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乙骨弟弟是mafia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在狗卷棘提笔写下了钱不够三个字后, 忧礼仿若预料到了般,拿出小本本开始计算,“钱不够的话就从这次任务酬金里面扣除, 另外狗卷你愿意帮助我查清拍卖会幕后人的话也有报酬, 加上银行卡里的余额……这么一算还差十万。”

忧礼的算盘打的噼啪响,狗卷棘瞪大了眼睛, 他的银行卡余额忧礼怎么知道的!

瞥了一眼狗卷棘在写字板上画的大问号,忧礼从口袋里翻出了另一部手机, “我有两个手机,他们是关联的,你在我私人手机上做的事情,我工作用的电话当然能看清楚了。”

这可是他自已研究设置出来的程序,在请田山花袋先生检查后确保没有问题,他就启动了程序。

像是担心狗卷棘会误会什么, 忧礼做了个保密的手势, “放心,我一定不会透露你的密码给别人的!”

狗卷棘:……他回去就改密码。

“剩下十万怎么还呢?”忧礼把主意打到了狗卷棘的咒术上,之前就说过他觉得狗卷棘的咒术很好用,多次试图招揽对方, 可惜狗卷棘只想留在咒术界、留在咒专,“给我一些你的血液吧。”

他把血液制成收纳盒里的胶囊,以后若是有紧急情况需要用狗卷的咒术也不必千里迢迢跑到东京去。

最后有偿供血的狗卷棘耷拉着尾巴坐在单人沙发上, 圆滚滚的耳朵紧贴着脑袋, 右手放平在扶手上, 忧礼用抽血的仪器取出了自已想要的血量。

因为失血而晕乎乎的狗卷棘抓住正在给他抽血的忧礼,眼前一阵恍惚,倒在忧礼肩膀上, 他神志不清的呢喃,“忧礼、喜欢……”

好像抽多了血啊,忧礼拔出针头,看着仪器里采集的血量心下发虚,摁着狗卷棘胳膊上的针眼忧礼抱起他,把人放到了自已的床上。

失血过多的狗卷棘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是失了血色,愈发苍白,他闭着眼睛陷入深沉的昏睡,忧礼拿着被子给人盖好,他注意到对方泛白的嘴唇。

忧礼垂眸,棘不应该是这么虚弱无力的,他应该像是在咒专那般富有活力,可以随心所欲的做自已喜欢的事情。

他俯下身吻住了苍白的嘴唇,轻轻吮吸着对方的下唇,直到狗卷棘的下唇开始泛红他才停下了自已的动作,又按照之前的做法吮吸狗卷棘的上唇,等对方的嘴唇泛着艳丽的红色忧礼才满意的停下动作。

“我啊,也很喜欢棘呢。”

在深夜静谧的房间里,有谁悄悄地吐露了自已的心声。

门外从自已的手下那里听说忧礼从拍卖会买了个兽化,还带回家回来的中原中也难得深夜放弃加班回到了他和忧礼共住的家中。

这间房子是忧礼和中原中也一起合买的,一开始是因为忧礼年纪尚小交给森鸥外不放心,尾崎红叶认为应该由一个靠谱的成年男性照顾忧礼,当时仅16岁但是是港口mafia仅存的靠谱人之一的中原中也接下了这个任务。

虽然因为中原中也任务繁重,这个照顾任务由他一人发展成一整个旗会养孩子,但是忧礼也被养的是健健康康。后来魏尔伦大闹横滨,杀掉了中原中也旗会的兄弟们,阴差阳错下不但让忧礼坚定了自已的道路,也加深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带着【哥】回来的中原中也站在忧礼房间门口拦住了差点冲进去要把忧礼身边睡着的人吃掉的【哥】,中原中也安静地关上忧礼的房门,回到自已的房间,拿出电话向自已的长辈求助,“大姐头,你知道怎么让一个人不会被忧礼察觉到、悄无声息地消失吗?”

喂,中也君你在想什么危险的事情啊。

看来中原中也只是表面上冷静罢了。

半夜接到电话的尾崎红叶难得惊讶,中也这么成熟稳重的人居然也会有不冷静的时候,“中也,你那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中原中也这个时候反倒支支吾吾起来,“我今天从手下那里听说忧礼带了人回家,晚上回来的时候……忧礼和那人睡在一张床上。”

“如果是敌人,就让他如飘落的樱花般黯淡退场,”尾崎红叶笑着说出了万分恐怖的话,“这种人还是拿东西裹了沉海喂鱼吧。”

忧礼在这方面完全是个孩子,一定是对方先引诱忧礼的,护崽心切的尾崎红叶不好打扰睡着的忧礼,但她可以找另外一个正在计划一切一定没睡觉的人。

惨遭尾崎红叶深夜‘友好’会谈的森鸥外:……

那孩子跟谁睡一起了,他也不知道啊。

第二天清早抱着重新变回狗狗的狗卷棘,忧礼打开房门走了出来,“早——中也哥。”

一晚上睡得安稳的中原中也精神不济坐在客厅里,四处寻找可能走出来的昨天晚上那个银色头发的人,“早,忧礼,昨天晚上你一个人睡的吗?”

