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开局长生万古,苟到天荒地老 > 第56章 事了拂衣去 深藏功与名

第56章 事了拂衣去 深藏功与名


某棵古树上。

“这十大仙门的弟子,真是一群屌毛啊,见谁都是一副我是你爹的样子。”

陈浔躺靠在树干上,嗤笑一声,“我觉得还是咱们五蕴宗好,你觉得呢,老牛。”

“哞~”大黑牛应了一声,这些仙门弟子一个比一个嚣张,不知道他们去十大仙门,要被欺负成啥样子。

“还好没去十大仙门,咱们这种杂灵根,老牛,宗门暴力听说过吗?”

“哞?”

“不断被嘲讽,然后我们去打脸,又被嘲讽,无休止下去,连条狗都要冲我们叫几声这种情况。”

“哞?!”大黑牛大惊,那不成大冤种了吗,傻子才去干这种事。

“而且还会因为我们太强,不断结仇,不断有阴谋诡计而来,你说咱们这长生,是不是全浪费在这些无意义的东西上面了。”

“哞!”大黑牛饱含热泪,又悟了,还得是浔哥啊,我的好大哥!

陈浔歪嘴一笑,双手枕在头上,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不沾因与果,眼中只有两字,那就是牛逼。

“老牛,咱们休息几天,这挖地道也是累得紧。”

“哞~”

一人一牛开始呼呼大睡起来,与这南斗山秘境的气氛格格不入,关键是好像还真没人能拿他们有办法。

……

一月之后,整个南斗山天际无数紫雷划过,一道又一道的闷雷炸响,那厚重的乌云让整个秘境都充斥着一股浓厚的压抑。

地魄藤,生长在泽畔古殿中,但是却是公认的最难获取之灵药,因为大殿在一巨湖中央,鑫元湖中。

此湖充斥着庚金之力,若要登上泽畔殿,就必须要能破除此力,而且泽畔殿中还有灵兽守护,可谓是步步杀机。

轰隆隆—

又是一道闷雷炸响,酝酿已久的乌云终于有了动静,稀稀疏疏的小雨开始落下,转眼间已成磅礴大雨。

鑫元湖边人影绰绰,他们皆是面色难看,湖中更有不少浮尸,千疮百孔,死相异常凄惨。

还有不少人已经打起了退堂鼓,不准备采摘地魄藤,这南斗山如此多的灵药,没必要犯此大险。

而且三大筑基灵药又不是只在这三个古殿才有,若是费力寻找一番,说不得运气好就能得到。

随着不少人的心思流转,天穹传来惊天动地,震耳欲聋的雷声,瞬间让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同时也照亮了一处悬崖边的两道身影,他们平静的目光一直盯着远处的鑫元湖,大雨不断打落在他们身上,却丝毫不为所动。

“老牛,有把握吗?”

“哞~!哞!”

他们已经在此处苟着观察了半月,见证了无数人冲进泽畔殿,也见证了无数人遭受庚金之气入体,惨死在湖中。

但是鑫元湖却有一处极大破绽,那便是飞行的高度与速度,可以完美避过庚金之气,但是要同时满足这两点要求,是极其困难的。

“娘的,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陈浔深吸了一口气,全是雨水进鼻……呛得他不行,连忙一阵咳嗽。

一柄仙剑缓缓悬停在悬崖边缘,陈浔正色道:“老牛,这次真是速度与激情,咱们的未来就掌握在你手中!”

“哞!哞哞哞!”大黑牛睁大了双眼,嘴中不断怒吼,摩拳擦掌,它认真了。

呜!呜!呜!狂风不断呼啸,大雨下得越来越急,一道法力护罩而起,仙剑散发出微弱的白光。

“空军一号……陈浔……”

一道微不可查的声音的声音传来,他五官渐渐青筋暴起,咆哮而出,“准备就绪!!!”

“哞哞哞!!!”

咻!

咻!

咻!

……

急速的破空声化成了一道凄厉的尖啸声,一柄仙剑承载着一人一牛,向着泽畔殿中俯冲而去,那颤动的心跳声似乎就在耳边。

一道剑光划破天穹,不断向着泽畔殿冲刺,速度之快,震撼人心!

“快看,竟然有人在此刻御剑而行!”

“好快的速度,什么人?!”

“什么?!!庚金之气竟然被躲过去了!”

……

湖边的无数人震惊咆哮道,那柄仙剑速度之快,竟然以极度扭曲的角度躲过庚金之气的冲击,连庚金之气都慢了此剑半步!

我的天啊!

他们傻眼了,这是什么魔鬼操作,不过眨眼间这柄仙剑就冲进了泽畔殿中,泽畔殿里更是响起惊天怒吼声,与数百人的惊呼声。

这如此滂沱大雨加上又是黑夜,根本看不清上面站的是何人,就算看清了也只可能看到两团枯叶,看清两团枯叶之后……只能看清两个黑色头套。

“哪来的狗贼!我定杀你全家!”

“好胆,报上名来!”

“无胆鼠辈,你们跑你娘呢?!”

“狗贼!!!”

吼!吼!吼!

……

泽畔殿内所有人包括灵兽冲出,他们皆是脚踩法器冲天而起,脸上满是狂怒之色。

这两人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突然冲进殿来,横冲直撞,将两株地魄藤直接抢走,御剑就跑!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给我停下!!”

“哪个宗门的畜生,遮遮掩掩,别被我们查到!”

“跑的快了不起吗?!”

……

他们身后传来不断断喝声,甚至还有女子的娇斥,他们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完全是踩在他们头上拉屎,拉完还借纸。

看着越来越远的各派宗门弟子,陈浔与大黑牛渐渐歪嘴一笑,不好意思,速度快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咻!

仙剑降低高度,冲入深山老林中,再也消失不见。

今日之后,他们也多了一个外号,鑫元湖剑神,但是依旧查无此人,就连那柄仙剑也是烂大街的货,根本无从查起,如同人间蒸发。

他们也渐渐成为了各宗低阶弟子中的一个诡异传说,说他们可能根本就不是人,但好像也说对了一半。

“老牛,顶不住了,快,找个地方恢复法力。”

“哞!”

大黑牛背着陈浔,到处找寻隐蔽的树洞,终于,大黑牛双眼精光一闪,找到了。

陈浔此时满头虚汗,体内法力极度亏空,他肉疼的拿出了几块下品灵石,勉强微笑道:“只好当一次狗大户了。”

“哞~”大黑牛不断噌着陈浔,眼中满是担心。

“老牛,你多注意注意周围,我没事。”

陈浔盘坐,运气调息,手中捏住的下品灵石渐渐破碎,一道道灵气传入体内,亏空的法力也在渐渐恢复。

“哞!”大黑牛应道,连忙将牛头伸出去,运行敛息决,一动不动。

这一战太过刺激,它几次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那灵兽就差一点就攻击到他们,竟然被陈浔翻转扭曲躲过。

大黑牛又回头看了看闭眼的陈浔,眼中满是佩服,它到今日才明白什么是胆大心细,又不失稳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