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咕哒助今天也要抢冠位 > 水产家族13

水产家族13


佐助等人的落脚点离彭格列的基地入口不远,在一个名为黑川花的女人家旁边,据说这位是彭哥列晴之守护者的妻子。而且经过慎重的挑选,这个地方其实介于彭格列基地与敌人基地相交处,可以说是继承了迦勒底一贯观测与谨慎的习惯。

房间正中心的魔术投影中映射着迦勒底管制室中忙碌的情景,佐助端着一杯热牛奶穿着睡衣蹲在沙发上看罗曼医生丢给他的各种探查资料——大部分是关于“不知火”的资料和那天见过的艾斯德斯的各种参数。

“master,能帮忙去商店街买工具吗?”角落里传来贝狄威尔不好意思的声音,“他们都出去了……”

佐助抬头看了他那边一眼,很好,很乱,梅林就会乱使换人。佐助起身,把材料和牛奶都放下,问道:“要什么?”

贝狄威尔挠挠头,尴尬道:“美工刀……”

佐助无语:“第几把了?”

“哈哈,第六把。”贝狄威尔非常非常不好意思,虽然身为一个saber,但是用美工刀什么的……真的不是他不会用,是这里的刀太脆弱啊qaq。

“行,那你在这儿待着,一会儿罗曼医生把材料整理好记得收。”佐助回到房间迅速换好运动服开门离开。

佐助从楼道中走出,看向马路对面时愣了一下。站在对面的一名少女身着画有白色水纹与灯花的水蓝色浴衣,一头黑色的长发被扎成双马尾,看到佐助出来,她向佐助挥了挥手,并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佐助下意识的摸向手腕,但突然想起自己把手环留在了上面。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走向少女。

二人并肩走在路上,少女先开口:“我叫阿离,你呢?”

“宇智波佐助,”佐助回答,有着三勾玉旋转的血红色眸子打量着少女,“你就是另一个英灵。”即使没有探测器的辅助,但使用写轮眼还是可以轻易辨别出英灵与普通人的区别,眼前这个少女的魔术回路与酒吞童子和铃鹿御前她们很像,应该是妖怪。

“是的。”阿离冷静的回答。

“刚刚在上面探测器没有反应,是为什么?”佐助秉承着不弄就问的好习惯。

阿离轻轻笑了一下:“是个可爱的孩子呢。这个应该可以说是我的个人特技吧,【大阴阳师的庇佑】,可以在我需要的时候将我的气息伪装成普通人。可以找到你也是靠这个技能呢,你的气息和我以前的阴阳师大人很像。”

“很便利。”佐助发自真心的感慨。

阿离停下来,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抚开有些挡住佐助左眼的发丝。她的手指覆上佐助的眼睛,赞叹出声:“真漂亮。”

好快。

可能是阿离没有敌意的缘故,佐助没有躲开,只是有些不适的轻轻闭上那只眼睛。

“要去我那里坐一坐吗?放心,我没有恶意的。”阿离收回手,但目光还是落在佐助的眼睛上,她的目光中充满了赞赏与痴迷。

不知火的眼睛也是红色啊,不过不是浓郁的血色,而是炽烈的火红。

这是探查的好机会,佐助回应道:“好。”紧接着,他准备通过魔力回路通知自己的从者。

“别这么做,”诡异的魔力自手腕涌入,硬生生断开了佐助的通讯回路,“只要你一个人就够了。”

佐助吃痛的捂住手腕,鲜血自皮肤下涌出:“你是……berserker……”他终于知道一直以来的诡异感觉来自哪里了。

说起来,艾斯德斯好像提到过“那个berserker”……他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讯息!

“对不起。”阿离轻声道着歉,不敢抬头去看佐助。

她并不是故意的,只是有时实在控制不了自身的行动。

“跟我来。”她的双眼由宝蓝变为火红,而眼白也渐渐铺满黑色。她的气息变得凌厉,属于berserker的诡异魔力波动扩散开来。阿离走在前方,带着佐助向地铁站走去。

失算了。

佐助使用治愈魔术将手腕上的裂口修复,至于魔术回路只能等梅林帮忙接一下了。佐助跟在阿离身后,眼神暗沉地看着她的背影。他能感觉到,这应该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女孩子,不过……是berserker。

并不是瞧不起berserker,而且他能感觉到阿离和源赖光、清姬、茨木童子等人不一样,阿离并不是自愿成为berserker的,而是有人特意使用berserker的召唤咒语将她以这个姿态召唤出来的。

