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咕哒助今天也要抢冠位 > 第53章 木叶飞舞之处09

第53章 木叶飞舞之处09


“佐助, 我们坐雷车去?”水月拦住准备徒步的佐助。

“雷车?”这什么操作?

“就是那个,充了查克拉就会跑的。不用人和马拉,很长很长的……啊, 解释不明白。”水月放弃挣扎。

佐助却听懂了, 在科技侧与魔法侧都十分发达的世界呆了两年, 甚至还去中世纪欧洲跑过的他能明白水月的意思。

这不就是……电车吗?还是高铁?

“那就坐那个电……雷车。”佐助对忍者们搞出来的交通工具十分有兴趣。

这种查克拉的应用类似于将魔法侧与科学侧合为一体,在型月世界中除了迦勒底和彷徨海外并没有任何将二者结合的成果。科学侧的人大部分不知道魔法侧的存在, 魔法侧的人瞧不起科学侧, 认为他们是邪道。

但是存在即合理,没有什么是邪道。科学侧与魔法侧结合的力量在迦勒底中已经被展现的淋漓尽致,能修复人理和那些掺着超越外界百倍以上的高科技仪器是什么分不开的。

泛人类史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到电脑普及用了几百年,而忍界只用了短短十几年……

真是可怕。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迦勒底和彷徨海的科技能比外界发达百倍以上。

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了, 但是木叶的雷车站为了中忍考试加排了几辆车,恰恰好有前往雷之国的。

众人买票上车。在走进雷车的下一瞬, 佐助愣了愣,随后露出了一个不容易察觉的笑容。

雷车给佐助的感觉类似于早期的火车, 他按着票标的座位号坐下,透过玻璃看向木叶。

“佐助, 这辆车会经过汤之国, 反正离中忍考试还有九天,要不去放松一下?”水月在佐助对面坐下。

佐助坐的是靠窗的位置, 他的身边是杰克, 杰克旁边是香磷,他和重吾只能坐到另一边。

佐助想了一下,说道:“好。”

水月双手撑着餐桌,看着心思明显不在这里的佐助。这个人不管过去多久还是那么吸引人啊……

雷车的虽然比起徒步快了很多,但毕竟雷之国离木叶很远, 大概需要一天多才能到。

水月和香磷心里揣着事儿,难得没有吵架,佐助难得在鹰小队体会到了何为“安静”。他轻轻合上眼,陷入睡眠,有杰克在身边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列车在颠簸中行驶出了火之国,时间已到凌晨,整个车厢的人几乎都沉沉睡去。

一个身影通过车厢之间的拉门走了进来,目标直指佐助这一桌。

毫无睡意的杰克眨了眨眼,忽然也闭上了眼睛装睡。

“啊——是稀血……那么多,那么好闻。吃掉的话我也可以成为上弦吧——趁着那位大人身边还没有可恶的上弦被召唤出来——”他伸出有着尖利指甲的手,伸向在他的感知中稀血最浓郁的佐助。

“我劝你最好把手收回去。”佐助换换睁开眼,蔚蓝中带着猩红的双眸看向来人。

“啊啦,好奇怪。居然没睡着吗?”来人的左眼中写着“下壹”二字。

“我从上车的时候就发现你了,蹲在车顶……丑陋而又恶心的生物。”佐助起身,按着座椅的靠背翻出来,手中打刀架在对方脖子上。

“哈哈哈哈……这里又没有鬼杀队,你拿什么杀我?”魇梦露出扭曲的笑容。

黑色的火焰瞬间覆盖刀身,魇梦的身体被天照所沾染。

身体被浸满了日之力的火焰灼烧,魇梦的双眼微微瞪大:“这种力量……好美妙——哈哈哈哈哈,吃掉你、吃掉你!那样……我可以超越那位大人,成为真正的鬼王!”

他自行切断被黑炎灼烧的脖颈,头颅滚到地上蠕动着融入地板。

佐助甩了甩刀,转头推了推坐在最外面的香磷:“醒醒,香磷。”

香磷并没有反应,佐助皱了皱眉,他转身去叫重吾和水月。鹰小队众人可能中了敌人的术……

佐助这么想着,又取出了一把匕首。只要是敌人的术,他就可以采用“斩断因果线”的方式来解除。

他必须叫醒他们。根据他刚才的观察,那个鬼身体上延伸出来的因果线与这辆列车牢牢连在一起。恐怕对方已经和列车融为一体,他可以保证能杀死对方,但是他无法保证这一车400多个乘客的安全。

干脆利落的斩断他们身上连着列车的一条奇怪因果线,佐助成功叫醒了三人。

“唔,佐助,怎么了?”香磷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向佐助,“刚刚做了个好梦呢。”

