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软萌o人设又崩了 > 第22章 妙妙的秘密

第22章 妙妙的秘密


晚上十点半, 祁妙和冷逸结束了一天的拍摄,一起回到了酒店。

“我能去你房间,跟你聊会儿天嘛?”冷逸说。

祁妙点了个头, 开门后让冷逸先等在门口,自己进屋子转了一圈没有冷逸不能看的东西,才放他进来。

冷逸头一回来祁妙的房间,见祁妙神神秘秘的,他背着手四下望了望,说道:“我来瞧瞧,你有没有藏人啊……”

“暂时没人, 下回人来了叫你。”祁妙逗他玩,“坐下歇会吧。”

冷逸这一天在片场憋了一肚子的槽,他坐下就开始疯狂输出:“胡墨涵这个龟孙简直太猥琐了,他怕是有那个大病吧?!这种人到底怎么混到现在的啊?因为有个好爹吗?24k纯傻逼。”

祁妙点头:“嗯,不用惯着他。”

“可是我有点害怕了。”

“怕什么?”祁妙刚买的西瓜放进快速冷冻机里冰了冰,“吃点瓜降降火。”

冷逸有些懊恼,他说:“今天的事情谢谢你,可是, 这口气虽然出了, 胡墨涵他不会真的要搞咱们俩吧?!咱们剧还没播出呢……”

祁妙拍拍冷逸的肩膀, 说:“冷老师怎么怂巴巴的?”

“我怕失业啊, 我家房贷还没还完呢,嘤嘤嘤。”

“不会的, 放心。”

冷逸一边吃瓜一边唉声叹气,越吃越多,本来因为要减肥只想吃一口,最后吃了大半个。

“完蛋了, 今天的减肥计划也完蛋了,真是完蛋的一天。”

冷逸抱着瓜叹气,转头一看,祁妙煮着自热小火锅,坐地毯上看电影,神态悠闲自在,时不时还笑笑。

心里素质真他妈稳啊?!

“小火锅还有一个麻辣口味的。”祁妙看向冷逸,“你吃不吃啊?”

“不了不了,这玩意儿太长肉了。”冷逸羡慕地看向祁妙,“真好,你怎么吃都不会胖。”

“可能身体习惯了高热量高消耗吧。”

“嗐,你要是喜欢吃火锅,一定要来我家开的火锅店吃火锅,我家火锅底料超好吃的。”

祁妙笑笑:“你家里开火锅店啊?怪不得你叫麻辣冷吃兔啊……火锅涮涮更好吃。”

冷逸娇羞地白了他一眼:“讨厌讨厌。”

没过多久,祁妙收到了经纪人发来的消息。

【白鹭】:胡墨涵从节目组下车了哇哇哇。节目组用岳文洲换了他哎……官宣前被换了,这事儿粉丝谁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他惹了哪路大神

【祁妙】:哦,这样

【白鹭】:你这么平静么……

【祁妙】:哦!这样啊!!!

【白鹭】:加了标点果然不一样了= =

其实祁妙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他猜到了魏星渊八成要收拾收拾胡墨涵。

魏星渊性子看上去温和又绅士,但这弟弟眼里容不得一粒沙,爱恨分明。

只是,祁妙没想到胡墨涵的报应来得这么快。

“冷兔,胡墨涵被节目组开了,不用担心还房贷了啊。”

“啊?换成谁了。”

“岳文洲。”

“嗯……我之前就听说,岳文洲据说要进军娱乐圈了,下部戏可能就跟张筱红搭戏,也可以理解。”冷逸犹豫着说:“原来……小魏的关系竟然这么硬啊。”

祁妙伸了个懒腰,说道:“也不一定是小魏的关系。”

“哎……我说真的。”冷逸抿了抿唇看向祁妙,“我觉得魏星渊他……喜欢你。”

祁妙抬眼看向了冷逸,说道:“我?”

“他第一天来剧组的时候,眼睛就仿佛黏在你身上了。”冷逸嘿嘿嘿地笑,“上次饭局的时候,人家说是你粉丝,你都没多想?今天这事儿,他绝对也是在维护你哩。”

见祁妙若有所思,冷逸继续添油加醋,非要给自己搞的西皮整出点真料。

俗话说的好,作为西皮粉,没有物料那就要主动创造物料!

