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在大明养生百年 > 第145章 我为大明养生百年(全书完)

第145章 我为大明养生百年(全书完)




  洪武二十二年的这个夏天,注定不平静。

  首先是大明天子朱标掀起了浩大的反腐活动,整个大明勋贵都被波及,这一次天子是以国子监监生,太学学生,讲武堂武生来做棋子。

  大明被波及的勋贵列侯,足有数百人。

  李存义被赐死,李家半数家产充公,宁河王邓愈之子申国公邓镇凌迟,南雄侯赵庸,靖海侯吴祯,航海侯张赫,全都有被波及。

  一场浩大的清整吏治开始席卷全国。

  而汤和听闻李存义被赐死,顿时浑身发颤,结果中风不起。

  在北京的李善长得知结果,告老还乡,太上皇亲自准允他回家乡种田,并且告诫他,在地方要去官田农庄劳作,去牛棚放牛忆苦思甜,不忘当年起事为民之心!

  收到他影响,冯胜,傅友德,也纷纷“主动请缨”,下放各处的官田,皇庄,种地耕作,忆苦思甜,而同时也有大量的二代勋贵被安排进入官田农庄中上山下乡。

  大明也因此得到了巨量的存款和银钱。

  与此同时,高丽南北两边也发生剧变。

  李成桂有意反叛,结果被自己儿子李芳果挟持,但是在开京的高丽官员们许多投降了攻打到高丽的鲁王朱檀,纷纷要求处斩李成桂。

  而李成桂的五子李芳远不同意李芳果所作所为,两人互相攻击,最终李芳远击败李芳果,抢到了李成桂。

  李芳果率军投奔崔莹,二人开始在开京展开残酷的屠杀以异己活动,将许多投降明国的两班贵族家族杀的尸横遍野,大明水师虽然尽力救援,可也救护不及。

  开京肃清后,崔莹重振旗鼓,率军十万人,与李成桂和李芳远的北军,在高丽平壤附近大战,双方杀的天昏地暗,死伤无数,明军两不相帮,只是提供火枪和各种手雷,迫击炮。

  最后,崔莹被麾下军将捆束,拒不投降,最后被李成桂阵斩祭旗,可怜崔莹乃是高丽千古名将,不世出的一代奇人,自此陨落。

  随后,李成桂率领大军回攻开京,并且亲自向在海边游弋的大明鲁王朱檀投降。

  太上皇朱元璋,当即命令朱允熥为将,率军进入高丽平壤,又命令鲁王朱檀进驻开京。

  李成桂投上降表,请求高丽归附。

  朱元璋遍阅古籍,亲自赐名“朝鲜”,自此,高丽去国变省,成为大明朝鲜自治行省,只有治理权,没有管辖权和军权,李成桂担任首任高官。

  又命女真内侍亦失哈,自松花江出发,率领上百艘战船,沿着江流一路前往奴儿干地区,直至亨滚河口对岸的特林地方,正式开设奴儿干都司。

  他们船队行至善夷岛(库页岛),确认此地鲸海,夏季有洋流可以直接飘去皇太子殿下所说的瀛洲(美洲),便尽迁流民,罪犯来此定居,一来为进攻倭国日本做准备,二来伺机建造大船,在夏季前往瀛洲寻找高产作物。

  又在特林地方江边,背负层峦俯视绝壁断崖的山顶上,建造一座供奉观音菩萨的永宁寺。寺建成后,碑文分别用汉、女真、蒙、藏四种文字。

  自此,大元辽阳行省全部,岭北行省大部,包括大明蒙王朱允炆所坐镇的漠南蒙古,都已尽归大明掌握,而当年元朝汉官郭守敬曾经前往北极圈测绘黄道日历的谦谦所等地,也被北元投降后,赐封为“天元王”的前任北元天元汗招降。

  如此以来,大明在整个东北方向已经没有对手,仅有隔着金帐汗国和东察合台汗国的西北帖木儿帝国可堪一战,至于南方的安南陈朝,此时恰好也是内战不休。

  燕王朱棣服丧三月,前往安南坐镇,亲自指挥水军,手下大将张玉,丘福,朱能陆上以十万大军趁势一举击溃陈朝主力,之后命令投降的大海盗陈祖义等人,封锁安南海域,再诏令缅甸不准暗中资助陈朝。

