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这人修为满级却偏要吃女帝软饭 > 第74章 一群戏精,崩溃至极叶天痕

第74章 一群戏精,崩溃至极叶天痕


看着风渊竟然伤势发作,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江尘最终还是心善的从靠椅上跳了下来,跑过去将他从地上扶起。

“你说你刚刚还活蹦乱跳的,这会儿怎么萎靡成这样?”江尘一脸担忧,赶紧掏出一粒六味地黄丸,给风渊喂了下去。

身体虚,吃六味地黄丸最管用了……

果然,一粒药下去,风渊也是悠悠转醒,可当他看到江尘那张帅脸时,他再次气急攻心,晕死过去。

“卧槽??”江尘被吓了一大跳,风渊不会就这么没了吧?

那可不行,九星连珠之日还得让他充当最强打手呢。

做人工呼吸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江尘直接召唤出寂灭神雷,以前他好像听说过点击治疗来着。

“醒来吧少年,勇敢的面对人生吧。”江尘直接给电了下去。

“啊~”

寂灭神雷刚刚电下去,风渊便是痛苦的惨叫一声,腾的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一脸幽怨的看着江尘。

我特么就装个死而已,你用得着用神雷来电我?

“我去,没想到这招还真的管用?我刚刚还准备用枪打小小鸟呢。”江尘惊讶的开口道。

风渊:怎么办?好想锤他一顿,可我打不过啊。

“咳咳,多谢老大的援救之恩,小弟的身体已经好了,用不到那什么枪打小小鸟了。”风渊嘴角抽了抽,赶紧陪笑道。

遇到这么个恶魔老大,简直造孽啊。

“哦,那行吧,血神石中的最后一缕血神之力我就不吸收了,现在将它还给你。”

江尘颇有些遗憾的叹了一声,旋即将布满裂纹的血神石递给了风渊,一副你看我对你好吧,都特别给你留了一缕的模样。

风渊心里有一万头野马狂奔而过,忍住冲上去跟江尘拼命的冲动,他含泪将血神石接了过来。

看着风渊这没出息的惨样,江尘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行了行了,吸光你的血神石,我再给你一缕大道本源之力就是,瞧你那点出息。”江尘撇了撇嘴道。

原本郁闷至极的风渊一听到江尘这话,直接瞬间满血复活了,他激动的一下跑过来抱住了江尘的大腿。

“老大威武霸气帅,血神石能被你吸收,是它这辈子最大的荣耀。”

“小弟我对你的仰慕之情,就犹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奔流不息,一泻千里,万川归海……”

“停,四天之内将两道大道本源之力炼化,有没有信心?”江尘白了一眼词穷的风渊,严肃的开口道。

这孩子一看就是上学的时候和周公的女儿谈恋爱去了,导致现在吃了没文化的亏,连漂亮的话都说不流利。

“若是有灵石辅助,我可以利用神棺开启时间加速,四天足够了。”风渊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不就是灵石吗?满足你。”江尘大手一挥,将一个装有海量灵石的储物戒丢给了风渊。

坑了那么多人,搬了那么多宝库,他最不缺的就是灵石了。

……

皇陵地宫当中,二哈伤心的抱着龙脉大口大口的吃着。

“江尘,你死的好惨啊,都怪狗爷实力没恢复,没来得及救你,你到了下面可别怪我啊。”

“你放心,每一年的今天狗爷我都会给你烧很多很多的老婆,狗爷知道你好这口,你安心的去吧,我会给你报仇的……”

二哈一把鼻涕一把泪抽泣着,说完他还狠狠抽了一巴掌跪在一边肿成猪头的叶天痕。

“都是因为你这白痴丧心病狂的要和什么血神殿联合,才会让江尘因此丢了性命,你特么怎么不哭?”

“赶紧的,三秒内你哭不出来,老子要你命。”二哈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打得叶天痕差点没昏死过去。

“哇呜……”

叶天痕疼的痛哭流涕,他真的有努力在哭,从醒来到现在,整整五个小时的时间,他都在认真的哭。

五个小时啊,他这辈子的泪都快流干了,声音都早就哭的沙哑了……

但没什么屁用,因为他一停下来就要被二哈奖励大嘴巴子。

“江尘你死的好惨啊……狗爷不能没有你啊。”二哈一边监督着叶天痕有没有在认真的的哭,一边抹着鼻涕伤心道。

虽然天天被江尘嫌弃,可他都已经习惯了,甚至习惯和江尘一起到处坑人的日子。

可现在,都成了过去式,二哈一想到这里,就逮着叶天痕一顿毒打,仿佛要通过叶天痕眼中的泪,来表达他对江尘的不舍……

“我说你这傻狗大晚上的,在这儿哀嚎个什么劲呢?”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二哈背后响了起来。

二哈原本掉到一半的鼻涕硬生生被他吸了回去,他惊喜的转过头去,发现江尘正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二哈激动的反手就是给了叶天痕一个大嘴巴子。

“啊……”叶天痕惨叫一声,痛的龇牙咧嘴。

“看来这不是在做梦,呜呜呜,老大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以你的身手,不可能那么轻易挂掉的。”

见叶天痕疼的那么真实,二哈也是相信江尘真的没事,他直接激动的就是摇着尾巴跑到江尘跟前,用小小的狗头蹭啊蹭的。

叶天痕:你特么以为自己在做梦,你打我干什么?嘤嘤嘤……

叶天痕也是哭的更加汹涌了,这一下他是真哭,他终于不用再被折磨了……

江尘不知道二哈这傻狗为何情绪会这么激动,刚准备安慰他几句,就听到叶天痕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哭泣声,江尘当即就有些蒙圈了。

“他这是怎么了?”江尘将二哈从地上揪起来,疑惑的问道。

“他啊,醒来之后听说你被那神秘石棺带走了,心生愧疚,觉得是他害了你,所以一直痛哭流涕到现在,五个多小时了,狗爷我劝都劝不住。”

二哈一副我都是被他感染了,所以才会跟着这般情绪低落的模样,听得叶天痕突然急火攻心,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你特么这么说话良心真的不会痛吗?你确定是劝了我五小时,而不是锤了我五小时?

江尘惊讶的看了一眼叶天痕,又看了一眼真诚的二哈,旋即摇了摇头道:

“我不信,除非他用开水烫裤裆。”

叶天痕:“(╥﹏╥)”

我是大白痴,弱小又可怜,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