“而且你没发现,魏星渊把你盯得比他眼珠子还紧,看不得你受一丁点委屈,还很照顾你嘛。”冷逸拍拍祁妙的肩膀,一脸慈爱地微笑,“姐妹,整个剧组应该都能看出来他很维护你,你可别说你感受不到啊!”

其实祁妙并非没感觉,他能感受到魏星渊离他越来越近。

这种距离……近的仿佛要走进另一个人的心里,走进另一个人的世界里,走进另一个人的灵魂里。

可祁妙认为,魏星渊对他的好感,只是对他在娱乐圈务工形象的好感。魏星渊看到的一切,只不过是特工祁妙在执行任务罢了。

祁妙十年来他的假身份有四十五个,在他退休前,偶像妙妙是他最后一个假身份。

和普通职业不一样,特工朝不保夕,有时候甚至能牵连身边的亲人安危。

祁妙就像是夜里一只独来独往的猫,小心翼翼地走在钢丝绳上。

他还不习惯和人靠的这样近,也不希望给身边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下意识地在回避这个问题。

“祁妙,你到底有没有数啊?”冷逸说,“都这么明显了……你只要不瞎不聋该清清楚楚啊。”

祁妙脸都有点红了,他又想抗拒这个事实,又打心底觉得冷逸说的话十分悦耳。

“不早了,你回你房间洗澡睡觉吧。”

冷逸撅起嘴向外走:“好吧,谢谢你的瓜,下回一块儿吃火锅哦。”

冷逸一走,祁妙就鬼使神差地刷起了魏星渊的超话。

他现在已经连续签到整整七天了啊,今天也不想上班1,完全有了小粉丝的样子!

因为今晚节目组官宣魏星渊又要和祁妙一起组队上节目,所以祁妙又和魏星渊一起出现在了热搜十二位。

最近他们同框的频率太高了。西皮粉在狂欢,女友粉在暴风哭泣,互相看不顺眼。

【小魏怎么又要跟这个没用的死妙妙一起上节目啊?!】

【拍剧就拍剧,拍完剧赶紧解绑!祁妙这柔弱的小身板和低下的智商,在《明星探险游戏》不得拖小魏后腿嘛?】

【就是,虎牙西皮粉能不能消停点!我们小魏就算找对象,他也值得更强的omega,谁要和这种爱哭鬼组西皮,除了脸什么都没有!】

【哎,你们这些人真有意思,现在明显是你们哥哥喜欢我们妙妙多一点,你们倒是一盆水把他泼醒啊?】

【就是,我们妙妙又没捆绑你们哥哥,一起上节目怎么了,说不定我们家妙大放异彩!谁说我们妙智商低下了,你全家都智商低下,滚!】

【就祁妙那爱哭鬼还能大放异彩?做梦吧你!】

【上次总选又是一位,嘴炮有什么用,我们妙人气顶流!】

魏星渊超话热度非常高,一秒钟就能出现一百多条新的评论。

就在粉丝们吵得不可开交之时,魏星渊转发了节目组的官宣,并祁妙:【期待与妙老师的游戏之旅!既然都有小虎牙,那我们就叫虎牙战队了!】

这家伙太会了,配图是月亮露着肚皮撒娇娇wink的可爱照片。

【啊啊啊小魏!你的猫太可爱啦,缺女朋友养猫吗!】

【嘿嘿,作为虎牙西皮粉真的一本满足,期待下周的《豪门小妈》,也期待周末的节目直播】

【月亮!姐姐抱抱!呜呜呜男朋友的小猫咪好可爱哦,魏星渊你勾引我就算了,你的猫也勾引我】

【加油大帅哥!相信帝国理工大学霸的智商!相信小魏的好身手!】

“叮!您特别关注的祁妙发微博啦!”

