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修仙从皮影戏开始 > 第二章 如此荒唐

第二章 如此荒唐


  长宁坊很小,横竖两条弄巷,却有三大荒唐。

  那就是…庄克小子的放浪、阿青姑娘的肚量以及他们家“无忧居”的房梁。

  叮叮叮……

  破晓时分,凉风徐来,满园绕着风铃声。

  呲溜、呲溜……

  一气溜到喉咙底的吸面声,十分的畅快。

  蒜子、茱萸等佐料泼了热油,激发出诱人火辣的香气,在空气中肆意地弥漫。

  廊檐下蹲着个纤细的身影,秀发散乱,额上更有一簇头发突兀地翘起。

  小姑娘捧着大海碗,整个脑袋都埋在了里面,身旁吃干抹净的海碗堆得仿若小山。

  这不,又是一碗油泼面一口气下了肚,海碗里才抬起一张俏丽面孔,砸吧砸吧着红润的嘴唇,一脸地意犹未尽。

  “嗯?”刚才吃的爽快,但现在一看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肚子,她眼眸一缩,顿时如临大敌,头上翘起的呆毛也锃的一下竖得笔直,凌厉如剑。

  “吸……”她屏气凝神,陡然深深吸气,

  这口气息是如此悠长,甚至口鼻间隐隐出现到了一线白色的起雾。

  小肚子竟神奇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了回去,细腰纤纤可握。

  呆毛少女这才满意点了点头,心安理得地手向一旁伸去,没料这一次却是彻底抓了个空。

  看着空空如也的大海碗,她柳眉一簇,心情如同六月的天气刹那间晴天转阴,瘪着嘴喊道,“庄克,家里的油泼面又吃完了。你又快养不起我了!”

  “为什么要说‘又’呢?”门应声推开,响起一个没好气的声音。

  走出的是一个身形消瘦的白衣少年,丹凤眼细长,带着一抹化不开的阴鸷。

  当看到地上堆得老高的海碗,他嘴角连连抽搐,“又没了!你这个败家娘们,这可是我三天的口粮一顿都被你造完了。”

  呆毛少女一听就不乐意了,插腰气呼呼道:“庄克,你个没良心的。当初说好的你养我。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想甩了本姑娘,叫人家败家娘们。告诉你庄克,你休想!”

  二八少女,河东初吼,已显雌威。

  白衣少年如遭雷击,捂住心口,一脸地不可思议,“阿青,这都是谁教你的!曾经那个天真烂漫美少女去哪了,你怎能说出如此粗鄙之言?”

  “美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阿青不屑道,一脸地理所当然。

  “嘶……”庄克倒吸一口凉气,快要自闭了。

  少女不知己美,奈何以美惧之?

  这天是聊不下去了。

  看着一旁堆得老高的海碗,他干脆眼不看为净,双手放在胸前做出一个推拿顺气的动作。

  “你要做什么?”阿青原本还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一见庄克摆出这架势,顿时跳了起来,拉开三丈之远,满脸警惕。

  “我要吊嗓子了!”庄克背对着她,幽幽道。

  “娘耶!”阿青惨叫一声,抱起自己吃饭的大海碗,拔腿就跑,生怕慢了一步就要遭受什么灭顶之灾。

  下一刻。

  “呀啦骚……”

  平地炸了一声旱雷,翻滚出去不知多远。

  长宁坊中络绎不绝地响起阵阵惨呼之声。

  不知多少人在美梦中被一下子惊得连人裹着被子从床上直接翻滚而下,重重摔倒在地上。

  这声吊嗓,何止惨绝人寰,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庄克,你丫又在鬼嚎了?”

  “大早上的天还没亮,还让不让睡觉了?”

  “尼玛…你小子又在浪了!”

  ……

  院外传来阵阵叫骂。

  庄克却两耳不闻,引吭高歌。

  民粹流传千百年,在他这里却完全失去了无用。

  但长宁坊的民风也是洛京城内有数的淳朴。

  于是……

  无数黑影从天而降。

  鸡蛋多如雨,新鲜的韭菜根带着泥土,梨子上的叶沾着露珠……就这么一股脑砸落而下,瞬间将庄克淹没其中。

  屋内阿青背抵着门,听到那暴雨摧残芭蕉似的撞击声,不禁打了个寒颤。

  唉呀妈呀,老惨了……

  “老爷,这人如此荒唐,神憎鬼厌,会是你要找的人吗?”长宁坊一侧,一对主仆将这一幕看在眼中,那小厮很是无语道。

  “呵呵,你没发现吗?”富态的中年员外呵呵一笑,不惊反喜,反问一声。

  “发现了什么?”小厮诧异。

  中年员外悠悠道:“这群街坊看似破口大骂,丢东西砸人。但你发现了没有,那鸡蛋是熟的,蔬菜和果子都是早晨刚刚摘下来的……”

  “这又能说明什么?”小厮不以为然。

  “你这小厮还真是狗眼看人低!”中年员外失笑道,“你可知如今大虞虽然看似繁华似锦,国力鼎盛,但民间早已颇不太平,更是奇人诡事迭出,哪怕是这洛京城内也难得宁静。

  唯有这位于西城一角下等人住的长宁坊似乎真应了这长宁二字,长乐安宁,少有奇谬怪事。

  可在如今之世道,这看似寻常的一幕,却反而成了最大的不寻常。

  但你可知道,之前这长宁坊可不是这样的,也曾怪事迭出,鸡犬不宁!”

