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咕哒助今天也要抢冠位 > 水产家族16

水产家族16


“离人阁之舞!星火满天!”接连两个技能被使用,阿离的属性被提高到另一个程度。而那个之前佐助说有僵直副作用的技能并没有被使用。

两柄钢扇在周身飞速旋转形成一个绝对保护圈,令敌人无法近身。漫天遍地的赤红灵蝶构成火焰的“雨幕”,这就是不知火——被清流与烈焰同时怜爱着的属于大海的妖怪。

众人迅速后退,离开阿离的攻击范围,而这时佐助看了眼手腕上的探测仪:“艾斯德斯正在靠近!贝狄威尔!兰斯洛特!九点钟方向,对方正在以高速靠近!推测使用交通工具!目的地是彭格列那边,你们先去支援,我们很快赶过去!”

“收到!”两人领命后迅速前往另一端的战场。

“梅林也去,这里有我。”佐助抽出打刀,雷遁查克拉覆盖其上。

梅林看了佐助一眼,确实,如果是兰斯洛特和贝狄威尔的话确实不敌艾斯德斯,但是有他在就可以成功拖住对方,而这边佐助、阿尔托莉雅、莫德雷德和崔斯坦又可以在最快时间内解决阿离。

“那master,万事小心。”梅林向着佐助点了点头,化为花朵消失。

佐助手持名为加州清光的打刀,目光冰冷地看着已经不成人样的阿离。瞬身之术发动,佐助霎那间冲入阿离钢扇的攻击范围内。

既然已经不是之前的阿离,那就完全没有必要留手,送她死亡或许才是最好的礼物。而他也不想带一个有着连阿离自身也不想承认的姿态的她回去迦勒底,果然还是回去后尝试重新召唤吧……

说起来,迦勒底所在的世界也有不知火的传说,那阿离是属于他们型月侧的英灵吗?如果不是……那能否成功召唤?

好麻烦。

足尖在飞旋的钢扇上轻点,佐助避开其上蔓延着的火焰冲入半空,指尖雷遁凝聚,直指阿离胸口的灵核:“千鸟锐枪——”

“啊啊啊——烧——”已然失去甚至的阿离不避不闪,抬手一团浓郁的紫色火焰射出,莫名带有吞噬气息的火团在瞬间吞噬了千鸟。

“嘁,千鸟流。”周身缠绕上千鸟流的防御,佐助成功闪身退出。

“让我们开始吧,悲伤的歌曲。”红发的弓兵闭着双眼,用着如同圣人声音缓缓诉说着。他轻轻拨动如同竖琴的弓:“因主人的一己私欲而失去理想的人……啊,好悲伤啊……”

“崔斯坦随时准备宝具,对方还没有使用的技能有回避特效。”佐助冷静下令,手中飞速结印,巨大的查克拉勾动着聚集起的乌云:“雷遁麒麟——”

麒麟,这是佐助所拥有所有的忍术中造成破坏最大的,也是打击面积最广的。当初是作为对付宇智波鼬的终极必杀技,如今看来这一忍术更大的作用却是麻痹对手。

莫德雷德与阿尔托莉雅趁着对方被雷遁所影响的间隙迅速冲上:“倒下吧——”

“啊啊啊啊!!!”为了回避二人的攻击,阿离自主的使用了最后的技能——星夜邀舞。

“崔斯坦!”

“那就开始吧……”一直握在手中的宝具此时被触发:“[歌唱痛苦,弹奏哀怨。【痛苦幻奏】。这就是我的箭矢——]”

由音律构成的箭矢向着火红的身影席卷而出,无数无视闪避特效的切割之矢笼罩阿离。

还处于麻痹状态中的身体被切割开来,却因为狂化状态与御主魔力的特性而不断修复。强烈的痛苦中,阿离的眼中稍许浮起了一丝丝清明。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身体依然无法控制,剧烈的火焰依然在干扰着众人的行动。

“这样不行,完全不是对手啊。这么废物的东西有什么存在价值?以令咒之名,”监控室中的雏菊举起手,发动最后一条令咒,“使用宝具,碾碎面前的敌人——”然后你也去死吧。

“唔!”接收到令咒的阿离捂住头,身体却自行作出反应,所有的魔力开始供给宝具,由第三技能带来的副作用也在魔力的洗涤下彻底消失。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年年岁岁常相见……’]”绯红的嫁衣开始舞动,印有火焰图纹振袖飞扬,灵蝶与雀灵构造出此世最美的画卷。