祁妙转发了魏星渊这条,并说:【能跟魏老师合作很荣幸鸭,妙妙一定会努力加油鸭!】

魏星渊看到后忍不住笑出了声,说道:“好可爱,这是营业了。”

魏星渊的银河娱乐太子爷发小任瑾华刚刚帮魏星渊搞定了胡墨涵的事情,此时正在魏星渊房间里玩猫。

月亮躲开了任瑾华摸它的手,火速蹦上了衣柜,大尾巴翘的老高。

任瑾华皱着眉头说:“你这猫每回都不理我啊,我招它惹它了。”

“月亮对信息素很挑剔,只跟投缘的人玩。”魏星渊说,“比如妙妙。”

“知道你的妙人见人爱,猫见猫也爱,但你这猫……”

任瑾华拿着逗猫棒继续逗月亮,月亮闭着眼睛看都不看这大个子猛男,真是一只高贵冷艳不动声色的小猫呢。

任瑾华背过身叹了口气,月亮主动叼着逗猫棒跑到魏星渊面前,让魏星渊陪着它玩。

任瑾华:……真行。

“你跟祁妙有进展吗?”

“重大进展。”魏星渊哈哈一笑,“可以准备份子钱了啊。”

“行,那我等着喝喜酒了。”

任瑾华想找地儿坐,差点坐在魏星渊的床上,他火速收住了自己下蹲的腿。

魏星渊的眼神刚看过来,任瑾华就比了个打住的手势。

“我知道,只有你的猫和你未来媳妇儿能睡你床。”任瑾华说,“你这洁癖我记得!”

魏星渊抿唇笑了笑,拉出一旁的小沙发:“过来坐,随便喝点吧。”

他转身去给任瑾华倒酒,冰块哗啦哗啦地倒进杯子。

魏星渊先喝了一口,说道:“嗯,你挑的红酒味道真不错。key哥呢?”

“他跟节目组的导演喝酒去了,晚上也忙着呢。”

“还真是辛苦key哥了,我总麻烦他。”

“key哥说你很优秀。”任瑾华翻了翻书桌上放着的物理笔记,“这墨水都没干……你在剧组也学习呢?”

“嗯,有空就看看,我想早点毕业啊。”魏星渊递给任瑾华一杯酒,“学校里的学分和课程我都抽空修完了,就差毕业论文了。”

“跳级啊?闷声干大事,这么刻苦。”

“当然。”魏星渊抱着手臂,“早点毕业娶媳妇。”

“啧。”任瑾华看着天书般密密麻麻的公式,“阿渊,你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么?”

“什么?”

“不仅聪明还努力。”任瑾华感慨,“你遗传了徐博士和魏叔叔的所有优点,妈的,你这dna真会组合。”

“徐老师?他主要是聪明吧。他从小就过目不忘,比我贪玩多了,高三的时候也为了跟我爸约会逃过课,现在也时不时翘班回家找我爸。”

“哟,意外啊。”任瑾华说,“知道他俩是真爱,没听过这种细节。”

“我爸打工赚的第一笔钱给徐老师买了游戏机,徐老师现在还留着那个游戏机呢。”魏星渊笑笑,“其实无论我爸送他什么,他都挺珍惜的。真爱真他妈甜。”

魏星渊的性格其实属于内向的,他擅长交际但并不热衷于交际。

小时候魏星渊就话不多,总是坐在班里最后一排安静看书,班里男生去踢球,他也踢球。任瑾华逃课去打游戏,他也逃课去打游戏。

他非常合群,符合年纪的坏事儿都干遍了,然后不声不响地考第一。

除了高三那年交了次白卷,魏星渊的成绩一直都很稳定,任瑾华成绩也不差,但总是考不过他。毕竟,学霸和学神之间还是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他的存在证明了真有人想学习就能学得很好,想演戏也能演成顶流。

放眼整个首都星,这么聪明的人都处于金字塔的顶端了。

“嗐,刚还有一事儿啊。胡墨涵经纪人本来要登门道歉,但被我拦住了。”

“跟我道歉?”

“对。”

“拦得好,可别让他扯那些虚的了。”魏星渊不屑一顾地勾起嘴角,“上回我在撒尿,撞见胡墨涵跟他朋友发语音谈论我可能是峰叔叔的私生子,你平白无故多个弟弟,高兴不?”

“哈哈哈?”任瑾华说,“那我爸估计挺乐意吧。”

“所以说,”魏星渊说,“胡墨涵说这些话,做这些事,估计是他那个朋友在煽风点火。”

“可真有意思,都说虎父无犬子,胡局这孩子教育的也是没谁了。”任瑾华说,“你知道胡墨涵为什么演戏不敢做大表情么?他这神颜是整出来的。从初三整到高三,花了大价钱才有了这么个脸。”

“那他整的还挺自然。”魏星渊惊讶道,“他整哪里了?”

