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回到大明做藩王 > 第二百九十五章 肃王接旨

第二百九十五章 肃王接旨


  朱桂一听到这个报告,心里不由地“咯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朝廷的钦差来的这么快,看来老朱这次是动了真怒,迫不及待地想好好修理自己一番了。
  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反复捶打,朱桂早就对这件事情给看开了, 还是那句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事情已经干了,后悔药没地方买去,自己只要尽全力的补救就好了,至于其他的事情, 就不是自己能够掌握的了的了。
  尽人事,听天命。
  朱桂挥了挥手, 对那名当值的小太监说道:“寡人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再有了朝廷钦差的消息,要第一时间报告寡人,不得有误。”
  有道是纸是包不住火的,朱桂为了打赢瓦剌和察合台汗国的联军而去假传圣旨这件事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肃藩。
  这名当值的小太监作为朱桂的身边人自然也是知道的,他除了佩服朱桂的胆子之外,也是对朱桂有些担心的,毕竟朱桂对他们也算是不错的,而他们作为朱桂的身边人,命运跟朱桂是紧密相连的,一旦朱桂栽了,他们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在听到朱桂的旨意之后,那名当值的小太监不敢怠慢,忙向朱桂行了一礼, 朗声答道:“是。奴婢遵旨。”
  说罢,便转身退了出去, 继续去打听朝廷钦差的消息去了。
  朱桂知道,自己离开肃藩的日子不远了,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既然如此,何不及时行乐?想那么多干什么?
  于是,朱桂便转身对自己身边的小宫女说道:“你去通知所有的娘娘,包括哈密公主,还有瓦剌的那個王妃,今天晚上都到王后这里来用膳。寡人要好好地款待她们。”
  徐妙莐一听这话,脑后不由地冒出来一排黑线,王爷的身边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哈密的公主和一个瓦剌的王妃了?
  自家的王爷也真是,每次打完一仗,不光是地盘人口变多了,就连他自己的女人也会变多,这还真是称霸美女两不耽误啊。
  将来他不知道还要征服多少地方,也不知道肃藩的后宫将来能不能装得下他的女人们。
  朱桂身边的宫女不敢怠慢,忙盈盈向朱桂行了一礼,一脸恭敬地说道:“是。奴婢遵旨。”
  说罢, 便将双手放在小腹上, 弯着腰, 缓缓地退了出去,去通知朱桂的女人们去了。
  女人对自己丈夫的占有欲也是很强的,没有人愿意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徐妙莐也是如此,虽然她知道,朱桂身为藩王,身边不可能只有他一个女人,她也知道,身为朱桂的王妃,很多事情应该看开一点,但是这不代表着她的心里就舒服。
  徐妙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也没有说什么,抿了抿嘴,脸上一脸哀怨。
  晚上的时候,朱桂终于凑齐了他的女人们,并且请她们吃上了一顿丰盛的中西合璧的晚宴。
  在此时朱桂的餐桌上,既有精致的中原的菜系,又有粗犷的西北烤全羊系列,也算是满足了他的众位老婆们的口味。
  朱桂知道,自己被老朱叫回去修理一顿的命运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此时也就不再想这件事了,能在肃藩待一天,就多乐呵一天吧,便举了举酒杯,一脸得意地说道:“诸位爱妃,你们来自天南海北,既有江南人,又有塞北人,饮食习惯大不相同。
  有道是众口难调,寡人为了避免你们吃不惯其他地方的菜肴,所以就多弄了几个花样,想让你们都吃好。
  今天,是咱们第一次大团聚,诸位爱妃请不要客气,尽情地开怀畅饮。”
  朱桂的几位妃子听到他说的这些话,心里都有些无语,什么叫诸位爱妃来自天南海北,既有江南人又有塞北人,王爷你这么明着炫耀真的好吗?
  不过,她们也都知道,自己这辈子估计是跑不了了,只能老老实实地给朱桂当妃子,老实说,这么过一辈子也不错,最起码朱桂对她们都不错,怎么着也能让她们锦衣玉食地过一辈子。
  于是,朱桂的妃子们在经过了短暂的沉默和内心微微地吐槽之后,便齐齐地说道:“臣妾谢过殿下。为殿下贺。”
  话不多说,在经过了几句寒暄之后,朱桂便开始招呼自己的妃子们大吃了起来。
  相比于江南的风味,朱桂倒是很喜欢西北的饮食,尤其是这烤羊腿,吃起来真香,大口吃酒,大口吃肉才是他最喜欢的生活。
  朱桂扯了一块烤羊腿,吃的津津有味儿,忽然之间,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道:“阿玛丽,瓦剌的大汗博尔忽每天也是吃这些东西吗?”
  阿玛丽本来是瓦剌大汗博尔忽的宠妃,自然是对他的饮食习惯了若指掌的,只不过,他不知道朱桂为什么会在餐桌上突然问她这个问题,难道是他对瓦剌动了心思?