“[用最真挚的祝福,期待来世的相见。]”阿离看着佐助,眼角带着一丝泪水。

“[你我皆为凡人,不为世俗所困,平平安安……白头到老……]”她的眼神中带着对这世界最后的眷恋。

因与妖怪不知火结缘而收到某个阴阳师邀约的少女。月下一舞惊鸿,一曲和歌轻颂。

许是世间当真有一见钟情,彼此的眼中——是爱。佛语有云:前世千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那么前世的我们……一定凝望良久。

“[仅以此身相赠,愿这世界爱他眷他,赐福于他……如此,便无憾。]”阿离闭上了眼,回忆着最甜蜜的记忆——可惜以吞没于炽烈火海。

“【烬染不夜】!!!!!!”所有的魔力凝聚于此,化为最后三分钟的疯狂,此时的大妖不知火不会逊色于任何敌手。

肉眼难以辨别的速度,阿离瞬身至崔斯坦身边,钢扇飞舞间血花迸溅。

机械的声音响起:“灵基破损过度,紧急返遣迦勒底。”崔斯坦的身形瞬间化为灵子,通过建立好的细小通道回归迦勒底。

“什么?!”阿尔托莉雅只觉眼前一花,绯红的身影已经冲到近前。横剑抵挡,腰间却被火焰沾上。

阿离的身形再度消失,待再度出现时已经与佐助战至一团。

火光雷鸣之间不断响起金属铿锵声,对上这种不知疼痛、不知疲累的机器,就算是强大如佐助也万分头疼。

“莫德雷德,宝具!连我一起打!”佐助当机立断对莫德雷德下令使用宝具,并催动令咒为莫德雷德补充缺少的魔力。

莫德雷德毫不犹豫,这种情况下他也不得不听从御主的命令——哪怕是要她伤害御主:“【对华丽的吾父发起叛逆】!”

无效。

使用须佐能乎防御的佐助清楚的看见莫德雷德的宝具的的确确命中了阿离,但却没能带来哪怕是一点点的伤害。

背上的令咒再次消失一条:“莫德雷德 !再次使用宝具!”

“是!”

又一次的直接命中,但这次的结局稍稍有些不同,阿离的身形渐渐虚化,以灵子的姿态飘散于天地间。

强力的宝具,也是对自身下的咒。用自身的生命换来最后的力量。

漫天星火宛若她人生的最后——那灼灼燃烧的离人阁。火焰吞天,烧却了她对过往的思念,少女与妖融为一体,绽放出生命最后的光华——她要为所爱之人开辟前行的道路。

这不是阿离本来的姿态,绯红的嫁衣是她最后的执念,

如有来世,我与你皆为凡人,不在人妖殊途,不再为任何事所困扰。这万里红炎皆为你我贺喜。我愿嫁于你,永生永世,再不分离。

“谢谢你……”最后的最后,佐助听到红衣的少女这么说着。

这次,终于不再是道歉。

结束了?

佐助无力地跪坐在原地,须佐能乎缓缓消散。他脸侧被划伤的伤口流淌下鲜血。血液顺着脸颊流淌,最后从下巴上滴落在地。

佐助有些迷茫。

莫德雷德的宝具依然没有造成伤害,但阿离却消失了……

他握了握隐藏在袖子下面的【万符必应破戒】,眼神看着阿离消失的地方良久不语。

罗曼的声音从手腕上的通讯器中传出:“我总结了一下数据。她的宝具应该归类于自爆类,持续时间只有三分钟。三分钟后应该会赐予自身即死,期间有无限次数的无敌,这也是她先动手杀了崔斯坦的原因。不过不用担心,崔斯坦已经回到迦勒底了。况且……佐助,你摸一摸上衣的口袋。”

佐助楞了一下,随后伸手摸去,摸到了一个不算小的东西……这是……

“粗点心?”

“哈哈,虽然不是什么有格调的东西,但应该是阿离小姐亲手做的,勉勉强强能算个圣遗物吧。”罗曼的声音轻松。

佐助的嘴角抽了抽,这算哪门子的圣遗物啊???

不过……还是有些开心呢。他也算帮阿离完成了目标吧,那么他会期待在迦勒底的再会——在不远的未来。

“好了,快赶去梅林那边吧 。”罗曼医生笑了笑。

“好的。”

艾斯德斯带来的威胁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之前仅仅是从拉尔米尔奇那里得知的讯息完全无法形容艾斯德斯那个宝具带来的震撼。

“[吾将在此代行魔神之权能,打开通往冰之炼狱之门——【冰岚大将军】!!!]”月白色的境界之门在艾斯德斯脚底张开。

毫无预兆的,雪花开始飘零,不一会儿演变为暴风雪。

而成千上万的冰霜巨人也渐渐凝聚,那种恐惧……无法磨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