“他就是一年动一点,圈里很多艺人都在持续微调,他也是做了全脸,颧骨都动了,效果倒是挺好。”任瑾华说,“不过啊,他这张脸没用在演戏上,风流债倒是欠了一屁股。他经纪人其实挺有名气的,自从带了他,全程跟着擦屁股,好歹捧红了点,再想往上走就难了……”

魏星渊已经在翻胡墨涵的硬照了,任瑾华说:“你别翻了,普通直a能判断出一个人化没化妆就算不错了,只有我这种浸泡在圈内的直a才能准确的判断出——”

魏星渊翻出两张祁妙的自拍:“这个化妆了,这个没化妆。”

任瑾华无语道:“其实这两张都化妆了。”

魏星渊疑惑地问:“是吗?他素颜跟这个没差啊,都超可爱。”

任瑾华:“你他妈难道是在凡尔赛?”

魏星渊收到了条国安局发来的短信,他笑笑,对任瑾华说:“晚上我有点事,改日我请你吃饭。”

国安局发来了通知:

特工d,恭喜你重新进入最后一轮考核。

本次监督员为特工q,祝你顺利通过考核。

魏星渊并不关心特工q是谁,但他很好奇祁妙是否还在体系里任职。

如果他顺利进入体系里工作,那么他不仅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或许还能离祁妙更近一些。

任瑾华起身,一瞧这么晚了还有事,他虽然不清楚魏星渊在做什么,但大概能猜到跟国安有关系。

他问了一句:“阿渊,你最近这工作,危险不?”

“不危险。”

“那你爸他们知道么?”

魏星渊摇头:“我没说,他们也没跟我提过。但我觉得……多多少少都知道吧,毕竟徐老师跟军方有很大联系,之前我考军校的时候,他们也支持。”

徐星晓是帝国军方的杀手锏,虽然他没有入党,但始终是在为银河帝国效力的军方科学家。

他去年研究出了震撼整个帝国军事的反物质武器雅典娜,这种新型武器能够在三秒内炸毁一整颗星球,成功捍卫了银河帝国在宇宙中的绝对地位,全国人民都知道这位伟大的科学家。

从魏星渊记事开始,徐星晓就是披星戴月的早出晚归,出门还有保镖跟着,即使他们一家行事低调,但家里时不时还是会出现一些不速之客。

因此,魏驰很早就开始教儿子简单的防身术。

魏星渊十岁那年,徐博士研究出了跃迁飞船,这项技术在当时也是史无前例,也为他和家人招来了大大小小的杀身之祸。

魏星渊就是在那时候被星盗绑架了。

他们一家本就行事低调,魏星渊被绑架之后,徐教授和丈夫就格外小心,这些年在公开场合从来就没提过自己的儿子,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首都星的公子哥没见过魏星渊的原因。

“哎……行吧,反正你注意安全。”

“嗯。”魏星渊拍拍他的肩膀,“好兄弟,谢谢了。”

任瑾华从魏星渊房间开门走出去,正好看到回房间的冷逸。

冷逸在走廊撞见了银河娱乐的太子爷,第一反应是快逃!

任瑾华长得凶,耳后还有童年调皮从树上摔下来留下的疤痕,义务教育的时候他总打架,年纪大了也有不怒自威的气场,大学还没毕业就能在名利圈站稳脚了,可见手腕之强。

作为帝国最大娱乐公司的继承者,十几岁就什么场面都见识过了。

不过,任瑾华在圈内出了名的清高,他跟魏星渊都属于洁身自好不爱玩的类型。

冷逸刚出道的时候,在一场酒局遇到了任瑾华。

当时冷逸经纪人让冷逸给任瑾华敬酒,冷逸啥也不懂呀,哆嗦着把酒递了过去,洒了任瑾华那名贵西装一身。

当时冷逸经纪人脸色就非常难看了,任瑾华瞥了眼哆嗦的冷逸,不咸不淡地说了句“你怕什么,我又吃不了你”,就早早离场了。

冷逸还以为他生气了。后来每回遇到任瑾华就跑,没想到今天竟在酒店遇到了小任总。

酒店,多敏感的地方。

冷逸头也不回的往自己房间冲,任瑾华看冷逸蹿的飞快,宛若一只长腿的北极雪兔,他被冷逸气笑了,喊了一嗓子:“冷逸,你跑那么快躲瘟神呢?”