  坦白来说,阿玛丽对瓦剌还是有感情的,毕竟她就是土生土长的瓦剌人,再加上,瓦剌的博尔忽对她十分地宠爱,出于感激,她也不愿意出卖博尔忽。
  但是,她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的男人不争气,没有打过朱桂,不仅被杀了个全军覆没,连他自己的老婆都没有保住。
  现在的形势阿玛丽也知道,完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的荣辱,甚至是她的生死都在朱桂的一念之间,她爱瓦剌不假,她也很感激瓦剌的大汗博尔忽不假,但是她更爱的是自己。
  她可不想再挨朱桂一顿鞭子,于是,阿玛丽在听到朱桂的问话之后,不敢怠慢,忙放下手里的餐具,向朱桂微微欠了欠身子,道:“回大王的话。草原的饮食多为肉制,博尔忽平日里也是吃烤羊肉和马奶酒。”
  朱桂“嗯”了一声,缓缓地点了点头,又吃了一口羊肉,漫不经心地说道:“你们草原的良好牧场都集中在哪里?博尔忽最为在意的是那几块地盘?”
  听到这话,不光是阿玛丽,在座的其他人也都知道朱桂要打瓦剌的主意了。要不然他也不会问这么敏感的问题。
  朱桂确实是在打瓦剌的主意,他现在拿下了哈密,肯定是不会满足于困守在这西北一隅之地,肯定是想着接着打下更多的地盘去发展的。
  现在他要想扩张领地的话,方向也就只有两个,一个人西边的察合台汗国,另一个就是北面的瓦剌。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征服西藏高原,不过眼下朱桂还真没有这个打算,因为这块地的地势实在是太高了,目前对他没有什么帮助。
  坦白来说,察合台汗国的土地朱桂是最想要的,因为它不仅控制了西域,有天山北麓的优质牧场农场,还连通了中亚的两河流域,是比较适合农耕的。
  但是,还是那句话,朱桂的地盘有先天不足之处,那就是他的地盘太狭长了,好像是一个一字长蛇阵。
  从哈密到兰州已经有两千六百多里了,河西五郡又是呈现一字排开的架势,根本就没有什么战略纵深,如果再接着往西打,那自己的地盘将会更加狭长,中间的部分就会更加脆弱,就会如同一个哑铃一样,两头大,中间细,是很有可能被人从中间拦腰截断的。
  瓦剌这个部落,一直都是北方大漠的霸主,他们现在被自己给重创了,无力再攻打自己,但是这不代表着他们以后都没有这个能力。
  少数民族的恢复能力也是比较强的,等过上几年,一波少年长大成人,就都又成了骁勇善战的勇士,到时候,瓦剌就会成为威胁自己的巨石,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的地盘给拦腰截断。
  所以,朱桂现在打得算盘就是趁着瓦剌病,要了瓦剌的命,趁着他们的主力部队损失巨大,青少年还没有成长起来的空档,等到自己养精蓄锐之后,再率领大军出征,一举灭了瓦剌部落,解除自己北方的威胁,然后在放心大胆地西征。
  虽然明明知道朱桂对瓦剌部落存了吞并之心,但是阿玛丽此时并不敢生出一丝抗拒之心,原因很简单,她的小命儿现在就捏在朱桂手里,如果她敢在军国大事上跟朱桂玩心眼儿,那少不了会吃朱桂一顿鞭子,弄不好惹得朱桂不高兴了小命儿都会丢掉。
  人都是怕死的,阿玛丽也不例外,在自己的生命收到威胁的时候,做出任何的妥协都在情理之中了。
  于是,阿玛丽听到朱桂的问话之后,不敢怠慢,忙向朱桂行了一礼,道:“大漠北部最为优良的牧场也就那么几处。奴婢现在即便是将名字告诉大王,大王怕是也不知道在哪,倒不如一会儿大王将地图拿过来,奴婢指给大王看吧。”
  见阿玛丽如此配合自己的,朱桂心里很是高兴,有了这个高级蒙古奸细,自己的大军将来远征大漠的时候就可以做到如入无人之境了,便笑了一下,道:“如此甚好,你真是我的一个好向导啊。”
  阿玛丽闻言脸颊不由地一红,因为她也知道自己正在做的是出卖瓦剌的事情,心里也是有负罪感的,听到朱桂夸奖她之后,她的心里不是感到高兴,而是略微有一些不舒服。
  但是,还是那句话,现在的形势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由不得阿玛丽有任何忤逆朱桂的心思,于是,她也只能讪讪地一笑,柔声地说道:“奴婢谢殿下夸奖。”
  安排好这件事之后,朱桂便不再多说话,开始招呼着自己的爱妃们吃饭。
  饭后自然是娱乐时间,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动物,朱桂虽然有点例外,他属于喜新不厌旧的人,但是,也喜欢尝试新鲜的美人,所以这次娱乐活动是他刚刚纳入后宫的哈密公主。
  哈密公主塔吉古丽长相十分美丽,一点也不输后世的大明星,而且能歌善舞,自从哈密城之围被朱桂解了之后,就被朱桂纳入了后宫,并且一直受宠到现在。
  朱桂已经知道了朝廷的钦差来到了肃藩,估计也就这几天的时间就会宣布老朱的旨意让他回京,所以这几天他的心里倒也坦然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躲是躲不掉的,倒不如勇敢的面对。
  这一日,朱桂刚刚处理完了公务,正在一边喝酒一边欣赏塔吉古丽的舞姿,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当值的太监又闯了进来,走到朱桂的跟前,向他行了一礼,恭敬地说道:“启禀殿下。朝廷的钦差来了,带来了陛下的旨意,请殿下前往大殿接旨。”
  终于还是来了啊,朱桂听到这句话之后,不由地伸了一个懒腰,强自镇定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寡人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