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修仙从皮影戏开始 > 第二十八章 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

第二十八章 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


  哗!

  庄克手掌在桌案前摊开,画皮古卷浮现,哗哗翻动不止,却再也不是之前空白画面,翻出一张仕女梳妆的美丽图景。

  虽看不清正脸,但长发及腰,背影窈窕,天然一副大家闺秀的动人气质,更有着女子天然的妩媚。

  而镜中却赫然是另一番景象。

  白衣女子面孔青黑,面目阴森,手持一把利剪,正在不停往下滴血。

  似是察觉到了庄克目光的注视,画面陡然动了。

  白衣女鬼黑发湿淋淋地耷拉下来,从镜子中向外爬动着,手中剪刀隐隐咔咔作响,水流溢出哗啦而下,湿了一地猩红,渐渐画卷本身也有冰冷潮湿之感。

  女子梳妆,也缓缓转过身来,露出半张诡异的笑脸。

  虽是在笑,眼睛眯成一条缝,眼角冷冷的没有一点褶皱。

  不知不觉中,画皮古卷上的画面越来越是清晰,周围的空气一瞬间沉寂,隐隐有风声,似有无形的人影在耳旁呼吸。

  怪诞诡谲的一幕,庄克不见慌张,反而手抚卷面,异样地满是缅怀。

  “自从与宁兄合手收服了你这女鬼,故人已逝,你倒是还在,如今却是用你的时候了!”

  是的!

  这女鬼正是庄克之前流浪江湖与宁公子合力收服的那一只食心女鬼。

  这么多年下来,他经历种种诡异,诡谲灵性收集自然也不少。

  一个皮影,一个故事,精心设计,精雕细刻,再注入灵魂,每一步都马虎不得。

  每一个皮影的制作都需要绝妙的创意和绝佳的契机,不是每一次刚收集了灵性就恰好就能用上的。

  长久下来,自然就积攒了许多灵性收容在画皮古卷中,一直找不到机会使用。

  美人梳妆,魅惑人心,剪刀杀人,女鬼噬心…看似美丽的一张皮囊,蕴含的凛凛杀机是如何恐怖?

  也只有庄克这个曾经的亲身经历者才能知晓了。

  他此时倒是含笑。

  这一张画皮空置许久,这一次倒是正好用来制作……

  被那双手轻轻抚过,画皮卷上的仕女图猛烈颤抖,其中画面大变。

  “郎君,饶命!妾身再也不敢了!”梳妆美人跪地求饶,泪如雨下,楚楚动人之态,让人升起怜惜之心。

  青面女鬼更是尖叫一声,一下子缩到了镜中角落里,瑟瑟发抖起来,双手紧紧捧着剪刀,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找到一点可怜的安全感。

  庄克眸子幽深,不为所动,

  当年游历江湖的时候,他可是亲身体会过这女鬼的厉害。

  不知多少负心人被这女鬼给剐心吞食而死?

  似是察觉到了庄克眼神的无情,那种冰冷能一颗滚烫的人心都硬生生冻结,梳妆美人和镜中女鬼满脸绝望。

  镜中剪刀女鬼跳出镜子,与梳妆美人合为一体,随后画卷就出现了一个一前一后两张面孔的可怖身影。

  前一张脸,笑靥如花,眸中含波,后一张脸,却是伤心欲绝,双目血泪。

  一前一后,两张红唇轻启,同声而唱,便是无限怨憎和无尽哀愁。

  “有谁人,孤凄似我?

  似这等,梳妆缘何?

  恨只恨,说谎的书生,

  为甚负心于我?

  ……”

  人前凄美面孔,背后剪刀霍霍,那种刻骨铭心的憎恨似要剐出天下所有负心人的心脏,看到底是怎么长的,再一口吃掉,方才能解掉她死也不忘的憎恨。

  这种恨意,透卷而出,让人心更是一亮,心生无尽寒意。

  “还要作祟?”庄克冷哼一声,眸子一眯,寒光如刀,却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情,手猛然一撕。

  嗤!

  一切异象戛然而止。

  古卷应声而裂,不增不减。

  庄克看着卷面上那梳妆美人与镜中恶鬼对镜而视的诡画,暗暗点头。

  恨而化鬼,执念为刀!

  这样的恨与执用来杀伐是最好不过了。

  只是需要赋予更多的内涵。

  是啊,女儿家应有自己的人生,何必为男儿伤断肠?

  每个人,都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女子,也能顶半边天!

  抱着此念,庄克闭目,缓缓观想起来。

  识海深处,迷雾散开,走出一个披着赤红凤甲的高挑身影,马尾辫飞扬,精致绝美的一张脸,有着不输男儿的英气。

  随后就有诸多场景一一划过。

  女扮男装,代父从军。

  杀敌勇猛,建功立业。

  身份揭穿,坦然面对。

  功勋卓著,封女将军!

  ……

  人生如画,似白驹过隙,一一划过。

  从一稚嫩少女,直到经历无数大战,成长为统帅千军万马的女将军。

  这奇女子的足迹遍布天下,她的事迹已然成为了千古传说。

  刷!

