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乙骨弟弟是mafia >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别乱动, 你受的伤很严重。”忧礼止住了瞪大眼睛单手想表达什么的狗卷棘,他把人抱在怀里,“我们先离开, 继续去涉谷站。”

狗卷棘的伤势被暂停后忧礼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他可以复制【请君勿死】,等涉谷事件结束后他有的是时间治疗狗卷棘和其他受伤的人。

至于为什么不现在立刻使用?

因为【请君勿死】的前提条件是治疗濒死之人, 他必须确保布局之人彻底死去,不能因为异能力的被动, 若是因为异能力的存在将对方无法死去,可就得不偿失了。

新田新极度羡慕地盯着能被忧礼抱在怀里的狗卷棘,内心里的小人早就纠结地满地打滚,他也想被忧礼先生抱抱,想被忧礼先生温柔对待。

千防万防还是被外面的人钻了空子。

发现狗卷棘的地方离涉谷站不远,但是这个地方的入口已经被追下的钢筋水泥堵住, 如果要想进去就的选择绕路或者用异能力炸开。写着涉谷站的立牌掉落忧礼脚边, 四分五裂向他们三人宣告着什么的破碎。

新田新拿出手电筒向石块的缝隙里照了照,经验丰富的他借着缝隙里微弱的光芒勘测内里情况,探测完毕后他返回忧礼身边,摇头, “不行,忧礼先生。这个入口完全堵死了。”

忧礼抬起头黑漆漆的天空似乎划过一道人影,迅速从脑海中收集到的学生信息里找出来相应术式所对应的学生, 西宫桃吗?

对方似乎有明确的目标, 朝着某一个地方骑着自己的扫帚迅速飞去。

看来带路的人有了。忧礼扶起怀中的狗卷棘, 让人坐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多亏重力异能的存在,忧礼才可以轻轻松松举起一个少年。另一只手抓住新田新的衣领, 忧礼改变自身重力悬浮在空中紧紧追在西宫桃的背后。

狗卷棘用右手臂勾住忧礼的脖子稳住身体,他的目光放在了地面,这一次事件造成的伤害比任何一次都要大,甚至就是嘻嘻哈哈最强的五条悟也中计被封印,他不由得想起涉谷事件前突然接到国外任务的乙骨忧太。

紫色的眼瞳染上了一层阴霾,那个人在打什么主意?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狗卷棘努力猜测着,失去一只手臂和语言功能的他在这次事件中只会是拖累,他有试图让忧礼把自己交给家入老师,但是对方总是默不作声地逃避这个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慌的狗卷棘抱紧了忧礼,在另一边那人愤怒地注视下怎么也不肯松手。

“兰堂先生?”忧礼悬浮在涉谷警察署宇田川派出所高空上,和发现了他且对他有些印象的西宫桃对视一眼后,目光放在了底下对峙的两人身上,“不对,又是那个家伙。”

狗卷棘疑惑地低下头,视力极佳的他发现下面的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学弟虎杖悠仁,另一个是不认识但是头上有在加茂宪伦那见过的缝合线,是跟加茂宪伦一样吗?

死去后被人窃取了身体,去伤害曾经在乎的人。

“!”狗卷棘观察周围的时候注意到远处正在赶过来埋伏起来准备一起对付兰堂的京都校学生,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京都校学生掩藏好的那人,是钉崎野蔷薇。

看对方被京都校学生小心翼翼对待的样子,狗卷棘心下不安,难道跟他一样是重伤吗?

忧礼注意到坐在自己手臂上的狗卷棘焦躁不安的动作,他控制着新田新身上的重力确保对方降落在京都校人员附近,“新,场上伤员就拜托你了。”

“是,忧礼先生。”新田新听从命令暂停钉崎野蔷薇的伤势后,在一旁隐秘之处待命随时准备冲上去稳定伤员的伤势。

兰堂听到自己翘首以盼的声音仰头,冲着从空中缓缓落地的忧礼打招呼,“好久不见啊,忧礼。”

按照原本的计划涉谷应该是他为解放所有暗桩、封印五条悟准备的大事,可惜如今用来封印五条悟和引忧礼离开横滨了。不过没关系,只要今天计划成功,他亲手杀死忧礼后就能夺取他的身体。

笑容平淡的‘兰堂’像极了忧礼记忆里那个怕冷总是反季节穿衣服的青年,他们只相处了几个月,对方就死在了中也哥和太宰哥手上,哪怕将自己变成特异点也要救下魏尔伦的兰堂,如果知道自己死后身体还被如此利用,会觉得对不起国家和百姓的吧。

只觉得这个笑容异常恶心人的忧礼带着狗卷棘退后一步,他嫌恶地别过眼,“你是不是很喜欢用这种方式去恶心人。”

“不要这么说。”兰堂额头上的缝合线做了处理,看起来不那么显眼,“只要能达成目的,方法就没那么重要了。”

“所以这就是你用死者的身体,恶心生者的理由吗。”忧礼嘲讽道,翠绿的眸子凌厉地刺向兰堂,“宪伦是,兰堂也是,怎么你换身体换的连脸都没了。”

脸?

