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软萌o人设又崩了 > 第10章 知识盲区

第10章 知识盲区


因为发情期得不到满足很痛苦,到了25岁的年纪,大部分omega都会有自己的伴侣。而谈过恋爱的omega,基本上都知道临时标记是什么感觉。

但祁妙自从15岁做了特工之后,工作又忙,环境变化又快,一直没能谈恋爱。每逢发情期,都是用信息素抑制剂解决生理问题。

临时标记是什么感觉,他也不知道。

他正走神,魏星渊的牙齿已经轻轻碰到了他的腺体,因为只是演戏,魏星渊并没有把信息素注入祁妙的腺体,只是虚咬了一口。

这一回,魏星渊的眼神到位了,但祁妙却没有露出段导想要看到的表情。

“cut1段导把祁妙叫了过去,“妙妙啊,被标记的表情不应该只有恐惧和疼痛,还应该有点舒服埃”

“哦,好。”祁妙眼神有些迷茫。

“你……没谈过恋爱?”段导看了看祁妙,心道祁妙二十岁,可能真没谈过。

魏星渊站在一旁补妆,偷听祁妙的回答。

“没。”祁妙眨眨眼,想到自己母胎solo了25年,也有点不好意思,“没谈过,不知道临时标记是什么感觉。”

段导“噢”了一声,说道:“那难怪,你先休息一下,再揣摩揣摩,咱一会儿再来一遍。”

临时标记,这是祁妙的知识盲区了。

他是特工,只救过发情期满脸潮红的omega,但真没见过标记这么私密的事情。除了能接住林雅的黄梗,其余的他都不清楚。

祁妙问冷逸:“冷老师,你知道是什么感觉吗?”

冷逸白他一眼:“我也没被标记过,但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你没看过小凰片啊?”

祁妙诚实且疑惑地说:“没看过,闲着没事儿看这个干什么。”

魏星渊呼吸一滞,祁妙在aaoo这些事情上出乎他意料的生疏和纯情,而且,听起来毫无经验,身为alpha的本能让他的眼底染上了一丝丝兴奋的神采。

他面前是一个从来没被人染指过的omega,既没有被标记过,也没有跟其他alpha拥抱接吻上床。如果他在祁妙后颈的腺体咬上一口,注入自己的信息素,那祁妙的身上就会全是他的味道。

这样想自己的小男神,就像是亵渎神明。

而且对方的真实年龄还比他大,是哥哥。这么可爱的哥哥,真的很想抱抱他。

“你高中的时候,班里同学都不讨论这些吗?”冷逸声音放低,“我高中那会儿,我朋友已经跟班里一体育生做过了,没终身标记,但临时标记了。他说,特别特别舒服。”

祁妙不太自然地眨眨眼,说道:“哦~”

然后他露出了小虎牙微笑:“原来冷老师,你也没谈过恋爱。”

冷逸面红耳赤:“我反正也比你强点1

段导是个beta,但拍过无数狗血剧,堪称abo理论专家。

他对着祁妙和冷逸招招手,说道:“你们这几个不会都没谈过恋爱吧?来吧,我找了一段之前拍过的电视剧剪辑,妙妙你和小冷来看看学习一下。”

他想了想,又问魏星渊:“小魏啊,你要不要一起看?”

魏星渊笑着摇头,说道:“我就不用了。”

他说完,片场几个alpha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哪个alpha没看过这种片子?

“段导也真是心大,alpha和omega大庭广众之下哪能一起看这个啊,那得多不好意思。”冷逸瞅了瞅魏星渊的背影,对祁妙说道,“唉,你别看魏星渊温柔又懂礼貌还从来不开黄腔,但他绝对懂得比你多。”

“他看起来挺有经验的。”祁妙思索道,“可能谈过恋爱吧。”

“alpha们都是无师自通的,狗的很,不用教,跟omega不一样的。”冷逸说,“不过,魏星渊这种优质alpha,高中的时候肯定很多人追啊,谈没谈过不好说。”

祁妙跟冷逸一块儿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看段导找的情涩片,画面里的小o背过身被按在墙上咬,没几秒钟就飙泪了。

祁妙轻轻皱起了眉头,对冷逸说:“看,都疼哭了,我的认知没有错误,就是疼。”

他话音刚落,那小o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轻轻哼了一声,还扭起了腰。

祁妙耳朵根都红了。

“这叫舒服哭了。”冷逸说,“哇,祁妙你是真菜埃”

祁妙局促地眨着睫毛,冷逸拍了拍祁妙的肩膀,笑眯眯地说:“清心寡欲的国民甜心,我平时看的片子比这个牛逼多了,等我晚上回去发一个大猛a给你哦1

拍摄继续,雨也越下越大。

因为潮湿,祁妙后腰和肩膀上的伤隐隐作痛,被压在地毯上的时候格外不舒服。

魏星渊捏他下巴,手肘不小心碰了下祁妙的右肩膀,祁妙轻轻哼了一声,轻轻蹙眉。

魏星渊也顾不上拍戏,忙松开了手,说道:“疼吗?”