  有强大的大明银币,大明宝钞所金钱优势开道,再加上大明有强大的水师优势,而陈朝如今再也没有元朝忽必烈时候的绝世名将,屡战屡败,且国内卖国党众多。

  不过五个月,陈朝自乱,上表请降。

  朱棣乘胜追击,又征集安南之人,以三十万安南人,十万明军,征讨不服从大明命令,偷偷资助安南的缅甸,在缅甸设立缅甸宣慰司,设置安缅行省,在旧港建旧港宣慰司,又诏令吕宋等地大部分岛屿土国加入大明安缅行省,满剌加等地华人聚集区纷纷响应,到了九月,整个安南,缅甸,吕宋,满剌加,大部分地区,已经遍地红旗。

  大明疆域,如今除了还未实控的青藏高原,已是北极阴山,南越海表。

  国朝未有之大势。

  天子朱标十分开心,亲自封朱棣长子,朱高炽为安缅王,世袭罔替,坐镇安南和缅甸行省,为大明经略南洋。

  只是,大量的新地盘,导致大明的国债券和银元出现了严重的短缺。

  大明甚至没完成第二个五年计划,就打下了万里疆域。

  幸亏有云南铜矿和漠南银矿,还有辽东的银矿金矿。

  又三年后,大明第二个五年计划完成,整个吕宋岛,全部进入大明版图,成为大明吕宋行省。

  此时,已经是洪武二十五年。

  庞大的海域带来了蓬勃的发展,在南洋地区的胡椒,木薯,甘蔗,大量的进入大明,糖果开始进入寻常百姓家,同时,海盐晒法也开始提上日程,海贸带来的大量利益,让大明的许多富商开始不那么关注盐巴,而盐巴的空缺,则由新兴的中小商人顶上,毕竟海贸一艘船,得上万两银子,普通人根本玩不起。

  到这一年,大明的过库存银,已经有一亿多块钱,折合白银五千余万两。

  大明的皇家银行,开遍各地,驿站通达天下。

  同时,得益于,漠北和辽东的大量铜矿,铁矿,还有琼州云南的铜矿,电话开始出现在了大明,第一条横跨大明南北两京的电话线开始架设,许多衙门用上了电话。

  更加便捷的电报也出现了,利用简单的二进制密码加密,只用几个电讯表达大量意思。

  国子监和太学,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优质的理工科学子,他们开始大量广泛的应用理工学术,来改变这个世界,纺织机,蒸汽机的研制也提上日程,洪武火铳已经能够应用纸壳子弹,火帽,这已经是洪武十八式,而更加先进的迫击炮和马拉炮也出现了,大明在西方和帖木儿汗国的屡次小摩擦全都胜利,屡次带兵去磨练的宁王朱权,肃王朱楧等,也在和帖木儿汗国骑兵交战中,逐步成长为优秀的将领。

  大明的百年政纲,逐步推进。

  春去秋来,一晃,就到了洪武三十五年,这一年的太上皇朱元璋陛下,已经七十四岁了。

  大明,南京城。

  皇城内,朱元璋面前摆放着刚刚接通的南北贯通直达电话,对那头的朱标说道:“标儿啊,咱想你了。”

  电话那头的朱标闻言,无奈道:“父皇啊,咱想回来,回不来,如今我大明想要攻略西域,急缺金银,现在瀛洲那边的开发初见成效,可是过去移民成本太高,而且那边的金矿十分难发掘,咱们只有把眼光盯在倭国岛国上了,如今的倭国岛国,分为大大小小数百个城邦领主,我大明想要攻略,并不难。”

  一边听着他们说话的朱雄英道:“爹,你可别掉以轻心,当年忽必烈两次征讨倭国都失败了,还有啊,现在倭国岛上,肯定还有当年流落倭国的江南军后裔,你可要善待他们。”

  朱标在电话中道:“知道了,咱又不是小孩子。”

  “哦对了,这帖木儿对我大明将西域全部收复,颇有意见,尤其是西域许多天方寺庙,原本是佛寺,青藏等地的佛头喇嘛趁着我大明重复西域,又过去传教,将佛寺开遍西域,雄英你怎么看?”

