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咕哒助今天也要抢冠位 > 水产家族08

水产家族08


伴随着赤雷的闪光,一袭红衣的莫德雷德挡在蓝波身前,碧色的双眸中压抑着怒意与血气。

没有童年,甚至没怎么接触过真正小孩子的莫德雷德意外的和蓝波一平相处的很好。

看到莫德雷德的到来,蓝波把即将弹出来的紫色火箭筒又塞回头发里。虽然总是一副“蓝波大人天下第一”的样子,但说起来,这只不过是个五岁的孩子。

蓝波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他抱住莫德雷德的腿,委屈道:“呜——蓝波大人被欺负了,小狮子快上!”

刚从河堤上跳下来的佐助听到蓝波对莫德雷德的称呼,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狮子”吗?很合适的称呼啊。

莫德雷德当然没错过佐助的笑声,她迅速回头瞪了佐助一眼,而后对他道:“master,小鬼头就交给你了。”

“嗯。”佐助过来将蓝波抱起,又远远跳开。他一直秉承着不干涉英灵任何行为的原则,他清楚的知晓自身的存在仅仅是众英灵之间的纽带。

没有人有能力领导那些高傲的英灵们,也没有人有那个资格。

蓝波难得安静的被佐助抱着。虽然斯夸罗来袭的那天仅仅是惊鸿一睹,但佐助那身可怕的气势与那张好看到极致的脸还是给这个孩子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

虽然很强大很冰冷,但莫名让人感到安心。

对于善恶的判断,小孩子往往才是最敏锐的。

佐助并不讨厌小孩子,甚至因为杰克、童谣几人的存在而对小孩子充满善意。

他微微低头,看向怀里的蓝波,无视蓝波盯着他的那双闪烁着小星星的眼睛,佐助将目光投向了戴在蓝波头发上的那半枚彭格列戒指。

他们果然是在抢这个啊……

顺走了半枚雨之彭格列戒指的佐助心中生起一丝丝心虚。

余光看到佐助和蓝波已经退开,莫德雷德便不再有顾忌,浑身气势瞬间拔升了一个等级。

列威抽出自己背后的电伞,向后跳开一步,拉开距离并摆出进攻的姿态。莫德雷德那身宛如修罗的气势让他几欲拔腿就跑,但属于巴利安暗杀部队成员的尊严让他稳住身形。

就算是为了他所效忠的那个人,他也绝不能退缩!

“在下彭格列暗杀部队巴利安旗下雷击队队长列威亚坦,今日必将为首领带去胜利!”

将弑王之剑扛在肩上,叛逆的骑士嘴角勾起轻蔑的笑:“不错的眼神,可惜……弱小的可怕。吾乃反叛者莫德雷德,接下来,就请把你的首级留下吧。”

“喝!”

将八把电伞甩出,借助几把伞间储存的电能,伞在半空悬浮住。雷电之力化为电光直直劈向莫德雷德。

“这种程度吗?”躲也不躲,莫德雷德执剑横斩,将电光从中斩开。

“什么?!”从未见过能轻易粉碎自然之力的人,列威神色凝重,配上莫德雷德那身逐渐沸腾的杀气,他清楚的意识到——赢不了的、绝对赢不了的。

列威抬手,控制着八把电伞全力攻击,莫德雷德的身形被吞没在耀眼的光芒之中,她脚下不大的草坪被雷电灼烧的漆黑一片,并传来焦灼的气味。

正当列威悄悄放松警惕时,他的眼前一花,绯红的身影已然来到近前。被重击的疼痛从腹部传来,待列威再回过神,他已被莫德雷德踩在脚下。

映入眼帘的是连衣角都整洁如常的少女身影。

“怎么可能?!”

列威不敢置信,就连他所视为生存意义的首领都无法在正面接下他全力攻击后毫发无伤,这个少女又是何方神圣?!

佐助的眼中无比沉静,这种程度的攻击甚至不如一个千鸟,又怎能伤英灵半分?

莫德雷德的剑悬于列威鼻尖上半分,目光冷凝地盯着他:“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反正世界基石已经拿到手,就算杀一两个也不会遭到驱逐……”

说到这里,她悄悄回头看向佐助,发现他并无反应,甚至抱着蓝波转过身,才继续道:“既然动了不改动的人,就要做好付出最沉重代价的心理准备。”

骑士剑缓缓挥起,又迅速落下,在即将站短列威的头颅之时,一阵木仓响伴随着一声大喊响起。

“砰砰砰——”

“莫德雷德,住手——”

“啧。”莫德雷德收手并后退躲开袭来的子弹。

得到自由的列威立刻挣扎着爬起向着木仓声响起的方向冲去。

看着地上的几个弹孔,莫德雷德皱了皱眉。这个和她见过的子弓单都不太一样,充满着强烈的灼烧性。她毫不怀疑这种子弹可以轻易破开英灵的防御。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

此时,泽田纲吉几人也跑到了莫德雷德身边,而不远处的小丘上,一行穿着统一黑色制服的七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

“唔啊,笨蛋阿纲!”蓝波被佐助放下来,立刻扑到泽田纲吉身上。

“没事儿真的是太好了。”看到完好无缺的蓝波,泽田纲吉心中的一块大石总算落地。

“还不快感谢莫德雷德和佐助?”reborn跳上泽田纲吉头顶,毫不客气的敲了敲他的脑壳。

“啊,”泽田纲吉反应过来,立刻对着佐助和刚刚走过来的莫德雷德鞠了一躬,“这次多亏二位了!非常感谢!”

