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lpl的东京女外援 > 第一章 我是edg对面的选手

第一章 我是edg对面的选手


  欧洲东部时间2015年10月9日晚上五点四十分钟,法国巴黎普尔曼会场,灯火通明。

  这里英雄联盟世界赛正在举行,而场下便是小组赛c组第二轮第三场,lpl战队edg迎战来自日本ljl的dfm战队。

  比赛接近尾声。

  信号声不绝的召唤师峡谷,dfm中路补兵的双人组,在无视野情况下踏入左侧河道。

  “皎月不在,就开大嘴!我扔大了!”草丛蹲伏的厂长clearlove果断往角落丢下爆破酒桶。

  轰!索利亚嘎同!

  pawn的亚索立刻跟上大招,飞身刀砍,随后艾克闪现eqa,三人的爆发瞬间将满血深渊巨口克格莫空中蒸发,接下来再杀掉dfm辅助锤石。

  团战结束,dfm发育最好的中单皎月才传送落地姗姗来迟。

  “拿大龙,五十秒复活,先拿大龙再一波!”厂长继续贯彻其稳健的指挥风格。

  实际上,到了如此大后期,杀了ad和辅助,上路又是裸水晶,拿不拿大龙区别已经不大。

  但即使如此,edg也不敢放下警惕,实在是这次小组赛lpl翻了太多次车。

  不说隔壁首轮零胜反向出q的lgd和首轮一胜节假日投降的ig,就连他们自己,也由于连续两次落败于skt,在击败dfm之前只得2-2的难堪战绩!

  更何况在这波5v4的团战前,他们竟然落后外卡ljl战队dfm三千经济!

  以东亚三国的历史渊源,几位选手完全能够想象局势落后下国内论坛的口诛笔伐是多么凶猛!

  “对面打野残血,应该回家了。皎月没来,在中路清兵。”辅助妹扣提醒道。

  edg全员松了口气。

  他们成功惩戒掉大龙,领着上路兵线高歌猛进,一路推进基地。

  而dfm孤独的皎月,依旧旁若无人地在中路清兵,连高地水晶也不守了。

  在路人排位里这样的做法说明那人已经是放弃抵抗,纯保起kda。

  终于。

  四十三分钟零六秒。

  dfm打野和上单惨死在泉水前,给edg多刷六千伤害和两人头。

  蓝色方水晶轰然破碎。

  解说长毛祝贺道,“恭喜edg,他们有惊无险地战胜dfm战队,仍然将出线希望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msi冠军,夺冠热门的edg,战胜之前四场小组赛全败的ljl战队,实属理所应当。

  但这场本不起眼的小组赛,又确实因其特殊性吸引到大量观众关注。

  远在华国的观众们纷纷起立呐喊,弹幕和评论瞬间刷满。

  “edg终于赢了,这下只要不出意外就大概率晋级淘汰赛!希望明后天,淘汰边缘的lgd和ig也能够绝地而生吧!”

  “好险,dfm这战队的女中单操作很厉害啊,差点凭一人之力就掀翻edg。”

  “确实,连pawn的亚索都压不住她的皎月,感觉对线和操作有lpl水平,外卡战队越来越强了!”

  “呵呵,edg小组赛打成这b样,确定不是他们太菜而是外卡太强?!”

  而岛国因为自家战队破天荒杀入世界赛通宵做云观众的高中生大学生们,不甘心地关掉直播界面,到推特和4ch发起两种截然不同的言论,前者友好恭喜edg,后者则是各种污言秽语。

  最后就是一致对dfm的女性选手表示赞叹与好奇。

  是的,这场比赛最引人注目的地方,dfm战队比赛席中单选手的位置,坐的居然是位容貌可爱清秀的女孩。

  而这位刚加入dfm不到一年,就带领战队杀入世界赛正赛的天才女选手,就是我们穿越过来的主角陶夏。

  当然,陶夏已经是前世的名称了,今生的她名叫桃谷美夏。

  游戏名称mika。

  ……

  比赛舞台一侧,dfm选手摘下耳机。

  “罪松哈密达啊……”

  “私密马赛!私密马赛!”

  “xksmhuxisnhixpjs……”

  听着耳畔熟悉而又陌生的半岛语与岛语,桃谷美夏心中很是难受,却并不完全因为比赛输掉。

  以dfm的配置实力闯出外卡赛已是意外,至于晋级淘汰赛,宛若痴人说梦。

  她只是想到过去,想到edg最终的结局,不禁哀伤继而恍惚。

  遥远记忆里,大学宿舍里的自己应该是烤串就可乐,以对lpl晋级淘汰赛唯一有开朗局面的战队,edg,怀以强烈期待的心态观看这局小组赛。

  她甚至深刻记忆着受乐观精神影响,自己看完比赛后在【膨胀】吧发的帖子。

  【情况还不算太坏,edg两败只能是小组第二晋级,而lgd和ig在第一轮双双送分的情况下,他们也最多小组第二晋级。

  也就是说lpl战队不存在八强内战的情况,决赛内战可能性微存!】

  想想那时候的自己正处于lpl天下无敌思想破碎后的幻灭期,仍然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对lpl以及edg的下限一无所知……

