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乙骨弟弟是mafia > 第5章 第五章

第5章 第五章


“楠雄哥1乙骨忧礼小跑着来到齐木楠雄面前,邀功似的举起自己手中的甜品袋,“我把咖啡果冻买了回来1

他眨巴着那双因眼尾下垂而无辜的眼睛,青翠的瞳孔清晰的倒映出对面粉发男生的身影。许久没有等到夸奖的乙骨忧礼有些奇怪的扯了扯齐木楠雄的衣角,“楠雄哥?”

齐木楠雄注视着乙骨忧礼身后那个跟他有些相似的少年,这就是抛下忧礼的无良哥哥吗,他突兀地伸出手一把将乙骨忧礼藏在了身后,防备着眼前的少年,“你是谁?”

被齐木楠雄突兀的动作吓到的乙骨忧礼试图从齐木楠雄身后探出头,但是力气完全比不过超能力者的他只得乖乖缩在他身后,楠雄哥怎么了,剧本上不是这样写的埃

剧本被打乱的他鼓起腮帮子,不停的戳着身前人的后背,试图提醒对方按照剧本演戏。

“你好,请问你身后的少年是叫乙骨忧礼吗?”乙骨忧太看不到乙骨忧礼后注意力才收回来,他的目光放在这个让他莫名有些在意的男生身上,他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对方似乎对他有很大的不满。

“不是,你认错了。”齐木楠雄果断否定,“他姓齐木。”

乙骨忧礼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他什么时候改名了,他怎么不知道?

真以为自己看错了的乙骨忧太尴尬的捂着后脑勺,说了句抱歉后飞速回到了自己的同伴身边。转过身的他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两人眨眼间就消失在原地。

利用超能力带着乙骨忧礼瞬移回家的齐木楠雄扭过头避开了乙骨忧礼委屈的视线,延伸四处乱瞟怎么样都不看忧礼。

他的计划到现在算是彻底失败,乙骨忧礼需要重新制定一个方案让自己能回到哥哥的身边。瞥过眼前让自己计划失败的罪魁祸首,他随口说了一句,“楠雄哥,你该不会因为我迁怒于哥哥了吧。”

齐木楠雄眼神停滞了一瞬,他飞快地否定了对方提出的可能性,“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猜。”

闻言乙骨忧礼蜷起颤动的指尖,垂着头紧紧盯着地毯上的花纹,一言不发。

……

回到学校的乙骨忧太发现自从那天见过疑似忧礼的人后,他对家人的思念愈发浓重起来,细细想来他已经有六年多未曾见过自己的家人了。

他开始怀念他们。

“哟!忧太来找老师了?”五条悟难得坐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上,他对进来的乙骨忧太挥挥手,笑嘻嘻的打招呼,“是有什么少年人的青春期烦恼吗,老师我很愿意帮你解决的哦1

已经有里香的乙骨忧太红着脸摆手拒绝了自己家老师的好心,“五条老师,我记得当初解咒时您有说到我的家族起源,您大概知道我的家人现在住在哪儿。所以我想丛老师这里知道我的父母现在住在哪里。”

五条悟绷带后的眼睛睁大了一瞬,“当然有的,忧太这是……想回家了?”

“嗯。”乙骨忧太没有隐瞒,将自己前几天碰到的事情说了出来,“……那个孩子真的很像忧礼,所以我想回家看看忧礼这么多年来过的好不好。”

“没问题没问题。”五条悟拉开抽屉,那里有一份放了有段时间的资料和沾上了黏糊糊的奶油的假条。丝毫不在意那点脏污的五条悟拿出假条,大笔一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将假条和资料统统交给乙骨忧太,“忧太你自己看着填假期,回来的时候给老师我发个消息就好了。”

习惯了对方不着调作风的乙骨忧太接过资料,还没跟五条悟道谢就被以不要打扰老师补充(吃)能(甜)量(点)的理由赶了出来,望着关闭的办公室门乙骨忧太笑容无奈,带着资料返回自己的宿舍。

