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咕哒助今天也要抢冠位 > 第40章 横滨文豪13

第40章 横滨文豪13


这个世界横滨外围的海域很深, 可能是因为近海部分都使用人造岛填满了的原因。所以原本的深海区成为了现在的近海,这也是为何这个世界的横滨养殖产业不繁荣的原因。

几分钟后,佐助和中原中也相继从海面钻出。

江户川乱步咬着不知道之前放在哪里的棒棒糖, 想看傻子一样看着二人:“你们以为自己是人鱼吗?不带氧气瓶的……”

佐助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说着因果线向下潜,却发现海底那里有一个仅仅直径6米左右的洞穴, 深度无法估量。至少用佐助的眼睛无法看到因果线的尽头。在水压如此之强的深海居然存在一个洞穴……果然是有什么超自然力量吧。

中原中也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使用重力将自己和佐助身上的海水分离, 对佐助说到:“我去取潜水装置, 你们在这里等?”

佐助不着痕迹的点点头,他和乱步在这里等其实是最好的选择。

以中原中也飞行的速度可能用不了五分钟就可以回到岸边,port mafia的产业有不少在临海区域,拿两套潜水装置也就十分钟的事。

中原中也使用异能力飞离这片区域,佐助顺手将乱步放了出来, 从巴比伦之门中掏出了维摩纳, 把它当船丢在海面上, 然后带着江户川乱步爬了上去。

虽然这个也可以飞,但是佐助了没有多余的魔力来驱动它。

说起来,这个可以当潜艇吗?

这么想着,佐助向下一用力, 操纵着维摩纳就往海里钻。与此同时,乱步爆发出了一声尖叫:“不行!!!”

几秒后,维摩纳重新浮出水面,还带着两个湿漉漉的乘客。

乱步嘴里的棒棒糖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他怨念的看着佐助并说到:“它在天上防风吗?”

佐助沉默了。

好像是……不防?

江户川乱步伸手像摸小猫一样摸了摸佐助的头,然后从湿透了的披风里重新拿出两根棒棒糖并将其中一个拆开塞到佐助手里:“给,吃的。”

佐助结果棒棒糖舔了一口后愣住了:番茄味儿的???

#你们世界好神奇#

中原中也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人如同湿漉漉的小奶猫在黄金的方舟上排排坐。

“喂, 我就走了不到十分钟……你们干什么了。”中原中也丢下两个氧气瓶,无奈的看着两个大猫。

“没干什么。”佐助“看向”中原中也。

“吃棒棒糖啊。”江户川乱步向中原中也晃了晃手里的棒棒糖:“帽子君要吗?”

中原中也压了压帽子,在方舟上坐下。

“所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中原中也看了看手里已经变成了一根棍的棒棒糖默默叹气。

为什么他吃草莓味儿棒棒糖吃得这么high?!(摔)

“你怎么那么慢,走了啊。”佐助背上氧气瓶,嫌弃的“看”了中原中也一眼。

“……”到底是谁先蹲在那里吃棒棒糖的?!中原中也内心拍桌:“麻烦的小鬼。”

江户川乱步依然留在上面,佐助则带着中原中也向目的地游去。

接近那个洞穴,两人都感受到了很强的阻力,中原中也下意识的加重了两人身上的重力。

洞穴入口处有一层薄薄的胶质体,越过了那个……

“什么?!”中原中也的帽子差点没飞起来。海水在洞穴里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干燥的空气……自然下坠。

刚刚被加重的重力立刻消失,中原中也操纵着异能力使两人漂浮了起来。

“啧。”佐助轻啧了一下。原本模模糊糊的因果线忽然清晰,如同被刚刚那层胶质体所阻断一般。

洞穴的重点很明确——是如同型月世界的虚数空间一般的存在。

在目光所及之处,一本空白的书静静悬浮在那里,而旁边站着一个身穿黑色大衣带着红色围巾的人。

“哦呀,这可是稀客……”那人转过头来,他的身形有些虚幻,如同泡沫一般似乎一触就散。

“你是……太宰?!”中原中也的瞳孔猛的一缩:“这身衣服是……不、你不是太宰。”

“你们要找那个潜伏在书里的家伙吧。我把他封印在第三十九页了。”男人轻轻说着,眼神却离不开中原中也。

“你看上去快要死了呢。”佐助轻轻说到。他的眼睛现在只能看到因果线,正常的人应该会被因果线包围形成一个人形,而面前的这个人不同,他身上唯一还鲜活着的因果线只有一条——那就是与这个世界的世界意识所连接的因果线。

