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修仙从皮影戏开始 > 第十六章 犬神显灵

第十六章 犬神显灵


  写轮眼、白眼、轮回眼、净眼、直死之眼……?

  不,远远不止如此!

  沉浸在这奇妙视角中,庄克古怪一笑。

  这可真是…比博燃了!

  只因为通幽可不止是一双眼睛洞穿幽冥,看穿虚无这么简单,

  世界两分,一为三界,一为幽冥。

  三界为物质界,为造物之形。

  幽冥为虚无界,为造物之影。

  幽冥不具实体,仿佛法则未开,渺渺茫茫,充满着种种不可思议,不可以常理度之,却蕴含了天地万物运转之根本轨迹,传说中为鬼神居所。

  通幽之下,幽冥之界在庄克视线中揭开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更升起了一层玄之又玄的感悟。

  他是作此理解的……

  这三界如果是电子游戏塑造的“我的世界”,那么这幽冥就是游戏的代码和程序,看似虚幻不为真,却是表象世界之本质。

  通幽之力,能让肉眼直视万物本相,与传说中的鬼神沟通,更让身体飘忽,与幽冥同化,只待功力日深,就能漫步其中,渐渐与鬼神类同了。

  这可比任何花里胡哨的眼睛从本源上高了不知多少层次。

  按照此世修行划分,前世那些幻想中的灵眼最多只是法术层次,或许能力诡异,威力惊人,却不涉及修行本质。

  而通幽已然是道术层次了,直指大道本源。

  这不,单看灵视这一点,通幽也丝毫不弱。

  此时庄克看到的天地万物诸般色彩,迷迷蒙蒙,不是他物,正是“炁”!

  修行有言:炁体源流。

  炁是万物本源,天地万物大到日月星辰,小到花鸟鱼虫,都是不同之炁的组合而已。

  皮影妖啸天犬共享的通幽之力,让庄克如开幽冥之眼,洞察万物之炁。

  这一点与此世一些修行流派独有的灵视很是相似,却又远远胜之。

  依庄克推测,或可与道家天目、佛门心眼、儒教重瞳相媲美。

  而通幽真正的能力,又远不止于此,还有诸多未解的潜能。

  但此时此刻,来不及再多做挖掘。

  深夜的洛京并不平静。

  银花坊内恸哭声不绝,闻者伤心,

  旁人想要帮助,也是有心无力。

  唯有一双幽幽目光在他们身上一扫而过。

  “果然!”庄克眸子一扫,就在这些丢失孩童的人家身上发现了无人可见的诸多邪恶之炁,光斑混乱,污垢不堪。

  “去!”他一声喝下,一旁啸天犬早就按捺不住,跃了出去。

  在这“扮演”状态下,似乎连细不可见的丝线都不用了,以无形意念为线,哮天犬所到之处,即是他意志之蔓延,感知相通。

  似乎与哮天犬一起入了戏中,体会人生百态,品味众生悲喜。

  奇妙的感悟升上心头,却一时无法用言语说明。

  这就是“扮演”的奥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庄克却有些明了这人戏合一到底是一种什么状态了。

  那就是……

  人间为舞台,他为幕后手,更为戏中人!

  哮天犬一跃出去,就脱离了幕后这诡秘状态,迎风见长,化作几乎等人高的巨犬,一下子显现在众人面前。

  “快躲!好大一只狗!”

  “好俊的一只细犬!”

  “谁放出来的?如此猛犬,当街闹市,还讲不讲公德心?”

  ……

  银花坊内更加混乱,惊恐、赞叹、愤怒…皆有之。

  而哮天犬却不理会,只是鼻子一嗅,瞳孔中满是跃跃欲试和按捺不住的凶残,四肢迈开,如同幻影一般窜了出去。

  ……

  “来一来,看一看啊!路过不容错过啊!”

  此时银花坊道路另一端,热闹非凡。

  一块偌大场地已里里外外挤满了人。

  “看戏了!看戏了……”

  小孩、大人众多,擦肩摩踵,只为看一老汉表演。

  老汉身披彩袍,头顶尖帽,面目滑稽,跳着怪异的舞蹈,身后早已跟满了追逐不停的小孩。

  老汉随手往空中一抛,就见凭空有糖果、木马儿等孩童喜爱之物洋洋洒洒抛出,引得小孩子大呼小叫。

  这还没完!

  滑稽老汉背后不过一个冬瓜大的破旧布袋,却似内有乾坤,不停从中掏出鲜花、彩蝶、锦囊……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如一个无底洞。

  “彩!”

  “好戏法!”

  “真异人也!”

  ……

  大人鼓掌,小孩叫好不停。

  滑稽老汉目光无声地扫过围在自己身边的小孩,得意中渐渐流露藏不住的恶意。

  嗷!

  一阵低闷如雷的吼声突地响起。

  一条白毛细犬高高跃起,如横飞空中一般,从众人头顶跳下,落入场中。

  “妈呀!”如此等人高的巨犬,常人哪里见过,望之生畏,顿时慌忙后退。

  细犬哪里理会众人,一见滑稽老汉,瞳孔中已尽是凶残,如见美味猎物,忍不住地舔着獠牙,下一刻身作一道白色闪电,直朝滑稽老汉扑去。

  “好狗!”恶狗扑来,滑稽老汉竟是不惧,冷笑一声,眼神凶狠贪婪,猛地将布袋放下,猛一拉开。

  哗!