莫德雷德收回剑,双手叠在脑后,随意地道:“毕竟我和小鬼头也是朋友,倒是没能杀了那个人渣很遗憾。”

泽田导致莫德雷德没能成功杀死列威的罪魁祸首纲吉瑟瑟发抖。

佐助问向reborn:“那就是你说的竞争对手?”他的目光投向巴利安一行人。

“啊,没错,领头的就是现任首领的儿子xanxus。”reborn回答到。

“看上去比泽田更像黑手党。”莫德雷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在不经意间给了泽田纲吉会心一击。

“嘛,不能只看表面嘛。”reborn推了推帽子,就冲着那张和初代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他对泽田纲吉还是很看好的。

看着底下众人居然旁若无人的聊起天来,xanxus忍不住对着这边开了一木仓。

佐助听到动静抬手打出一记千鸟千本,在阻断了xanxus攻击的同时将他的大衣钉在了后方的树上。

xanxus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衣,目光冷厉的直视佐助:“垃圾还有一手啊,不过——”又是一串密集的木仓声,数枚带着强大破坏性与侵蚀性的火球打向众人。

燃烧着虚无的紫色火焰的骨架笼罩在众人外侧,xanxus的攻击几乎无法给须佐能乎的防御留下任何痕迹。

“这也是死气之火吗?”泽田纲吉看着那紫色火焰,向reborn问到。

reborn摇摇头,回答道:“应该不是。”

忽然,一把铁锹飞来,重重砸在须佐能乎上,刚刚xanxus数发子弹无法打破的防御竟在这一铁锹下颤抖了一下。

“快放开我儿子!”穿着石油工人服装的金发大叔冲下来,神情严肃的看着须佐能乎。

曾经远远见过泽田家光的佐助面无表情地收回须佐能乎,看向泽田家光的眼神中隐隐带着欣赏。

能撼动须佐能乎的攻击居然是用铁锹砸出来的……真是神奇。

“爸爸?!不,不是!这是佐助桑保护我们的!”看清来人的样子,泽田纲吉恼怒地说道。

“真是没用啊,家光。”reborn嘲讽着自己的老友。

泽田家光尴尬的挠挠头,把铁锹藏在身后,不再去看自己儿子责怪的眼神。

他看向xanxus:“xanxus,彭格列戒指可不是你应该拥有的东西,泽田纲吉是门外顾问和九代共同决定的继承者。”

“哈哈哈哈哈……”xanxus闻言狂笑出声,“共同决定?但是我这里的戒指可是那个老头亲手给的。”

“怎么可能?”泽田家光绝对不会相信,因为那个老人曾经亲口告诉他xanxus不适合成为首领,所以他会选择泽田纲吉。

这时,两个黑色皮肤粉色发丝的女人出现在另一侧。

“我们是彭格列九代首领直属的切尔贝罗机关,在此宣布指环争夺战的开始。”说着,其中一人拿出一个黑皮信封并打开,从中取出一张黑色的信纸展示给众人。

“那是……九代目的死炎令!”泽田家光震惊了。见令如见人,若是其他信息他完全可以认定是伪造,但死炎令不同,那是九代目的专属标示,任何人都无法模仿。

“从明日开始,每晚十一点进行一场指环争夺战,地点在并盛中学。将由双方守护者进行一对一的比拼,最终获胜多的一方可以成为彭格列第十代首领。”

“争夺战的结果将由吾等切尔贝罗见证,吾等即代表公平公正。”

“任何人不许质疑,以上。”

“祝各位武运昌隆。”

xanxus狂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垃圾们,我才是注定的十代目!洗干净脖子等着吧!”说罢,他带着巴利安众人离开了这处河岸。

临走前,斯夸罗用复杂的眼光看了佐助一眼。

戒指丢了一枚,这指环战注定不能安稳结束。

待巴利安和切尔贝罗都离开,泽田纲吉松了口气,他把蓝波放下,撑着腰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

由于动作过急,蓝波没有站稳,踉跄着摔在了地上,一个紫色的火箭筒从他的头发里飞出,直直砸向佐助。

并没有感到杀气和危险的佐助根本没有躲闪,甚至伸出手准备接住火箭筒,却不想在接触到这个酷似小孩子玩具的火箭筒的一瞬,一股紫色的烟雾爆散开来,瞬间吞没了他。

“master——”



“咳咳咳……这是哪里……”挥散周身的烟雾,佐助发现自己身处在了一个陌生的环境。

到处是断壁残垣,不远处有战斗的声音传来。不远处甚至有孩童的尸体埋在废墟下,幼小的手还维持着向外伸的姿势,却抓不到任何希望。

另一个世界的迦勒底中,沉寂了许久的各个仪器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了急促的提示音。

“捕捉到圣杯气息!但无法锁定位置,但是圣杯确确实实在这个空间!”

“空间坐标解析中!”

“确认未知灵基的存在!初步评级五星!”

而佐助茫然的站在原地,因为他的周围竟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

大洋彼岸,一间华丽的和室中。

身着绯红振袖的少女缓缓抬起头,空洞的双目盯向佐助的方向。她背后如雀羽般巨大的两柄钢扇缓缓开合,仿佛带她逃离囚笼的翅膀般。

火焰组成的灵蝶从窗外飞回,落在少女的肩上。

良久,室内传来少女的低语。

“是吗?来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