冷逸停下脚步,没想到任瑾华还记得自己名字,他转过头嘿嘿笑着打招呼:“任总好。”

任瑾华打量白的发光的冷逸,冷逸和两年前没什么变化,他皱着眉头轻笑:“我也有事儿问你,你为什么一见我就跑的像兔子啊?”

他俩站在一间房门口,同时听到男人的哭声,停下脚步听了一会儿。

“呜呜呜呜……爸爸……呜呜呜呜……”

边哭边叫爸爸……哇,真是好有情趣撒。

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冷逸走神了,他心道城里人真会玩啊。

“我……”冷逸挠挠头,“我吃多了,在走廊跑步,哈哈哈。”

任瑾华抽出一张名片拍在冷逸手里,说道:“别跑了,我又吃不了你。回去加我微信,有事,我先走了。”

冷逸捏着任总的名片点点头,心道太子爷这是干嘛呀,竟然要加我这个十八线小偶像?

怕不是要潜规则我???

等任瑾华走了,他才想起来,这间房不就是胡墨涵房间嘛。

胡墨涵正在酒店嚎啕大哭。

他的经纪人艾伦多方走动关系也未果,只能在酒店看他打电话朝着爸爸哭诉。胡墨涵他爸正忙着呢,随便安慰了几句儿子就挂了电话,没空接待。

“胡墨涵,你一个alpha,二十多岁了,能不能别哭了?”

“你参赛的消息,今早有一部分站姐都知道了,我怕她们再惹事,特地解释说你拍戏时受了伤,所以不能参加了!”

“你听见我说话了吗?好歹吱一声啊。”

胡墨涵的经纪人艾伦一下午就沧桑了不少,他叹了口气,说道:“胡大少爷啊,我就一天不在你身边,你还真给我捅出娄子来了。”

胡墨涵气得踢酒店里的凳子,说道:“都是因为魏星渊这个伪君子!”

“你怎么惹魏星渊了?”

“我就是跟祁妙发生了几句争执,是他多管闲事,非要来替祁妙说话,还威胁我。”

艾伦深深地叹了口气,大概已经了解祁妙和胡墨涵是什么矛盾,前几天他就看胡墨涵想对祁妙下手,没想到还真惹了事儿。

“别放屁,你什么目的我不知道?”

“魏星渊,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做这么多,目的跟我难道不是一样么?!”

艾伦沉默了几秒,突然把胡墨涵逼到了墙角,他一字一句道:“你私下里玩的欢,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我从你进组那天就跟你说过,不要到处惹是生非,尤其是不要惹魏星渊。你当首都星哪儿都是你家了?!”

胡墨涵气不过,呜咽着说:“祁妙不就是个小偶像吗?他能追我就不能追?”

“你把嘴闭着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艾伦皱起眉头,“你谈恋爱谈半个月就分手,□□不戴套,分手后两个omega同时来闹腾,这种事还少吗?去年要不是我花了大价钱给你压着许君给你打胎的新闻,你还能在这个圈子里待着?”

“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你他妈是欺骗人家感情。马上把祁妙从你脑子里删除,好好演戏,马上你就杀青了,别惹是生非!”

胡墨涵瘪瘪嘴,嘟囔道:“……看来魏星渊真是银河娱乐私生子,连节目组都这么听他话。”

艾伦一脸看傻逼的表情,抄起来旁边的杂志就往胡墨涵的脑壳上砸了一下:“你特么猪脑子啊?私生子,你想象力怪丰富的啊?”

“张翔宇跟我说的啊。”胡墨涵捂着脑袋说,“他是我的好兄弟,他没有理由骗我吧。”

艾伦破口大骂:“张翔宇还来这一手,更牛逼的是你信了,你傻逼啊?”

他卷着杂志又敲了胡墨涵的头,胡墨涵眼神依旧迷茫。

“人家把你当枪使,你特么还信!结果人家去参加节目了,你在这哭都没地方哭。”

“那魏星渊什么来头?”