“cut1

段导有些急了,他走到祁妙和魏星渊面前说:“你们俩今天下午都不在状态啊,天快黑了,快点找状态!不要磨蹭了1

祁妙点点头,导演说什么都不回嘴。

等导演回到摄像机前,魏星渊蹲下来问祁妙:“我刚刚是不是按到你肩膀上的伤了?”

“没事,下雨了,潮湿就会有点疼。”祁妙坐起来,揉了揉自己后腰,他心想自己真是老了,身体已经在走下坡路,挺无奈的。

见魏星渊目不转睛地看他,他撒谎说:“前几天跳舞摔了一跤,摔着腰了。”

魏星渊神情愧疚而严肃,他虽然知道特工的工作极有危险性,但真的看到祁妙因为身体伤痛而难受,心里就格外地心疼。更何况,祁妙肩膀上那条狰狞的疤痕,是因为护着他才有的。

祁妙仰起头看他:“魏老师,你的眼神也不用这么愧疚吧?我真没事埃”

“你受伤的时候,很疼吧?”

“早就忘了。”

下午这戏拍的不顺利,祁妙也有点烦躁,他主要是不知道标记到底什么感觉,演不出来。

他从兜里掏出了几颗水果糖,自己吃了一块,又给魏星渊了一块软糖。

“糖?”

“恩,吃吧,还能拉丝。”祁妙含着糖问魏星渊,“魏星渊,你临时标记过omega吗?”

魏星渊被问愣了,哪有这么直白的。

他心道祁妙难道是在试探他?

“我没谈过。”魏星渊弯起眼睛。

祁妙是有些意外的,他低头嘟囔道:“omega被标记到底应该是什么感觉?我觉得天黑了这幕戏我也过不了。我是不是应该飙泪?”

魏星渊似笑非笑地说:“那我帮帮你?”

祁妙震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说道:“你要临时标记我?”

魏星渊闷笑出声,他说:“一会儿我释放一点信息素,带动一下你的情绪。你放心啊,我不会咬你。”

祁妙觉得这主意不错,点点头说好。

“你们俩商量好了没有?”段导说,“天要黑了啊!你们俩再努力一下,这次都争取过1

“知道了1祁妙站起身,“您别急,这回肯定过。”

这一次还算顺利。

祁妙被魏星渊反手扣着按在了灵堂前,魏星渊的牙齿在接触到祁妙后颈腺体的瞬间,也用腺体释放了自己的alpha信息素。

空气里都是白檀木的味道,奇异的感觉从尾椎攀沿而上,祁妙眼尾微微泛红,眼睛迷茫地看向了魏星渊。

魏星渊眸子一沉,祁妙竟然这么容易被撩拨。

他明明什么都没经历过,本能反应却比任何omega都会勾人,这是一种天生就让alpha欲罢不能的天赋。

“cut!这次不错,这一幕过了1

魏星渊收敛了自己的信息素,轻声对祁妙说:“你看,妙老师,过了吧。”

祁妙点点头,腿还有些软,他坐在了地毯上,总觉得自己欠了人情又被占了便宜,一时间有些懵。

“还疼吗?”魏星渊把他扶起来,“晚上还有戏,要不要回酒店休息一下。”

“还好,可以忍受。”

魏星渊看着祁妙,更心疼了。

这么漂亮精贵的omega,本就应该锦衣玉食无忧无虑地被人宠着。但祁妙十几岁就在刀尖上行走,现在才二十五就有了伤病,还在努力工作。

魏星渊身周还有残留的alpha信息素,他身边淡淡的白檀味安抚着祁妙,祁妙起初还不太适应这种酥酥麻麻的电流感,现在逐渐习惯了,甚至有点喜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魏星渊的alpha信息素让他肩伤和腰伤都没那么疼了。

祁妙接过白鹭手里的热水袋垫在了腰后,他靠着沙发坐着休息。魏星渊想去给祁妙倒杯热水,祁妙却突然拉住了他的衣袖。

“魏老师,我发现你这个信息素,还有止疼的作用?”祁妙好奇道,“你陪我坐会儿?”

魏星渊又是一愣。

如果不是祁妙对他说这个话,他会以为这个omega在勾引他。

他笑着坐在祁妙身边,说道:“啊?真的吗?我听说高匹配度的信息素是有安抚作用的,难不成,我跟妙老师的信息素还是高匹配度?”

祁妙右肩疼,左手身残志坚地拿着手机玩,边玩边说:“谢谢魏老师,魏老师比消炎药都好用。”

祁妙刷了下微博,说道:“魏老师,你今天在热搜住了一整天埃”

实时热搜第一魏星渊五箱优酸乳

祁妙的大脑在短暂的短路之后,突然想起那优酸乳是他代言的。

他点进词条看,果不其然,今晚是西皮粉的狂欢,整个广场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因为他俩一笑都有虎牙,西皮粉们还给他们俩起了名——虎牙cp。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