“你抹杀了自己与世界的关系吗?为了改变什么。”佐助敏锐的得出了事情的真相。曾经的他亲手抹杀过一条最最重要的因果,而那本应该是“局中之人”永远也无法逃离的因果轮回。

佐助可以看到,在那个男人身后怒吼着的世界意识。

男人看了佐助一眼,同时也看见了那双闪烁着的魔眼,他笑了笑:“我不后悔。”

作为某个世界的“主角”,他改变了原本的一切,修正力却一点都无法修复——因为“主角”死了。

“能再见你一面我很开心,中也。”依然蒙着一只眼睛的男人走向中原中也:“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佐助静静感受着一切——他透过这两个人看到了曾经宇智波一族最后的那对子嗣。

“还有……”属于太宰治又不是太宰治的声音在中原中也耳边响起:“我爱你。”

说罢,如同最后的诀别,那个仅仅见到不到五分钟的男人化为一片粉尘消失。

最后的最后,绷带散开,一直被封闭着的眼睛终于露出了微笑。

那般甜美、那般动人。

那个人……真的适合微笑。

他应该在阳光下,不应该如同蛆虫般苟且偷生。

他应该有自己的生存目标。

他应该……活下去。

中原中也碰了碰自己的耳朵,又烦恼的按了按帽子:“不管哪个青花鱼都是一样的麻烦。”

与太宰治预料中的不同,中原中也可是很早以前就知道太宰治对他有意思。而且正当他准备先一步告白的时候……太宰治叛逃了,因为一个他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

这让他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佐助上前拿起那本牵连着整个世界的“书”,强烈的因果线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根本看不到手里的东西,只能如同盲人一般摸索着翻到第三十九页。在接触到那一页的一瞬,佐助就知道那个男人说得是真的。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意识可以被轻易知晓,佐助将那一页撕下来,使用了小型的火遁将其点燃,同时,中原中也也拿过了那本书。

前三十八页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认识那个字迹——那是太宰治的。

内容像是一个剧本,又像是与命运的抗争,看着看着,这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港黑干部竟静静地落下泪来。

随着一声惨叫,佐助烧光了那张书页。也久违的光明也重新到来。佐助眨了眨眼,看向中原中也:“你哭了。”

中原中也一愣,伸手抚摸了一下脸颊,黑色的手套被润湿——原来他真的哭了。

“要拿走吗?那个东西。”佐助指了指中原中也手里的“书”。

“不,”中原中也撕下前三十八页后松开手,让书重新悬浮在这篇空间中,“这个带来灾厄的东西……还是永远也不要出现了。”说罢,那些书页被重力狠狠地撕成碎片。

“那可是万能的许愿机。”佐助疑惑,连他自己都向圣杯许过愿望,想来真正无欲无求的人基本不存在吧。

“我的愿望怎么可能依靠这些外物来实现?”中原中也摇摇头,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但随后他便愣住了,因为四周漆黑一片,根本没有来时的通道。

佐助叹了口气,走到中原中也身边:“这是世界意识所存在的空间,一般来说是没有出入口的,我们刚刚进来的通道估计是刚刚那个男人制造的,乱步先生能察觉到也是接受到了被泄露的讯息。”

“那怎么办?”中原中也看向佐助,他这么说一定是有出去的办法。

佐助左眼紫色的六勾玉轮回眼浮现,下一瞬,一个通道被打开,佐助推了推中原中也:“直接出去就行了。”

中原中也也没多想,本着对方不会坑自己的想法一脚踏了出去。

下一瞬,暴怒声在黄泉比良坂另一端响起:“你搞什么?!怎么是水里?!”

佐助也踏出去,轻轻落在海面上,然后跳进维摩纳中:“肯定是有误差的啊,你居然都不防备一下。”

中原中也从海水里冲出,落在方舟上:“你绝对是故意的。”绝对是为了报复第一次见面他把须佐能乎踢坏了。

“没有。”佐助从巴比伦之门中摸出几个储存魔力的宝石安装在维摩纳上。得到充足燃料的维摩纳腾空而起,向着海岸线冲去。

“别忘了告白。”江户川乱步忽然说了一句。

“谁要去告白啊!”某个干部大人怒吼出声。

作者有话要说:  #凌晨还有一更……(大概)

#那个《我的写轮眼果然有问题》是和很多小伙伴一起写的系列文之一,应该近期就会开,不介意的话去收藏一下吧。

#感谢在2020-08-05 23:37:14~2020-08-06 23:48: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3174036 1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