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海贼中的天启 > 海列车,山治的动作

海列车,山治的动作




  路飞希望巴利他们可以借给他们一艘船,但得到的却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为了阻止路飞他们疯狂的想法,巴利聚集大批人马围堵着路飞一伙人。

  雨越下越大,昏暗的雨幕仿若要压在海上。

  豆丁大小的雨珠迎着寒风落在港口,巴利带着一众船匠挡在路飞等人身前,手里没有任何武器,只是像一堵围墙一动不动。

  巴利提议前往避难所待到明天早晨再做打算,娜美却站了出来。

  “如果等到了早上,我们还能够到达目的地吗?”娜美目似剑光地盯着巴利。

  巴利的眼神似有躲闪,好像在心虚什么。

  “司法岛虽为法院,但是却徒有虚名。实际上仅凭世界政府的意志行事,只要是被押到司法岛的人必定已被认定为犯人,从未下达过无罪判决。”

  “犯人只会被押解着通过那些空无一人的法院,最后会到达一扇冰冷巨大的钢铁之门,即「正义之门」,经过此门的犯人们,一般都是有去无回。”

  “被押往司法岛的犯人从未有活着回来的,因为从正义之门出海后能到达的地方只有两处!”

  “一处是世界政府主要战斗力的直属组织、伟大航路三大势力之一的「海军本部」!”

  “而另一处则是到处是拷问室和死刑台、囚禁这个世界上无恶不作的囚犯的深海大监狱——推进城“因佩尔顿”(Impel down),司法岛不会给犯人任何慈悲,只会将犯人们送往形式上的司法机关,是与世界政府中枢相连的大门。”

  娜美眼角凛冽的寒光,隐含有一抹愁绪,她那难掩哀伤的眼眸中,闪烁着湿润的光芒。

  “对于天启来说,不管他被带到哪里,等待他的只有地狱,现在天气已经接近正义之门了,我们怎么可能等到明天!”

  巴利叼着早于被雨水浸湿的雪茄,脸色淡漠的看着娜美,“既然你已经知道那么多,不妨我在提醒一句。”

  “即便现在风平浪静,你们也不该去那里,不要忘记了,你们可是海贼!”

  司法岛是前往世界政府的中枢门户,戒备森严,不管是怎样的海贼,都不可能活着从那里逃出去。

  更别提从司法岛带回海军政府的通缉犯了。

  大家早已心知肚明,倘若执意如此,就是要与海军政府的中枢机构对抗!

  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人耳中,无异于自寻死路。

  但他是谁,他可是路飞啊!

  路飞从头听到尾没有言语,反而一脸平静,看着挡在身前的人墙,路飞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那么,我们就要去抢船去!”路飞攥紧拳头,眼神冷淡似乎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我的伙伴还在等着我,你们不要碍事!”

  话音刚落,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浓浓的威压,拌杂着森严之意,霎那间,众人顿感全身毛骨悚然,双腿忍不住颤抖起来。

  巴利扯了扯缰绳,似乎并没有被路飞那扑面而来的威压所影响到。

  “既然这样,你就先过我这一关吧!”

  而就在这时,站在角落里的可可萝婆婆突然出声喝道。

  “你们给我等一下!”

  可可萝婆婆拿起酒瓶喝了一口,擦了擦嘴角,“草帽小子,这件事情是你不对。巴利先生并没有说错,你的确是个笨蛋!”

  然而,路飞却毫不客气地喝道:“跟你没关系,可可萝婆婆!”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可可萝婆婆目光如炬,淡淡地说道:“没关系吧?”

  “听着,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去送死,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存在可以穿越阿库拉·拉格娜,就只有海上列车!”

  可可萝视若无睹地转过身,“如果你们真的不怕死得话,就跟我来吧,我给你们开海上列车!”

  ……

  与此同时,喧嚣的列车间回响起一阵阵急促有力地碰撞声,车外的暴雨声,列车的咔嚓声掩盖了车间的声音。

  “首肉,颈头,油炸肉!!!”

  一阵冷喝着食物部位的声音响起,山治叼着香烟,一双冷眸上下打量着被五花大绑的弗兰奇。

  “喂,你是谁,哎呀,不关你是谁,快点帮我松绑啊!”

  “我还想要问你呢,这位老兄,敢问尊姓大名啊?”

  然而,正当弗兰奇准备介绍自己时,山治注意到了角落里的电话虫,完全无视了弗兰奇。

  “有电话虫啊,太好了,这样的话就可以和娜美桑和罗宾酱她们联系了!”

  一边说着,一边往口袋里装了几只电话虫的山治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弗兰奇。

  “喂,大叔,你有没有看见一头白发,看上去有点闷骚,头顶上长有一根呆毛的家伙?”

  弗兰奇眼睛一亮,说道:“你们是一伙的?”

  山治有些意外的打量着弗兰奇,眼里闪过一抹意外,但他那难掩的忧心忡忡的表情,却被细心的弗兰奇抓到了瞬间。

  “小兄弟,帮我松绑,我可以带你过去。我知道他在哪节车厢…”弗兰奇挑了挑眉。

  山治深深地呼出一口长气,嘴上的香烟渐渐地燃尽最后的烟草。

  “弗兰奇是吧?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弗兰奇似乎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你也能够看到,我同样也是被世界政府绑来的,更何况,有个家伙可是把我的家给毁了,这笔账我可是打算和他们清算一下。”

  “我之前和白发小兄弟有过一面之缘,只有我才能够带你过去!”

  山治沉吟了一会儿,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要裹挟人质似乎并不是一件靠谱的事情。

  “喂,小兄弟,你别磨磨蹭蹭的了,要不然这里很快就会被发现了。”弗兰奇焦急的催促着,如果被发现了恐怕自己就要多一名狱友了。

  山治脑海里思索着,最终还是决定给弗兰奇松绑。

  两人在简单商讨后,山治带着弗兰奇顶着车外的狂风骤雨躲在了车顶上,豆丁大小的雨珠拍打在脸上生疼。

  然而,就在两人离开不到一分钟后,车厢的大门突然被打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