“不清楚,人家比你低调太多了,隐私捂得严严实实。”艾伦再一次叮嘱胡墨涵,“你在这个圈子里混,好好演戏才是演员的主业,少管别人的私事,这世界上没捷径可走。”

胡墨涵苦着脸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哥,我错了。”

“还有,张翔宇这人你别再信他了,也别多说什么,他多行不义必自毙。”艾伦点燃了一支香烟,“魏星渊经纪人也算给你留面子,什么都没爆出来,只是让你从节目组滚蛋了。如果有下次,你直接退圈吧。”

“哦,知道了……”

周末一大早,白鹭发现车没油了,开车去加油,留祁妙站在楼下等待。

祁妙刚下楼就见到一身白衣的魏星渊在遛猫。跟别的猫不一样,西森是可以遛弯的。

月亮身手矫健宛若一只小豹子,遇到草地就要去打滚,滚得满身都是草。

魏星渊对着祁妙招招手,微笑着说道:“妙老师,早。”

虽然是浓颜系大帅哥,还留了高冷的寸头。但魏星渊笑起来还挺孩子气,甚至有些狡黠。

祁妙说道:“你不怕月亮跑丢了?”

“我的猫可听话了。”魏星渊吹了声口哨,月亮竟然乖巧地从远处跑到了魏星渊的脚下,像狗狗一样蹲好,竟还摇起尾巴了。

祁妙蹲下来摸摸月亮毛绒绒的小脑袋,月亮很给面子地蹭了蹭祁妙的手掌,还对他喵喵叫。

在月亮眼里,祁妙能睡主人的床肯定是主人的配偶,将来要跟铲屎官生小猫的!

key哥把月亮装进猫包里,说道:“月亮这又滚了一身草啊,卡卡,你今天带着这小祖宗去洗个澡吧。祁妙,你坐我们的车走吧,反正都一起,你们俩车上还能商量商量节目。”

祁妙道了谢,坐着魏星渊经纪人的车跟魏星渊一起去《明星探险游戏》的节目现场录制节目。

魏星渊的助理卡卡替他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key哥对她使了个眼色,这个姐姐就一脸姨母笑的自己坐在了副驾驶。

魏星渊和祁妙一起坐在后座,魏星渊接过助理买来的面包和咖啡,递给了祁妙。

“你先挑。”

祁妙拿了一个巧克力坚果甜甜圈和一杯香草拿铁,说道:“谢谢……在车上吃没关系吗?”

魏星渊点头,自己也拿了个牛角包吃:“没事。”

“节目组没给我台本,是要我们即兴发挥吗。”

“嗯,随意就好。”

祁妙沉默了几秒,从包里掏出了厚厚的一本剧本。

这是他老板给他准备的偶像台本。他打算抱一下佛脚,好歹也是营业,复习一下功课。

“萌萌爱心发射,biubiubiu……挥手眨眼微微笑。”魏星渊看过来,忍不住笑了起来,“在复习人设啊?”

“干嘛。”祁妙看向魏星渊,“你不许笑我。”

“没笑你,觉得可爱。”

祁妙嘟囔:“哪里可爱了,成年人除了疲惫还剩下什么……”

“身体好些了没?”

“嗯。”祁妙说,“去看了医生,已经没问题了。”

他俩随意聊了几句,但谁也没提胡墨涵的事情。

等祁妙下车,魏星渊替他拉开了车门。祁妙个子小,下车的时候魏星渊轻轻拉了他一把。

已经来到节目组的影帝萧子意是魏星渊处女作的主演,此时正饶有兴趣看这对年轻人的互动。

他跟魏星渊拍戏那会儿,魏星渊刚出道。戏里只要是跟omega有接触,魏星渊就会绅士手,他也从来没见魏星渊和哪个o这么亲密过。

萧子意见祁妙和魏星渊并肩走过来,笑着说:“魏星渊,几日不见,又帅了。”

“子意哥,好久不见。”魏星渊笑得谦和儒雅,主动介绍起身边的祁妙,“这是我这次的搭档,祁妙。”

“祁妙,你好。”