  大明如今的势力范围,已经到达了哈密和伊州。

  同时,南方,因为安缅行省的缘故,佛国重镇和阗重归大明,安南和缅甸,尤其是缅甸和青藏的佛头喇嘛,当年在元朝强大的时候,在西域也是横着走,在唐朝吐蕃强大的时候,吐蕃和阿拉伯天方打了一二百年,在西域争雄。

  如今大明过去,他们又趁机拓展势力。

  朱雄英笑道:“爹,这青藏也该回归我华夏旧土了吧?”

  “特战队锻炼的怎么样?”

  如今大明已经完成了三五计划,正在施行第四个一五计划,早已练出了精兵。

  “川西的吐蕃头人,在讲武堂进修的,早已拿出数十个计划,归附拉萨不在话下,棉衣棉鞋,高原所用的红景天等药物也已齐备。”

  朱雄英笑道:“那就好。”

  那边朱标却又道:“雄英啊,帖木儿遣使者来,想要将他孙女与你为妃,你看……”

  朱雄英却愣住,他抿嘴道:“可以啊,好说,将我划归的汉唐旧土还给我大明就行,我大明一向是威武之师,仁义之师,那汉唐旧土,大元时候本就是中国之地,如今还有一些地方被他帖木儿占着,他好意思吗?”

  “真的?”

  “真的呀,为了大明江山,我就牺牲一下吧。”

  “攻打倭国之后,此事再提上日程。”

  “对了爹,你得空回来看看,皇爷爷他现如今幸福过了头,整日抱着我儿子乐呵呵的说胡话,咱怀疑他得了老年痴呆。”

  朱雄英捂着话筒小声说。

  如今,蒸汽机还没影儿,但是高效能的风帆已经被研发出来了,使得海船航行快了十几倍。

  他说完后,却见身后朱元璋没有言语,不由疑惑回头。

  “爷爷,爷爷?”

  他扭头看去,却见朱元璋带着恬静的笑容,低垂着头,似是睡去了。

  朱雄英手愣住。

  “爹……”

  “嗯?”

  “皇爷爷去了……”

  洪武三十五年,大明洪武天子,华夏应运而生的天生圣人朱元璋,崩于应天皇宫。

  ……

  一晃,又是八十余年后。

  此时,大明的皇明政纲,已经实行了十三个一五计划。

  此时的大明,疆域远迈汉唐,虽陆地疆域不及大元,但是南方海域,安缅行省,吕宋行省,满剌加行省,华人遍地,通俗汉语,汉文,红旗漫天下。

  东方,瀛洲的阿拉斯加之地,早已经是明人众多,诸多淘金客,纷纷进入瀛洲中西部地区。

  而朝鲜行省,日本行省,早已不存在什么朝鲜人日本人,纷纷说汉语用汉字。

  大明北京城,这一任的大明皇家银行副行长,大明最高军事长官,携带各大行省高官,各部部长,纷纷前来,为大明太皇帝朱雄英庆生祝寿。

  他名为朱见深。

  大明如今已经形成了惯例,天子是象征性的,主管军事和皇家银行,掌握财权和军权,治理权,则是从内阁中选取优秀的内阁首辅。

  而天子,则是从每一届的朱明皇室中优中选优。

  五年一届,五年选举,之后连任。

  朱见深,因为三次犁庭扫穴,清除辽东女真人的威胁,被大明皇家银行行长,世界首富,日月不落帝国之主,朱雄英,亲自提名,经选举后成为本届皇帝。

  而各省因为情况复杂,比如朝鲜,比如安南,吕宋,满剌加等行省,需要一些世袭罔替的世家。

  所以,有些大明掌控不了治理的地方,只抓军权和财权,治理暂时下放。

  如今这一代的大明天子,皇家银行副行长,乃是朱见深。

  他身穿新式汉服,清凉不厚,又端庄大方,端着一碗长寿面,给了坐在轮椅上的大明皇家银行永久名誉行长,大明“太”皇帝朱雄英。

  之所以叫太皇帝,是因为他实在是太能活,一不注意,就活了近百岁。

  头发花白,但是身板儿依旧魁梧的朱雄英却精神矍铄,他将那碗长寿面接过去,看了看坐镇河中,世代为河中王的朱棣之子,朱祁镇,朱祁钰。

  二人,也是身材魁梧,面貌端正,长期在河中与西方诸国征战。

  “我先前吩咐的,可记下了?”