  布袋大开,洞口黑漆漆如深窟,透出诡秘的邪力,黑色浓稠如实质,旋涡般飞转,让人看了头昏目眩,似乎灵魂都要被吸扯入其中。

  其中更有阴风呼啸,呜呜作响,如鬼哭哀嚎,要将眼前之物吞没其中。

  哮天犬身形在空中一滞,但下一刻双瞳就迸射幽光,如无形利剑,一下子破开阴风呼啸,扑到了身前。

  “什么?”一向无往不利的布袋彻底失效。

  滑稽老汉顿时慌了,陡然身子一缩,周身衣衫凭空落地,只见一个老鼠似的黑影就要钻入人群中不见。

  但狗眼锐利,最擅盯人。

  这金蝉脱壳的戏法哪里有用?

  嗷呜……

  哮天犬凶狠咆哮,电射一般就追了上去,口水森森,利齿如戟,露出恐怖本相。

  一张血盘大口咧开到牙根,吞鲸食象,一口之下,无物不吞。

  咔擦!

  一声惨叫随后戛然而止。

  老鼠似的黑影被一口吞下,细犬站立当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大口咀嚼起来,咔擦作响,眼睛眯成缝隙,很是享受。

  众人在原地楞住了,足足有好一会才反应归来,一下子炸开了锅,四散而逃。

  “吃人了!”

  “巨犬吃人了!”

  “犬妖,这是犬妖……”

  ……

  白毛细犬横眼看着众人,目光凶戾,毫不理会。

  随后它大嘴张开,很是嫌弃,稀里哗啦吐出一堆物事。

  滑稽老汉浑身彩衣成了破烂,佝偻在地上瑟瑟发抖。

  那奇异布袋已成了一地碎布片,里面装着的东西全部散落在地。

  丝绸、首饰、珠宝…一时间珠光宝气耀眼,吸引住了正在逃走的众人。

  “咦?这不是我家被偷的三尺蜀绣吗?”

  “这凤簪是我娘子的啊!”

  “这是我家祖祖辈辈传下的夜明珠,怎么在这里?”

  ……

  人群中不断有人惊呼。

  “灵儿,我的女儿,你在这……”

  “我的儿子,娘找到了你!”

  “孙儿,要是再找不到你,爷爷也不活了!”

  ……

  这时突听喜极而泣的声音,一群人影扑了上去。

  满地布袋破碎后掉落的物事中,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赫然是七个麻袋,每一个都露出一个面色苍白的孩童,双目紧闭,陷入了某种深沉的昏迷中。

  此刻被亲人叫醒,他们悠悠睁开眼来,迷茫地看着四周,一双双惊诧错愕的目光正在看着他们。

  当看到那一张张最为亲近熟悉的面孔,他们这才后觉后觉地哇哇大哭起来。

  “爹,灵儿好想你!”小姑娘哭得撕心裂肺,可爱面孔都可怜巴巴地皱成了一团。

  “娘,就是这个大恶人,拐走了我!”有小男孩勇敢,站起来狠狠地踢打着那滑稽老汉。

  “爷爷,对不起!我不该吃这个恶人的糖果,只是舔了一下我就昏迷了!”有乖巧早熟的小孩子擦去爷爷的泪水,愧疚道歉着。

  ……

  一时间家人团圆,上演了人生由悲转喜的美好一幕。

  真相一下子大白了。

  在场之人哪里还不明白。

  “好啊,就是你这个老汉偷人孩子!”

  “该打!”

  “押送他见官,人贩子,都得死!”

  ……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之前讳莫如深,不愿强出头,是因为心有忌惮,捉不到恶人沾了一身腥。

  现在凶手就出现在眼前。

  他们回想起来,后怕之余,更是大怒。

  这滑稽老汉迷惑人心,别说孩子就连他们都被骗得团团转。

  要知道这些可有他们的孩子啊!

  要不是这神犬捉凶,后果可怕,怎能想想?

  众人气得身体打颤,不敢多想了。

  群情激奋之下,那还忍得住,更是一拥而上,疯狂痛殴起来。

  砰砰砰……

  拳打脚踢之下,不一会那滑稽老汉就奄奄一息,不成人形了。

  嗷!

  低音炮似的闷吼。

  白毛细犬昂着头颅,推众而出。

  众人既惊且畏,直到那巨型身影如白电一般,消失在道路尽头,也没有过多反应。

  实在是从神犬出现,到食人惊骇,再到吐出凶手……不过短短一瞬间,喝完汤的功夫,局势反转之快,让人目不暇接,不知如何应对。

  等到终于回过神来,事件已经尘埃落定了。

  千言万物,到了口中,一时不知如何表达,最后只化作千感万谢的一句叹息。

  “犬神显灵了!”

  更有人摇摇跪地而拜。

  却无人发现,犬神跟一无人可见的背影飘然而去,轻笑融于风声。

  “好狗!”

  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