我。”
  时柔哆嗦着身子蜷进了独孤玉的怀里。
  “柔儿别怕,太子哥哥会一直保护你的。时浅,即便你曾经救了我母后,但今天你公然残害柔儿的事,本宫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太子殿下先不要急着给本妃定罪,先来找一下你的柔儿妹妹为什么中了毒还没有跟泽王妃和那匹马一样发疯的原因。”
  时浅一句话再次将大家跑偏的思绪拉回来,对啊,他们刚才看的明明白白,泽王妃几乎是在银针刺入身体里的瞬间就发疯了。
  但时柔怎么只是晕过了呢?
  “珏王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白珊珊仰着小脸,孺慕的看着时浅。
  时浅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看向了张院首,“你来解释。”
  张院首有些受宠若惊,生怕答错,想了再想确定没有漏洞了才解释道。
  “这银针上到底是什么毒虽然还不得而知,但从那匹马和泽王妃的反应来看,这应该是一种能够瞬间让人精神失常的一种毒。”
  “张院首,如果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时二小姐为什么只是晕过去而没有发疯呢。”
  “你问的不错,时二小姐的反应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张院首,期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时柔紧张的小脸瞬间惨白,冷汗布满了额头。
  独孤玉也等着张院首的答案,并没有注意到时柔的情况。
  “那就是,时二小姐没有中毒。”
  “没有中毒?你的意思是说,那银针在相继刺了马和泽王妃后,毒性减弱甚至消失,所以时二小姐并没有中毒。”
  “不可能,现在这枚银针仍然能让人中毒发疯。”张院首肯定的道。
  “啊?张院首,你这样说就自相矛盾了,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这并不难解释,那就是,时二小姐这次中毒了没错,但她提前服用了解药,所以,毒素入体就被解了,也就相当于没有中毒。
  这就是为什么时二小姐没有发疯的原因了。”
  时柔听完张院首的解释,身子重重的摇晃了几下,她知道她应该学着泽王妃的样子呈给大家一种发疯的假象。
  但她真的做不到那样,如果那样做了,即便是陷害时浅成功了,那她发疯丑陋的样子也会永远的印在太子哥哥的脑海里了。
  她在太子哥哥心目中的印象必须是最完美的,所以,她选择了装晕。
  独孤玉听了张院首的解释,冷冷的将视线转回自己的怀里,“柔儿,你说,是这样吗?”
  时柔的眼泪大颗的从眼角滑落,“太子哥哥,我没有,柔儿真的没有啊。”
  “张院首,检查。”独孤玉放开时柔,冷声道。
  他不是傻子,刚才太过惊怒没有反应过来,现在仔细想来便全部都明白了。
  “是,太子殿下。”张院首很骄傲,因为刚才珏王妃对他投来了一道赞许的目光。
  时柔知道一检查就完全露馅了,但她现在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皇后娘娘驾到。”正在这个时候,皇后娘娘及时赶到。
  时柔松了一口气,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
  “臣等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平身吧。”
  皇后由于身体还没有大好,此刻坐在车辇上,周围都挂着华丽的绣着金凤的帘子。
  “柔儿,过来给本宫揉揉腿。”
  “是,姨母。”
  时柔故意没有叫皇后,而叫了私底下的称呼,以此来显示自己跟皇后关系的亲密。
  “好了,玉儿,柔儿本宫就带走了,比赛继续进行吧。”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一部分人已经想到,这次的落马事件完全就是时柔的自编自导。
  他们真是没想到,那么柔弱美好的女子,竟然也会用这样肮脏的手段,真的太让人失望了。
  “母后,时柔她……”
  不等独孤玉说完,就被皇后沉声打断,“母后相信你,即便少了柔儿,你也一定能赢,去吧。”
  独孤玉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母后明明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但她却故意曲解,她就是在包庇时柔。
  虽然大家都认为今天这件事就是时柔自己给自己下毒然后陷害时浅,但最后没有石锤,很多人仍然认为时柔是无辜的。
  时浅医术那么高,这一切定都是她搞的鬼。
  时浅并没有紧揪着这件事不放,因为只要是有脑子的人应该都明白了。
  “开始吧。”时浅第一次用嘲讽的目光看着独孤玉。
  独孤玉只觉得他的脸火辣辣的,仿佛被人重重的扇了一巴掌。他堂堂的南国太子,竟然被一个女人给耍的团团转。
  但独孤玉是孝顺的,皇后想保时柔,那这件事就只能这样算了。
  “好。”
  比赛重新开始,独孤玉的队伍之前有五个人的时候就不是对手,更何况又少了一个人。
  所以,最后的比赛结果完全毫无悬念。
  时浅的队伍获得了第一名,皇贵妃亲自接过放着赏赐的托盘,笑着送到了时浅的手上。
  “喜欢吗?”
  原来这次的赏赐是一整套工艺精湛,用全金打造的头面首饰。
  时浅点头,“喜欢。”
  “嗯,喜欢就好,珏儿过来。”
  “是。”独孤珏本就离时浅不远,几乎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就控制着轮椅来到了时浅身边。
  皇贵妃指着首饰中的一枚金簪道。
  “给你的王妃插在头上。”
  独孤珏愣了一下,没有立刻照做。
  皇贵妃瞪眼,这个傻儿子,她都将梯子递过去了,他都不会往上爬的嘛?
  暗一在一旁也替他家主子暗暗着急,这是多好的跟主母感情升温的机会啊,主子可千万别错过了。
  独孤玉紧张的看着时浅和独孤珏,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不要戴,不许戴。
  最后,独孤珏在心思各异的各种目光注视下抬手捏起了那枚簪子。
  簪子做的精致华美,在阳光下闪着金光,真的是好看的让人想要惊叫。
  独孤珏带着面具,时浅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总觉得他好像有些紧张,因为他的手在细微的颤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