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二十八章 杀人诛心

第二十八章 杀人诛心


在回皇宫的路上,高文采走上前来,悄悄对朱慈烺说道:“大皇子殿下,这冯铨名声太差了,乃阉党头目,殿下还是不要被其蛊惑,免得遭人非议。”

朱慈烺笑道:“高千户说的很对,可那是平时,现在是非常之时,我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两位智者曾经有个对话,我不妨说给你听听,你也看看是否有道理?

一人说∶人不能把钱看得太重了。钱乃身外之物。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

另一人回答:嗯?

一人说:人死了,钱没花了。

另一人回答:人这一生最最痛苦的事,你知道是什么吗?

一人说:啥呀?

另一人回答:是人活着呢,钱没了。”

“卑职驽钝,还是不太明白。”高文采接着说道。

“朝廷没钱,父皇也没钱,现在急需钱粮来安抚人心,可是冯铨有钱,如果京师守不住,一切都是空谈,所以当务之急是要尽一切努力守住京师,为了这个目标,孤的声誉又算什么?”朱慈烺幽幽地说道。

“殿下仁义,卑职知道了。”高文采动容地说道。

“高千户,你回去之后秘密去找一下冯铨,明天让其混在锦衣卫中待到孤身边。”朱慈烺又对高文采说道。

“还是大皇子好啊,为了全城百姓的安全,连自己的名声都可以不要,这样的人才应该是自己投效的人。”高文采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以后一定要跟着大皇子好好干。

朱慈烺不知道自己的这几句话,竟然可以吸引到高文采的忠心,这也算是一个意外地收获吧。

不一会儿,马车回到了皇宫,朱慈烺也第一时间赶往了乾清宫东暖阁,准备第一时间和崇祯帝汇报今天宣慰的情况。

等来到东暖阁才发现里面有好多人,王承恩悄悄告诉朱慈烺皇爷正在和内阁阁臣们商议政事呢。朱慈烺道了谢,说是自己在外面等就好了。

就在朱慈烺百无聊奈的等候的时候,就见到锦衣卫指挥使董琨来了,两人都已经认识,还一起办过差,算是老熟人了,便闲聊了起来。

朱慈烺心中一动,就说道:“董指挥使,孤有个事想麻烦你一下,不知可否?”

董琨一听就有些头大,朱慈烺又有什么事?他可是有些担心,他知道皇家没钱,朱慈烺今天又是去宣慰,怕朱慈烺和他借钱,他是借还是不借呢?

于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大皇子殿下客气了,有事您吩咐。”

朱慈烺可不知道董琨心里的肮脏想法,要是自己怕是不得恨死他,于是说道,我想找一个人,锦衣卫遍布天下,想请董指挥使帮忙。

董琨心说,找人你早说啊,真是吓死我了。于是说道:“殿下这就问对人了,要说别的咱们锦衣卫还不一定擅长,这要说找人,咱锦衣卫要说第二,可没人敢说第一,不知道殿下要找谁?”

“此人叫李岩,原名叫李信,有一个说法是他是河南开封府杞县青龙岗(今开封杞县黄土岗)人,据说是天启丁卯年的举人。

另一个说法是他是河内人(今博爱),只是到杞县短暂居住过而已,他的叔父叫李春玉,字精白,还有个堂弟叫李牟,我想找到这个人。

麻烦董指挥使派人帮我寻找此人,找到以后速速请到京城,记得是请,不是抓。”朱慈烺怕锦衣卫吓到李岩一家老小,特意指出是请。

“这是小事,殿下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董琨信誓旦旦地对朱慈烺保证道。

朱慈烺也投桃报李,说道:“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军,目前郑大人一人负责锦衣卫也是着实辛苦,董指挥使勤勉干练,其实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等有机会,慈烺会和父皇建议一二。”

董琨一听大喜,立时说道“如此,卑职就先行谢过殿下了。”一瞬间,连自称都改了。

朱慈烺笑笑说道:“这是应该的,董指挥使可是干才,万万不能埋没了。”

两人正说笑间,王承恩出来说道,殿下,陛下请您进去呢。

朱慈烺于是和董琨告辞,整了整自己的衣冠,走进了东暖阁。

看得身后的董琨羡慕不已。

进得东暖阁,朱慈烺见到崇祯帝高坐几案后面,一堆阁臣在一旁侍立,朱慈烺急忙和想和崇祯帝行礼,又和阁臣们见礼。

等见礼完毕,朱慈烺便说起了今天前往安定门和德胜门宣慰的事情,等听到将士们都大呼“陛下万岁!”“死战,死战”时,崇祯帝脸色潮红,十分激动,说道:“我大明忠诚之士何其多!”