萧子意是实力派常青树影帝,祁妙平日里接触不到影视圈的人,他笑着与影帝握手,心道这节目的参演嘉宾里,咖位最低的大概就是自己了。

魏星渊一边和人打招呼一边带着他认人,耐心细致地给他介绍竞争对手们。

“萧子意你肯定知道,实力派影帝。他的女伴是这几年最红的小花香香。”

“我知道,我喜欢香香的电影。”

魏星渊没想到祁妙喜欢烈焰红唇的御姐,微微惊讶:“原来你喜欢姐姐类型的啊。”

说话间,大长腿的香香踩着铆钉高跟鞋从保姆车上下来,她对魏星渊打了个招呼,又夸祁妙:“嘿嘿,好可爱啊。”

祁妙真挺喜欢御姐类型的女alpha,他拿着笔记本要了个签名,魏星渊就在旁边陪着他要签名。

这两个人并肩站着,还真像一对情侣。

香香笑着给了两个人飞吻,祁妙默默收好了签名,抬起头看了看魏星渊。

魏星渊的表情看不出情绪,但祁妙莫名觉得他刚刚有情绪,他试探地说:“我还关注了香香的超话呢。”

“哦?”魏星渊饶有兴趣地微笑,“很少见你对哪个明星感兴趣。”

“那我关注我们的竞争对手,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祁妙偏过头看向魏星渊的眼睛,魏星渊温柔地看向他,说道:“跟是不是竞争对手没关系,你关注别的alpha,无论男女,我都会在意。”

魏星渊太坦率了。

他坦率到祁妙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只能仰起头跟魏星渊对视了几秒,又匆匆低下头说:“其实有才华的演员我都喜欢。”

魏星渊抿唇一笑:“哦,这样。”

“子意哥和香香是aa组合吗?”祁妙好奇道,“倒是很配。”

“嗯,子意哥和香香姐马上要上一部aa恋电影,也是咱们节目组唯一一对aa组合。这边,刚下车的是张筱红,张筱红和胡墨涵是一个公司的,去年跟胡墨涵一起演了偶像剧,《致我们的校园时光》,你应该也有印象。”

“嗯,略有耳闻。”

“她的搭档岳文洲是星际运动会射击金牌选手,因为长得帅,人气很高,今年正式进军影视界。”

“这样啊。”祁妙听着魏星渊为自己讲述每一个明星的履历,心道小魏还挺耐心细致。

“不过我估计节目组选他也是有原因的,可能会有射击类的游戏关卡吧。”魏星渊说,“节目里咱们俩尽力就好,结果不重要,你别太在意我粉丝说你那些话。”

祁妙心不在焉地点点头,还在思考刚才魏星渊说在意他的话。

因为刚刚的话题,祁妙总觉得魏星渊和自己的关系朝着暧昧的方向去了。

这种暧昧的气氛,连他自己都……都觉得不对劲了。

他想把关系掰回来,轻声说道:“其实我不应该叫香香姐姐。”

魏星渊看着他,眼神温柔的不像话,像是盛满了月光的水潭。

“你怎么又提香香啊,不叫姐姐还能叫心肝宝贝?”

“小魏。”祁妙犹豫着说,“我早就想说了,我的年龄是假的,我比你大不少。”

他小心观察着魏星渊的神色,但魏星渊连惊讶都没有,反而调侃他说:“那,你不想给弟弟机会?”

祁妙扑扑睫毛,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心脏却砰砰砰地跳地飞快。

他本来想用长兄之态把魏星渊推远,但气氛好像更暧昧了。

他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倒是魏星渊弯着眼睛说:“以后,我要是有男朋友了,不管他多大,都是我的宝贝,我得叫他宝宝。”

祁妙耳朵根都红了,他招架不住这位弟弟,幽幽地叹了口气。

“唉——”

魏星渊学着祁妙的语气,和祁妙一起叹息。

“唉——”

别说,学得真像,连呼吸都是一个节拍的。

祁妙漂亮的眼睛瞅着魏星渊,终究是招架不住大狗狗撒娇,先弯了眼睛。

“你学我叹气干嘛?”

魏星渊跟在他后面说:“妙老师,那你告诉我,你大我多少啊?”

