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替嫁医妃硬核宠夫 > 第65章 谁也不能欺负他的女人

第65章 谁也不能欺负他的女人


  时柔已经不敢小瞧时浅了,听到彩头两个字,水做的眸子中带上了警惕。
  “妹妹只是想敬姐姐一杯酒,弄彩头这些未免太过了吧。”
  “你不敢?”时浅眉毛微挑,似笑非笑的看着时柔。
  时柔现在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输给时浅。
  “好,既然姐姐想玩,那妹妹自然是奉陪到底。”
  其他人听到这里有比试,纷纷围了过来。
  白珊珊直接挤到时浅身边,眸子中都是兴奋,这时柔真是蠢,月前在马场是被虐的还不够,这又主动将脸凑上来了。
  其他凑上来的人眼中也都是期待,两大极品美人拼酒,这场面可不多见啊。
  有的人甚至已经开了赌局。
  “珏王妃,时二小姐,你们的赌注是什么?”
  “这个,当然都听我姐姐的。”时柔乖巧温柔懂事的样子,看的几个官家公子心跳都有些加快。
  时浅真是太过分了,竟然欺负他们的小仙女。
  “赌注很简单,从今天起,输了的人见到赢的人,自动退到三步以外。”
  听了时浅的话,时柔握着帕子的手紧了紧,这是在侮辱她吗?
  可惜,赢的一定是她。
  今天能够参加老皇帝生辰宴的人,全部都是非富即贵。
  他们将面子看的比金钱更重要,时浅这个赌注立马引起了他们极大的兴趣。
  “姐姐,我们毕竟是亲姐妹,这个赌注会不会让别人以为我们姐妹不合啊?”时柔明明很期待,嘴里却说着相反的话。
  “我们合吗?”时浅丝毫没有给时柔留面子,直接讽刺出口。
  时柔的小脸当即就白了。
  “姐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妹妹可是最敬重您的。”
  “明明知道本妃不能喝酒,却非要敬我酒,这就是你所谓的敬重?”
  时浅清丽的眸子仿佛将时柔看穿,让她心中的阴暗无所遁形。
  “姐姐,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你不能喝酒,今天这样大喜的日子,妹妹也是高兴,对不起,是我错了。”
  时浅没有去看时柔那张假惺惺要哭了的脸,而是侧头看向独孤玉。
  “二殿下,不如你来当这个裁判?”
  独孤玉怎么也没想到时浅会主动让他来当这个裁判,激动的心跳再次加快。
  “好。”
  时柔简直要将手里的帕子捏变形了,时浅真不要脸,竟然企图勾引玉哥哥。
  比赛规则很简单,每人三杯果酒,谁先喝完并且在一刻钟内好好的站着便算赢。
  如果先喝完的人在规定的时间内醉倒了,便也算输。
  时柔甜蜜的看了独孤玉一眼,玉哥哥定的这个比赛规则明显是对她有利啊。
  果然,玉哥哥是爱她的,时浅都嫁人了,一个别的男人用过的女人,如何跟她这个第一才女和美女比。
  不过对上时柔的目光,独孤玉第一反应是看向时浅。
  发觉独孤玉的动作,时柔狠狠的咬着下唇,时浅,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比赛正式开始,独孤珏虽然相信时浅,但还是不自觉的担心。
  “王妃不必为难自己,有本王在。”
  独孤珏虽然残废了,但只要他还活着,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的女人。
  “放心,我没事。”
  时浅修长白嫩的手指在众人或幸灾乐祸或期待或担心的目光中,直接将三个酒杯同时勾了起来。
  众人的眼睛微微睁大,这么高难度的动作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在吃惊的目光中,时浅依次喝光了三个杯子里的果酒。
  时柔是一个杯子一个杯子拿的,虽然已经非常快了,但还是比时浅慢了一个眨眼的时间。
  但现在说时浅赢还太早了,因为如果她在一刻钟的时间内醉倒了,那也是输。
  时柔宽大袖子中的手紧紧的握着,她不会输的,时浅说她不能喝酒的,如果她能喝,那就是欺君之罪。
  老皇帝的视线也看了过来,见时浅仿佛没事人的样子,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即便时浅是金谷子的弟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戏耍他,他也必须惩罚她。
  就在大部分人等着时浅被罚的时候,时浅白皙粉嫩的小脸变得绯红一片,漂亮的眼底一片水汽蒙蒙,让原本不食人间烟火的眸子带上了几分烟火气。
  独孤珏坐好随时接住时浅的准备,他虽然坐在轮椅上,却给人一股稳重可靠的感觉。
  时浅醉的越来越厉害,身子也开始晃动。
  看着那窈窕迷人的身段,尤其是那不盈一握的腰肢,时浅现在整个人美的就像是一只喝醉酒的蝴蝶。
  让人着迷又不敢触碰。
  此刻大家甚至忘了这是在比赛了,都痴迷的看着醉酒的时浅。
  时柔嫉妒的眼睛都快冒火了,不过她要沉住气,时浅马上就要输了。
  但时柔高兴的太早了,时浅看着要倒了,但却正好坚持了一刻钟。
  一刻钟的时间一到,比赛结束,时浅仿佛用尽了最大的意志力。
  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独孤珏忙伸出双臂,将人稳稳的接在了自己的怀里。
  时浅已经彻底醉了,两条藕臂软软的搭在独孤珏的脖子上,小脸贴在他的胸前。
  独孤珏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时浅,此刻感受着自己怀里的温度和柔软,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沸腾。
  少女特有的体香更是让他的心跳如擂鼓。
  长长的睫毛乖巧的垂着,不吵不闹的样子让围着的人忘记了这是在比赛,而是都羡慕嫉妒的看着独孤珏。
  独孤玉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成拳头,眼底微微泛着红。
  独孤珏轻轻的将时浅往自己的怀里搂了搂。
  然后抬头看着独孤玉,“宣布比赛结果。”
  “是,皇兄,这次的比赛珏王妃胜出。
  从次以后,时柔见到珏王妃,自动退后三步。”
  时柔整个人都有些傻,时浅怎么就恰好坚持了一刻钟,这一切都太巧合了,就好像全部都是精心算计好的。
  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输了就是输了。
  众人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心思各异的回到自己的位置,生辰宴继续进行。
  因为皇后被贬,这次生辰宴便由皇贵妃一手操办。
  总体来说一切都很顺利,接下来还有一段宫廷舞姬的表演,然后今天的生辰宴就结束了。
  但却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