至于“大皇子威武”之类的呼声就被朱慈烺选择性地遗忘了,只有傻子才会说这个话恶心自己。

“臣为陛下喝!”一旁的内阁大臣们也是齐齐对崇祯帝道贺。

崇祯帝也是微笑不止,于是和颜悦色地对朱慈烺说道:“皇儿辛苦,朕当重赏,皇儿想要什么?”

“慈烺什么都不想要,能为父皇分忧就是慈烺最开心的事。”朱慈烺立时化身乖宝宝。

听到朱慈烺的回答,崇祯帝更是满意了,一众阁臣也是称赞不已,一时间父慈子孝,君臣同心,其乐融融。

不一会儿,阁臣们都纷纷告退,朱慈烺见东暖阁里除了父子俩以外空无一人,便说道,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冯铨了。

听到朱慈烺的话,崇祯帝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了起来,“这个阉党竟然还敢上街来找事?看来还是便宜他了。”

“父皇且听儿臣细说,冯铨告诉儿臣他深感罪孽深重,目下国事维艰,他愿意变卖所有家产,给朝廷捐赠两万两银子。”朱慈烺继续说道。

听到这里崇祯帝脸色缓和了一点,但是还是继续说道:“黄鼠狼给鸡拜年,这个阉党肯定不安好心!”

“儿臣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儿臣觉得,目下朝廷缺钱,冯铨第一个跳出来捐赠银子,也不能苛责太过,不然会寒了其他人的心,就算是个千金买马骨吧?”

崇祯帝听了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朱慈烺见状,心里有了底,知道崇祯帝是为银子动了心,于是继续说道:“可是对于冯铨这样的阉党余孽,也不能轻易放过。

儿臣听说,《庄子·田子方》里说:‘夫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儿臣的理解就是,人生最大的痛苦是心死,有多痛苦呢,连人真的死了这种事,都要排在心死之后,你说是不是人生最大的痛苦。

咱们可以等冯铨变卖所有家产之后,给他赐个官,已显示父皇和朝廷对迷途知返的罪人的宽恕,让更多的人效仿,增加朝廷收入,暂缓目前缺钱的困局。

同时,也不能让冯铨之流好过,有人和儿臣建议,可将冯铨发往琼州府担任知府,做的不好就申饬,做得好也不迁任其他地方,让其一直在那个蛮荒之地终老。”

崇祯帝听了笑道:“这是何人出的主意?可真够损的。不过朕喜欢,就这样办吧!”

说完之后,崇祯帝又说道,“皇儿以后可不要与这样的人多接触,这人心术不正。”

朱慈烺说道:“孩儿省得,是那锦衣卫千户高文采对孩儿说道,孩儿以后远离他就是了。”

转眼间,朱慈烺就将高文采陷害了,不过也是没办法,要不然怎么将高文采调离京城,让其去南京锦衣卫的差事上呢?

毕竟高文采冒险去给祖大寿送信,也算是为朝廷立了大功,不奖赏一下不好吧,奖赏了就更不会打发他去南京锦衣卫的闲差了。

崇祯帝听了朱慈烺的话,信以为真,立时就对高文采的感官不好了,觉得这样的人不能在朱慈烺身边,甚至不能放在京师,太危险了。

“最近高千户也算是立了大功了,儿臣觉得可以让其擢拔到南京锦衣卫,以示父皇的隆恩。”朱慈烺再次进言。

对呀,这是一个好办法,既不让人说自己刻薄寡恩,又能将其远远打发走,还是皇儿聪明,崇祯帝心里暗暗赞叹,不禁频频点头。

见到崇祯帝的模样,朱慈烺也是暗暗松了口气,为了将来的布局,我容易吗?真是什么手段都使上了。

趁热打铁,朱慈烺继续说道,要么父皇就下一道圣旨,任命冯铨为琼州知府,等冯铨凑够了银两,儿臣让人直接送入宫中,然后给他圣旨前去赴任。

在明朝,皇帝直接下发的圣旨叫“中旨”,而中旨是不经过内阁副署,也不经过正规渠道下发的文件。

有些朝代这种文件是不合法的,但毕竟是皇帝的文件,一般还是执行了的,只不过通过这个渠道上位的人会被冠个不要脸的称号,不过冯铨这种人是不会在乎的。

不过崇祯帝还是郑重其事的让王承恩写下了圣旨,还让他去找了内阁首辅周廷儒做了副署,然后又交给朱慈烺。

“皇儿就去办吧,不过下不为例,仅此一次知道吗?”崇祯帝最后对朱慈烺严厉地说道。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