她……不该是这个样子。

佐助看着刚刚愈合的手腕,死死咬着下唇。他想起了被秽土转生、被别天神所影响的鼬。

强行制造并控制berserker的家伙都该死。

阿离现在应该是住在米尔菲欧雷的基地里,她带着佐助从地铁站下面的入口进入了基地。

米尔菲欧雷的基地里很忙碌,但来来往往的成员对阿离带回人一事并没有任何异议,甚至没有给佐助一个眼神。

阿离将佐助带到一次会议室,会议室中有三个人,其中坐在主位上的橘发男人开口道:“您好,我是这个梅洛尼基地的负责人入江正一。让不知火小姐去打扰您真的很不好意思,但这也是不得已。能问一下,您与彭格列的人接触过吗?”

“没有。”佐助面无表情。

入江正一观察着佐助的表情,但可惜他对心理学并没有什么研究,而佐助的表情管理还算过关(特指面瘫功力),他并看不出佐助是否在说谎。

佐助打量着屋内的几人,然后成功在角落里的抱着恐怖兔子玩偶的少年手上看到了类似于火焰图纹的令咒。

这个就是阿离的御主了吧。

入江正一又道:“那我们有没有可能合作呢?我已经从不知火那里得知你们的目的应该是回收圣杯,恰好我们手里并没有圣杯,我们的目的应该是一致的。”

“那么……艾斯德斯是你们这边的吗?”佐助发问。

入江正一沉默了,他就知道,那个女人肯定会给他们带来麻烦。他道:“是,她是boss带回来的。”

佐助的嘴角抽了抽,都这样了你们还说自己手里没有圣杯?圣杯估计就在那个沢田纲吉说想毁灭世界的叫白兰的人手里,他好歹也是走过七个特异点的人 ,对圣杯选持有者的规律算是摸得比较透,简单来说:就是那种喜欢搞事儿的人。

什么吉尔元帅,奥兹曼迪亚斯,戈耳工……

“我们选择自主行动。”佐助摇摇头拒绝,这次探明了另一个从者的真身,而且确定了对方的基地位置就不算白来。

“那很遗憾,你就留下来吧。”同样看到佐助令咒的雏菊对阿离下令:“动手。”拥有巨大力量切无法探知敌友的人……不能留。

“对不起,佐助君。”水蓝色的浴衣瞬间化为艳红的振袖,两柄钢扇开合间烈焰喷吐。

高温席卷着灵蝶冲向佐助,另一边,一直没有出声的金色背头黑制服的男人轻啧一声,指环上翠色的雷光闪过,桌球杆落入手中。

“γ,别插手。”入江正一出声制止。

“就是,恶心的非人类就要由非人类对付,”雏菊掐着他的玩偶,厌恶的看着阿离和佐助,“都去死好了。”

入江正一看着雏菊抿了抿嘴,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空降的上司,性子诡异且残忍,还要听从白兰的话对这个拿着“真玛雷戒指”的真六吊花绝对服从。

真是……令人感到恶心。

沢田纲吉到底给了他个什么任务啊!等事情解决了……一定要罢工、一定要罢工!!!

“我们走。”入江正一带头离开,他可不想被卷进什么恐怖的斗争中。

“哼。”γ冷哼一声,也跟着离开。

见几人离开,阿离张开钢扇,灵蝶在周身飞旋。

“星夜邀舞!”b+级别主动技能释放予自身,阿离的速度与攻击力瞬间暴涨,原本佐助还没有怎么在意的火之灵蝶瞬间变为了致命的杀器。

空气变得灼热起来,佐助站在原地,须佐能乎附体:“你不该在这里,我不想和你打,但我必须送你回去。”

“对不起。”依然是道歉。

佐助叹息,收回须佐,手中飞速结印:“火遁龙炎放歌。”

火龙与火蝶融合后瞬间爆炸,灼热的气浪扩散至整个房间并炸开了会议室的门。

万花筒开放,佐助直视阿离的双眼:“月读。”

“星火满天。”

赋予自身回避特效的技能被使用,月读没有命中阿离。佐助后退,向着门口靠近。

阿离停在原地,任由房间里的桌子椅子熊熊燃烧,烟雾刺激了棚顶的自动灭火系统。雨幕洒下,佐助有些看不清阿离的身影,他回头,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开启黄泉比良坂离开了。

“对不起,不能拯救你……”

这次道歉的,是佐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