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兰堂不受控制地大笑出声,脸上是恐怖瘆人的笑容,他握住了缝合线的一端,“脸的话,我想看就可以看啊。”

轻轻一扯。

缝合线脱落,失去了固定的脑壳上半部分掉落被兰堂接住,兰堂奇特的大脑暴露在所有人眼中,他的脸上是瘆人的笑,而他的脑袋上长着一张嘴,张开的牙齿无声地讽刺着忧礼。

啊,奇怪的大脑。忧礼看着那个与众不同的大脑愣神,正常人的脑子不可能长成那个模样,那也就是说——

兰堂先生的尸体被二次破坏了啊。

忧礼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转过身看着之前遭受攻击鲜血淋漓地虎杖悠仁,“虎杖君,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忧礼君?”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搞懵的虎杖悠仁呆板点头,按照发展接下来不应该是战斗吗,“什么忙?”

“帮我照顾一下棘。”

将狗卷棘托付给虎杖悠仁的忧礼重新面对兰堂,在刚才的空隙里进行了第一波攻击的京都校人撤离,他们的攻击都被兰堂身边出现的四个金色的立方体挡住,一击就撤的他们等待着第二次攻击的机会。

连身体的异能都能使用吗,忧礼注意到兰堂构建出来的四个亚空间,对此感到了棘手。

兰堂转动着构建出来的亚空间,手指一弹立方体罩住了京都校的人和虎杖悠仁狗卷棘,体型巨大切换成大猩猩状态的胖达锤了锤面前像是笼子样的金色平面,咚咚咚地巨响下平面完全没有一丝裂缝。

忧礼长叹一口气,“看来还是得用同样的异能力反击,明明是打算留做纪念的。”

曾经身为港口mafia成员的兰堂自然有在忧礼那里留下血液,允许对方复制自己的异能。忧礼打开挂件盒拿出胶囊一口吞咽,他不知道自己对兰堂异能力的使用和冒牌货相比,谁更熟练,但他还有一个底牌——在同样异能力对决落于下风时使用挽回局面。

他希望他永远不会用到那张底牌。

异能力【彩画集】

同样的亚空间环绕着忧礼的手心旋转,忧礼控制着它们笼罩住兰堂,他凝视着那个裸露大脑就为了激怒自己的人,“随意亵渎尸体的渣滓还是下地狱去吧。”

“这才对嘛!”兰堂反向施加了一个亚空间自我笼罩,与不断收缩逼近自己的亚空间相撞,两个空间在操控者的控制下不断挤压碰撞,一时之间谁也无法赢过谁。

兰堂眼眸一转看向了其他被自己关着的人,就从那个看起来最被忧礼在乎的人下手吧。

关着虎杖悠仁和狗卷棘的空间开始收缩,受限于空间大小挤在一起的两个人呼吸困难,额头上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水。人类生存最需要的氧气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被两个人共同使用,开始进入低氧状态,照着速度发展下去无需多久就会彻底失去氧气,窒息而亡。

可恶。忧礼切换异能力,在重力异能作用下裹挟着多倍重力踩在了亚空间顶部。

一下。

两下。

三下。

占据身体时间不长的兰堂终究无法复制出本体更完美的亚空间,本不会被重力异能击碎的空间在忧礼多次攻击下破碎,解救出两人的忧礼躲开同样逃出来的兰堂攻击,如法炮制救出了其他人。

忧礼自己用【彩画集】为所有人构筑出一个安全的空间,短暂阻止了兰堂的攻击。

“忧礼,难道没有办法了吗?”胖达从虎杖悠仁那里接过了狗卷棘,用自己软绵绵的身体托举住人。

忧礼手中拿着挂件盒,在没有披风飘带的束缚下,他险些几次弄丢这个小盒子,里面可是装了之后十分有用的东西,“有办法。棘,这个小盒子先交给你帮我看一下。”

狗卷棘接过那个挂件盒,战斗的时候动作幅度大难免会弄丢一些小东西,知道挂件盒装的是什么的狗卷棘没有多想。

新田新倒是看出来了自己的上司在想什么,他咬紧下唇满脸不同意,“忧礼先生,不可以,您……”的身体还在保养期啊。

“新,这是我的决定。”忧礼浅笑着制止了对方没有说完的话,他拍了拍新田新的肩膀,“记得帮我给哥哥们传递消息啊。”

如果真的出了事,大家就要交给你和明照顾了。

意味不明的撤回视线,忧礼走出亚空间扯开自己的头绳,丢掷一边。

“汝、容许阴郁之污浊

勿复吾之觉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