按照合伙人兼学生弟弟的要求将资料交给自己学生的五条悟机械的吃着东西,他又一次的回想起百鬼夜行那天他和杰做出的不同选择。



——悟,不要听他的,动手吧。

——我跟你合作,救活他。



早在最开始他和杰分道扬镳的时候他就想过,也许会有那么一天他和杰会站在不同的立场以敌人的身份相遇,他也做好了杀死挚友的准备。

但是在那一天突然多出个选项,能达成另外一种只好不坏的局面,他想他没理由去拒绝对方。不过五条悟并没有同意对方的‘洗脑’,只是要求将夏油杰送到国外,在五条悟清理完咒术界老橘子们前都不要回来。

“为什么不要洗脑呢,这样五条先生也能多一个帮手吧。”

“哈?我可是最强,才不需要杰的帮忙1五条悟把被药晕了的夏油杰交给对方,答应对方会争取一个入学资格。

为什么不需要杰的帮忙?

大概因为他们是挚友吧。

上一次五条悟叫乙骨忧太去商业街买甜点就是因为他和乙骨忧礼商量好,在商业街与乙骨忧太相认借而有理由进入咒术高专,没想到剧本演了个开头就因为齐木楠雄而不得不终止,现在是他们策划好的第二出戏。

毫不知情的乙骨·被演人·忧太通过资料上记载的地址找到了搬家的父母,他的父母从宫城县搬到了神奈川那个大陨坑附近的一个小县城里,他从东京找过来花了不少时间。

乙骨忧太提着要带回家的礼品,敲响了父母的家门。

“谁啊?”温柔的女声在门内响起,头发盘起的温婉妇人打开门,看着门外的少年她有一瞬间的恍惚,“你好,请问你找谁?”

“那个……”乙骨忧太仔细打量着许久未见衰老了不少的母亲,笑容愧疚,搀扶住面前的母亲他声音微弱,“我是忧太啊,妈妈。”

妇人瞪大了眼睛,激动的反手抓住了乙骨忧太的手腕,细细打量着对面的面容,乙骨忧太眉眼间还能看出小时候的模样。

是忧太啊,忧太回来了忧礼会很高兴的吧,想起自己另一个孩子她眼眶湿润,“别在外面站着了,忧太快进来坐,你爸爸马上下班就回来了。”

“好。”乙骨忧太顺着母亲的力道走进屋里,他环视周围,客厅和厨房都被母亲布置得很温馨,只是餐桌上放了一只极其不合适的铜罄,那是有了需要祭拜的家人后才会添置的器具。

但是家中并没有需要祭拜的长辈。

注意到乙骨忧太视线的妇人笑着收好这只铜罄,解释说家中正在大扫除把以前没用的东西都翻出来清理一遍了,“忧太,今天留下来吃顿饭吧。”

想再见忧礼一面的乙骨忧太点点头,留在家里帮母亲大扫客厅。只是他等到了下班回来的父亲,等到了母亲做好晚饭,也没等到忧礼回家,他望着母亲,“妈妈,忧礼他……”

“忧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你的。”妇人捂住脸无助的流着泪,“当年你离家出走后,忧礼他太想念你,为了找你他也离家出走了。”

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劈得乙骨忧太神志恍惚,最后怎么离开家的也不记得。他坐在公园的台阶上,乙骨忧太双手环膝,脸埋在臂弯处无人看见他难过的表情。

【忧太,要和忧礼一起好好活下去啊,不要那么早的过来哦。】

他又一次的想起了里香的话,里香的意思是不是忧礼还活着,他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他还有机会找到忧礼?

这是乙骨忧太最后能安慰自己的话了,他不敢想象那么孝怕生的忧礼跑出家门后会遭遇什么。

乙骨忧太翻出手机,他想向自己的老师求助,却发现刚才自己失神的那段时间就已经向五条老师求助完。而老师也迅速的发来了新资料,只是后来自己一直沉浸在情绪里才没有注意到手机振动。

[最强的老师]:忧太,这份资料有你想要的东西。

[最强的老师]:回来记得给老师带喜久福!要三个!

[纯爱]:谢谢老师!

乙骨忧太打开资料,照片是他许久未见的弟弟,这么多年过去对方看起来还是没变多少,他又看向名字那一栏。

现用名,齐木忧礼。

果然那天那个男生对自己的不满是有原因的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