  那连续三年的黑暗期……

  s5,skt夺冠。

  s6,skt夺冠。

  s7,ssg夺冠。

  lck成就了赛区辉煌的历史,faker重新巩固大魔王的地位,一代老将安掌门摸到梦寐以求的桂冠,躺在荣光里退役。

  三年里,lpl夺冠的希望似乎总是存在,每年资本注入、引援、联赛如火如荼,到了世界赛却又次次被踩得稀碎……

  那三个赛季是每位华国lpl老观众心中永远的痛。

  “所以,我都已经是樱花妹了好吧!lpl的黑暗期关我桃子事!”桃谷美夏甩甩脑袋,想把阴影全都甩掉。

  重生穿越平行世界的她拥有原主整套十七年的记忆,有着在东京某化工业社团做中层社畜的父亲,继承祖传家业经营花店的母亲。

  还有可爱又懂事的妹妹,和蔼可亲的邻居同学,以及同战队这四位网瘾少年。

  而海外的陶夏以及他的家庭,在这个平行世界早已查无此人。

  所以,lpl的黑暗年代与重生东京的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凭借这具天赋异禀的身体振兴ljl,坐稳ljl第一中单的位置,每年两次公费旅游的机会,同时利用好自身优异容貌与实力猛挣日本人的达不溜,才是最舒服惬意的选择。

  切身处地代入土著樱花妹视角。

  看着对面意气风发的五位选手,想象这支刚赢过自己的战队,将在不久后八进四的比赛里迈入深渊,身为对手的自己本该是落井下石式地开心——这就是小组赛击败我的下场!让你们现在笑得开心,往后有你们哭的!

  前世还能失望透顶后对edg骂出,“明字八画,凯字八画,字字八画,年年八强。”

  或者,“恭喜edg战队反向突破队史晋级第十六强!”

  还有更直白的,“猪厂给我立刻滚去退役!”

  但她已经是东京女jk了。

  lpl,真不熟。

  uzi、厂长、vgod……

  这些id都是谁啊,咕咪马赛,我只是玩英雄联盟才一年的天才少女,faker是我偶像,真不认识这些连世界赛冠军都没拿过的选手呢。

  在今日之前,她一直是这样想。

  同样也是这样去做。

  快快乐乐地过崭新人生,悠哉悠哉地打英雄联盟,不为得失不为胜负而难过,就像所有的风男玩家那般,纯粹享受游戏的乐趣。

  可是,当世界赛之旅即将结束,前一轮lpl接连失利的消息传入耳中。

  今日再真正瞧着一脸青涩的妹扣,正处巅峰的厂长和deft,职业暮年腰伤缠身的pawn,还有满脸堆笑的河流之主amazingj,迎面走来,向着自己伸手相握。

  心中惨烈的回忆如同无底黑洞,要将她整个吞噬。

  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对lpl漠不关心。

  无法将刻入骨髓的青春记忆全部粉碎,即使换了身份成为樱花妹,也难以割舍融入骨血的朴素华国lpl观众的情怀。

  毕竟,如果否定了重生前的一切,就等于否定那来自华国名作陶夏的一切存在。

  既然都否定了那些,她为何还要在moba游戏环境冷淡的东京孤独地玩起英雄联盟,又为何要加入ljl。以重生三年的记忆炒币买比赛,狂挣w岂不是更轻松。

  甚至于,痛痛快快接受如今女性身份,找个富豪过上没羞没躁的婚后日子,空闲时间晒晒自拍看看动漫,才是名叫桃谷美夏的漂亮女孩该走的人生吧。

  桃谷美夏握住最后一位过来的选手,厂长滚烫的手掌。

  她心中给出答案,“是的,好气啊!我tm就是会对lpl输掉s5,s6和s7的比赛而难受,哪怕我现在身份证上都写着东京……”

  桃谷美夏松开手,对厂长用出一年多未曾说过的华国语言,“八强你们打fnc要遭重,提前认真研究他们吧,小心huni的上单瑞文和ad凯南。”

  s5的记忆过于遥远,反向q和金传灯又过于夺目,以至于回顾那局八强bo5的战况,她只依稀记得rekkes的招牌凯南和巅峰huni的锐雯。

  但或许仅仅是一句话的事情,结果就完全不同呢。

  “啊?你会说华文?!”厂长听得本次世界赛在全球范围内都爆火的ljl美女选手,清脆而又生疏的言语,第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桃谷美夏展颜而笑,“我是厂长你的粉丝,所以自学了华文。”

  早就想和厂长说这话了,只可惜暴打“偶像”没能成功,反而被“偶像”暴打。

  握手间隙短暂交流结束,她不再为预言式的提醒做更多解释,拿着自己的鼠标键盘离开。

  只留下对自己成为了美女选手的偶像沾沾自喜,同时又对提防fnc言论感到莫名其妙的厂长,在原地发呆。

  以及直播界面一地的发言。

  “刚才日本女选手好像和厂长说了什么吧!”

  “她好像还笑了!”

  “厂长这下太爽了吧!”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