  不急着吃面,朱雄英问道。

  朱见深连忙道:“太皇帝,我们都记下了,国内如今资本过于发达,需要搞出股票来,将大量闲职资金吸入股市。”

  “南京和北京的科学院,在蒸汽机的研究上如何了?”

  “蒸汽机已大有成效,如今灌注烧钢法也已成形,我大明的后膛枪,机枪,都在试验,此次,后膛枪与五轮左轮机枪,在辽东剿灭女真立下了大功!”

  朱雄英瞥了眼说话的朱祁镇,不满道:“朱祁镇啊,你这厮能不能改改你爱吹牛的毛病,咱说了多少遍了,左轮枪是左轮枪,距离咱说的机枪差的还远,你知道为何你不能当皇帝?因为你这性子浮躁,沉不下心!”

  “本以为你在河中,与也先太师,还有满都海皇后那女人大战这么久,能沉稳点,看来你还是不行。”

  “二弟啊,下一届天子提名,不准给朱祁镇报名!”

  朱雄英对身后,已然是垂垂老矣,面貌斑白,坐在轮椅上的朱允炆说道。

  朱允炆已说不太出话语来,只能点点头。

  他早已禅让蒙王王位,如今在南京养老。

  他三弟朱允熥也是坐在轮椅上,对朱雄英道:“大哥,咱记下了,他若是敢报名,咱把他腿打断!”

  朱雄英道:“西域河中,自汉唐以降,到西辽,都有汉家好儿郎生存,一定要好生镇守,可惜四叔走得早,朱瞻基又是个短命鬼,不知养生,留下朱祁镇你这不争气的东西!”

  他翻了个白眼。

  朱祁镇却不敢反驳。

  朱雄英又看向朱祁钰,他继承了朱高炽的王位,朱高炽的儿子朱瞻基,因为自己爷爷朱棣镇守河中等地,承袭河中王,他父亲朱标又是安缅王,所以他的两个儿子朱祁镇朱祁钰,分别承袭河中王与安缅王,堪称是当今天下最有权势的家族,当然,这一切都因为朱棣能力太强,打安南臣缅甸,又和西方天骄帖木儿争雄西域,打下河中,这是何等的功劳,纵观史书,也没有几个藩王能做到!

  如今朱祁钰这大明安缅王,地位十分重要,因为安缅关系着旧港宣慰司和吕宋行省,满剌加行省,直接把控着大明的海贸要道。

  “天竺之事,断不可放弃,帖木儿汗国自帖木儿被四叔朱棣气死后,四分五裂,他那个孙子莫卧儿在天竺搞得风生水起,听说都攻陷一百三十余国,即将把天竺天方化。”

  “青藏的佛头喇嘛,屡次前来求援,你们要拿个方案出来,天竺乃佛土,不可全盘天方,你们的下一代,有成材的,可实封天竺,为我大明天竺王!”

  众人先是吃惊,随后大喜。

  如今大明的军事实力,打什么国家都是吊打。

  但是打下来如何治理,才是关键。

  朱雄英问道:“如今银行还有多少存款?”

  朱见深说了一个数字,朱雄英满意地点点头。

  “如今大明有多少子民?”

  “五万万子民!”

  “大明有多少疆域?”

  “北极阴山,南逾海表,东抵日出,西接日落,纵汉唐大元不可及,日月永不落也。”

  朱雄英满意地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身子一颤唏嘘到:“我已为大明养生百年了啊……”

  忽然想到什么,他连忙问道:“番薯和土豆,玉米良种可配出来了?”

  众人见他表情,都紧张起来,连忙点头。

  “那,那我安排下去的,袁祖杂交水稻?”

  “太皇帝,已经在试种了,亩产如今越有五百多斤,若是肥料给的足,能到七百斤。”

  朱雄英眼神恍惚起来,他满意地点点头,恍惚间仿佛看到了那个下午,他依偎在朱元璋怀里,脚搭在朱标的脚上,他犹如小兽,蜷缩着睡觉的下午。

  “爹?”

  “嗯?”

  “咱睡会儿……”

  全书完。

  新书,《诛元》已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