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嫡女毒妃:腹黑王爷宠上天 > 第31章 憋后招

第31章 憋后招


那无色的药液每滴落到一处穴位,便牵出一阵如火焰灼烧的剧痛。

夜司寒凝神息气,强忍着这股慢慢传遍四肢百骸的剧痛,脸上却还能露出淡淡的笑:“怎么会,如你所说,你我毕竟是过命的交情,自然与众不同些。”

初见他帮了她,此时却又是她救他。

可不就是过命的交情么。

苏倾颜……

夜司寒慢慢咀嚼着这个名字,倏然一笑,道:“既然不客气了,索性也别唤我端王了,私下里时便随意唤吧。”

这下反倒是苏倾颜有些愣了。

她方才那样说,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但见夜司寒的样子似乎也不像是在开玩笑,她便半真半假道:“这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若是传出去了,便是京城那些怀春的少女们一口一个唾沫,也能淹死我吧。”

夜司寒不在意道:“左右不过是虚名,我看的出来,你对我不似其他人那样怀有敬畏之心,既如此,那称呼便也只是个摆设而已,我都不在意,你又何必在意。”

这人倒是敏锐的很!

苏倾颜眸子一凛。

她自然没敬畏过。

上一世,只有别人敬畏她的份儿,如今到这,自然也不会因为一个王爷或者皇子的头衔,生出什么敬畏之心来。

不过对方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且瞧着也似真的不在意的样子,她自然也不必再压着自己,当即道:“既然端王如此说了,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她又奇道:“不唤端王的话,以后我该唤什么?”

夜司寒沉吟道:“我排行第九,你可以叫我九爷。”

苏倾颜嘴角微微抽了抽,突然有种将手中药液全部倒下去,疼死他的冲动。

九爷?这个称呼不是照样占便宜么?

整的她平白矮了一辈似的。

但转念一想,对方到底是王爷,直呼名讳确实有点冒险。

私下倒没事,但若什么时候说漏嘴了,难免又是麻烦。

她虽然不怕麻烦,但也不想自己给自己惹麻烦。

当即便也随意道:“行吧,九爷便九爷。”

约莫半个时辰后,那些药液都被吸收了,苏倾颜才一一拔了针,又趁着夜司寒穿衣的空档,笔走龙蛇迅速写了张单子塞给他:“这里面的药材基本都是寻常药材,你买回来,每日药浴一次,一次半时辰,待到药浴效果无法再吸收,再来找我。”

夜司寒将单子收好,眸子深深看她,勾唇道:“有劳了,日后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苏倾颜嗤笑道:“九爷放心,我可不做赔本买卖,日后若有需要九爷帮忙的地方,我自是不会客气的。”

夜司寒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当即飒然一笑,旋即一个闪身,从窗子处离开,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苏倾颜登时想起还放在院子里的那具尸体,担心对方忘了,连忙出去看。

便见院子里干干净净,方才的那具尸体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端王动作倒是快。

苏倾颜满意的关门,打了个呵欠,今日发生了太多事,折腾到此时,她已经有些累了。

眼看已是深夜,她索性只随意收拾了下,便倒下就睡了。

一夜无梦

*

翌日

苏慕婉一大早便起来了,只她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府里出什么动静。

她心下有些焦躁,忍不住将自己身边的贴身丫鬟双月派出去打听了。

不过片刻,双月回来了,却道:“府里什么事也没发生。”

苏慕婉登时脸色难看了起来。

那个杀手什么情况?

她可是足足花了十两银子呢!

到底是对方实力太差连苏倾颜这个弱女子都没能解决掉,还是对方直接拿着她的钱跑路了?

及至早上给老祖母请安时,苏慕婉见到苏倾颜好端端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心里登时怨气更甚。

只她向来情绪管理的好,心里再多的怨毒愤懑也从不会表现出来,只露出个笑容,柔柔道:“二妹妹今日气色可真好。”

好的仿佛昨晚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难道她雇佣的那个杀手当真是带着钱跑路了?

苏倾颜微挑眉,客气的假笑道:“大姐姐也不差。”

这话却有点假了,昨晚苏慕婉一直心里挂着事,惦记着玲珑苑这边的动静,一整夜都没睡好,气色又怎么可能会好。

但面对着苏倾颜的睁眼说瞎话,苏慕婉是半分不满都没露,只抿着唇笑,将端方温雅的嫡女形象演绎了个淋漓尽致。

请安时,老祖母又是照例说了些惯常的场面话,便欲让她们散了。

苏慕婉这个时候却柔柔出声道:“孙女听说这个月方觉山上桃花盛的正好,便想着我们府上已经很久没去方觉寺敬过香火了,不若找个时间时间去方觉寺赏赏桃花敬敬香火,孙女也很想趁此机会为祖母好好祈福呢。”

一番话说的老祖母顿时浑身舒坦,笑的合不拢嘴道:“还是婉儿知冷知热,知道心疼祖母。”

苏慕婉便温温柔柔的笑,悄悄瞥了眼越氏。

越氏见状立刻领会过来,上前道:“若母亲同意的话,便由儿媳来安排下这件事。”

老祖母淡淡扫了她一眼,倒也没拒绝:“那便先这样吧。”

及至从慈宁堂出来,回到玲珑苑。

苏倾颜坐了好一会儿,突然忍不住乐出了声。

一旁的柳枝满脸不解,茫然问道:“小姐,好端端的您笑什么?”

苏倾颜忍笑道:“没什么。”

她只是突然想到了苏慕婉那发现她好端端出现时那一瞬间憋闷的表情,忍不住有些想笑。

柳枝道:“听说夫人准备这几天就让府里的小姐们一起去方觉寺上香呢,说是已经在安排了。”

苏倾颜便笑:“那你便等着吧,到时候指不定还有场好戏看呢。”

苏慕婉那种无利不起早的人,怎么可能没有打算就无端端的提起要去方觉寺上香的事。

指不定就是因为这次暗杀她不成,要给她憋后招呢!

苏倾颜冷笑一声。

*

两天后。

天色还微微亮时,苏府门口便已停了几辆马车。

苏倾颜从睡梦中被唤醒,梳洗完毕后,便跟着一众苏府女眷一起坐上了马车。

方觉寺在城郊外,坐马车过去也要一个多时辰。

一路上路途有些颠簸,到了地儿的时候,苏倾颜只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被抖散架。

正这时,马车突然停下,帘子被掀开,道:“小姐,方觉寺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