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咕哒助今天也要抢冠位 > 第34章 横滨文豪07

第34章 横滨文豪07


兽[beast], 他曾经见过……

beast1,怜悯之兽,盖提亚——那个为人类复杂情绪感到悲哀以至于想要毁灭人理的伪魔术王。

beast2, 回归之兽,提亚马特——那个被自己的孩子深深伤害却还想着去爱,只不过用错了方法的可怜创世母神。

beast4, 比较之兽,凯茜帕鲁格——那个明明是灵长类杀手却为了拯救身为人类的玛修而牺牲了自己理性与特性的芙芙。

beast……多么悲伤与无助的词。

但眼前这个女人不同, 在直死之魔眼所看到的世界中, 那导致“非人性”部分诞生存在的根源……是最根本、最浓郁的欲1望。

很纯粹,但是很危险。

她已经无可救药了。

佐助手中的刀刃卷起阵阵气浪,高温导致刀身赤红,佐助看了一眼刀刃,眼中血红六芒星浮现一瞬, 暗色的火焰瞬间覆盖其上——那是能燃尽一切物质、灼烧一切污秽的神之火焰、天照。

刚刚来自杀生院祈荒的攻击仅仅是精神攻击, 对于佐助这种精神世界无比强大的存在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紫式部在哪里?”佐助强压下心中信恐惧而出现的波动。他人生中仅仅正面面对过一次[人类恶], 那就是beast1盖提亚。

那一次他所面对的仅仅是失去权能的人类恶,而这次……他面前站着的,是真真正正的beast。

“真可惜。”杀生院祈荒没有回答佐助的问题,她纤长的手指抵住红唇, 唇角带着喜悦的笑:“如果你不是敌人的话,我很愿意吸引你成为我的信徒。如今看来,只能让你与我成为一体了呢。”

“谁会和你成为一体啊。”佐助手中瞬身之印迅速结成,火光闪动之间他已经消失在原地。

背后偷袭是忍者的一贯战法,且有奇效。

但杀生院祈荒不闪不避,手中一个诡异的印缓缓结成,口中轻轻吐出悠扬的话语:“金刚界智拳经。”

剑身击打在杀生院祈荒的后背, 天照之火也确确实实沾染上那魔性菩萨的身躯。黑炎爆燃,瞬间吞没了一切。

但佐助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喜悦,反而有种令人寒毛刺骨的危机感骤然浮现。

“大头七野干法。”黑炎还未散去,但杀生院祈荒的声音却淡淡响起。随后,几个能量球瞬间从黑炎中飞出,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速度侵袭向佐助。

佐助手中打刀挥舞,沿着视野中的因果线狠狠斩下。能量球被轻易的解体,与此同时,杀生院祈荒的身影也在黑炎中渐渐清晰。

又是无效化的能力吗?

佐助甩了甩手中的打刀,其上附着的火遁查克拉与天照之炎悄然消失。

这种时候果然还是单纯的打击配合能看破因果线的直死之魔眼可以有效打击这类能力,但是……

佐助的瞳孔猛地一缩:为什么?因果线如此模糊不堪、如此杂乱繁多?

“呵呵呵呵……真是个可爱的孩子。”杀生院祈荒掩嘴轻笑,残忍的话语被轻轻吐出:“那双眼睛能看到因果线吧,我身上的因果……可是多到数不清呢 ——”

佐助咬了咬牙:“那就全部斩断!”他的目光飞速在杀生院祈荒身上移动,他必须迅速找出那条代表着无效化能力的线。

每划掉一条因果线都是对“死”这一概念的更深层次理解。

他和两仪式不同,虽然是来自阿赖耶直接赠与,但他终究没有亲身接触过根源最深处,也没有第二人格来承担部分压力。无限制的使用下去的话……恐怕会陷入疯狂。

“来吧,能否给我一些惊喜呢——”杀生院祈荒舔了舔略干涸的嘴唇,琥珀偏赤金的兽瞳沉醉地盯着佐助:“大头七野干法。”

杀生院祈荒松开手中捏着的印,几个比刚刚大了不止三倍的魔力球从掌心射|出,佐助转起手中打刀,将几个魔力球一刀斩成两半。转身单手结印,由千鸟组成的手里剑从四面八方向着杀生院祈荒袭去。

手里剑激起阵阵尘埃,但待烟尘散尽后原地却没有杀生院祈荒的身影。

佐助下意识的抬头,正好看到杀生院祈荒漂浮在半空中。

躲开了?

