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嫡女毒妃:腹黑王爷宠上天 > 第40章 看热闹

第40章 看热闹


是夜,苏倾颜看着手里厚厚一沓银票,自己都有些吃惊:“怎的这么多?”

夜司寒笑的高深莫测:“我替你多要了点。”

这何止是多要了点啊!

苏倾颜数了又数,黄金五百两,直接瞠目结舌。

这是直接翻了十倍啊!

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很无耻了,三指宽的小药瓶,开口就是白银百两,没成想夜司寒更狠,直接黄金百两!

苏倾颜眸子古怪的看向夜司寒,一双水眸上上下下将人给打量了一遍,啧啧感叹道:“奸商,奸商啊!”

夜司寒深短促的笑了笑,便作势伸手去拿她手里的银票:“你若嫌多便将多的给我罢。”

苏倾颜登时缩回手,哼笑:“到了我的手上,哪还有要回去的道理。”

夜司寒便看着她,幽深眸子里闪过淡淡笑意。

苏倾颜只当没看见,将银票塞好后,又问:“他们都没怀疑什么?”

夜司寒哂笑:“没什么可怀疑的,我每年都会结交不少游医,这也是众所周知的,你当初走的这一步还当真撞了个巧。”

苏倾颜闻言便了然:“请他们看你身上这蛊的?”

夜司寒颔首,旋即又轻嗤:“只不过这么多年来,看出来的只有你一个。”

苏倾颜闻言,便乐了:“所以说,九爷您得多走运,得亏当初碰上了我。”

夜司寒俊眉一挑,笑的肆意:“你不也是?”

苏倾颜登时一梗。

这人……果然还是闭嘴不说话的时候最顺眼。

夜司寒转而说起正事:“你给的那张单子我已经让人找齐了,只是你要那些准备拿来做什么?”

苏倾颜脸上闪过一丝兴味:“九爷要与我做个交易么。”

夜司寒深眸看她,示意她继续说。

“你出铺子出人力,我出配方出思路,我们做美容丹,赚的钱五五分,你觉得怎样?”

夜司寒倒还是第一次听到“美容丹”这个说法,但顾名思义他大概也能猜出什么意思。

他奇道:“你为何突然想做这些?”

苏倾颜却有自己的考量。

她占了原主枉死的身子,必定要帮原主报仇平恨。

这沈府上上下下,欺她的,辱她的,磋磨她的,害她的,自然一个都不能放过。

可她从未仔细想过一切尘埃落定后,自己的归处。

而前日夜司寒带来的那颗红色方珠,突然让她意识到一个可能性。

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说不定也有和她一样遭遇的人……

那一瞬间,她便有了决定。

这些念头转过不过是一瞬间的事,苏倾颜面上却只道:“有谁会嫌钱多么。”

夜司寒知道她没说实话,却没有多追问,只沉吟一瞬:“倒也不是不可行。”

两人就美容丹的事又商讨了半宿,及至夜司寒走后,苏倾颜已然困得倒头就睡。

一夜无梦。

*

翌日,刚日上梢头,苏倾颜便被柳枝叫醒了。

也不知道看了什么热闹,柳枝的声音明显带着激动:“小姐,您快起来,大小姐正在院子里发脾气呢!”

苏倾颜瞬间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那整日摆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天仙似的苏慕婉,居然也会有绷不住面皮发火的一天?

苏倾颜挑眉,道:“走,去看看。”

待梳洗好,苏倾颜便带着柳枝出了玲珑苑。

苏慕婉的院子临仙苑离苏倾颜的院子不算多远,两盏茶的功夫便到了。

院外清一色跪了一片的丫鬟,有两个丫鬟脸上还半边脸肿的老高,显然挨了不轻的巴掌,此时都跪在院子里呜呜咽咽的哭着,大早上的旧哭的人脑瓜疼。

就在这时,苏倾颜居然还看到一个眼熟的人——苏芷容。

就在两天前,苏芷容刚禁闭结束。

聂氏去接对方的时候,都不敢大声折腾,生怕又惹到了慈宁堂的老祖母不快,再来个几天禁闭。

这还是两天来,苏倾颜第一次见到苏芷容。

也不知是不是祠堂跪的那些天太受罪,苏芷容本就娇俏的小脸此时越发痩了不少,那下巴尖的几乎能媲美锥子了。

苏倾颜在心里约莫估计了番,跟她的柳叶刃比起来似乎也不遑多让的地步。

对方显然也是听说了苏慕婉当众发火,迫不及待来看苏慕婉热闹的,此时见了苏倾颜,登时身子一震,眼里闪过一道浓浓的愤恨与怨毒。

显然这一段时日的禁闭,非但没有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越发将苏倾颜恨上了,彻底的将事情都迁怒到苏倾颜身上。

但她刚吃过亏,现在倒是乖觉长进了不少,没有大庭广众之下堂而皇之的拿话语辱骂她,只用极轻的声音跟她请安:“见过二姐姐。”

苏倾颜忍笑:“一段日子不见,三妹妹清减了不少,可是没有好好吃饭?”

饶是苏芷容强忍心中怨恨,此时也差点没绷住。

她为何会这么消瘦苏倾颜不是心里最清楚不过么,居然还敢在这假惺惺的问候?!

但她切身吃过苏倾颜的亏,知道苏倾颜再也不是过去那个任人欺负的苏倾颜了。

想到自己这段时日受到的那些罪,她身子一个哆嗦,到底还顾忌着,便掩下眸中怨恨,忍辱负重道:“劳二姐姐关心了,日后妹妹定当多吃点,不让二姐姐担心。”

正说着,苏倾颜便听到苏慕婉屋子里突然传来“彭!”的一声杯盏摔碎的声响!

旋即房门被打开,一个头发凌乱,脸颊被扇的通红的丫鬟被猛地从屋里推了出来,伴随着苏慕婉凄厉尖锐的叫喊声:“滚!都给我滚出去!!”

这道房门一推开,登时便有一股奇臭无比的怪味从苏慕婉的屋子里飘了出来。

在场的众人顿时都捂住了鼻子,眼神微妙的看过去——

苏慕婉今日似是气的狠了,脸上竟没有再戴面纱,那张被蛰满了包的脸彻底的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那脸上的包似乎已经敷上了越氏花百两黄金买来的药膏,只那药膏是黑乎乎的颜色,涂在脸上密密麻麻一片,看着就跟有无数黑虫爬在那张脸上似的,极是吓人。

那股奇臭无比的怪味,就是从苏慕婉身上飘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