  庄克眸子豁然睁开,一瞬间虚室为之一白。

  沙沙沙……

  他一手拿刀,一手拿线,竟是毫不停歇地操作起来。

  成竹在胸,下刀飞快,描模刻线,剪切成形…没有一丝停滞。

  人物的精气神都已尽在心中。

  虽然此世并无这个人物,皮影还没制作完成,但这个人物在庄克自己心头却早已活了过来。

  作品已经有了魂,那么他要做的不过是将其描绘出来,刻画在皮影之上。

  甚至连创作皮影的前三步,选皮、制皮、过稿,都可直接略过。

  镂刻成样,随后着色、出汗成形,最后缀接影人各个组件……

  描图刻刀、穿针引线…各种精细工具在他手上舞得如风,直让人眼花缭乱。

  小小案台,便是他的领域,创作出无限的可能。

  创造,是创造一件作品。

  而创作,则是创作一个世界!

  最后……

  他双手一分,一个英姿飒爽的倩影已然在他手下成形。

  巧目盼兮,眉彩飞扬,手持一柄巨型重剑扛在看似单薄的肩上,纤细的胳膊蕴含着惊人的力量。

  不是大家闺秀的大气端庄,不是小家碧玉的温婉娇羞…而是一种大女子大胸怀大气魄的飒然英姿,如风似火,热烈动人。

  这种美,不是牡丹的骄艳,不是兰花的静美,不是梅花的孤芳,更像是山巅的玫瑰,夺目并且刺人。

  噗!

  庄克屏住呼吸,点下最后一笔油彩,眉心一点火红花钿。

  于是,这美便活了过来。

  美人一瞥一笑,一举一动,都有种逼人而来的英气之美。

  哗!

  无忧居内光线昏暗,却也遮盖不住这样的丽色。

  房梁倒挂的一只只皮影也在为之惊叹。

  “美,好美!”

  “巾帼不让须眉!”

  “真世间奇女子也!”

  ……

  “那可不!谁说女子不如男!”

  只听一声轻笑,英气美人仰头挺胸,马尾飞扬,面朝众皮影,大气一笑。

  “姐可是传说!”

  发自内心地自信,众皮影被这惊世骇俗的美给慑住了,顿时无声。

  伴随而来的,是一种无比奇妙的感觉涌上庄克的心头。

  “皮影之花木兰

  特性:剑术

  代价:姐可是传说,非常俗男儿可以驾驭

  ……”

  “你就是我的男人吗?”此时只听满满戏虐的一声轻笑。

  庄克抬头望去,就见案台上花木兰双手叉腰,大大方方地打量着他,明媚的双眼中满是笑意。

  她上上下下仔细看着庄克,口中啧啧有声,“脸倒是挺俊的,就是气质太阴柔了一点,不够阳光。身子骨也太瘦弱了,一打就会哭的那种,还是个技术宅男,姐可是指挥过千军万马的女人,感觉风格有点不搭啊!”

  她把大剑放下,杵在脚边,眉毛好看地皱了起来,显得十分苦恼。

  “姐就是女王,自信放光芒!和这个这白脸配在一起,可算怎么回事?”

  “花木兰,你好!我是庄克!”只听一声男子轻笑。

  花木兰抬起头来,只见到一张和她人差不多大的纤细手掌放在自己面前。

  她循声望去,就见到一张纯净的眸子清晰地倒映出她的面容,目光中没有半点阴邪之气,有的只有一种平等相待的平和温良。

  男子嘴角带笑,朝她微微点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大一小两只手掌合到了一处。

  只听花木兰一声轻笑。

  “这样的男子…我认可你了!”

  ……

  “这桌案太小了!让姐来展示一下高端操作!”

  嘿!

  花木兰轻喝一声,在桌案上快速奔跑起来,来到边缘处陡然一跃而下。

  巴掌大的身形迎风见长,落地时已然化作一个比常俗男儿更高的高挑身姿。

  呼呼呼!

  大剑狂舞,破空有风。

  五尺有余的重剑在她手中显得毫不费力,势大力沉,威不可当。

  却又有轻灵剑花甩出,看似曼妙,杀机凛凛。

  苍破斩!

  花木兰面色红润了一瞬间,重剑蓄力,重重挥击,连风都被斩出一道裂缝。

  如此磅礴的一击,余势未尽,她竟有毫不喘息地挥出第二击。

  这一次,顿时风都被搅得粉碎。

  迅烈之华!

  刷刷刷!

  花木兰气不带喘,重剑手中轻柔,举重若轻,一口气接连会挥砍四刀。

  刚猛迅裂,空气炸裂,如雷霆鸣。

  风声碎,剑如雷!

  一时间满屋剑光,炫耀夺目。

  而就在这剑气弥漫之中,又有一道细微的破风声隐没其中,几不可听。

  庄克一手杵着脸,另一只手食指轻微而又快速地跳动,指尖银丝迸射,尾端赫然连着一枚细针,在空中劈、砍、崩、撩、格、截…演绎种种精妙剑招。

  若仔细去看。

  苍破斩、迅烈之华…招式竟与花木兰使出得一模一样,丝毫不二。

  种种奇妙剑术,在识海中浮现,非是人间剑技!

  庄克嘴角含笑。

  对于拥有花木兰的代价,他从头到尾都没放在心上。

  非常俗男儿可以驾驭?

  要知道每个皮影都是他不同意志的延伸,本质上与他是灵魂一体的。

  哪有自己驾驭不了自己的问题?

  皮影匠居于幕后,皮影是其灵魂化身!

  神、魔、人、鬼、男、女、老、少…都是我自己啊!

  变身什么的,虽然有点变态,但谁让我是邪魔外道呢?

  无忧居内阴影无声弥漫,遮住了庄克的面容,只传出一声低低地戏笑。

  “不愧是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