佐助愣了一下,手中千鸟再度凝结。虽然麻痹等同于无效,但雷遁的锐利程度明显是火遁所不能及的。

只见杀生院祈荒手中再次掐住奇怪的手印,之前之前见过一次的金光再次降临。同时,打中杀生院祈荒的千鸟千本再次被无效化。

佐助感到大脑猛的晕眩,明显这次的精神攻击强大了不少。

“胎蔵界理拳印。”这是之前未出现过的招式,封印攻击,攻击禁止。

“嘁,果然是印吗?”佐助吃力的蹲下身子,封印……简直太作弊了。

他抬起手召唤出须佐能乎,让防御遍布全身:“神罗天征——”

这仅仅是一个小型的神罗天征,防止对周边环境造成破坏是一方面,而杀生院祈荒究竟能不能弹走也是个未知数。

果然。

当神罗天征触碰到杀生院祈荒之时,一股巨大的反作用力来到佐助身上。

佐助微微一笑。从本质上讲神罗天征并不能算攻击,而是一种防御手段。果然这种类型的伪攻击是被判定为“无法无效化”的吗?

“水遁水牢术。”佐助飞速结印,这还是他第一次使用曾经用写轮眼拷贝的卡卡西使用的水遁。

得到轮回眼后,忍者原本不可能拥有的五种属性查克拉变化会自动变的可以使用,那些他曾经无意之中拷贝下来的忍术变的有了用武之地。说到底大部分的忍术来自他曾经的老师——旗木卡卡西,一个拥有写轮眼的外族。

“啊啦。”头一次遇到这种目标仅仅是为了限制行动的招数,杀生院祈荒也是惊讶了一小下。

她站在水牢中间,静静放下手中的印。琥珀色的眸子看着佐助,眼神中充满了莫名的恋爱与慈祥。

“那我就将这个赏赐给你吧。”魔性菩萨抬起手,手中隐隐有暗色光芒闪动。正当她要有所行动时,她浑身一震。

杀生院祈荒收回手,微微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下一瞬,水牢术破碎,落下的水打湿了她的衣襟,勾勒出曼妙的身姿。

“下次见,可爱的救世主~希望你能多过一会儿。”杀生院祈荒挥了挥手,转瞬间身影化为灵子消失在半空中。

佐助愣了愣,骤然消失的压力让他不由一泄力。他整个人跪坐在地上,冷汗不自觉的自额头流下,他连幻术已经失效都没有发现。

心脏有种被勒紧的感觉,呼吸与血液循环无法达成一致的感觉十分难受。

佐助无助的呼吸着,曾经犯过的过呼吸症有再度复发的感觉。

不,不是。

是有什么东西在……

“你没事吧……”旁边有一个穿着米色斗篷带着黑框眼镜的女性小心翼翼地靠近佐助。

佐助捂着自己的喉咙,但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他眼神迷离的看向那位女性,确认没有危险后又低回头去。

“要去……医院吗?”那位女性十分紧张,看到如此无助的佐助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我去叫人。”

那人说完,立刻小跑冲向旁边的大楼。

雷钵街某个地下室中,红发红眸的小女孩儿拿着手中的玩偶笑地无比狰狞。

“嘻嘻嘻嘻……好看的人偶,漂亮的眼睛,好用的花花~”她死死捏着玩偶的脖子,“但是还不完全属于我……爱丽丝好伤心——”

她手中的玩偶穿着繁丽的和服,盘着整齐的发髻。和服上的火焰图纹熠熠生辉,发髻上的祥云簪子无比夺目。

那个娃娃黑发黑眸,唇间一点朱红,美的不可方物

“但是没关系!很快、很快那就是属于爱丽丝的啦~”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好幸福——”

佐助用力抓着地面,指尖已经渗出血来。

他想起来了,刚刚、那朵花……果然是有问题的。

为什么没有看到因果线?昏昏沉沉中佐助不断质问着自己。

啊,他懂了。那个时候的咒术还没有与自己产生因果吗?

延时……吗?

但是……稍稍晚了一些啊……

“master!”耳边传来正太童话家的大叔音,但身体已经倒向地面。

“master!”还有贞德与爱丽丝的声音。

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瞬,他看见了布满樱花的湖蓝色和服。

津岛修治握着佐助的手,那原本炙热的温度已经变地冰凉。他抬起头,看向跟在贞德身后身穿紫色西式礼服的女人:“拜托了,紫式部小姐。”

女人放下撑着的伞,走到佐助身边。阴阳道的咒术被使用,佐助的脸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好看。

“我才离开半天而已。”真正的紫式部叹了口气,同样看向津岛修治:“要给我解释明白。我的的确确是有文艺复兴的想法和举动,但也不至于傻到去port mafia的本部!”

这个紫式部的职介赫然是……caster。

作者有话要说:  唔姆,后两周主要更隔壁死寂之瞳,有兴趣的可以去瞄一眼~

开了轮回眼可以用五种查克拉是阵之书上的。于是我就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