祁妙伸出一只手掌:“five。”

“那你也没比我大多少。”

魏星渊早就猜到祁妙二十五岁左右,但他没想到祁妙这么实在,会主动跟他提年龄。

但一个人只有在意才会诚实,认真才想坦白。

想到这里,魏星渊信念又坚定了几分,祁妙在心里还是给他留了位置的,虽然他看起来想逃。

“整整五岁呢。”祁妙震惊,“没大多少吗?”

“才五岁,叫哥哥是不可能叫哥哥的。”魏星渊半开玩笑地说,“我就要叫你妙老师,或者,等你允许我叫你别的,我就换个称呼。”

魏星渊对外的形象一直很优雅,今天跟祁妙说话却有了那么几分弟弟在撒娇的意味。

alpha和omega在成年后体型差距会越来越大,魏星渊跟在祁妙身后,比祁妙高大半个头。

他像条温顺的大狗,祁妙像一只傲娇的小猫咪。

祁妙仰起脸看向魏星渊,无奈地说:“算了,叫什么都行,随便你了。”

等他背过身,脸颊又不由自主地偷偷泛了红。

今天节目的主题是恐怖游轮。

故事发生在一搜游轮上,每组抽签决定人质和英雄,抽中了人质留在地下室里做人质,抽中了英雄就想办法救自己的同伴。

节目开始后,魏星渊先去抽签,抽到了人质。

他身边的四组都抽完了,第一组香香是人质,第二组张筱红是人质,第三组马静怡是人质,第四组郭沉舟是人质。

也就是说,除了魏星渊,做人质的都是一组的男性omega或者女性,也就是说,都属于一组里的体力弱势方。

五队里,四队都是alpha做英雄,唯有祁妙这个o要做英雄。

郭沉舟站在祁妙身边,虽然跟祁妙不熟,他还是建议祁妙:“要不然跟节目组说说,你跟小魏换一下角色。现在还没开始,节目组应该能同意。”

郭沉舟今年二十八岁,跟魏星渊同属于银河娱乐,去年刚拿了小行星最佳演技大赏,属于omega里的顶流演员。

他小时候练古典舞,又有一双夺魂的丹凤眼,人漂亮,身形也漂亮,整个人的气质故事感很强,是无数alpha得不到的白月光。

祁妙认真欣赏着对方清冷的美貌,心道娱乐圈美人真的好多,魏星渊怎么就偏偏看上他了呢?

“没事,不换了,先就这样吧。”

郭沉舟看过omega48,他以为祁妙会特别软萌呢,没想到说话干不拉脆的,人也很利落。

他微微诧异地看向祁妙,说道:“我看了你那个……恶龙咆哮的小视频,很可爱。”

祁妙点点头,面无表情道:“其实我是屠龙的骑士,一次能砍七条龙不费劲。”

郭沉舟被祁妙逗笑了,愈发觉得长着一张娃娃脸的祁妙好可爱。

魏星渊笑着站在祁妙身边,说道:“那我是被骑士营救的公主。”

郭沉舟见魏星渊大有跟祁妙发展的趋势,饶有兴趣地说:“师弟,你们俩戏拍的怎么样了?”

“挺好的。”魏星渊说,“就是同组有个比较闹腾的,跟你搭档好像还挺熟。”

郭沉舟心领神会,他轻笑着说:“胡墨涵吧,我知道他的光荣事迹。张翔宇跟他熟么?他俩不是去年搭戏才认识吗?”

祁妙看过张翔宇的古装剧,原来张翔宇就是个跑龙套的,但去年,张翔宇凭借古装剧《翩若惊鸿》的出色发挥,积累了丰厚的人气。他形象正派,死忠粉也很多,年末公司为他争取到了今年和郭沉舟这种顶流omega演员合作的机会。

但魏星渊是不会无缘无故谈起他的,祁妙思索了一下,心道可能那天冷逸碰见胡墨涵发语音,是给张翔宇发的吧。

他抬眼看向魏星渊,说道:“所以……跟胡墨涵发语音的是他?”

魏星渊点了个头:“聪明。”

作者有话要说:  魏星渊:祁妙一百岁了也是我的宝宝!

要上架了,希望明天后天各位天使富婆支持一下我,让我别扑的太惨烈。这几天的订阅会影响文后续的榜单,嘤,拜托了!

凌晨我就发明天的更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