  中年员外话里有话,意味深长。

  “老爷,你是说?”小厮有点明白了。

  “不错!这一切都正从这庄克和阿青这对外乡人来到这长宁坊开了这间无忧居开始。

  这些市井街坊虽然刚开始不清楚其中变化,但长久下来也或多或少意识到了这难得的安宁生活都与这这看似行事荒唐的庄克有关。

  这不前些天,附近有一荒废的破旧戏院每天夜里据说都有人听到从里面传出阵阵唱戏声,闹得附近不得安宁。

  但自从这无忧居的主人庄克前天去过一次后,第二天晚上就再没了怪事。

  这长宁坊民风纯补,市井粗汉说不出什么冠冕堂皇的感谢话来,但丢来的东西可有一件是坏的,都是些日常好物。”

  “既然感谢,就直接送上门就是!何必用这种方式,不是多此一举吗?”小厮十分不解。

  “这你就不懂了!”中年员外摇头笑道。

  “无忧居在坊间一直传得邪乎,据说里面怪异迭出,不时传出各种男人怒骂,你女子哭泣,孩童嬉笑等各种人声,却从有人见过里面有来客出入。

  三人成虎,小老百姓平时自然不敢靠近这里。

  这或许就是庄克与长宁坊之人久而久之磨合出来的一种独特相处之道吧!”

  “竟然是这样吗?”听到这里,一旁小厮早已是一脸地不可思议。

  ……

  “庄克,你又在外面骗吃骗喝了!”看着推门而入的庄克怀里抱满了各种物事甚至还拎着一只咯咯叫的活鸡翅,阿青凭空跳了出来,眼睛绿油油的。

  “喂,快擦掉你嘴边的口水啊!怎么说话呢?这些都是街坊的拳拳盛意,怎么说是骗吃骗喝?”庄克眼睛横过去一眼,“给你一个机会,重新组织语言!不然中午的大餐,你还吃不吃了!”

  “别介!”阿青一听慌了,双手捧在心口,水灵灵地眨着眼睛,“庄克,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阿青这一回吧!”

  “哼!这还差不多。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帮我将这些东西都搬进去!”庄克哼了一声。

  “好嘞!”阿青喜滋滋地捧着一堆东西朝着后厨去了,边走还边哼着不知从哪学会的小曲,“红烧鸡翅膀啊,我最喜欢吃。今天不吃,万一以后没得吃,不吃白不吃……”

  “哎,吾家有女难养成!当初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是怎么被我养成一个干饭人了呢?”庄克见状揉了揉眉心,感到无比头疼。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

  他无奈摇了摇头,沿着屋内狭长的过道,朝着深处而去。

  虽已经是白天,但屋子四周窗户密封,并不透风,显得颇为昏暗。

  甚至还点着根根红烛,空气中弥漫着若有若无的幽幽香气。

  光晕透亮,竟是将一个个清晰的人影映照在两旁洁白无瑕的窗纸上。

  王侯将相、男女老少、花鸟鱼虫……各具形态。

  伴随着烛光摇晃,人影也仿佛在活动,小小屋子,内有乾坤,演绎出了另一番众生相。

  庄克作为此间主人,早已见怪不怪。

  缓缓坐下,他面前是一方长角方桌,摆放着刻刀、墨笔、针线等各种工具,琳琅满目,极尽精细。

  而他微微抬起眼皮,向上看去,便见无数小人身影一下子就跃入了眼眶中。

  屋子房梁上垂下无数颗丝线,每一丝上都悬挂着各异皮影,喜怒哀乐,惟妙惟肖,人间百态。

  一双双皮影的眼睛都对着庄克。

  红烛光晕下,瞳孔中似乎也浮现出异样的光芒,仿佛活了过来一般,气氛渗人。

  “开始吧!”庄克不以为意,目光微垂,轻轻开口道。

  呼……

  一声落下,封闭的屋内起风了。

  红烛摇曳,光线明暗不定。

  皮影摇晃,一张张面孔渐渐笼罩了一重重不明的阴影,嘴角咧开,弯曲出诡异的弧度。

  嘻嘻嘻……

  风铃脆响中似乎夹杂着无数嬉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屋内顿时笼罩着一层诡谲隐秘的气氛。

  庄克两耳不闻,低头看去。

  只见不知何时,桌面上凭空出现一张古朴陈旧的卷轴,正在缓缓摊开。

  卷面细腻有光,非布非纸,上有细细毛孔,倒像是……

  人皮?!

  画卷无声自动,一行诡秘的文字缓缓浮现,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上面书写。

  “鬼画皮之梨园惊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