“有敌袭。”重吾第一时间判断出情况。

佐助点点头:“你们去保护乘客。一人一个车厢,香磷和杰克一起。最后两个个车厢我派影分|身去。”他抬手结出影分|身之术的印,两个与他并无不同的分|身瞬间出现,而后立刻奔着车尾跑去。

“有三个妈妈——”杰克微微瞪大了双眼,感觉很幸福怎么破。

“收到!”鹰小队三人应到,香磷和杰克留在这一节车厢,水月和重吾则去往其他车厢。

佐助点点头后立刻打破车窗的玻璃翻到车顶,视野中并没有敌人的身影。他闭上眼,启用魔力感应回路去探索对方的所在。

在他现在的视野中,他脚下的列车整个都散发着魔力。而魔力最聚集的地方是……

找到了,在车头。

佐助足尖轻点,整个人向着车头冲去。

脚下的车棚蠕动着,猛的探出无数生长着肉瘤的触手。

佐助挥动手中打刀,将阻挡他步伐的触手通通斩断。天照和加具土命极其耗费查克拉,能少用还是少用为好。

这次面对的鬼和之前在湖边杀死的不同,虽然两者的实力在佐助眼中没什么差别,但是他们的存在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根据佐助利用直死之魔眼地观察,他们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忍者世界平民被侵蚀而成,一个是被最初的那个鬼所召唤出的。

后者在杀死原初之鬼后会自然消失,而占绝大部分的确实前者,那种鬼……只有一个一个杀干净才行。

佐助前行的同时看了眼周围的地形,再过不久就回到汤之国了,他必须在这之前解决一切。说好的去泡温泉可不能过站了。

佐助现在车头顶部,脚下是恶心异常的肉瘤触手。他皱了皱眉,直接召唤出须佐能乎,操作着须佐能乎直接连着触手层在棚顶破了个洞。而后他收起须佐能乎跳了下去。

驾驶室里非常阴暗,前面的窗户也被严严实实的遮住,几乎没有一丝光亮。佐助皱了皱眉,打开视野更清晰的写轮眼。

驾驶员也陷入了沉睡,而这个空间的地板墙壁乃至于天花板都被触手严密地包裹起来,简直像一个大型的蟹笼,充满了危险而诱使猎鬼人进入。

“藏头露尾的鼠辈,你不是说要吃掉我吗?”佐助出声道:“与其让我揪你出来,自己主动站出来会比较好吧。”

对方依然没有动静,忽然,四周墙壁上的肉瘤剧烈的蠕动起来,每一个肉瘤都变成写有“梦”字的眼球张开。

“强制昏迷睡眠眼。”

佐助纹丝不动,只不过已经切换成了直死之魔眼。他的视野中聪四面八方射过来的术如同一段段乐谱,他可以看到那些术的因果线……并斩断。

如同小时候鼬教他的手里剑之术,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小刀——那同样是来自英灵们的礼物。

他腾身而起,手中小刀接连射出,斩断了术的因果线,而后直直插|入那些令人新生恐惧的眼球。

“啊啊啊啊啊——”鬼发出了惨叫声。

佐助落在地上,抽出腰间的打刀,剑尖朝下:“是在下面吧。”

“千鸟锐枪!”由雷属性查克拉组成的刀刃直接插|入地板,佐助手腕一动,整个地面被完整的切开。

列车抖了抖,地面开始快速修复。

“果然……吗?”佐助再次举起刀,沿着眼中看到的死线(因果线)切下。

这次他所切断的,是这只鬼与列车的联系。

“该、该死……”被迫回复原型的魇梦恐惧的往后退了退。在忍界纵横了半年,此刻的他终于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没有那种火焰……也不是日轮刀……你、你做了什么啊啊啊!!!”

佐助不语,只是静静看着对方。

那是……能斩断万物的直死之魔眼啊。

“告诉我,鬼的弱点是什么?”刚刚投射|出去的小刀尾端都系着由魔兽的筋制作而成的丝线,丝线构成一个无法逃脱的牢笼,将魇梦困住。

“哈、哈哈哈哈……为了那位大人的胜利……”魇梦笑着。

忽然,他的笑容凝固了。

后背传来灼烧的疼痛,他的余光看到了迎接拂晓的山巅。

啊,原来已经天亮了啊……

这就是……阳光吗?

在佐助诧异的目光下,魇梦缓缓化为灰烬消失。

佐助沉默了一下,回收好小刀后拉开驾驶室的门走了出去。

他明白了,鬼惧怕他天照火焰的理由。

他们怕的不是火焰。

是来自天照大御神与太阳神之子的祝福。

鬼真正所怕的……

是太阳啊。

作者有话要说:  为啥蛇叔没发现鬼的弱点?

傻孩子,蛇窟在地下。(斜眼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