“没有啊,还有饭团陪我一起睡。”忧礼举起还有些迷糊的狗卷棘,努力睁开眼睛想看看未来的大舅子的狗卷棘突然被别人接了过去。

中原中也抓着狗狗的脖子,从上到下仔细打量着狗狗,这个颜色和昨天晚上睡在忧礼床上的的人头发颜色一样啊,“这是雄性的?”

“对啊。”忧礼不明所以地点头,如果是女性的话他肯定会单独安排一间房间,“这是……”

忧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中原中也打断,“要记得绝育,忧礼。”

瞬间清醒的狗卷棘:!

震惊到失语的忧礼:……

狗卷棘眨巴着眼睛看着忧礼,忧礼你不要真的相信啊。

“……中也哥,这是被兽化的咒术师。”忧礼淡定地顺着暴躁的中原中也‘毛’摸,这种事情之前双黑组合还在时他经常干,可谓是异常熟练,“是东京派过来祓除咒灵的学生,他们第一个任务就误闯进那个拍卖会制作兽化人的地方,被兽化拍卖我把他赎回来了。”

“嘁。”中原中也不爽的撇了下嘴,他把狗狗还给忧礼,“是京都的还是东京的?”

“东京五条悟的弟子。”忧礼接过炸毛的狗卷棘,抱在怀里细心的顺毛摸,“就哥哥那一届二年级生都来了。”

哥哥!察觉到重要因素的中原中也脸色一变,阴沉着一张脸嘴角却还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亲哥哥也来了?有空记得请人到家里坐坐。”之后他才好暗地里套人麻袋沉海喂鱼。

观察到对方表情的狗卷棘低下头用自已的爪爪捂住了眼睛,忧太你、加油!忧礼的哥哥们对你观感都不太好啊。

跟人一起生活了六年的忧礼看见中原中也这副表情,还能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压下狗卷棘的两只耳朵不让对方听见他的话,“中也哥,不可以对哥哥出手!五条悟的这些学生还有用处。”

中原中也烦躁的揉了把自已的头发,【哥】在他们两个人身后浮现,杀气直指忧礼怀中的狗卷棘,“你有分寸,我先回总部了,最近组合动作越来越大,你出门小心一些。”

准备起身离开的中原中也想了想还是把兔子玩偶还给忧礼,“他们你先带着,出了事有个照应。”

【哥】听话地留在了忧礼身边,它看着自已寄宿的躯体被忧礼拢在怀里心满意足地重新沉睡,临走前还不忘跟狗卷棘挑衅,“忧礼,我们的。”

忧礼捂住了汪汪直叫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的狗卷棘嘴巴,他敲了敲兔子脑袋唤醒其中一个意识,兔子玩偶醒了过来,踩着狗卷棘的脑袋爬上了忧礼的一边肩膀。

“汪呜……”狗卷棘狗狗眼里冒出一点泪花,仗着自已现在可爱的外表钻进忧礼怀里,成功得到了安抚性的亲亲摸摸。

他好像找到了如何和大舅子们争宠的诀窍。而且比起坐在肩膀上的某位哥哥,他还能被忧礼抱在怀里。

“不要闹了。”忧礼捏住狗卷棘的脖子,提着狗狗离自已远了一些,“我们今天还要再去一次拍卖场,今天又会拍卖一只兽化人。”

又会拍卖他这样的兽化?狗卷棘熄灭了和忧礼继续玩闹的想法,开始认真思考,那天他们看见的普通人就有两三个,加上他们四人一共有七只兽化,剩下六个里只有三个是忧太真希和胖达,意味着这次拍卖会有一半的概率拍卖的是他的同学。

拍卖的是忧太他们的话,忧礼岂不是又没有时间去调查这个拍卖场?

像是在知道狗卷棘想什么,忧礼神秘兮兮地伸出食指压在自已唇上,“嘘—我怎么查是个秘密哦。”

被勾起了好奇心的狗卷棘一路上都在观察忧礼,这回去拍卖场忧礼连伪装都没有是打算怎么查?总不可能是去强拆吧?

真·是去强拆建筑的忧礼今天连用的异能力都是最适合拆迁的,他停下车站在从线人那里拿到的拍卖场新地址,【哥】从兔子玩偶的身体里钻出。

一脚踩碎了地板的忧礼露出恶劣的笑容,“好了,拆迁开始。”

红色的人影窜了出去和黑色的咒灵撞碎了墙壁,冲进拍卖现场。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下次一定不在码字前去隔壁ht市逛

上一章写了啥奇奇怪怪的事情

感谢在2021-07-20 12:15:47~2021-07-21 12:28: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过激宰吹 30瓶;桑梓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